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傲剑龙途

第56章 救命金钱无钱鬼钱隆

剑心闻言,向其抱抱拳,走出客栈,向某个方向而去。路过药铺时则进入其中寻问一番,以验证店小二所说的话语,结果皆与店小二所说一般无二后,剑心才安心向哀楼所在徐步而去。

不久来到一座三层高阁楼前,阁数普普通通,与寻常阁楼无异,只是门上嵌着一个石质骷髅头哭相,血盆大口张开,露出其中獠牙,方让人觉察几分诡异。

剑心将五百灵石置于其中,不久后灵光一闪,灵石消失无踪,血红大门“吱”一声自行打开。

剑心神念往其中一扫,却发现只探出数米就难以寸进,想必是设置了禁止法阵所致。目中紫光微闪,已将其中看的清楚。

除了一条走廊直通楼梯,上下左右皆覆盖着一层血红禁制,其中血煞之色浓郁,威能恐怕实非一般。

剑心扫了一眼就不再多看,免得对方不满。顺着通道一直走上三楼。楼中一内间,剑心刚进门就见一名灰袍修士静坐其中。见其进来,双目微睁,一丝神念自其身上扫过,瞬间将其看了个透彻。

剑心心一凛,看来店小二没有说谎,此人极有可能是一名结丹后期修士。否则以他堪比结丹修士神念强度,不可能如此轻易就被完全看透。

当即向前数步,抱拳一揖,恭敬道:

“晚辈西门剑心,拜见前辈。今日到访,仍有一难疾缠身,希望前辈能指点一条生路。”

“嘿嘿,你既懂进门之法,自然也懂我救命金钱无钱鬼的规矩。二千灵石,指点你解此疾之法,至于能否得到灵药,则看你自己能为,对此,你可有意见?”

“可以,前辈但说无妨。”

说着剑心已将灵念一动,已将一袋灵石分好隔空送至救命金钱无钱鬼钱隆身前桌面上。

金钱救命无钱鬼钱隆掂了掂,脸上露出满意之色,淡然道:

“你之伤势乃厉鬼阴风长时间侵袭致冻结功体伤及经脉,这一点可曾说错?”

“前辈慧眼,确是如此。”

“嘿嘿,原本要解此种伤势,按书上所说,只要服食纯阳丹药,再打坐数月,即可将阴毒逼出。而你也按书所说服食了一些阳属丹药吧?!嘿嘿,还算你神念强大,提早发现了其中异样,没有寻找至阳丹药冒然服下,否则如今你就不会到此求我,而是回归田里,坐等归天了。”

救命金钱无钱鬼钱隆嘿嘿一声冷笑,一语道破剑心到此玄机。

“前辈果然名不虚传,确实如前辈所说,在下在服下阳性丹药后虽感有些效果,但经脉却感到一丝痛楚,不知这是为何?”

“嘿嘿,若是一般阴毒,此法自是可行。只是你所受阴毒却有所不同。要比一般阴毒厉害数倍,只是本应带有之阴煞之气不知你用何法竟驱除的如此干净,让人难以看出此伤本相。若非你服用阳属性丹药露出端倪,恐怕我也会被你所误而错诊。既是非一般阴毒,自是不能按一般方法服用至阳丹药,否则阴阳冲击下,你经脉将难以承受而经脉尽毁,修为毁于一旦。”

“原来如此,却不知要如何解此伤?”

剑心稍一细量,知道其所说大有道理,急问解法。

“嘿嘿,方法也不难,只要在服用至阳丹药时服下一杯回阳冰水即可。此种冰水乃是火属灵矿在太阳初升之刻机缘之下凝结而成,因产于火属灵矿,本身含阳,又是晨露,具有润脉降火之神效,正好可综合至阳丹药烈性又不损伤其阳性驱阴之能。仍珍稀之物,非机缘所致难以寻得,不过我却正好得知此物下落,只要五灵石在下就告知道友,不知道友可有兴趣,?”

“前辈请说,我相信前辈的信誉。”

剑心游走江湖多年,对医术也略懂,这种阴阳协调之原理也了解一二,心中一回转,已信了八分。没犹豫,手一挥又是五百灵石抛出。

“嘿嘿,看来你的身家倒也不菲,也非一般人吧,嘿嘿。离此城北边一百多里外有一处天霞山,峰顶上住着一位结丹高人名唤月霞仙师,道友可前往寻之,只要有上万灵石或一瓶血祭禁城煞血定可与其换得所需之物。”

救命金钱无钱鬼钱隆掂了掂手中灵石,深看了剑心一眼。

“多谢前辈指点。这二千灵石一方面是多谢前辈指点之恩,一方面是求前辈三日后移驾快欢喜客栈。晚辈另有一重病同道急需救治,望前辈海涵移步。”

