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傲剑龙途

第64章 道不同

一柱香后,剑心房门被敲响,是聂盈到来了。

二人进入厅间坐下,点了一份灵果和灵茶,细谈起来。

“西门道友,承蒙道友多次相救,道友恩情让妾身难以为报,今后若有什么妾身帮得上忙的,道友尽管开口就是,妾身绝不推辞。”

二人落坐相谈不久,聂盈目光微闪,向剑心施礼谢道。

剑心脸上微微一笑,温和道:

“聂道友不必如此客气,举手之劳罢了。你我同属五宗八族,互相帮忙是应该的。仙子就不必再提了此事,一再相提倒让你我间生分了。”

“既然道友如此说,那妾身就将道友恩情放在心中了。不过,妾身却有些好奇,道友是如何救治妾身的?身中如此剧烈阴毒,妾身原本以为必死无疑了?”

聂盈原本想通过一些补偿还稍偿剑心救命之恩,见剑心无意再谈此事,也就作罢转移话题,提出心中的疑惑。

“呵呵,这只能说仙子福缘深厚。仙子所中阴毒在下确实无法可解。好在在此地得遇一名名医提点,方寻得名为“碧睛血鸠”灵兽内丹吸去仙子身上阴毒。对了,仙子如今既已康复,今后有何打算?”

剑心淡淡一笑,略为解释一下,却不想详谈,将话题转移。

聂盈眼波流转,深深地看了剑心一眼,顺着剑心话题,道:

“原来如此,那也是道友为我奔波方可痊愈。至于今后,妾身打算寻路回到五宗八族修炼,不知西门道友有何打算?”

剑心心中微叹,要不是他身上伤势严重,一路同行倒是一个增进感情的好时机。如今,他受伤沉重,若是同行,必成拖累。

剑心正待回话之际,门外传来话语声,不禁一顿。

“听说,血魔崖少主在血晶窟陨落了!这血晶窟真不愧闻名已久的凶地,上周那谭老儿还想约我去那里寻一厉鬼作鬼宠,幸亏我有要事没去,否则现在恐怕也成了血窟中一个厉鬼,永世不能超生了。”

“啧啧,听说那血魔崖少主修为也有筑基中期修为,在六宗同阶中算得上数一数二的人物。进去时还准备了千年静心菩提珠这等抵御心魔侵袭的上好法器,身边还随身跟着十名同阶护卫。这等周全的准备竟也难免损落。看来这血晶窟比起百年前凶险有过之而无不及,恐怕其中已经诞生了结丹级鬼王了。”

“嘿嘿,我听说血魔老祖听到此消息暴跳如雷,将悲城主事孙老魔打成了重伤,现在正派人进血窟调查了。”

二人谈话渐渐走远,剑心眉头暗皱,接口聂盈话语,道:

“在下准备在外界游历一番再回归,当下却是要先设法离开魔道势力,先行前往正道联盟游历一番。”

聂盈听到刚才话语,脸色也有些阴沉,听剑心游历之语,脸现一丝意外,沉寂片刻才道:

“既然道友已有所决定,妾身也不多劝了。只愿道友历练途中万分小心了。不知道友打算何出发?”

“仙子也听到了,那血魔崖少主陨落,目前正在彻查,我等还是早早离去的好,免得再生事端。在下打算立即启程离去,仙子是否也早早离去的好?”

剑心脸色阴沉下来,当机立断道。

如此急切,让聂盈感到一丝意外,看了剑心一眼,脸现一丝忧色,道:

“西门道友,何必如此着急,不如今晚好好调养一番,恢复了法力,明日再离开可不是更安全?”

剑心心中一丝苦笑,灵种受损,他的法力根本无法恢复,因此才要更要速离,得趁血魔崖将重点放在血晶窟,还没有查到他之前速离才行,否则,一旦对方将注意力放到悲城,重兵探查,他法力不济下,恐怕将可能永远留在此地了。

“仙子不用在意,在下路程上慢慢恢复即可。但魔道中人残忍无道,恐波及无辜,你我还是速离的好。”

聂盈无奈叹了口气,也不再劝剑心,回转房间收拾一番,房间也不退,就和剑心一起离去,至郊外后,因道不同,最终分手各走一边。

剑心站在山峰上,目视聂盈的远去,一声无声叹息,走上自己的道路而去。此次分离也许以后是再难相见了,即使他捱过这一关,再见时也不知是何年何月,介时佳人或许已为人妇了。

