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傲剑龙途

第66章 心魔血魔

直至血雨停,血魔才浑身血光大放,一股血雾自体内飘出,笼罩二十余丈,待到身影再现时,身上连同地上的鲜血尽皆消失无踪,地上的残尸竟也化成了骷髅,让众人见之一阵心寒恐惧。

“嘎嘎嘎~~~回味回穷啊~~喝!”

一声狂笑,满眼的贪婪,一脸的疯狂,轻喝声响,代表再开杀途。血魔乍然化分为十多道血影,分袭路上所见之人。

血影所到之处,法器难伤,术法难防,血影过后,血枯人干,空留哀嚎遗声,响遍空幽林道,随礼血影再聚,冲向唯一的脱逃者剑心。

剑心冷冷地看了一眼到处纷飞的血影,身影接连向后空翻,纵使血影紧追不舍,围攻堵截,也难捉诡异身影。待到血魔现出身形,剑心早已一个空翻遁至半空,接着脚下灵光一闪,穿云舟闪现而出,散发一道紫光,一闪即逝消失在远方。

“咯咯咯~~走,逃得出血魔的手掌心吗?咯咯咯~,逃吧,逃的再快一点吧,让血魔享受难得的趣味!!”

见剑心逃脱,血魔阴森尖笑,阴森的话语中,身形化为一块暗淡血影,一闪即逝,遁速竟丝毫不比剑心慢哪去。

片刻间,感应到此地异变的钱隆四人从城中急掠而出,看到满地枯骨,感应到上面遗留的血煞气息,钱隆眉头一皱。此时一名普通服饰修士悄然从一处密林中现出身形,急奔至钱隆身前,悄声汇报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听罢,钱隆眉头一皱,淡淡道:

“是血魔所为,现在追寻一名脱逃者而去了。嗯,算了,我等回去继续喝茶,待我参加完一个小型拍卖会再追吧。”

“主事,这个不太好吧,万一被门主知道,会不会怪罪我等不尽心力?”

“哼,你们懂什么,门主根本不在意血魔什么时候抓回去,反而遗留在外间吸食人血越多,品质越佳。门主真正在意的是血魔的踪迹及确保无损。只要其不被外人灭杀,我等越迟擒回,门主越高兴。现在血魔所去方向不远有个小镇,那里有一个情报临时站,介时他们自会向我等提供血魔踪迹,我们用不着着急。”

其余三人闻言互视一眼,诺诺然不敢再提什么意见,随即跟随钱隆顺路而回,向城中走去。

急遁中的剑心目光清冷,神念感应到后方并无他人追来,心中有些诧异,他原本以为钱隆应该很快就会紧追而来的。毕竟事发之地离其不远,即使神念未刻意放开查探,也可瞬间感应到。

否则单是此血魔他还未放在心上,他真正担心的是引来钱隆,那他就麻烦了,即使能勉强逃脱,恐怕也要面对无穷尽的血魔崖修士追杀至死。至于此血魔,唯一的麻烦就是难杀,需耗费一些时间消耗其灵力再一举击杀。

再前行数里,后方依然未感应到有人追来,剑心冷眼一看后方紧追不舍的血魔,心中杀心大起,冷哼一声,身形一转,向前方一处乱石山岗间一处空地而去。

后方血魔发出一声疯狂厉笑,丝毫顾忌没有,紧追而来。人影一闪间,二人先后分立乱石间,一者静似寒渊,冷冽冻骨;一者张狂无序,血氛遍四野,邪气染人间。

“这种感觉,很熟悉啊,也让人感到不安啊,更让人讨厌,死吧,喝!”

二人僵持片刻,血魔口吐不明言语,狂态毕露,一股鲜血喷射而出,随即化为一柄血红长剑,血焰飞扬,尽显邪能。

血魔伸手一抓剑柄,拖在身后,疯狂地向剑心冲来,人未到,一股血流就先化为一条血蛇缠向剑心,血蛇上遍布利口,发出阵阵厉笑,动人心魄。

剑心一声冷哼,左手一翻转,千年静心菩提珠再现,一个金色光罩随即将自身罩住,将邪音隔绝。右手一扬,一柄镶着红蓝金三色符文的金色剑器现于手中,却是剑心隐居这二十多年改造的剑器金锋。

一声轻喝,金锋金光大放,火龙缠剑身,闪电冲四方,刚冲到近前的血蛇被夹带金色光芒的电光一扫,一声哀鸣便被击成血雾飘散四方。

血魔见此,脸现狰狞狂态,一声狂喝,双手握住血剑,猛地向剑心所大一挥,一道霸道血色巨剑凭空而现,当空兜头劈下。

剑心冷冷一扫巨大血剑,一声冷喝,人影迎着血剑急射而出,手中金锋一挥,耀目白光一闪,一道锋锐剑光脱剑激射而出,与血色剑光相碰一起,瞬间将血色巨剑劈开,剑心人影也瞬间穿越而过,迎上狰狞血魔。

