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傲剑龙途

第54章 天地哀嚎万鬼现

“轮回之道本是一条不归路,成人成畜全看在轮回之道流转多久。而要截断轮回之道细分六道便只有天地本源之力,也即仙灵力。但仙灵力仍圣洁之力,表象绝非深紫色,这种表象的天地之力。。。!难道你修炼的是真灵之力?!”

聂盈之见识竟广泛如此,居然认得真灵之力。

既被认出,逃生无望下剑心也没打算否认,苦笑一声:

“想不到仙子见识竟如此广泛,竟连真灵之力也认得。没错,在下修炼的法力确是真灵之力。不过又和正常真灵之力不同,简单说就是一种稀释真灵之力,而且修为尚浅,难道既也能影响轮回之道?”

“道友所修竟是真灵之力,难怪道友法力如此精纯高深。确实,正常情况下,就算你修炼至真灵之境也绝影响不了轮回之道。但你却在我运转功法时输入了真灵之力,这就完全不同。我修炼的六道轮回功本意就在控制轮回之道,转生避死。将轮回劫道从虚无中现世而出就是最基本的功法。而要将轮回劫道细分六道原本确非易事,必须利用大乘之境时产生的些许仙灵力通过运转功法导入轮回劫道方有可能。如今我虽未达大乘之境,你却将天地本源之力的真灵之力输入我体内,和我功法融合一体,偏偏我又在运使六道功法,以致于分出六道。”

聂盈苦笑一声,将大致原理解释了一遍。叹了口气,又有些无奈的道:

“能早开六道,提早对六道研习,本是我天大机缘,但在此时此地,恐怕却是要转为大祸了。西门道友,恐怕你只有自爆功体断了真灵之力方有可能逃出生天了,不知道友可下得了此决心?”

“这是为何?”

剑心一惊,急追问道。

“六道既开,此乃转世投胎避过鬼魔道最佳时机,此时投胎十拿九稳投胎成人,附近冤魂恶鬼必蜂拥而来。要是他地也就罢了,偏偏此地是血魔崖的血祭禁城,城中冤魂恶鬼必定难以计数,若都蜂拥而来,我二人身处核心,即使不被万鬼吞噬,也难挡万鬼阴气袭心,浑身血脉冻结而亡。”

剑心闻言,急试着运转功法,却丝毫反应也没有,此刻其体法力皆非其代修炼所得,全是激发灵血所散发的,根本不受其控制,谈何自爆功体。

唯有苦笑着道:

“若是可以,在下自会为求生拼死一搏。可惜现在身上法力皆非我修炼所得,根本无法控制,已无法自爆功体,否则与其二人同葬,不如拼死为仙子求得一条生路。”

“唉,我是不可能逃生了,轮回之力已将我和六道连在一起。现在既然你我皆束手无策,那看来只能同赴黄泉了。”

剑心露出一丝苦笑,无言以对,环视四周变化。

此刻天地间风云变色,鬼云遮天,阴风肆虐,骷髅遍地而起,哀嚎遍野,齐向着剑心二人所在,蜂拥而来。

剑心和聂盈对视一眼,皆脸现苦笑,丝毫办法也没有。

“西门道友,是妾身连累道友了。道友恩情恐怕得来世再报。现在我唯一能帮助道友的恐怕就是一会身死之时一定要进入红色漩涡,这样来世定可再世为人,大有可能重入仙道。”

“我倒想听仙子之言,搏个来世为人之机,不过,我听闻人若沾染太多业障之气是无法进入轮回的,此地遍城业障所生冤魂野鬼,进入轮回之道前穿过我二人身躯,身上恐怕也难免沾在业障之气,要想轮回转世,恐怕也难啊。”

“这个道友不用担心,相信道友也感受到周围吹起的这股灵风。这是轮回劫道分六道时泄露出的净世之力,可清除所有业障煞气,我之前就是利用功法借用此力清除那魔修邪法,介时冤魂野鬼的业障之气也会被清除,自不会沾染我二人灵魂,不会妨碍我二人轮回转世的。”

“净世之力?这是种什么力量,竟有此神效!”

“这是六道轮回决对此种力量的一个称谓,据说可祛除煞气业障,清净魂魄。原本存于轮回劫道中,灵魂进入其中才会被清洗,被清洗的速度会决定你在其中沉沦时间,时间过的越久越难有轮世之机。而轮回劫道上最重要的转世入口主要有六个,即神人妖畜鬼魔。我的六道轮回功就是研究控制此六道,让自身可自由选择精确转世。”

“既是如此,难道功法中没有关闭六道的秘法以解眼前之危?”

