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傲剑龙途

第55章 聂盈命危

但情况也非常不乐观,聂盈不但全身被阴风冻僵,就连经脉也被冰封,只有心脉在一股微弱的银光保护微微跳动,人也昏迷不醒。

此种情况持续下去就算能保住性命恐怕也会经脉尽毁,修为尽废。但此种状况他也没有对策,只能从搜缴的丹药中选了一种阳性丹药和水让聂盈喝下,希望能一些作用,结果却不尽人意,只是让其气海多出一丝暖气,明显丹药等阶太低,发挥不了多少作用。

剑心吸了口气,平伏了下心中焦燥。拿出一块地图查看周边有没有大一点的城镇,打算前往城中求一医治之法。

片刻后剑心将地图一收,已有了目标,就是离此三日路程的悲城。虽然剑心没去过,但凭图中标志方式,估计应该和凤凰城差不多规模,想来应该有不少能人异士。

有了方向,剑心心中稍安,方才内视查看自身状况。肉体已因阴毒侵食受损,经脉也阻滞不通,其中多处损伤,还暗藏阴毒,要根除恐怕也非易事,得另寻药方。

再观灵种情况,其大小从原本的核桃般大已缩小为李子一般,足缩小了三分之一,其中灵血暗淡,灵气几乎尽失,要恢复活性到能继续修炼灵源真气的程度恐怕得用数年时间灌注日月星三光方有可能。

真是屋露偏逢连夜雨,此刻他最需要实力的时候偏偏修为跌落至练气九层左右。好在他剑气修为不减,神念依旧强大,发挥起来实力并不比筑基初期差哪去,也算不幸中大幸。

无奈的叹了口气,剑心将心神一收,就御剑而往秘道而去,破开冰面出了秘道。剑心用附近草木临时驾起一驾马车,将那只异种陆行鸟唤了出来当马使,往某个方向绝尘而去。

稍感应下陆行鸟修为,经过多年喂养,如今也已达到了三阶顶峰,算得上他此刻不错的帮手,就是灵智太低了些,难以做随心应手。

此鸟进阶到三阶顶峰外观上并无太大变化,只是全身艳色变成暗红,显得越加平凡无奇,他倒不用太担心引起有心人注意。

一直到一座小城中,剑心才换上一座上好马车继续前行,自己也服一些阳性丹药和疗伤药品在其中打坐疗养,结果如他所料般,效果一般,只是让肉体恢复而已,对经脉丝毫作用不显。

三日后,剑心来到一座城门前,门上书写着“悲城”二个血字,城中魔氛浓郁,暗示城中魔修人数众多,让剑心内心颇感沉重。

好在和其一起进城者人数不在少数,其中不乏修炼正道功法的修士,出入也如魔修般畅通无阻,想来魔道也不全都是修炼邪功异法之人,对此并不排斥。

剑心坐在马车中暗自观察,暗自提高警觉驱使换马车时一同买来的通用角马前行。进城时城门左右两侧立着的两名血魔崖修士向其收取费用,居然要了十块低阶灵石,让剑心心中暗叫一声黑,不愧为魔道,比其五宗八族多出整整十倍。

在城中溜了一会,剑心找到一家看起来相当有威势的客栈。足有三层多高,周围还设置了非常强的防护法阵,门口还修士护卫。进入其中的修士衣着不同一般,似乎都是有些背景的势力门人或家族子弟。

剑心为聂盈戴上一块面巾,又将神无功法运转覆盖其上,让人轻易无法看清其面容后才进入其中,要了一间上好客房,收费居然高达百块灵石,让剑心也是一阵肉痛。

将聂盈安置妥当,又在房间中设置了一套用高阶灵石才能布置的厉害阵法“天雷地火阵”,才离开去查探消息。

此阵原是老者遗留下来的,威能足挡结丹修士。原本他身家底薄,无力布设,如今经过多番际遇和连番激战,布设起来已无压力。

下至楼下餐厅,剑心点了一些灵果,叫来一名同修正道功法的小二过来问话。此人虽为小二,功法却也有练气三层,却不知为何要在此地做店小二这种工作。

“道友,在下有几个问题,不知道友可方便回答?”

小二被特地叫过来,眼角瞄了一眼剑心桌上灵果,眼中一亮,满脸笑容恭敬道:

“客官请问,但凡小生知道的,必知无不答,言无不尽。”

剑心江湖老手,其目中异色自是看在眼里,心中一动,已有些明了这些做店小二修士的想法。

这些店小二应该都是一些资质低劣,难入宗门的散修,修炼难有寸进,又无钱购买灵药增进修为。到此做店小二一方面可能是看中此间客栈报酬不差,另一方面恐怕也在盼望此刻,希望借此能索取一些桌上灵果回去炼药。

这些果剑心虽不放在心,但用于炼药确实能炼制一些低劣增进修为丹药,对这些寒碜散修算是不少的诱惑。

“道友可知附近可有医术高明的名人修士或家族势力?”