剑心淡淡一笑,又抱拳开口道。让救命金钱无钱鬼钱隆丝毫看不出其内心想法,猜不透其是否真如其所猜般非一般人。

救命金钱无钱鬼钱隆看不出剑心丝毫神色变化,一时猜不透剑心是否有背景,正沉吟。闻言一怔下,心中已有所悟,对方一开始并未提及还有另一名伤者,看来多数想先试探下自己的医术了。

而此人伤势已如此沉重,却也只是用来试探自己医术的试金石,那想必身后之人伤势势必更加沉重,诊金自然也更加高昴。

救命金钱无钱鬼钱隆掂了掂手中灵石,脸含笑意,客气道:

“小友既然如此豪爽,又只在本城中,介时钱某自会准时前往。”

“谢前辈海涵,晚辈急需治伤就先行告辞,三日后在欢乐客栈准备恭候前辈。”

剑心抱抱拳,转身而去。而金钱救命无钱鬼钱隆望着他离去背景,脸上笑意渐退,一时陷入沉思。

出门后的剑心直奔天霞山而去,回阳冰水难得还是先到手再说。至于高阶至阳丹药,之前他在药铺中无意中得到消息,某间丹药老店铺就收藏有一粒,相信介时花费多些代价足可让其割爱了。

半日后剑心已得偿所愿回返,他并没有用上万灵石去购买,只是将从血袍修士缴获的战利品中得到的五瓶煞血中一瓶和对方交换,对方就欢天喜地让其进入其中完成交换。

回到城中,剑心直扑至阳丹药所在药铺,初时对方根本没有出售意愿,一番交涉下,剑心将价码提高了近一倍,终于打动对方,将灵丹交出。

回至欢喜客栈,剑心即刻将此名为烈阳神丹的至阳丹药连同回阳冰水服下,打坐二日后终于将体内经脉中阴毒驱除,将修为恢复如初。

只是由于灵种耗损过大,却非短时间内可复原,至使剑心的灵源真气恢复速度也变慢了数倍,并且每一次灵源真气经过灵种就会被灵种吸收部份,大大加大了剑心的灵力耗损速度。

剑心无奈收起功法,避免法力运转中被白白消耗,如今境况他必须让自己保持战力,方有可能化险为夷。接着手中一闪,那本噬魂血魔出现在手中,剑心一边将灵识浸入其中翻阅,一边回想近日所见所闻。

回想在此地遇到几场斗法以及这几日见到的修士,此地功法似乎是以血道功法为主,最基本的特点是几乎皆可化身血雾,剑气难伤,要不是他剑器特殊,又能驱使五行之力,一般刀剑很伤对其造成伤害。

以他如今法力状况,已无能力长时间驱使五行之力,要是遇上连番激战,无法驱使五行之力下,他要对修炼与此种魔功类似的魔修将无计可施,难以造成有效伤害,久战之下,他必难脱死难。

为此他必须寻找能有效克制此种魔功方法,以节约法力,利用所修剑气针对性攻击,尽快解决对手方可。

细读了数遍噬魂血魔剑法,剑心已对此套魔道剑法有了一个大概了解。去除其中魔功,以剑法而论,此套剑法倒也有其独特之处。剑法本身并非以剑器为主要直接攻击手段,而是以剑气为主,再注入煞气厉鬼,辅以煞血。

这样一来剑道虽有所减弱,但有煞气袭体,厉鬼惊魂,煞血蚀器辅助,整体威能却又更胜普通剑道一筹,让一般修士难以抵挡。

注入煞气蚀血,要以其独特功法运转,借住煞血,以气将血导入血脉中方可。而厉鬼则通过特殊方法将厉鬼拘束在煞血中,要用时则解开部份禁止放其出来伤人。

这种邪法在剑心看来急攻近利,后患无穷,并不可取。方且他自身剑气浓厚,参考以剑御气之法足可发挥出惊人威能,辅于邪法,反而可能乱其心志,让剑法走上邪道留下破绽。

正参考间,门外敲门声响起,一个熟悉声音同时传来:

“西门道友,在下金钱救命无钱鬼钱隆已到,道友还不开门相见?”

剑心心中一喜,将竹简一收,急开门相迎。来人一身灰袍,三缕长须,正是金钱救命无钱鬼钱隆。

“钱道友请进,是在下修习功法入迷怠慢道友了,未能相迎还请道友海量。”

剑心一抱拳,将对方迎入屋内,同时心中默念口决,让屋内禁法停止运转。

“嘿,好说,收钱办事,等一会倒也无妨。同时也要祝贺道友内伤尽愈,修为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