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傲剑龙途

第57章 血晶窟

二人走向内间,剑心带其先去细看聂盈伤势。钱隆对此并无意见,看了看四周,并无异常后就脚随剑心进入。

“这就是在下同伴,钱道友还请细心诊断。”

剑心拉开珠帘,现出躺在其中的聂盈。

钱隆脸色有些凝重,细看了会聂盈脸色,随后眼睛轻闭,一丝神念扫视聂盈。

剑心静立一旁,注意着钱隆,静等诊断结果。却见神色间越发凝重。一刻钟后,其睁开了双目。

剑心将其带至外厅,备上好茶灵果才问道:

“怎么样,钱道友,可有法子医治此伤?”

钱隆轻噎了口茶,才凝重道:

“不知道友和此女是何关系?若是交情浅的话我劝道友还是放弃吧。此女之伤太过沉重,非一般方法可治。即使有其它方法,所要付出的代价恐怕道友也难以负荷的。“

剑心闻言并未有多惊讶,聂盈伤势有多重他本就心中有一点底。否则也不会风燎火急赶来悲城寻求医治之法。

此刻听其言外之意似乎真有方法能救治,心中一喜,忙问道:

“此女和我关系非浅,为救治其我不惜一切代价。钱道友不妨直说医治之法。”

钱隆有些讶异的看了剑心一眼,随即平淡的继续道:

“既然道友有此决心,那就诚惠五千灵石。”

剑心没有犹豫,如数先行交纳了灵石。

“既然收了钱,钱某就如实相告了。此女伤势虽与道友相似,却又要沉重的多。阴毒已完全侵入五脏六俯,经脉尽封。完全靠着体内一股异力勉强维持心脉一丝生机。但异力正在减弱,阴毒却在加剧,恐怕不足七天,道友同伴就将回天乏术。唯今之记,只有在七天前寻得一名至阳功法元婴修士为其推宫三日,逐步激活经脉驱除阴毒,疗养三个月即可痊愈。”

剑心脸色大变,阴沉着脸看着对方似犹自不敢置信一般,片刻后才深吸一口气平伏心中惊骇,不言一发的坐在那里沉思。半响才缓缓开口道:

“那敢问钱道友可知,当前悲城中可有修炼至阳功法的元婴修士?”

“没有。别说悲城,魔道六宗范围内也无一人修炼此类功法至元婴境界。”

钱隆有些惊异看了剑心一眼,对剑心竟真敢打元婴修士的主意感到有些不可思异,才断然道。

剑心脸色一时更显沉重,阴沉着脸坐在那一言不发。

钱隆见此,目光微闪,忽又道:

“西门道友,若真想救同伴,还有一个不得已的方法。只是此法渺茫,全看道友有无机缘了。”

“道友有何方法快请说。”

剑心心一震,脸现惊喜之色,急问道。

“此法虽可行,但道友可别期望太高,实在所求之物世间难存,数百年来从未有人见过其踪迹。只能说此为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不知道友可曾听闻碧睛血鸠?”

钱隆目光微闪,沉声说道。

“碧睛血鸠?这是一种灵兽吗?”

剑心一怔,微一细想,却是不记得有听闻过此名字。

“没错,这是血晶窟特有的一种变异灵兽。其性驱煞噬鬼,身上灵火具有吸纳阴毒特性,乃邪功异法克星。若能得其灵丹,就可借其施法将道友同伴身上的阴毒尽数吸去,不会损伤功体丝毫。”

“血晶窟?就是传闻由万千生灵之血渗入地脉形成的血魔窟吗?据说此窟正好处于极阴之地,适逢血煞汇聚,诞生了大量凶邪恶兽。但这不算什么,其中妖兽大都修为低下,真正让人闻风丧胆的是此窟常年迷漫的煞血鬼雾,闻之极易让人产生心魔,仍魔道六宗出名的凶地之一。”

剑心脸色大变,惊骇问道。此凶窟他从缴获的魔道修士竹简中多有提及,其中描述让人闻风丧胆。

“没错,就是此窟。魔修大都急功近利,道心不坚,进入其中自然极易被心魔侵袭,但你所修并非魔道功法,只要心志够坚并非没可能平安进出此窟。而此窟虽深达百丈,延绵地下百里,七天时间也足够你将其搜遍。若是其中诞生了碧睛血鸠,你大有可能将之寻得。只是此物已六七百年未现世,其中是否有此灵兽,实在未知之数。”

钱隆目光微闪,淡淡道。

“不管存不存在,这已是能救我同伴的唯一机会,我只能前往一探。钱道友,这一万灵石一方面是你的报酬,另一方面也希望你能帮在下寻找一种减缓此伤方法。若在下平安归来,不管能不能得到碧睛血鸠内丹,必另行重谢一番。”

剑心没有迟疑,脸现坚决,毅然说道。同时将一袋灵石抛给了钱隆作为酬谢。

钱隆掂了掂手中灵石,沉默片刻,忽又将灵石抛了回来,凝重道:

“西门道友,钱某有一个不情之请,若是道友答应,此次费用钱某可以不收,并且免费为你寻得暂缓伤势之法。”

剑心闻言一怔,看着对方,想听听对方所求何事再说。

“碧睛血鸠乃是血晶窟珍惜灵兽,极难遇到,若道友没遇到就罢了,这一万灵石钱某照样不收,要是道友机缘所致得到了碧睛血鸠,我要一瓶其灵血,不知西门道友意下如何?”

