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傲剑龙途

第67章 邪火邪域

车队对对车中藏有他人一无所知,也想不到会有人藏于其中,在车队思想中,最重要的就是确保货物安全,只要货物在,一切就不会是大问题。

魔道各城原本就管理稀松,除非上面有明确目标,一般皆为交钱即能通过。目前剑心身形未露,血魔崖重点放在了最近风头正劲的血魔薛菩提身上,但血菩提听从其吩咐,也已隐去身形。想必魔道现在正尽全力在血菩提消失之地寻找吧。

马车一路上毫无阻碍,虽时不时有修士从上空飞过,皆无人在意小小的一队凡人车队。入城休憩时,城门守卫也不多细察,收完钱就放行。

剑心躲在草席下,一路上早已掌握了这一行车队的目标地,虽与他所去不同,却也相近。既掌握了车队行踪,剑心也就在草席中安然修习剑道,只留三分心神留意周围变化。

一个月后,剑心已顺利通过血魔崖势力范围进入邪火宗地界。邪火宗势力与血魔崖势力不同,邪火宗对势力管理相当严厉,城中设有执法队,严禁在城内斗殴,城内设有禁制法阵,禁止修士在城内飞行。

剑心在离开一座小城时,出城门时就要求留下身份信息,不得已只能将自己隐居二十多年所用的名字“桃花剑客陶园”大致来历信息。对方自然不可能一一核对,只是登记留作备用。在强收了十块灵石后,交给他一块身份信息玉佩就将他放行。

接着剑心回忆以前出道时消灭的邪火宗弟子得来的竹简信息,朝着选定的一个目标前行。

那里有一个奇特的剑道势力,名为“论剑峰”,虽不属宗派,只是一个民间自行组成的剑道团体,但实力却让各方修士不容小觑。其中有三名实力达到无婴境界的剑修在峰顶修炼,虽未明言峰下修士是其门人,却常有开坛论剑之举,让其他势力不敢轻易招惹。

而身在其中修士皆为追求剑道之顶峰,平日并无杂务,一心在山峰中追求剑道,正好符合他闭关修炼功法本意,而且进入其中修炼条件简单,只要是一心追求剑道,又能将入口处一块论剑神碑上留下自己修行剑道的领悟即可。

穿行过一座座大城小镇,城中境象和平安乐,繁荣昌盛,让走过千山万水的江湖人剑心感到,这真是以凶残恶名传遍五宗八族魔道吗?这似乎比他去过任何地方更像仁爱之地。

直到某日,他赶上当地一个节日,才感受到邪火宗的凶邪本质。“祭火节”一个听起来很普通的节日,却是用九名怀孕五月女子为祭,且在祭前,女子还要受到千刀万剐之残忍摧残,最后再将婴儿取出用油遍涂全身,细火慢烧,实在非人般残忍无道。

而做这一切的目的,不过是为取得以九名女子及婴儿血肉为料燃起的篝火,存入一个特殊容器中上交给邪火宗。若否,所面对的将是以全族人沦为篝火肉料血祭,让凡人两相比较下,尽皆选择牺牲孕妇成全全族之人。

而做这一切之时,所有人似皆已麻木,无哭声,无泪水,更无安慰,唯有冷淡,如同杀鸡宰鹅般。血祭的女子也早做准备般产下多子,未婚女子时常有用刀器割肉刮骨举动,似每一天都在为此日做准备。

剑心虽非修行天道,见到此种残忍境况也不禁暗自叹息。不哀自己无力回天,暗叹本是同根生,为何相煎乐趣多。

无声的叹息不能阻碍通往剑峰的道路,当“祭火节”过后,剑心又已穿过三座城镇,离论剑峰已不远了。

在剑心走过一座名为“剑城”时,不禁被城名吸引进入其中逗留,想见识一番此城名为剑城,其中是否为剑之乐士,拥有众多有关剑的器物绝学。

进入其中,从行人只言片语间,剑心才知,此城却是化归论剑峰上面三位剑修前辈所有,平时虽不直接管理,但供奉却从未间断,而论剑峰的剑修也时有维护此城安宁的作为。

城中器物较其它城镇,剑器类法器也较常见,种类也较多,在其中一间名店,剑心甚至见到符文剑这种秘剑。

而在一间秘剑宗内,剑心还见到其中售卖剑谱,让他大喜之下,尽扫一空。一番利诱后,甚至让此剑宗交出了一本上层剑谱《阴阳乾坤剑法》。

得到众多剑道器物,剑心还不满足,决定逗留此城再扫荡数日,希望能从中再得到特别之剑物。

只是钱财露眼,通常也易招来飞来横祸。连日来在各大商城扫荡查询剑谱,剑心虽多次变换身形掩人耳目,但剑城虽大也不过对凡人而言,对某些势力来说,却不过弹丸之地,身在此城中,再神秘再形的多了,也终于被有些查觉,引来有心之人算计。

城外三里松林中,剑心矗立树下,冷眼面对前后二个不怀好意的有心人。一人一身蓝袍加身,满脸正气,手拿七尺尚方剑,却也掩不了目中贪婪与无情。一人书生打扮,手拿一把白霜逸龙剑,一身的书卷之气尽突显脸上阴厉之气。

“二位,既约在下前来交易,现在这种架势又是何意?”

