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傲剑龙途

第58章 血窟夺宝

进入血晶窟的剑心但见通道内尽是血红雾气,而通道四周尽是血红冰晶,用灵目细观后,剑心才肯定,这些血晶并非什么矿物质,而真的是血浆结冰而成。

据记载推测,此窟中血浆尽是血魔崖控制的血祭禁城鲜血经过地脉汇聚而来,初时血魔崖还将其占为其有,后来也许积聚地脉的煞血过多,其中恶鬼厉魄也未及时收取,整个窟中开始散发出此种煞血雾气,窟中的血魔崖修士常有入魔之人出现,直至三百年前连一名结丹修士也入魔叛变后,血魔崖最终不得不将此窟放弃。

初时还有不少其余魔道修士不信邪闯入此窟修炼魔功,却大都都入魔而亡,鲜有活着离开的。渐渐地此窟凶名越传越远,最终被魔道六宗广大修士定性为凶地之一。

在窟中前行了一柱香间,剑心已感心中微燥,心境似已不知不觉受到了轻微影响,神念感应范围也越缩越小,此时已只能感应到数丈附近的事物。

剑心眉头暗皱,目光暗闪,似在思量什么。直至来到一处三叉路口,剑心身形一顿停了下来,左右观察一阵,已找到地图所示方向标志。

但剑心并未继续出发,手中一闪,却从储物袋中取出那柄来自药王谷奖励的金属性法器金锋。

此法器虽与其功法相配,使用起来威力也不差,但由于并非符文剑,无法与其余符文剑配合发挥五行之力。相比较下就显得威能较低,他甚少使用。

如今他灵种受损,法力回复大不如前,使用五行灵力耗损过大,他不能轻易使用,也只能拿出此剑配合他最近领悟的剑法。以其金属性的锋锐,威能应该也能超过单柄三才剑了。

将金锋插在地上血冰,剑心随即双手翻飞,口念一连窜不知名口决,施展起了某种秘法。

片刻后,剑心周身无风起浪,周身流转着白色光芒,随之往地上金锋汇聚而去。原本绽放金色光芒的金锋嗡鸣一声,一道森寒白光自剑中透体而出,随之越来越盛,直至如同一道炽火在其身上烧烧一般,越烧越炽,最终化为一把一丈多大光剑,表面白光如火焰一般无风飘动,甚是美丽,但透体而出的剑气却让人为之畏惧,竟让附近血冰无顾多出数不清的切痕,

剑心见此,手中法决再变,口中响起截然不同的口决。金锋表面的炽火一顿下忽变,由烈焰转为旋风,流转间越转越快,将周围煞血鬼雾尽皆吸入其中。

原本白光闪耀的金锋随着煞血鬼雾的吸入,渐渐染上一丝血色,直至化为一柄三杖多血剑,再由大缩小,恢复原型大小的一柄血色长剑矗立冰面。表面血红,丝毫看不出金锋原来金色,也感应不到之前逼人剑气,像是被封印在剑器之中一般。

到此剑心呼了口气,停下法决。虽是第一次使用,好在过程还算顺利,没出什么差错,赶在目标到达前完成此秘剑。

方才借助煞血鬼雾流动带到的气流,剑心已听到有一群人在接近此处,最多半刻钟就可到达。料想不错的话,应该就是他此次偷袭的目标,洞口遇到的那一群血魔崖修士。

自进血晶窟片刻,剑心已感到自身异常,知道此地不愧为魔道凶地,血煞鬼雾也名不虚传,由其引导的心魔非同小可,自己若就这样进入其中,很难全身而退。

很自然地他想到了刚见到的那颗用千年菩提炼制的“静心菩提珠”,眼下他也只有借助此珠神效方有可能横行血晶窟寻找碧睛血鸠了。

只是对方有十人,自己又状态不佳,实难将其弄到手。直到深入此处,血煞鬼雾浓度大增,正常情况下已难见五丈外事物,神念感应范围也缩小至三四丈,剑心方有偷袭的机会。遂寻此必经之地,又最让人分心的之所在设下伏击,准备将对方十人一举全歼。

为达目的,他利用从噬魂血魔剑法中得到的领悟,引动剑种吸引在身的剑气,将此地血煞鬼雾注入其中加大威能。

这样一来,不但威力其大,所耗法力也极少,只是准备的时间有点长,难以在对战中快速施展。而且由于血煞鬼雾中的煞气并非被其炼化之故,剑气也只是粗略炼化,无法收发如心,攻击时他自身也要小心,否则,连自己也会被斩杀当场。