钱隆目视剑心,缓缓说出自己的条件。

“可以。”

剑心虽不知碧睛血鸠的灵血到底有多大价值,但他此时急需此人为其寻找延缓聂盈伤势之法,时间上他也是争分夺秒,根本没有多余时间再去细察此种灵血价值,当即毫不犹豫答应对方请求。

之后剑心向其要了一份血晶窟地图及碧睛血鸠的一些资料,话锋间即露出送客之意,而钱隆也知剑心时间紧迫,也醒目告辞而去。

剑心在屋中设下法阵屏蔽外界窥视后,将弥天镯打开,将聂盈安置进去。又在周围设置了一层法阵,防止那只低灵智陆行鸟骚扰到她。

之前没有将聂盈放入其中,主要是怕在悲城中不方便再开弥天镯。如今他早已发现欢乐客栈每间房间都设置了防止他人窥视的高级禁断法阵,现在他又布下一层,自是万无一失,不用担心开启弥天镯被他们窥见。

之后剑心手拿地图查看血晶窟具体位置及其详细信息,也不再花费时间准备其它克制物品,就朝着血晶窟所在而去。

据简中信息所说,血晶窟中妖兽因煞气有限,难以产生相当于结丹期的五阶以上妖兽,最高修为也就一些三四阶妖兽,对他威胁不大。

而最难以应付的煞血鬼雾,其最大威胁是产生心魔,要防备心魔非一般物品能做到的,非一般物品,市面上又难以买到,剑心已无时间去寻觅,唯有靠自己的意志力去拼一把了。

出了北门,向偏西方向约飞行了五十余里,剑心就看到一个被红雾笼罩的巨大山谷,上空盘旋着十余只如乌鸦般血色飞禽,时不时发现呱呱叫声,让人听了感到浑身不舒服。

剑心稍辨识周围山体,随即向着一座背阳雪白山峰峰底而去。那里才是真正的入口,山谷上虽然血雾迷漫,实际上只是血晶窟中煞血鬼雾渗出地面而成,并非与血晶窟相通。

也不知此血晶谷名过其实,还是正巧遇上,当剑心抵达入口时,正看到十余名修为与其差不多的魔道修士驻足在一个血色迷漫的洞口外,似就要踏入其中。感应到剑心气息,此刻皆停下脚步看向剑心。

剑心脸色微沉,实没想到以此谷凶名,既还有这么多修士想要进入其中。要不是时间紧迫,遇到此景他十有八九要暂避一二以免发生不必要的事端。此刻他却顾不得理会这么多,身形不停,径直从十人身旁一冲而过,让十人出乎意料,一脸讶异的看着他的身影。

在经过其中一名用一粒漆黑圆珠放出护罩的修士时,剑心眉梢一动,看了那圆珠一眼,心下暗自嘀咕:

“静心菩提珠?怪不得这些人敢进入血晶谷,竟有用千年菩提炼制的静心菩提珠。据记载,此物斗法中虽无大用,但在祛除心魔上具有神效,所用菩提年限越久效果越明显,千年的话应付血晶谷应是绰绰有余了。若自己有此物想必血晶谷再无须担心煞血鬼雾侵蚀心神。”

只是看这些人身上服饰皆有血骷髅标志,恐怕不是散修,很可能是血魔崖门下弟子。轻易斩杀,肯定会招来杀身大祸。

剑心没丝毫停留,直射入洞窟中,消失在血雾中。

“这人是谁?似乎是一名散修,居然丝毫防备都没有就冲入煞血鬼雾中,难道想找死不成?”

其中一人看着消失的人影,有些愕然道。

“此人遁术奇快,我本想将其拦下的,却想不到一下就失去其踪影。”

另一人有些郁闷的接口,手中刚拿出的法器只能无奈的收起。

“哼,别管他是谁,敢跟我们血魔崖抢道,真是嫌命长了。一会聂公子到来时众人切莫将此事告知聂公子,否则我等必免不了一番责罚。待到进入其中后,我等再待机将其寻出擒住献给公子修炼功法,也算将功补过,介时再坦白的话想必公子也不会为难我等了。”

一名似乎资历较老的修士恶狠狠的开口道。

其余人脸色一变,似乎对于责罚心有余悸。一时尽皆表示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