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傲剑龙途

第65章 重出江湖

渐渐的越来越多希望自己孩子出来头地的村民将孩子送到他那里,跟他学剑,也越来越多的孩子离开了村子,有的时而还会回来一二次,有的去了,从此却再也没有再回来过。

二十多年后某日,当剑心一名名誉满归的弟子推开剑心的大门时,却没再见到剑心,只有院子那块满是剑痕的巨石深深的吸引着他,也吸引着无数江湖中无数剑豪,后来他们为这块巨石取名为“试剑石”。

此时的剑心早已在前往邪火宗路上的千里之外,其身上的灵种和剑种皆已恢复正常,他已再无留在村中的必要。而虚耗了二十多年光阴,他现在急需寻一块上好灵地闭关修炼。

二十多年,对凡人来说,也许已是错过一段珍惜时光,对修士来说,也许只是一段闭关日子,但旧有记忆早已被新增烦恼掩没在时光河流中,再遇旧人,也许早已形同陌路。

而仇怨也敌不过时光的消磨,遥想当年轰动魔道六宗的血魔崖少主被害一事,如今已无人再有兴趣提起,口头上挂着的全是最近热点名人名事。

坐在茶馆中喝了半天茶的剑心心中顾忌大减,正待离座而去。却见门外新进来四人,黑衣血袍,骷髅纹饰,竟是血魔崖修士。而领头的赫然是金钱救命无钱鬼钱隆。其修为境界已非当初所见般只是筑基中期,竟短短时间就突破到了结丹中期。

想起当日店小二所说,其修为被血魔崖宗主所封,如今看来确实不假。而看他如今与血魔崖修士混在一起,毫无复仇之意,联想到血魔崖宗主只是封印其修为却又不杀他,想来一开始其与血魔崖关系就非同一般,恐怕与那血魔崖宗主有些密切关系才会让其只是禁制其修为而不灭杀他,否则以魔道残忍手段,要折磨一个人,抽魂炼魄,永不超生等等,有的是办法,何必让一个隐患逍遥活在世间。

再细思当日自己灭杀血魔崖修士,本就已尽皆灭口,却短短数日就被查出,连掩去的身形外貌也被查的一清二楚,看来此事与这位金钱救命无钱鬼钱隆绝脱不了关系。

毕竟那颗碧睛血鸠内丹是从那血魔崖少主身上所得,而其又是陨落在血晶窟,二者相联,并不难猜出自己凶手身份,而其原本结丹修为,神念强大,自己又多次和其多次近身相谈,被看破真面目也是必然的。

四人走至楼梯另一边靠近窗台的位置落坐,旁边原本坐着一桌普通修士,被钱隆扫了一眼后纷纷醒目结账离去。随后,钱隆随手设下一个屏蔽,四人声音便销声匿迹,只留人影。

剑心所在茶楼只是普通茶楼,并无设立雅座,平时不说结丹修士,连筑基修士也难得一见,如今忽然降临一名结丹高人,顿时引起众人偷瞄轻谈。而店主也只是一名炼气期修士,原本快步上前想要亲身招待,不想却被屏蔽隔绝在外,一时更是手足无措,最后只能退回前台呆立,准备随时听命。

剑心混在众人,时不时细观几人,以唇语之技窥视几人谈话内容。以修士灵敏灵识,原本钱隆对此可轻易察觉,只是此时窥视者众多,他也不多理会,只是时不时查看街道,似在等待什么人一般。

钱隆自行拿出些灵果灵茶供四人饮食,另三人也是醒目的一番吹捧,让钱隆听后微微一笑,似颇为享受。

几人闲谈了约一柱香,钱隆脸色变得有些不耐,时不时转头看向街边。却似一直未见到想要见的人,忽转头冷冷地道:

“消息准确吗?那血魔真的要到此城?”

“钱主事,不会错的,上面说,鬼骨在此城拍卖的消息已间接让其知道,透过其一名妖修好友,也知晓其要在今日到此。相信城外很快就会消息传来。”

“哼,自从奎魔镜被人灭后,情报部就再无人才,消息滞后不说,还不准确。想当年,要是其尚存活,又怎么会失去那西门剑心的消息。此次不会又出错了吧?”

钱隆哼了一声,对现今的血魔崖情报部似大为不满。其余三人皆诺诺不敢答话。

“钟富,最近可有那西门剑心的消息?”

“咳,钱主事,弟子已尽心查探了,但依然毫无消息。这么多年过了,此人是否已离开本宗势力?”