剑心拿起一个灵果,淡淡一笑,直接问题。

“有…….”

店小二答了一声后不再言语,只是看着剑心手中灵果,满脸含笑,寓意很明显。

剑心却只是含笑等着他下面的言语,似乎一点也不懂其意。

店小二一时尴尬,稍踌躇后,强笑一声又道:

“医传世家哀乐山庄、妙手书生孙山、血布回生柳萧都是其中好手,只是却都不轻易出手救人,除非道友身份特殊,否则恐怕难求一见,更不用说出手救治。”

剑心眉梢一动,桌上灵光一闪,忽多出一个小瓶,瓶口微开,一口灵气刚溢出就被剑心用灵光包住送至店小二面前。

“说出你知道的一切,若是我满意,这瓶丹药就全送给你,足以助你突破五层功法了。”

店小二一怔,深吸一口气将其中灵气吸入腹中细辩,片刻后脸上狂喜之色闪过,脚步急上前几步,恭顺道:

“嘿嘿,道友放心,小的没点料也不会在此混饭吃,所说绝对让道友满意。医传世家哀乐山庄,是六宗最为庞大的医仙世家,势力遍布六宗势力,不过门人修为大多如我般弟子,所能医治的也就常见伤病。要是遇到一些特殊伤势,就得请动门内几位嫡传管事,不过其族中事务繁忙,就算一般血魔崖弟子也难以相求的。”

小二看了剑心一眼,见其神情淡然,当即心领会继续道:

“妙手书生孙山吧,是一名散修前辈,身居血竹林,修为达到结丹境界,本身出身民间医传世家,医术也是名传六宗,不过其人有些怪僻,若要见其,得文才过人,过其三关六书方可,一般人也难啊。”

小二抬首看了眼剑心,见其脸色微沉,心中也是明了。

“至于血布回生柳萧,是血魔崖一名管事,一个月前已前往血魔崖。道友恐怕也等不及他回来吧。嘿嘿,其实嘛,道友若要医治身上阴毒,还有一人可选,救命金钱无钱鬼钱隆。其人医术名气虽不及以上三家,修为也只有筑基中期,但小的一名同道前几日在血祭禁城,中了比道友还要厉害的阴毒,因与其有些渊源,得其指点下目前已无大碍,道友想必也在同一个地方中了同一种阴毒,他既能医治我那同道,自然也是能医治道友。”

说到这里,小二话语一顿,笑眯眯的看着剑心。剑心心中一动,该是他表示诚意的时候了。当即手指一弹,瓶中一粒灵药自行飞出,射向店小二。

店小二伸手一抓,细看了下丹药,才又笑眯眯的道:

“嘿嘿,救命金钱无钱鬼,听其名想必道友就知其重财如命,要找其帮忙自然也非有钱不可。这一点嘛,想必道友不会放在心上,至于其信誉,道友绝对放心,此人虽认钱不认命,但也最重交易规则,向来公平公正,从未欺瞒过他人,道友若不信,自可在城中打探一番,其在悲城哀楼三层住了数十年,一些老字号药铺都知其名。想见其时,只要将五百灵石放于门上鬼口中,若消失,则说明其在楼上,自会打开禁制与你一见。”

“不错,你说的让我很满意。,这一桌灵果也送你吧。你既看出我的伤势,自也看出我原本修为绝非如此,欺骗我的下场你自是清楚。”

对方如此单独指明此人,让其别无选择,也不知其中有无猫腻。但此刻他已别无选择,再问其它小二,所得答案估计也差不多。而他也别无选择,唯有一试而已。

但下马威当然不能少,否则对方还以为他好欺骗。脸色也是微微一冷朝其扫了一眼,浑身剑气流转,让其身感不适,脸色微变后,手一挥,就将整瓶丹药丢给了其,方才起身欲走。

“咳,道友且慢。看在这一桌灵果份上,我再告诉道友一个消息。救命金钱无钱鬼钱隆数十年前原是一名结丹后期修士,后来因为得罪了血魔崖宗主,被封了修为,从此修为再难寸进。为求破封,其数十年来一直在寻找八十一种阳性灵血,想要配成阳极金丹。不论何人若有其一,可无偿求其办一件事。道友若有其一或消息,大可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