施法完毕,剑心运转“神无”功法连同金锋一起宠罩其下,瞬间消失在血雾中,只有周围稀薄的血雾才让感到此地的异常,只是这种异常也在血雾漫延中渐渐消逝,再难让人看出异常。

“血祭禁城都成鬼城了,真不明白聂公子还去那里干什么。这种事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想必又是城中修士懒惰,未及时收取其中厉鬼恶魄才会发生的。”

剑心方隐去身形片刻,就听到远处传来话语声,听声音,正是进血晶洞听到过的一个声音。

“聂公子的事大家还是少管吧,刚才那一阵阴风有些诡异,大家小心点。”

另一个熟悉的声音道。

听到此声,剑心心中一喜,那拥有“静心菩提珠”的修士果然也进来了。

脚步声响起,目标已近。对方没御器飞行,想来是不像他般有灵目可看清血雾,不致于遁速过快撞上晶壁。

剑心灵目看向入口方向,就见到八名血魔崖正向这连走来,身上只开着法力护罩,外围还有一个金色护罩,将八人一起笼罩住八人,让血雾拒之于护罩外。

剑心看向放出此护罩的修士,是一名满脸阴厉的中年修士,手上捧着那颗“静心菩提珠”,眼光四扫,相当谨慎。

“那阵阴风是有点古怪,但四周丝毫异常没有,可能是此血窟偶然现象吧。不过,让聂公子单独行动真的好吗?我们和其一起执行任务,万一其出了什么意外,宗主肯定会怪罪我等,说不准又像上次那个倒霉鬼一样正赶上宗主心情不佳,直接被丢进血炉,那我们就死定了。”

八人中一名矮小修士,双目左右察看了半天没发现异状,忧心忡忡的重提话题。其余八人听人脸色皆变,眼露惶恐之色。

“应该不会发生意外吧,聂公子神通比我们加在一起都要厉害数分,又有祖师赐予的众多宝物,就算遇上普通结丹修士都有一战之力。方且我们又特意留下黄师弟和梁师弟接应,绝对不会有问题的。我们还是加紧完成公子交代的任务就是了。”

手托“静心菩提珠”的阴厉修士闻言脸色一变,似安慰自己般的勉强说道。

正说间,八人已踏入到剑心五丈范围内,毫无声息的剑心目光清冷,双手按在血色金锋剑柄。

猛的一声轻喝,双手一提一挥,血色金锋就化为一道血光,凶狠的击在金色护罩上。

金色护罩虽显不凡,但主要功用在于防止血煞鬼雾引起心魔,对直接攻击防护却是偏弱了。近在咫尺被血色金锋全力一击,竟是连一秒都没撑住就“砰”的一声被血色金锋刺破。

剑心脚步微变,身形已稳住,接着双手一阵眼光缭乱的挥动,数十道血色剑光瞬间飞舞而出笼罩八人。

这一招剑技是他从噬魂血魔剑法中参悟的剑技,正常情况下他只能挥出十余道剑气,但在施展秘术将剑气灌注满金锋剑身后,他瞬间就能挥出数十道剑气,每一击都比顶阶法宝一击还要强上一分。

这八人纵然已够小心,在放出的金色护罩和护体法力护罩双重护罩下,一般偷袭攻击已难以破去。但剑心的攻击又岂是一般攻击,不但又快又狠,机会也选得让对方难以招架。

八人从发现被偷袭到金色护罩被破不过在一瞬之间,反应慢的还在惊愕之中,反应快的也不过刚摸出防御法器。

只是最强的金色护罩被破,剩余的法力护罩根本难以抵挡血红剑光。八人中想强挡的已来不及激活防御法器,想躲的,剑气已遍布整个血晶窟通道,无处可躲。

八声惨叫声几乎同时响起就嘎然而止,八人竟几乎同时损落当场。而断为数截的残躯尽被一股浓浓血雾包裹,快速变为一摊摊血水,从血水中离体的身魂也在痛苦中现形哀嚎,最终融入血气中,化为一道道厉魄永远沉沦。

之后血气并未停止,却向剑心本人逼命而来。剑心见此,脸色一变,手中尚有小半余威的金锋一抛重新插回地面,手中法决再起,一番动作后,将这股血雾重新封在金锋中才呼了口气,放下心来。

而血壁上的剑痕在血雾翻滚中如同肉身般流出一股浓黑血浆,半刻间就已恢复成血壁,一丝新痕也没有,让现场看不出丝毫打斗痕迹。

剑心将那千年“静心菩提珠”拿到手中,细看了下,颜色深紫,材质为木质,表面遍布一条条细小灵纹。中间位置有一道细小裂痕,应该是刚才他破除此物放出的护罩时连同此物也受了损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