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傲剑龙途

第62章 灭敌收鬼

一股血气自其体内爆冲而出,随即其原本用于隐蔽身形的血海一顿下,似受到什么牵引一般,忽然化为一股血海巨浪席卷向七色小剑和血色剑光。

双强交会,七色小剑先是“砰”的一声被反弹四散飞射,重新化为七柄光芒暗淡的各色小剑,随即血色剑光斩在了血浪上,微一僵持即一举破开了血浪,直袭血浪后的那聂公子。

那聂公子见此,大骇中脸色变得狰狞异常,双手闭合,聚起一股浓郁血气,猛的按在血色玉玺上,让其放出的血色护罩鲜红欲滴。

血色剑光扑天盖地而来中,响起剑心一声轻喝,接着血色剑光一个旋转中重新吸纳万千血气,恢复成一把血色长剑,被剑心双手握住猛的一刺。

“砰”的一声巨响中,血色剑光涣散,护罩暗淡,那聂公子脸现一丝狰狞笑容。

防住了剑心全力的一招,他相信剑心必将法力难继,空门大开,正是他将对方致于死地的最佳时刻。

然而一道耀眼亮光从血色突兀亮起,聂姓青年双目瞳孔一缩,目露恐惧之色,一声惊吼:

“聚气成剑??!怎么可能???!!!啊~~”

一声怪叫声中,耀眼剑光毫无声息间便刺穿了血色护罩,插入聂姓青年咽喉,再射入血窟晶壁,留下一个幽深晶洞。

聂姓青年双目突出,双手捂住喉间,喉咙发出咕噜咕噜声,随即化为一具尸体掉落地上,发出“咚”的一声。

在空中,剑心脸色苍白,手中握着的血色金锋,如今变得如同一道日光般,闪耀刺目光芒。

看着地上那聂公子的尸体,剑心轻呼一口气,缓缓向地上落去。手中耀眼金锋白芒散去,变得暗淡无光。

刚才一击已耗掉了他八层法力,用秘术拘束煞气而成血色金锋也耗尽了威能,最后时刻,不得不将剑种中剑气全部抽出,汇聚成一道激射而出的剑气方才将那聂公子击杀。

也难怪那聂公子这么惊讶,这种能将剑气汇聚,凝炼成如同利剑一般的锋锐气剑,按理应该只有结丹剑修经过多年修炼方可做到。和平常筑基修士放出的剑气截然不同。

平常筑基修士放出的剑气不过是一缕剑气,对同阶几乎毫无威胁,通常只能用来欺负一下练气弟子,同阶争斗中通常注入剑器增加一丁点威能。

而结丹修士放出的气剑则不同,威能不下于一件上好法宝剑器直接攻击,还能操纵自如,修至高深之处,杀敌于千里之外也不在话下。

如今剑心以筑基中期修为竟炼成了剑道神通气剑,如何不让那聂公子骇然。只是他不知,剑心这道气剑事实上比之结丹修士的气剑是要逊色不少的,只是他勉强凝练而成,威能只能达到一件顶阶法器攻击,他也无法控制气剑,只能直射攻敌。

剑心将三人储物袋和散落一地的法器一一收起。心中不惊有些庆幸。地上法器大多是那聂公子放出的,只是在剑心迅猛攻势下来不及激发,不得不放弃任其跌落在地。

其中法器半数竟皆为顶阶法器,另一半也和其功法相配的上阶法器,想要同时激发没有特殊手段是不可能的,就像他同时控制七柄剑器杀敌,也是参考了七星剑法才领悟到的。

而同时激发所需消耗的法力同样不轻,以剑心所看,那聂公子也没这么深厚的法力修为。也不知其中有何玄机,竟似乎能做到这种超出能为之事。

心中疑惑,剑心一边取出一块金属性灵石补充灵力,一边将那聂公子储物袋往地上一倒,地上顿时多出一堆东西。

三瓶血红丹药,数套黑色锦衣,二枚竹简,三件法器,还有二万余灵石,以及一些杂物,加上缴获一堆法器,换算成灵石足有八九万,真是难以想象,身家居然这么丰厚。

剑心脸含喜色,将法器和灵石收好,留下二枚竹简查看。一枚竹简中记载的是一套名为“阴煞血魔功”的功法,粗略看了一下,其中描述与那聂公子所施神通一模一样,应该就是其主修功法。

在此功法后面附带着一门名为“血器神决”的秘术,其中记述的就是如何操纵激发众多法器同时攻击的法门。

原理上来说,和一般法器激发都一样,都要往法器注入灵力。但又和通常的注入自身法力有所不同,其注入的法力严格来说并非自己法力,而是利用“阴煞血魔功”放出的煞血为基,再以特殊法决将煞血中灵力快速注入法器,进而将法器激发。之后修士只要控制法器攻击方向即可。

