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傲剑龙途

第61章 阴眼激战

就在此时,剑心左手已闪电般将碧睛血鸠尸体和内丹摄入手中,右手提着血色金锋却是丝毫没停顿一剑将其斩为两截。

只是剑斩到其身上时,剑心却有一种怪异感,似乎斩到的不血肉之躯,而是斩在水中一般。

心中念头一转间已知对方可能防住了他的这次至命偷袭,当即也不停留就想遁走。视角微转间,却见另两人惊怒中各祭出一件攻击法器就要激发的样子,而前方被剑心一剑斩为两截的聂公子尸体忽然一阵蠕动,瞬间化为一块数丈大小的血布挡在出口之前。

剑心暗觉不妙!偷袭不成还被围在中间遭逢三面夹击!得想个法子突围才行。

脑海一闪间判断清楚眼前局势,剑心身形微一模糊,再次消失不再,只留下一个身形跃向左侧的黑影。

“想逃!简直痴心妄想,去死!”

那尖脸修士见此,当即判断剑心要脱逃,一声冷喝,一点指手上尚未完全激活的血戬,让其激射而出射向左侧洞口。

这一瞬间他虽失去了剑心身影,但凭黑影去势他判断剑心必定要从此出口逃离,当即先行攻击想先拖住剑脚步。

另一名马脸修士反应却截然不同,失去剑心身影一瞬间,他左手入怀中急速抛出一件血红铁钟,祭至头顶,让其放出一个血色护罩罩住自己。

血罩方亮起,其身后一丝灵力波动传来,却是剑心已遁至其身后,有些惊讶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双手一挥手中血剑,“叮”的一声脆响,将马脸修士瞬间攻来的尚未完全激活的血剑击飞,其后血光大放,瞬间刺破血钟放出的护罩,拦腰斩向马脸修士。

马修修士双目一凝,心知自己刚刚祭出的血色小钟尚未完全发挥威能,不可能挡下对方这看似威力非凡的血色长剑,整个人拼命往一侧急避,身形居然不慢,竟避过了要害杀着,只被斩下一条右臂。

不过马脸修士也是狠人,生死关头之至完全不顾身上伤势,身形急闪就要飞离剑心附近。

剑心有些意外,脸色微沉,剑势微转,继续强势追杀马脸修士。

马脸修士实难想像剑心的攻势来的这么快,他刚拼命闪过致命杀着,却又见一道血光自其身下突兀亮起,一闪已剑临其身。

马脸修士大骇,实想不到对方连剑势都不用收就已发起又一轮轮致命杀着,此刻他身形未定,已无法再避开。也已来不有祭出法器抵挡,惊恐中发出一声惨叫瞬间被砍成两截。

另一边尖脸修士趁剑心被马脸修士缠住瞬间,急飞离三四丈远,此刻方祭出一个血红玉佩,就要激发。

眼角间却见刚刚劈死马脸修士的那道剑光在空中如漂移一般忽然往上移动一丈多,竟一下将其笼罩在剑光中,骇然中就想飞离闪避,忽感身遭有四道剑气袭来,竟将后路尽皆封堵。

尖脸修士大惊,一咬牙就将所有法力全部注入血红玉佩中,想要强接那道上血红剑光。

“砰”一声轻响,伴随一声惨叫,尖脸修士已罩人破人忙,被截成两断。剑光实在来的太快了,他根本来不及完全激发血罩威能,焉能挡住剑心用秘术加强过的顶阶法器血色金锋。

不过这二人的难缠也出乎了剑心的预料,剑心最终虽将此二人斩杀,却也给那聂公子留下反击的空挡。

其人确实心狠手辣,原本其可以出手救下尖脸修士,却完全无动于衷,反趁剑心被拖住手脚瞬间,法决变化,将化身血布化为十余丈大小卷向剑心,将其团团围住,想要将其困死在其中。

将尖脸修士解决,剑心脸色有些阴沉的看着围住他的血布,未能及时解决二人实在让他有些出乎意料,以致于来不及遁离对方血海包围。

不过对付这种邪法,他已有不少经验,当下也是不惊慌,灵目闪动,仔细查看血布中血液浓度变化。

却见血海一阵异样滚动,一股血雾从中飘散而出,片刻间就将围在其中的剑心吞没。

身处血雾中,剑心静若处子,双目紫光闪动,冷冷地看着血海。

忽然左侧血海一动,一血红物体疾射向而来。剑心却是目不斜射,左手轻抬,一柄黄色小剑激射而出,“叮”一声轻响便将来物击飞。接着身形微动,将右侧突兀出现的一件血红骷髅棒避开。右手再轻点黄色小剑,黄色小剑随即快如闪电般疾射向其身后将一件无声无息出现的血色小剑击飞。

