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傲剑龙途

第63章 治疗

有了地图,少走了弯路,又没有阻碍,出去速度自是比之进来时快了不止一倍,一柱香间,剑心已出了血窟。

神念感应下四周并无他人后,剑心御起金锋飞回悲城欢喜客栈。重新设下屏蔽阵法后,剑心将聂盈从弥天镯中抱了出来,细看一番,发现伤势并没有恶化后,心中才舒了一口气。

没有丝毫停歇,剑心再去哀楼将金钱救命无钱鬼钱隆请来。这次相请,钱隆却是不再收取费用。在知得他已得到碧睛血鸠后,脸露喜气,立刻与他一道前来救治聂盈。

回至欢喜客栈客房中,剑心取出碧睛血鸠的内丹和一瓶灵血交给钱隆,脸上有一丝严肃道:

“钱道友,这就是碧睛血鸠的内丹和灵血,道友看看,是否属实?”

钱隆眼现一丝狂热,脸无异色,手中拿起灵血检验,口中道:

“道友如此重情重义,我相信道友绝不会拿虚假之物糊弄钱某的。不过道友未曾见过碧睛血鸠,也许会看错,在下对此灵物甚是熟悉,就帮道友辩识一下真假吧。”

钱隆拿出一只玉盘,将一滴灵血滴落其中,灵血竟是凝而不散,形成一滴岩浆般鲜红血滴。

钱隆见此,脸现喜气,左手托盘,右手食指绿光一闪,一个绿色鬼头隐现其上,内中含有一丝煞气。

钱隆脸色似乎有些紧张,谨慎的右手一弹,将绿色鬼头射向灵血。却见鬼头撞上灵血瞬间,灵血上红光一闪,竟忽然浮现一层血红火焰,一下鬼头连同其中煞气烧成一缕青烟。

“果然是碧睛血鸠的灵血。在下就知道西门道友必能寻得此灵物。果然不出我所料,哈哈。”

钱隆脸现狂喜之色,哈哈声大笑道。

剑心松了一口气,又有些诧异的看了钱隆一眼,不禁想起了店小二所说的话语。

此碧睛血鸠的灵血能瞬间将含有煞气的鬼头烧成青烟,正属极阳。而看这钱隆如此着紧,莫非正如店小二所说,这位原本具有结丹修为,正急需八十一种极阳灵血化解禁制恢复修为?

“既然道友确认无误,那这瓶灵血就归道友了。这是碧睛血鸠的灵丹,还请道友立刻施法为在下伴侣驱除阴毒。”

剑心微微一笑,向钱隆抱抱拳头道。

“哈,这是在下当为之事。方才是在下疏忽了。在下这就施法为道友伴侣驱除邪毒。”

钱隆收起喜色,向剑心抱抱拳,接过碧睛血鸠内丹,移步到聂盈身前。将法力注入内丹,将其激发让其飘浮至聂盈上方,接着鬼气再现,射向内丹。

原本血红内丹受此鬼气吸引,表面青光一闪,忽然浮现出一层青黑煞气,席卷鬼气。鬼气方碰触青黑煞气,如遇磁石一般,瞬间被吸入其中消失无踪。

钱隆见此,手中连点,射出一道道鬼气,引动碧睛血鸠内丹放出越来越多青黑煞气,直至鬼气遍布半空一丈多范围才法决变化,射出一股寒冰之气包裹住青黑煞气,将其渐渐逼近聂盈。

剑心脸色一下变得凝重异常,双目紧盯青黑煞气。这股青黑煞气绝非一般煞气,竟和血窟阴眼中见到的血胎修罗婴身上散发的煞气有几分相近。

若是真要用此股煞气罩住聂盈,实在危险无比,说不得他只有出手阻止,另可寻一修炼极阳功法的元婴前辈出手较为安全。否则一旦有什么差池,聂盈就查命在旦夕了。

好在钱隆对此股青黑煞气控制得宜,并未真让此煞气罩向聂盈,只是让其飘浮在聂盈二十余公分上方,将聂盈身上的阴毒一点一点被吸离体而去。

整个过程持续了近二柱香,聂盈身上阴毒越来越少,最终终于完全消除。钱隆呼了口气,正想收法将青黑煞气收回碧睛血鸠内丹。忽然,聂盈体内爆出一股银色光芒,照射整个客房。

剑心和钱隆一怔,一时弄不清楚状况,尚来不及反应什么,却见青黑煞气暮然传出一声怪鸣,虽嘶哑尖锐,但仍让人听出其中哀鸣,似受到什么致命打击一般。

整片青黑煞气一阵剧烈翻滚,竟化成一只青黑怪鸟,展翅就想逃离,却被银光吸住一般,一个呼吸间就被吸入银光消逝无踪。与此同时,碧睛血鸠内丹也“砰”的一声碎成粉末。

剑心和钱隆看的目瞪口呆,一时举手无措。

“这。。西门道友,这是怎么回事?这。。。”