万鬼当下已将鬼气散布天地将天空烈阳遮蔽,现出鬼相扑向自己,危机已近在眼前,剑心心中抱着最后的期望问道。。

“秘法虽有,却不是你我如今境界可施展的,即使合力无法驱动秘法,除非我二人能达到合体之境方有可能。若要解眼前之危,只有将你输送的真灵之力收回或消除让六道并合重归轮回劫道,那么众恶魔将恐惧永坠鬼魔道而不敢靠近,只是如今你我皆无法截断此灵力,自也无法让六道并合。”

聂盈苦笑一声,有些无奈的说道。

剑心闻言也是无言以对,这种意外真是完全超出二人预料,谁想特殊功法本就稀少的修仙界居然就同时出现在二人身上,而且居然还会互相影响。最终只能抱以苦笑道:

“竟是如此,说起来还是在下连累了仙子了。如今只能指望再世为人时还能再入仙途,再报仙子再世为人之恩了。”

“道友又何必如此一说,谁想我们所炼功法竟有此纠结。若是其它境况下,妾身还得感谢道友为妾身带来此等机缘的。”

谈话间,被阴风吹拂多时的剑心体表渐现一层薄冰,直到冰封全身。而聂盈也和其差不多,二人渐感无力,浑浑欲睡,朦胧中剑心最后看了一眼聂盈,缓缓闭上双目,沉睡过去。

血祭禁城,天地哀嚎,万鬼同哭,置留其中的血魔崖修士只有筑基左右修为,面对千万血鬼,根本毫无抵抗之力就被撕成碎片,灵魂也化成恶鬼中员,本能般冲向轮回六道。

而在禁城外,一群血魔崖弟子看着城中巨变,一个个惊惶不已,一匆匆远离,一边纷纷向门中紧急汇报。

附近小城中修士闻听此变,也纷纷前来一看究竟,其间不凡元婴高人,但看到如此多恶魔,皆无人敢深入冒险,一时言论纷纷。

一个时辰后,一位在附近办事的血魔崖元婴老祖也赶了过来,凭借所修功法特殊,无惧万鬼阴煞,硬是深入其中想要一探究竟,却激起万鬼恶性,围殴穷打,甚于合元成就鬼王之身大战一场,逼得其最终也不得不暂时退却。

不过冒险深入终于有所收获,他远远看到了六个漩涡,吸引着万鬼同往。一合计下纷纷猜测是轮回道不知何原因开启了,才会吸引城中万千阴魂恶鬼苏醒寻求轮回转世。

消息传出,瞬间传遍魔道六宗,甚至传至正道还五宗八族。让一众寿元无多的修士为之向往,纷纷想方设法一探究竟,寻求转身之机。

城中恶鬼闹腾一日后终于渐渐平息下来,只是血祭禁城却再也恢复不了原状,城中常年鬼云遮日月,阴雪撒满天,地上覆盖着数丈厚阴冰,时不时从中传出恶鬼之哀嚎。

进入其中的修士常有被恶鬼蚕食的事例,其中不乏结丹修士。一时之间吓退众修,恶名传遍魔道六宗,成了名符其实的鬼城。

而血魔崖派出高人探寻一番,并未发现有什么大价值的事物后,就半城中禁制撤离,彻底放弃了此处血祭禁城。

五日后,在鬼城某处,一座冰山中,忽然紫光大放,一道森然剑光冲天而起,斩破层层坚冰,破空射出,现出一道紫色人影。

紫衣紫发,英俊挺拔,正是剑心。他竟逃过了原本以为必死无疑的阴气袭心,血脉冻结的命运。

这说起来还得多亏他所修炼的灵源真气。当时他虽被阴冰冻结了肉身,但体内经脉因运转灵源真气,一直未被冻结,间接保护了他的心脉。

直至他灵血激发的灵源真气几乎耗尽,断了灵气供应后,还残留一丝在心脉中。虽只有一丝,但对阴冰的抵抗却远远超出一般五行之力,竟是一直护持住其心脉至今。

事实上自始自终他都未昏迷,是五观封闭而已。六道因其灵力枯竭最终封闭后,万鬼也随之烟散,而他也因灵力枯竭,无法破开阴冰。直到修养至今才恢复一些灵力运转恢复的剑气,破冰而出。

破冰刚出,剑心急看怀中聂盈状况,却见其全身坚硬,似已无生机。剑心心中大急,却也只能强行镇定,细察其它生命特征。

不过他这次是不敢再将灵力输入其体内探寻以免再生变故。只能通过一般凡人医师学到皮工夫进行一番望闻问切,总算凭借修仙体质惊人的五感,觉察到聂盈还有一分气息,让其略为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