二人虽皆为是筑基后期修士,但却还未入剑心眼中,冷眼横扫,冷冷开口。

“呵呵,道友不用太忧心。江湖险恶,我二人不过小心为上罢了。不过,道友交易内容嘛,我二人却想换一换,以道友身家换取道友残生如何?咯咯咯~~~~~~~”

书生摸着下巴几缕羊须,颇有几分阴森地傲然道。

“为何你会觉得现在交易的会是我的身家和残生而不是你二人的残生与《五行剑谱》?交出《五行剑谱》,你二人还能得到你想要的灵石。”

剑心一声冷哼,金锋现形,剑气涌动,森然道。

“哼,不知好歹的黄毛小子,你以为你一介筑基中期修士能同时对抗同为筑基后期的我二人吗?实话告诉你,《五行剑谱》就在我身上,但你,没命看到了!喝~”

蓝袍修士冷语落,喝声起,七尺尚方剑青光爆闪,雷鸣冲天,化出七道闪电直袭剑心。

与此同时,书生无奈摇头,一声轻笑,白霜逸龙剑起,方圆十丈温度骤降,白霜盖地,隔着剑心放出的紫气护罩及水土双色符文灵力所形成双护罩,竟也能让剑心身盖寒霜,动作为之一僵。

面对惊雷电光袭来,剑心冷眼一扫,便不在意的看了一眼那柄白霜逸龙剑,心中有些惊异此剑威能。身形紫气流窜,瞬间将白霜驱散,脚步轻移,人影晃动,避过七道闪电,剑光一闪即逝,一道剑气如同一支箭头一般直刺书生。

书生一声冷哼,迎着剑气来向,左手一拍剑柄,白霜逸龙剑寒霜罩体,激射而出,不但将剑心放出的剑气破除,本身也化为一条白龙直袭剑心,剑锋所至,霜满天,剑未到,寒霜已罩体而来。

另一边的蓝衣人见七道雷光被破,身形闪动,居然也会不凡遁法瞬间遁至剑心上空,手中雷剑猛地向下一挥,闪电狂闪,宠罩剑心方圆十丈。

剑心身形不动,左手衣袖晃动,一柄镶着红蓝青三色符文的三才剑一闪现出射向空中,蓝光红焰亮起,闪电破天,与空中倾泻而下雷电互击,将其击破。火焰如龙卷四方,霜寒尽除。

蓝衣修士和书生修士一惊,暂时退开身形,有些惊骇地看着剑心,他二人这两招功法配合,同阶之中从未有人能敌,今日却不想被剑心轻描淡写般就破去。

“你手中的可是三才剑器?你是天符剑派哪位道友?”

书生看了一眼剑心手中三色光芒闪耀的剑器,一时惊疑道。

“哦,你有认识的同道?”

剑心脸不改色,淡淡地反问道。

“贵派的向师兄是在下至交好友,不过数十年未见了,不知近况如何?”

书生一抱拳,似已将剑心当作天符剑派中人,言语间似要看在好友情谊,不再为难剑心一般。

“他死了。将五行剑谱交出,陶某可饶你二人一命。”

剑心却不领情,语气一冷,傲然冷道。

“哼,好大的口气,难道你以为有三才剑器,就可力敌我二人合力吗?董道友是看在好友份上才会有怜悯之心,不过,既然你不领情,那董道友也就再无顾忌,为你自己的狂妄到地狱去后悔吧。”

蓝衣人见剑心如此狂妄,心中大怒,尚方剑雷光再起,夹带着狂暴蓝色电光激飞射向剑心。

另一边书生眉头一雏,他其实与那向师兄并不太熟,只是见过一面而已,他如此说,只是想打圆场,和剑心和平达成交易。实在是剑心表现出来的实力太惊人了,在他二人联手攻击下,游刃有余,竟似并未使出全力一般。

只是现在对方如此狂妄,要想达成和平主交易,看来自己二人也得拿出一些实力,让对方明白自己二人并非易与之辈。另一方面,他也想试探一下剑心的能耐到底能到几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