一名尖脸修士脸色尴尬,小心翼翼地回道。

“不会,当时事情爆发这么紧急,各城早已严防,他没有机会逃离。而且他当时功法有异,应该是功法上出了大问题,短时间内不可能恢复。如今虽过了二十多年,但这些年来我一直要各地人马不放松警惕,各地也未发现可疑踪迹,料想应该还在恢复伤势。你继续关注,一有消息就立刻通知我。”

“咳,主事。其实我们何必这么上心此人行踪,小少主虽被此人所杀,那不是更好吗?现在宗主的宠爱不是全放在大少身上了?我们可是大少的人马,以后还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另一名麻脸修士看了看周围,忽然凑近小声道。

“哼,叫你等查找就找,不要问这么多。有些事不是你等想的这么简单,也不是你等该知道的。你等只要听命行事,用心办好我要你等做好之事即可,明白吗?”

钱隆脸色一变,冷哼一声冷冷地道。

其余人等见动了虎须,一时皆不敢再发言,诺诺答应,低头喝茶。

剑心眉头暗皱,二十多年过去了,想不到这钱隆竟是对他毫不放弃,这是为何?

剑心细思当年之事,并无得罪此人言语,难道自己身上有什么对方必得之物?思及此处,剑心想起了血晶窟中得到那个血胎修罗婴,忽然间懂了。看来是当年魔道修士入血晶窟探查其少主死因时察觉到血晶窟中异样,从而发现了血胎存在,最终传入钱隆耳中,故而对自己紧追不舍。

看来此鬼婴对血魔崖修士非同一般,不但让当年那血魔崖小少主耗费多年心力培养,如今竟连结丹中期修为的钱隆也念念不忘。

此时有二桌人起座离去,剑心随礼结帐混在人群中离开。刚出门走了几步,就见一名血魔崖弟子匆匆而来走进茶楼。看来钱隆要等的人有消息了。

剑心对钱隆要等的人丝毫没兴趣,他已得到他想要的消息,脸如常色,脚步平稳而去,无惧钱隆从茶楼看过来的目光。

出了茶楼,剑心径直朝着城门而去。二十多年过去了,想不到血魔崖依然有人对他紧追不舍,此事确实让他大出意料之外。看来得尽快离开血魔崖势力,否则迟了,身份恐会暴露,介时封住边界入口,他可再难脱身了。

目光暗扫身后某人,目中冷色暗闪。此人原本是茶楼一角一间药铺中伙记,剑心在茶楼时无意中见其与一人神秘交谈。现在其化形而出跟踪自己,看来是此城势力眼线了。血魔崖这血魔崖还真是人员众多,自己一生人刚现身此地,就受到跟踪查探。

出了城门,剑心并未直接向着边界而去,而是转向与边界入口相近的另一座小城而去,传闻那里将会一场拍卖会,想必可以借此掩盖一二目的。

正行走间,前方群鸟突然发出一阵惊鸣,越林而出快速飞离。片刻间,一股血气腥味夹带着血煞之力忽然迎面而来,闻之欲呕。抬眼看向去路,却见远方一道血影身影气势冲天而来。

所到处却非眼前有敌影,而是其血道功法精深,血煞之气难控,溢出体外所致。一般修士若遇到此种状况,往往会闭关修炼,力求收发如心。

而眼前之人双目腥红,明显已被心魔所置,所思所行已难以自控,身上气息狂暴,脸色狰狞,恐稍有动静就会无法自控大开杀戒。

路上修士大多只有练气层,而来人修为却为筑基初期,当即纷纷远远退开,生怕惹到此魔人。

剑心心中一动,看来此人就是钱隆要找的那名血魔了,原本以为修为有多高深,原来竟只是一名筑基初期修士。而竟能惊动一名结丹修士,恐怕实力非同一般。

剑心无心招惹此行尸走肉,随同路人退往一边,收敛气息前行,只望不引起此魔注意,无端惹事上身。

也该着一直跟着剑心那名血魔崖探子倒霉,其见此魔异常,在此魔走过后,偷偷瞄了一眼,却不想此魔灵识灵敏,竟被查觉。

就见血光一闪,血影瞬间遁至其身前,双手抓住其双肩,“咔”一声轻响,此人双肩就在其惨叫声中碎裂。

“嘎嘎嘎~~,不错不错,看看这精壮的身体,里面的血也一定很多很纯,喝!!”

血魔脸色狰狞残忍之色,右手自其脸上划至胸口,留下五条血流潺潺血线,言语间有些留恋有些痴狂,丝毫不理会那血魔崖弟子哀嚎求饶,伴随一声轻喝,双手一分,竟用双手将其撕成两半抛上空中,任由血雨淋身,其自张口撩舌贪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