剑心急上前细察一番聂盈状况,发现其身上的阴毒确实已被吸走,五脏六府和经脉也恢复了运转,一股银色细流流窜在经脉中。心脏也恢复了正常跳动,已无大碍的样子。

剑心舒出一口气,看着一时无措的钱隆,笑了笑道:

“这次多亏钱道友了,在下伴侣已无大碍。这是在下的一点谢礼,还请道友收下。”

钱隆一怔,脸上神色稍缓,却是没接剑心送过来的灵石,有些遗憾道:

“道友伴侣复原就好,只是这碧睛血鸠的内丹碎裂了,却是有些遗憾了。”

剑心笑了笑,道:

“只要在下伴侣复原就好,内丹也就无所谓了。再说,内丹碎裂可能跟在下伴侣功法有些关系,道友无需介怀,收下在下谢礼就是。”

钱隆闻言,脸上恢复了笑容,收下剑心的谢礼,拱拱手道:

“呵呵,既然如此,那钱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过,虽说道友伴侣复原了,但因被阴毒侵袭了不少时日。道友还需寻找一些回复元气的丹药让其服下,调养七日应该就永无后患了。现在在下还有些俗事,就先告辞了。”

剑心拱拱手,道:

“多谢钱道友提醒,在下会记得的。既然道友有要事,那在下就不挽留了。道友,请。”

剑心将钱隆送出客栈,回转至房间,见聂盈仍未醒来,便到外厅盘坐,细查自己伤势。

肉身及经脉都无什么大碍,最严重的果然是灵种和剑种。灵种原本在血祭禁城一战已消耗严重,萎缩了近三分之一,这次血晶窟之行虽刻意减少消耗,但时不时总不得不透支提取灵种中灵力。

如今整个灵种如同一团灰烬一般,丝毫灵源之气也转换不出来。由于他功法已与灵种化仙大法联合运转,每次运转功法,灵力自然会流向灵种,而灵种无法将金属性灵力转化为灵源真气,金属性法力流向气海时就会与气海中灵源真气相冲,久而久之,必会后患无穷。

如今他要么花费十余年恢复灵种活性,要么功法重修,废除灵源真气,重修符言剑法。只是重修所耗时间丝毫不比恢复灵种活力所需花费的时间少,而且遗留体内的灵种也会成为一大隐患,如同毒瘤一般。

对比起来,还是恢复灵种活性比较适合,只是在即将到来的十年内他的修为可能再也难心寸进了。

再查看剑种,其中精纯剑气尽失,变得暗淡无光,一闪一闪的,似就要散去一般。

原本只要花费些时间,输入精纯剑气就可恢复如常,但如今他功法难以运转,无法转换剑气,间接地也无法往剑种中注入精炼剑气喂养剑种。

如今他体内法力只剩余五层灵源真气,还是有减难增,之后但愿不要再发生争斗,否则再经激烈大战,法力耗尽,他功法全失都是分分钟钟的事。

剑心无奈的叹了口气,收起功法站了起来,坐在椅子上暗思恢复功法的计划。

正在这时,内间突然响起轻声呻吟,应该是聂盈苏醒了。剑心走时其中。见到坐在床上,一脸警惕查看四周环境的聂盈。

剑心微微一笑,轻咳一声,道:

“呵呵,聂道友,现在感觉可好?

聂盈愕然回道,看到是剑心,心中也是一松,含笑道:

“妾身并无大碍了。只是这里是哪里?我记得当时我两皆被阴毒冰封,又怎么会在此?”

“呵呵,也许我二人命不该绝吧。当时我虽被冰封,但内府并未受到阴毒影响,数日后我恢复对法力控制后就破封而出,发现仙子被冰毒封住命脉,就将仙子带到此处医治。此地是血祭禁城附近的一座名为悲城的小城。我们现在居住在一间名欢喜客栈的客栈里。”

“原来如此,多次承蒙道友相救,妾身感激不尽。不知妾身在此期间昏迷了多久?”

聂盈站起身来向剑心盈盈一礼,又开口问道。

“没多长时间,只是五日而已。不过仙子阴毒虽除,但最好疗养个七八日,回复一下元气才好。嗯,这样吧,仙子先行疗养一番,我去前台在隔壁再开一间客房,仙子若有事可到隔壁找我,介时再慢聊也不迟,如何?”

剑气心知聂盈方醒转,肯定会自视一番,查看自身情况的,也就不再打扰,退出了客房,下楼去前台在隔壁另开一间客房。

交纳完灵石,剑心为聂盈点了一份上好灵果和灵茶,就随同店小二进入自己新开的房间,稍微打点布置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