血魔看血剑被破,一怔下,脸现阴沉诡笑,整个人瞬间化成一片血海,反包向激冲而来的剑心。

剑心见此,目光清冷,右手金锋金光大放,猛地疾挥金锋,瞬间剑气冲四方,火海焦坚石,电光布遍天地。

围至剑心身前的血海瞬间被击成斩成碎片,再受烈火焚烧,蓝电电击,片刻间便变得暗淡无光,血气急速变淡,急重聚化为一块模糊血影消逝在血雾中。

剑心冷冷一笑,目中蓝芒闪动,瞬间就扑捉到血影踪迹,金锋光芒一闪,一道耀眼剑光脱剑射出,刺入血海中将其钉在了地上,却是一道由剑气凝聚而成的光剑。

一声哀嚎响起,血影重新恢复成血魔身影,伸手欲拔肩上光剑。光剑却纹丝不动,反刺的血魔之手血肉模糊。

剑心身随剑光一闪紧跟而来,手中金锋耀眼金光闪起,就要施行致命一击,将其头颅刺穿。一声熟悉声音蓦然响起。

“师父,是你吗?我是菩提。徒儿好想你啊~~~”

熟悉话语入耳,电光火石间,一个身影出现在剑心脑海中,一个名字随之在心中响起“薛菩提?!”

再看一脸痛苦之色的血魔脸型轮廓,隐有一种熟悉感。剑心心中一动,但剑光却不缓反盛,速度陡增。

被剑光钉在地上的血魔见此,脸色狰狞之色再现,一声狂喝,原本飘散四周的血雾忽然一阵翻滚,瞬间凝结为七道血剑,疾射剑心周身要害。

剑心心形不变,七柄小剑自身上疾射而出,与七道血剑一碰之下就将血剑尽破,接着五行灵光闪动,化为一股七彩霞光将飞散的血气一扫而空。接着七柄小剑方向一转,猛地刺向血魔,将其四肢牢牢钉住。

剑心手中金锋乍起繁星,点遍血魔周身要害,将其真元封住。身形一闪,在三丈开外定住身形,冷冷看着血魔。

血魔真元被制,狂态渐消,本性也恢复了过来,睁开迷糊之眼看到眼前紫发紫眉之俊脸,竟是心中最挂念之人,一声惊呼:

“啊,师父,真的是你。徒儿好挂念你啊!”

“多年未见,再见时你果然坠入心魔。或许当初让你当一名普通人更好吧。你怪我吗?”

“是徒儿无用,与师父无关。”

“你的状况,我并无法可治,一切还要看你自己机缘。我唯一能做,就是将这颗千年静心菩提珠打入你眉心,这样虽会与你功法相冲,让你痛不堪然,但却能助你压制心魔。让你有足够的时间找寻自救之法,你可愿意?”

“徒儿愿意,谢师父救命之恩。徒儿必会找到自救之法,不让师父失望。”

剑心闻言,不再犹豫,左手一抛手中静心菩提珠,右手紫芒一闪,一点静心菩提珠,疾刺入薛菩提眉心。

随即金光血气激冲,血气如干柴遇烈火般,发出一阵“嗤嗤嗤”声,伴随一阵轻声哀嚎,眉头间一股绿气应声化为轻烟飘散空中。

薛菩提开始还勉强忍耐,待后来静心菩提珠激发,静心冰流与心魔燥热进入激烈冲突,自身噬魂血魔剑与圣气相冲下,一股深入灵魂的痛楚撕裂心房。

“啊~~~~啊~~~”

薛菩提再难忍耐,发出一阵阵惨绝人寰的叫声,挣脱被禁固的四肢,翻倒在地疯狂翻滚。直至一柱香后方才平缓过来,人却再难起立,只能躺在地上残喘。

剑心见此才淡淡的道:

“我知你痛苦,但痛好过失去本心。若想解脱就去寻找解脱之法吧,否则,你将终身痛苦,置死也永坠无间,不得超生。这就是修炼魔功的代价。我要离开了,若不想死,就不要透露你与我之间任何事情。另外,魔道不知为何已盯上你了,你自己也要小心,这段时间你还是先行藏匿身形,避避风头吧,好了,我要离开了,你好自为之吧。”

剑心见其恢复心志,对其告诫一番,人就御剑而起,消逝在远方。

这次遇到血菩提还真是意料之外,冥冥中却又感到其机缘不小,竟在生死存亡间再遇到自己,帮其化解了逼命之劫难。或许有一天再见他之时,他已脱胎换骨了。

飞回大道上,剑心抬眼见到路上正好有一队马车运送物资。心中一动下,身上紫光微闪,整个人就无声无息消逝在空中。

而在下列马车中一堆草席,一阵轻风中,轻轻飘摇,风后又重新恢复平静。若非有心人仔细查看,觉难察觉此草席堆已比原先高出了些,暗示草席中异常,或已藏有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