五日后,在远离悲城的一座小城中,剑心化身一名中年普通修士坐在一间酒馆中,一口一口惬意细饮杯中灵酒。

此酒馆虽为酒馆,却与世俗间酒馆大相径庭,少了一份吵嚷,没有热血青年的豪言壮语,却多了数分优雅。

其中酒水也不像世间酒水般辛辣,却是清香宜人,入口如饮极品山泉水,甘甜解渴。不过,剑心知道这清淡如水般的酒醉起来却是如其名“醉仙翁”般名幅其实,现在他就有些醉了,头也有点晕。

内中人数并不多,只有寥寥七八人,个个如同清雅之士,小酌细饮。但他们身上的血色长袍却一点优雅之意都没有,配上脸上阴沉之色,反显得凶煞异常,让人不敢轻易接近,纷纷远离他们落座,引起阵阵私语。

“这不是血魔崖的血袍修罗吗?怎么跑到此地来了?”

“怎么?道友没听闻吗?听说血魔崖少主损落了。开始以为是损落在凶窟血晶窟中,后来调查后才知竟是损落在一名不知名同修手上,而且同时损落的还有十名近身护卫,这些血袍修罗应该就是血魔崖派出来揖凶的。”

“竟能同时灭掉血魔崖少主和十名护卫,莫非凶手是一名结丹修士?只派血袍修士,真的能抓住凶手?”

“嗨,据说是一名筑基中期修士,只有二十来岁的俊朗青年,一头紫发非常显眼。估计啊,当时肯定是偷袭血魔崖少主等人。”

“对对对,一定是偷袭,而且肯定设下厉害禁制,否则怎么可能同时灭掉血魔崖少主和众多同修?”

一群人在那私私盗语,声音虽不大,对修士来说,却如响雷灌耳,坐在中间的四名血袍修士自也是听的一清二楚。

大概吃饱喝足了,其中一名血袍修士“砰”的一声拍桌而起,大冽冽的走到一桌修士前,一拍桌子,大喝道:

“你们几个,可曾见过一个紫发青年?”

“没有没有,我们只是听说而已,不好意思,打扰各位了,在下几人这就走了。”

桌上几人虽也是筑基修士,却皆是一些小宗门修士,个个脸色一变,唯唯诺诺的支吾应付几声就起来匆忙离去。

其余几桌几此,纷纷匆忙起来结账离开。剑心也随波浊流,匆忙起来结帐而去。

那四名血袍修士见此,一起哈哈大笑,也不结帐,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离开。

其余修士全都松了一口气,有的进入酒店中继续喝酒,有的则选择离去。而剑心则早已远去,既已打探到消息,他已无必要继续喝下去,酒从来不是他所喜爱的饮品。

走在大道上,剑心心中有些阴沉,事实真相居然这么快就被调查清楚了,而且还锁定了他,看来不能继续前行下去,得找一个暂时栖息之所,从此闭关不出,避上几年再说。

思及此处,出此小城后,剑心身形转向,朝某个方向而去,随着人烟稀少,剑心身上的气息也消失无踪,路上则多了一名落泊剑客。

前方是一片群山峻岭,时有凡人炊烟自其中升起。若是一名修士用神念感应就可看出,这些群山虽高耸,但灵气却稀薄,绝非一名修士适合的修仙之地。

而唯一有点吸引力的也许就只有群山中一块只有十几丈大小的地火之地,一些散修或者会来此炼制一些低阶法器。

而在离此地三里开外一处民房间,这一日忽然来了一名陌生的落魄剑客。其来到此处后,在村落走了一圈,居然看中了此地,花了一笔在村里人看来巨额钱财,将老林家那间大院买了下来。又利用原本老林家院子上种着的桃花树嫁接种满整个院子。自此就在此地生活下去,日出则上山砍柴,日落则挥剑斩夕阳,犹如一名隐居高人雅士。

开始村中村民还对此等高人抱着强烈的好奇心,但日子久了,村民也渐渐失去了兴趣。本来有一些热情村民想要结交一下这位高人,但被拒绝的多了之后,也心冷了,没谁再理会此人,各自过回原本平静的生活。

而剑客也一直深居简出,除了有一次将三名上门找麻烦的村中恶霸狠狠的揍了一顿外就没有什么出格举动。

渐渐地日子久了,村民也就将其看作自己人,并给他取了一个名字桃花剑客,逢年过节,宰了猪牛,也会分一点给他,而他每当桃子熟时,也会将桃子摘下装好放在门口,任由村里人自行带走。

后来,村里一个任性小娃十三居然想要跟他学剑,天天缠着其父母闹腾,实在让其父母烦透了心,最终不得不买了块上好猪肉上门一试,结果让村里人非常意外,平常冷漠孤独的桃花剑客居然答应了,后来又有村民试着去求,结果也都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