这一连串攻击环环相扣,夹攻、偷袭尽在一瞬,若是一般修士就算能避开恐怕也会手忙脚乱。剑心却是应付自由,举手抬足间便将这一连窜攻势化解,让藏身血海中的聂公子一时间沉寂下来,没再继续发动攻势。

事实上这三重攻击都还不是致命杀着,真正的杀着还在那名聂公子手中,只待剑心露出破绽一瞬杀出。

不过这一切,皆已被剑心看穿,对聂公子手中那一件散发重重血雾的血红鬼爪,剑心也不敢大意,时刻提防着。

“能将我那些奴才击杀夺得千年静心菩提珠,你确实有些本事。不但身具灵眼,身法诡异,剑道修为更是非凡。看你有此本事份上,本公子给你一个机会。交出三分之一元神,从此作我的奴才,我放你一条生路!”

彼此对峙半响,血海中忽然传来那聂公子高傲的声音。

剑心冷冷一笑。元神仍是人之初诞生时由天生的一道灵识,后经天地元力滋润成长起来的一道自我意识,是生物认知外界的关键。

失去了元神也就失去了自我,成了活死人。失去三分之一虽还不致于成为活死人,但成为一个白痴是板上钉钉的事。

对方要其交出三分一元神就是以此要挟他,若有不从,则将其交出的三分一元神毁去。

对方不过是一名和他一般区区筑基修士,居然也敢开此口。剑心脸无异色,似笑非笑的开口道:

“可以,只要聂公子放在下离开血海,在下即刻将元神捧上。以公子之能为,想必不会害怕在下反口吧?否则在下真要怀疑,阁下凭什么成为我的主人了?”

“哼,你当本公子是傻子吗?无须用激将法激我,乖乖交出三分一元神,我立刻收回煞血,时间拖的越久对你没好处,难道你还没发觉自身的灵力正被煞血慢慢吸走吗?”

那聂公子冷哼一声,冷冷地道。

“嘿嘿,以你的修为,说出这种不自量力的话,难道还不足以证明你是一个傻子吗?傻子!!!哈哈哈!”

剑心话中满含讥讽,藐视之意尽在狂笑中。

“你找死!!!!!”

那聂公子大怒,双手一挥,抛出十余件法器没入血海中,伴随血海流动,片刻间便遍布在剑心周围。接着其双手掐诀就要激发法器。

剑心对此却是早有预料,早在说出好番狂语之前,他已在暗自往血色金锋中注入灵力,此刻早已到达激发最大威能界限。

见对方被自己言语所激,大意下竟当着他的面施展秘术,一时忘却他具有灵目神通,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的事实。

虽其身上套着一个血色玉玺放出的血色护罩,灵压感应下应该也是顶阶防御法器,但剑心却早已准备好破除其之法。

一声轻喝声中,衣袖中七色小剑齐出,围着其左手一阵转动,随即化为一股七色剑光闪电般激射向那聂公子。

而剑心右手上的血色金锋几乎同时血光大放,伴随剑心身形一闪即逝,人剑合一,紧随七色剑光之后,在一声大喝声中化为数丈般巨大,直劈那聂公子。

那聂公子原本正愤怒的掐诀发动秘术,眼前忽然七色灵光一闪,一柄七色小剑竟已杀至眼前。

生死一瞬间,那聂公子手中法决急速变换,趁着玉玺放出的血色护罩挡住七色小剑瞬间,他完成了一道秘术法决。在紧随七色小剑后面的血色剑光来临前,其身形血光一闪,消逝在血海中。

剑心脸露一丝诧异之色出现在七色小剑前,趁着那聂公子为躲避遁形没时间操纵血海变化,紧随七剑小剑瞬间冲到血海之外。

身形一回转间,灵目瞬间扫视整片血海,找出那聂公子身形。二话不说,左手一点指,七色小剑一个回转,继续攻杀。接着双手握住血色金锋,一声大喝,猛地向那聂公子所在一挥,一道十余丈般巨大血剑激射而出,将其身形所在周边十余丈宽全笼罩在剑光下。

那聂公子刚停住身形,转首间又见七色小剑激射而来,刚想故技重施继续遁走,却见一道血光扑天盖地而来,竟将其周边十余丈宽尽皆笼罩住。

他身法虽不差,却也已来不及遁出剑光范围,大骇中,脸现厉色,一咬牙根,喷出一口鲜血,双手各自一捞,接着左右一张,鲜血即化为一股血雾将迷漫在其四周,猛的一声大喝:

“怒血狂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