书城玄幻傲剑龙途

第68章 醉枫林

念及此间利害,见蓝衣人同伴已强招出手,书生也不再言语,灵力灌注手中白霜逸龙剑。顿时剑身白霜加剧凝结成冰,一声轻喝声中,猛地向剑心一挥,半空五丈多随即化成冰剑,漫天雨下般射向剑心,接着剑上灵光一闪,再一挥,随即又一道冰剑雨紧接着急射而出。如此反复多次,一个呼吸间竟接连放出五波冰晶剑雨。

剑心面色从容,这二人攻击看似凶猛,实则威能有限,只是普通的术法化成的剑光,一扫二人手中暗淡剑器,暗忖这二招应该就是二人最强绝招了。竟然见识对方剑道的目的达成,那就没必要再留手,该是灭口的时候了。

剑心目光一冷,杀气升腾,灵力流转间,周身紫气大盛,耀眼剑气透体而出,右手紧握的三才剑被灵源真气及剑气灌注下,原本被红蓝青三色掩盖的剑光,紫气窜出,白光耀眼,劈,火舞电闪风刃疾飞,冰消雪退人分离。直刺,耀眼剑光亮空林,破电穿心人恨亡。二人先后发出一声惨叫,伏地惨亡。

收拾二人,剑心将战利品一收,查看一番后在蓝衣人储物袋中找到了此行目标物《五行剑法》,当即一个火球将二人尸体烧成灰烬,隐去身形,御剑而去。

受到被人算计影响,回到剑城,剑心收敛了行动,不再那么招摇,运气却似乎也用尽了,一连去了三间同样以剑道功法为主的秘店,却都一无所获,不是店主已将剑法出售就是根本没有震店剑法。

一连三天,剑心都一无所获,而剑心所杀蓝衣人与书生的麻烦也来了,虽非引起城中邪火宗势力注意,但剑心却无意中发现一名不知名修士在打探二人下落。为免麻烦,剑心当即离开剑城,继续前往论剑峰。

为免自己行踪太过明显,剑心选择一条山野小道,变换身形而行。为免他人注意,剑心化身为本地常有的采参人,特地选择随同一群采参客同时离去。

一路上荒野中低空穿行,并未遇到什么麻烦事。路上尽管皆为山道,却无妖禽猛兽,按剑心猜测,,即使曾经有如今也早已被附近修士掠杀一空。

行了三日间,剑心路过一处枫林,正逢秋时,漫山枫叶红似火,在落日霞辉下,更显“停车座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美景。

行走其中,剑心倍感宁静,鼻间枫叶气息让剑心心中安宁,让他想起小时候在梅花林苦练剑法的时光。也许是行走江湖太久太久,时刻的小心谨慎,让心崩的太紧,此时此刻他感到了一丝倦意,只想好好睡一觉。

眼观天色渐晚,神念扫视周边并未发现危险,在看到了一枝理想的树干后,剑心一跃而上,依树而睡,渐入甘甜而不自知。

清晨,当一缕朝阳射入丛林,林间鸟语歌声飞扬而起时,枫林上方忽来一驾银色马车,凭空而立,从中走下八名女修,个个妙龄十八九,一身红衣盛装,手拿竹丝蓝,彩帕轻盖,似有备而来,度假秋游。

小嘴俏俏,酒窝深深,美目流转,秋波四溢,迎风飘扬的衣带,在朝阳红霞下如天仙下凡,衬上枫林红叶,整个枫林如若境,让人见之如萝如幻。

八名美若天仙妙龄女在枫林间铺上红布,将随身带来的灵果置于其上,又拿银瓶四处收集晨露以作饮用,笑语欢声不断,配合无间。

其中一名长得明亮双目,俏丽超然的少女收集间,竟看到前方一棵树上覆盖着一层枫叶,一怔间,小心移步细看,却见层层树叶间,一名紫发俊朗青年男子双腮发红依树沉睡。时值一缕朝阳照射其身,红霞加身,美轮美奂,安静迷人。

俏丽少女看的着迷,忍不住移步上前欲拔开轻风吹落的一缕遮面紫丝,忽感指尖一阵刺痛,忍不住“呀”一声轻唤,虽细柔,却响遍幽静枫林,惊醒了枫林睡客,惊动了众位姐妹。

睡客长睫开封,惊现繁星般惊目,一声轻喝,紫气罩体,剑气翻腾,枫叶纷飞,七彩剑光闪现射出,环绕其周身,形成一道五彩光幕,周边悬浮着的四柄另类三色剑光,悬浮飞舞间,剑气翻滚,切开枫叶,划伤了少女。

紫发人影有些惊讶的看向下方跌倒在地的少女,忽然身形一阵摇晃,不知为何站立不稳。接着脸现森寒杀机,却是怒气心中起,杀气布星目,身形飘忽,瞬间遁至少女身前,其中一柄三色寒剑瞬间直抵细小脖颈,寒声响起:

“你是谁?为何偷袭我?”