看似简单,却很难盗用。因为通常情况下,要将法力注入法器,灵压必须要高过法器方可,但天地间灵压通常都比法器低,根本不可能利用此秘术将天地间灵力注入法器内。

而此秘术之所以可行,就是建立在与其相配的功法“阴煞血魔功”放出的血海,血海是修士平常修炼时将法力融合煞气等杂物炼化注入其内而成,其中灵压要比法器高上许多,再利用此秘术引导,灵力很简单就可注入法器内达到激发的目的。

剑心有些失望将功法收起,原本还想参考一下其同时控制多种法器的窍门,让自己掌握的七星剑诀窍更上一层楼,结果却是不堪大用,只能在一些特殊环境上作为一种暗藏手段了。

剑心没有再看其后附带的另一门秘术神通“怒血狂涛”,单看施法过程就知其必须以血海为基方可施展,对其并无意义。

剑心拿起另一块竹简,神识参入其中,入目处是“血魔神炼”四个大字,再粗看其内容,却是记载着如何收服操纵鬼魅尸魁的饲鬼秘术。

剑心有些失望将神识收回,此时灵力已回复了四五层,也是该离开了。站起身正要腾空而去,看到空中血胎,心中一动,又盘膝坐下,将那“血魔神炼”拿出来,找到其中记载的有关“血胎修罗鬼”篇章细看。

不管此血胎修罗鬼也算是珍稀之物,即使自己用不上,也许也可用其兑换到自己所需之物。

一柱香后,剑心收起竹简,将碧睛血鸠尸体拿出来,留下两瓶灵血后,剑心按照秘法,以碧睛血鸠灵血在血胎上接着那聂公子的余笔继续往下画,最终将其闭合成一圈阵纹。其后剑心双手掐诀,口中默念某种神秘口决,一道又一道打入血胎中。

血胎中婴儿似乎感应到什么,脸现痛苦之色,周身扭曲。双目暮然一睁,竟是鲜红如血。小嘴一裂却是裂至耳边,满嘴尖牙,长舌如毒蛇。

仰首一声痛苦长啸:

“呜呜呜……..!”

声音洪亮而尖锐,方传入耳,剑心便感到心烦气动,有一股强烈的发狂冲动。好在他对此早有准备,急时将五观和灵识封印,方缓过神来,不致于真的发狂。

随着秘术施展进行,血胎上神秘阵纹绽放出金色光芒,蔓延遍布整个血胎。而血胎中婴儿则挣扎着越来越厉害,长在其身上肉条竟长出一只只鬼脸发出阵阵哀嚎,拼命拍打神秘法阵阵纹,想要冲出攻击施术者剑心,只是不管他如何挣扎,最终都未能突破。

渐渐地血婴哭号声渐低,双目重新闭上,恢复成一个安静婴儿般。整个血胎也在阵法符文光芒大放中缩小,化为一颗碗口大小血珠。

剑心拿出一个黑色木盒,将血珠装好,再贴上一道不知名禁制符录,就将木盒收起。

木盒和符录都是从那聂公子身上缴获的,从木盒材质特征看,很可能是千年菩提树,而符录就装在木盒中,是一道特殊禁制符录,似乎是和木盒配套使用的。

剑心虽看不出此符录效用,但贴在木盒上后,血胎阴煞之气就不再泄露,看起来特别有神效。剑心也就将其贴上,再加上自己从药王谷中学来几道简单禁制,就将其放进储物袋中收好。

接着剑心手中灵光一闪,多出一幅地图,却并非他原先那块,而是从那聂公子手中得来的,其中记载着一条从阴眼直通出口的线路。

细看一番后,剑心将金锋放出,御器而行,照着图上路线前行。路上所见和来时却又大不相同。

血窟中阴煞之气大为削减,也没再见到任何鬼怪,看起来整个血窟变得普普通通,丝毫无法让人相像得到一日前这里还是鬼妖横行,煞气冲天的所在。

剑心猜想这一切应该都和血胎修罗鬼有关,这从其刚成形时,群妖奔逃现象就可以看出,群妖对于鬼胎诞生的恐惧。

这一切对剑心来说自是最好不过,否则又要来时般杀出去,以他现在情形却不太妙,虽不至于身陷死境,但难免要大耗法力,加重他体内灵种和剑种的消耗,恢复起来就要费更多时间了。

如今少了这些妖魔鬼怪,他就可轻松出血窟,让体内灵种和剑种得到修养,不致于继续加重损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