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傲剑龙途

第60章 血胎修罗鬼

“喝”一声轻喝出口,剑心身形一闪急射而出,双手剑光舞动,火龙电蛇瞬间遍布整个洞窟,将二十余只成年体骷髅蛆尽皆笼罩火海闪电下。

待到火退电消,二十余只成年体骷髅蛆或全身麻痹倒在地上抽搐,或全身如蜡烛般消融,全部失去反抗之力。

剑心急速扫了一眼溶洞中各个出口,速度判断出阴气最重的出口通道便急射而去。通道里面不时响起“嗷嗷”声响,却是暗藏不知多少骷髅蛆。剑心身形急闪,或将其斩碎,或直接闪过,绝不多纠缠。

他符文剑放出的火焰与雷电都凡火凡电,虽可对这些妖物有一些效果,却并无灭杀之能。而这些妖物生命顽强,若没有克制之法,就算斩成碎片,只需一刻间也能恢复如常。

他可不想将时间浪费在这种不死妖物上,还是让其失去反抗力再速度通过的好。

一路穿行,斩杀了上百只妖物,剑心自一条通道中激射而出,眼前豁然开朗,却是百丈多宽的洞窟。

血色雪花纷纷,血晶覆盖,血笋林立,中间顶部嵌着一颗巨大血珠,散出一片柔和血色光彩映射晶壁,反射出别样光彩。

空中吊挂别致血红灯笼,飘飘荡荡,似带着一分喜气,又似散发一股温暖,温暖冰寒的人心。

地上遍布血池,血雾飘飘,血泡滚滚。雾中隐见数道靓影沐浴其中,伸出玉臂轻拨血水,时而传出“嘻嘻嘻”少女轻笑声。

整个晶窟让人既觉恐怖阴森,又透露着一丝瑰丽之美,似如入温泉胜景,又如临油狱炼狱。

剑心脸色发白,第一时间施展开神无,隐去自己所有的气息。灵目紫光微闪,一一细看晶窟中异物。

空中挂着血红灯笼便是灯眼鬼煞,身躯血红,卷缩一团,粘在血壁,只露蜡烛般燃烧的眼睛一闪一闪,扫视周围。

血池中沐浴着的是一只只长着八条触手的无壳蜗牛般怪物,每条触手粉嫩血白,如同少女一般。而“嘻嘻嘻”的声音也并不是从其口中发出,而是从每一条触手手掌中心裂开的血红利嘴发出。

这是惊魂蜗牛,这些小嘴的叫声没什么特别,但牙齿特别尖利,普通法器也可轻易咬成碎片,但最厉害的还是他的大嘴,平时轻易不开口,如同睡着一般,但一张口就可发出牛叫般嘶吼,惊魂吓魄,凡人听了即刻魂飞魄散,普通修士听了也神昏志沉,任人宰割,厉害非常。

除了这两种妖物外,在众多血笋中还藏着一种妖物,名为血晶煞妖,全身血色晶片,如同血窟晶壁般。混在血笋中,肉眼难辩,要不是剑心有灵目,根本发现了不此种妖物。

这种妖兽威胁却不这么大,移动缓慢,只是体表血晶非常坚硬,普通法器难伤,只要不掉于轻心被其碰到身体就没什么威胁,若是碰到,其身体就会流出一层尸浆将来人粘住,放出尸毒腐蚀人体,同是大嘴还会放迷你魂,让人失去心志。

剑心扫了一圈,眉头却皱了起来,脸色变得有些阴沉。这里阴气汇聚,满溢至散发渗透四周血色晶壁,明显是阴眼位置,却未见到碧睛血鸠,难道此鸠没有诞生?

剑心眼中紫光闪动,不甘的继续细看血窟中每一处角落。就在此时“咚”的一声响起,剑心一惊,急抬首看向那颗血珠。

却见原本散发血红光芒的血珠忽然闪耀不定,其中血液也开始流动起来,如同循经走脉般,片刻间血珠血液竟消失一空,而在血珠内竟出现一个满眼通红的幼婴,全身苍白,四肢同现利爪,周身生出十几条肉条飘飘荡荡而出,吸附在血壁上,接着青虹吸水般疯狂吸取洞窟内阴煞之气。

身体血光一闪,一股惊人凶煞之气透体而出,散遍整个血窟。

胸口也开始起伏,发出“咚咚”巨响,由缓慢到急速,如同活人一般。而听在耳里,剑心只感震魂动魄。

剑心心中大骇,就想转身遁离。却见洞中其它妖物更是惊恐嘶鸣齐响,纷纷惊恐地向着附近的血窟出口涌去。

剑心脸色微变,身形闪过一边让过这些惊恐逃窜的鬼妖。这一瞬间他想到一件可怕的事,以此妖威能竟能让这里的高阶鬼妖惊恐逃窜,那通道中那些低阶鬼妖更不在话下,必定乱作一团,疯狂在通道中乱窜,他若冒然夹在其中,下场绝对凄惨无比。

“这到底是何种妖物,散发的气息竟比初期结丹修士还要强大数分,而且只是心脏跳动就有如此威能,竟让他在有静心菩提珠相助下还惊魂动魄!”