少女惊呼一声,吓得花容失色,惊恐地看着眼前长剑,慌道:

“我叫傅红叶,我没偷袭你。我只是看你睡在枫树上,有些好奇过来看看。”

现出真身的剑心一声冷哼,根本不信少女所说。转目扫视远方疾射而来的七道颜色各异的法器灵光,手指连点三柄三色光剑,三柄三色光剑光芒一闪,各射出火剑、蓝电及青色风刃迎击,而后三剑齐出,化为三道剑光直射其中三人而去。

剑气法器相击,法器崩飞,势不可挡的剑气猛地两两合并继续直冲其中四位少女而去,其中一道火光则化为一道火蛇直袭七女后方,截断了退路。

七女本急欲上前救人,不想一回合间,自身法器就被击飞,面临或剑气或剑器强势攻击袭体而来。七女脸色大变,单凭剑气就能将众人法器尽皆击飞,合击后威能那得强到何种程度?

七女脸色一凝,互视一眼,心神相通,各自靠拢,双手各现器物,琴、笛、萧、筝、鼓、铃、琶,七乐齐响,竟凭空形成奇异声纹法阵,现出一个蓝色诡异法阵挡在剑气剑器攻击之前。“砰”的一声轻响,剑气飘散,剑器回弹,声纹法阵也告破。

七声娇呼,七女同受术法反噬,体表灵光急闪,身形齐震退。剑心有些惊讶,身上灵光大放,就要全力施为,将七女斩杀。

“这位道友住手。我确实并未袭击道友。我本是与好友到此郊游,却无意中打扰了道友小憩,实在抱歉。”

傅红叶一声轻呼,喝止了剑心进一步开杀。

“哼,难道我身上之毒非是仙子所下?“

剑心一声冷哼,丝毫不为所动,屏息静气,警惕四周。

“道友中毒了?红叶曾稍习医术,可否让红叶探脉细察一番?“

傅红叶脸现担忧之色,关切道。

“不用了,在下也懂些玄黄之道。此毒甚是怪异,竟让人不知不觉间就产生醉酒般迷离状态,也不知是何种毒物?莫非并非仙子所下不成?”

剑心将一道神念细致扫描了一番自身,发现所中之毒轻微,已无大碍后,心中稍定,只是对自己如何中毒却一头迷雾,心中有些疑惑,随口答道。

“噗呲”声响起,八女齐齐掩嘴轻笑,难以停止,直笑的花枝招展,让剑心大感疑惑。一声冷哼,以表自己强烈的不满。

“哼,怎么?难道各位仙子觉得此事可笑吗?”

八女见此却笑的更欢,丝毫不理会剑心的不满。直至见剑心恼羞成怒就要发作,傅红叶才忍住笑意,揶揄道:

“道友莫非不知此地为何名?”

剑心心中更疑惑,道:

“这跟在下中毒有关吗?”

傅红叶掩嘴轻笑,继续道:

“此地名为醉枫林,道友可知何意?”

剑心一怔,心中隐隐产生一个想法,但还是让他难以置信,道:

“难道此枫林散发的枫叶香味能让人迷醉如同醉酒一般?”

“嘻嘻,就是如此。不过道友酒量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此间枫林迷醉芳香就是不用功法抵御,只要稍有酒量之人,也可安全通过,不置于酒醉。红叶来此郊游八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道友般醉的不醒人事的修士,嘻嘻。”

八女又是一阵轻笑细语,掩嘴暗笑,眉眼时不时扫视剑心。

剑心闻言吸了一口枫叶气息,仔细辨别,隐感一丝甜气,不禁脸色微红,脸现尴尬。自己自小学剑,忌烟酒,从未多饮酒,酒量难越一杯,此次自己在丛林中逗留多时,想必是吸食过多枫叶香气才会醉酒的。

想通此间因果,也知道自己误会了这些年轻女修。当即挥手将剑器收回。剑身反映出的人影紫发紫眉,又让他一叹。这一次酒醉完全在意料之外,竟将深沉意识也迷醉了,功法完全停转,这一瞬间如同成了一名凡人,易骨神典也因无法力支撑失去效用,让其恢复了原貌。

剑心看了看八名笑得花枝招展,时不时对他指指点点的少女,无声叹息,她们既未趁机对他不利,他一时也兴不起杀人灭口的心息。

一挥手间,地上多出八盘灵果,微一抱拳,道:

“各位仙子,是在下冲动了,为表歉意,送上灵果。还望各位仙子莫再见怪。在下有要事,就先告辞了。”

剑心微拱拱手,急匆匆御起剑器,快速遁离此地,半空中神无施展便在众女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是剑心却仍仿佛感到八道目光聚焦其身上一般,心中尴尬之意越显,身形越发急速,直到穿过数座大山,确认八女再也看不到自己方才放缓身形。

而在原地的八女看着剑心急匆匆离去时的尴尬,笑的更开心,不时追问傅红叶见到剑心时的情形,还原地表演了一番,作为郊游的余兴节目。

谈笑中傅红叶目中迷离,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初见时剑心那醉人身姿。笑脸下,留下的遗憾是为何自己不先问问他的名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