剑心最后扫了一眼血珠内妖婴,就想要离去。忽感通道前方传来一股强大灵压,似有人在通道中施展大神通。

剑心身形稍顿,就不再理会身形一转,急射向另一条通道,想要尽快逃离此凶地。却见此通道内不远处的岔口鬼妖争相奔逃如万马奔腾。

剑心脸色一变,身形一顿还想再转到另一条通道时,“轰”一声巨响传来,接着一股惊人气浪自之前通道中涌出。

剑心心中一惊,身形一动就窜入通道中,避过气流主浪,脸色有发白直盯着血珠中妖婴情况。

气浪过后,血雾渐散,妖婴似乎毫无动静,这让剑心心中稍松了口气,目光微转,看向血窟中新出现的三人。

左右二人他在进洞时见过,有些印象,二人皆穿黑色服饰,服饰前后皆绣着骷髅图案,一人尖脸勾鼻,满脸阴厉之色,一人长着一张大马脸,中间一人是一名清秀青年,年纪和他差不多,一身血色长袍,红发飘飘,双目绿光暗藏,嘴角上翘,似含笑,却给人一种诡异感。

剑心看了那清秀青年一眼,见其放出的将三人罩在其中的血色护罩,居然可抵抗此地阴煞惊魂动魄的哀嚎,心中暗自有一丝忌惮。当下也是不想轻举妄动,只待岔道上鬼妖走远就消消遁离。

“聂公子,那就是你说的血胎修罗鬼吗?血婴竟已经成形了,公子来的真是时候,只要此时下下禁制,待到脱胎之时就可凭可多出一名结丹修士作手下了,恭喜公子新得一名得力助手。”

三个定睛看着妖婴,脸色各有不同,那聂公子脸上虽如常,目露狂喜之色,另二人脸上虽强堆出喜气,目中却尽是贪禁之色。半响后,那尖脸修士眼珠一转,率先抱拳恭维了那聂公子。

“没错,没错,此鬼胎成形于阴眼中心,素质远比血祭禁城成形的要好的多,一出生就已是结丹初期修为,若是成年时想必修为还能更上一层楼,恭喜公子得此鬼物相助,想必邪火宗的火邪童子再难与公子相提并论了。”

马脸修士反应也是非凡,听尖脸修士恭维之话,一惊下收好心中贪念,眼珠一转也说出一番恭维话语。

“嘿嘿,那是自然,我花了十余年的等待,若是连这等威能都没有,那岂不是白费时间了。今日前来,就是对其进行一番特殊处理,以及设下禁神禁制。待到三年后现世之时,绝对会成为史无前例的最强修罗鬼,到时火邪童子算什么,哈哈哈哈。”

那聂公子说着说着,得意地放声大笑,似乎对此鬼婴已尽掌于手,完全没有将妖婴恐怕实力放在心上一般。

笑声过后,又听那聂公子冷冷吩咐道:

“你二人把这些阵旗按这个阵法布置在鬼胎周边,让其陷入沉睡,我要施展秘法让其威能更上一层楼,同时设下禁神禁制。”

二人答应一声就在开始在鬼胎周边设阵法,丝毫觉察不到用神无隐去身形的剑心。

剑心也无意于与他们冲突,看了看通道,妖鬼已走得差不多的,在想消然离开。

忽闻一声鸟叫尖鸣“咕咕咕”声,不禁一怔悄然探首查看,却看到那聂公子手中抓着一山羊大小,全身血红的鸟兽。鸟喙一米多长,双眼碧绿,竟是碧睛血鸠。

剑心大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自己走遍大大小小血窟数十处都一无所获,却想不到送上门来了。

平息了下心中雀跃心情,剑心耐心守在洞口边上,只待一个好机会就将三人一齐解决。

待到法阵布置完毕,那聂公子提着那只被禁制的碧睛鬼鸠飞至血胎前方,忽然右手血光一闪,竟是将碧睛血鸠穿膛而过,取出其内丹,随即右手轻引,将碧睛血鸠血液化为一个血纹,接着一边绕着血胎转动一边射入血胎中,化为一个不知阵纹印于血胎表面。

待其转至剑心潜伏所在,背对着剑心时,剑心出手了,暗影遁全力施展,右手紧握血色金锋,直劈那聂公子,欲将其劈成两断。

不想那聂公子竟反应奇快,情急之下双手一抛手中碧睛血鸠尸体和内丹,直射向剑心,同时双手一合,急掐某种法决,其体表随即血光一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