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傲剑龙途

第53章 六道启轮回开

二人做好防御凝神注意四周,各施秘术搜索血袍修士身影。

“左边!”

聂盈首先发现了血袍修士踪影,见剑心四处扫视,急出声提醒。

剑心灵目急扫左边血雾,灵目之下,对方身影尽在眼底。也许知道剑心二人非一般筑基修士,此番攻击,血袍修士也是做足了准备。其身上最外层护持着一个血罩,细看下尽全是煞血组成,血中煞气逼人,阵阵哀嚎声从上传出。血罩中还有一个血盅盘旋飞舞,释放出一层绿气组成一个护罩,其上鬼脸时隐时现,鬼哭狼嚎,好不恐怖。而手上则凝练出一把紫血长刀,煞气飘逸而出,满布鬼脸,恐怕异常,威力也是非同一般。

剑心心中一凝,轻喝一声,将周身灵力全部运转,注入光芒暗淡的七柄小剑,让其重新恢复威能,接着七剑七彩光华大放连结一气,在丝带外围又形成了一道七彩光幕。

血袍修士对自身准备的手段似乎相当自信,轻哼一声,丝毫犹豫也没有,双手握紧紫血长刀,对准剑心二人所在,直劈挥出,顿时一道水桶粗细十余丈长血刃,夹带着漫天鬼嚎直冲向二人而去,击在七彩光幕上。

七彩光幕一阵巨震,支撑片刻后,“砰”的一声响,光幕崩裂,七色小剑直震的飞散四射,宣示被破。

聂盈脸色凝重,轻喝一声,双手连点,将身上灵力尽数射入周边丝带,丝带发出一声轻鸣,如鱼入水般快速游走,瞬间组成一个五彩光圆,表面诡异白纹显现,拦在血刃之前。

血刃一斩在其上如入虚无,竟消失无踪,而聂盈脸色血红,一丝鲜血自嘴角流出,聂盈却不管不顾,轻喝一声,双手法决幻化,丝带化成光圆白光流转,瞬间化成黑色,丝带的白纹也一阵变化,也化成黑色,随即一道血刃从中冲出,反冲向血袍修士。

血袍修士对自己施展的血刀消失刚大吃一惊,正施展秘法想要收回,却不想血刃竟倒飞而回,而自己却无法控制其分毫,大惊中已来不及躲避,心知其威能的他丝毫不敢大意,急将全身法力注入血罩中。

血刃撞击在血罩上,一时陷入僵持,片刻后“砰”一声,血罩被破重新化成血雾飘散四周,不过血刃却也终于被下面绿色鬼罩挡下,难以寸进。

一直伺机出手的剑手原本打用来挡下血刃的七彩小剑,此刻更是机不可失,暗影遁全力施展,身形一闪即逝,再现时已近在血袍修士眼前,一剑刺向血刃所击处。

血袍修士脸色大变,之前剑心一直未展过此等极速身法,让其根本没有此方面预料,在此刻施展开来,顿时让他感到措手不及。暗叫一声不好,趁着鬼罩还能支撑片刻之机,右手一举,血雾如遇狂风般剧烈翻滚,接着往其手中一收,尽化为一柄血色小剑,直刺向血刀和七彩小剑合击处。

“砰”一声,鬼罩崩裂,一刀一剑合击迎向血色小剑,威能大耗的血刃一震下尽化为血块飘散,而血色小剑虽也凭空断去一截,却也挡住了七彩短剑,一时竟现入僵持。

剑心脸色一变,此种局面对其可是大为不妙,如此僵持下去,拼的可是法力修为,他可是远远不如的,只是全力施展下,他已退无可退,否则必被强势反扑的血色小剑贯穿。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聂盈念动诡异口决,双手更是变换个不停,长发纷飞,头顶风云急转汇聚成一个白色漩涡,脚下尘土盘旋,异向形成一个漆黑无底洞。

接着法决变幻,左手向上虚托白色漩涡,右手下探黑色无底洞,轻喝一声,双色漩涡骤然一缩,化为蓝球般大小吸入其手中,接着双手轮转,猛地一声大喝,一合手,黑白双色漩涡碰在一起,爆发出无数紫黑闪电,竟合二为一,化成一个紫黑漩涡。

聂盈冷目轻抬,看向血袍修士,轻喝一声:

“六道开封,日月同启,天地重生,轮回现劫道!喝!”

紫黑旋涡激射而出化为数丈大小,罩向血袍修士。

血袍修士对聂盈施展秘术爆发出的惊人异象自是看在眼中,心中早已万分着急,法力一再强催想要击溃剑心遁形而走。

不想剑心法力修为虽不及他,所修剑气却源源不断,加之五行之力幻化的七彩灵剑非同一般,相克相生中威力竟丝毫不减,硬是和其平分秋色,将其血色小剑挡住。

血袍修士脸色大变,眼看紫黑漩涡即将临身,不得已下只能丢出数件防御法器。在其料想中,这些防御法器虽皆不如他之前放出的鬼罩,也因法力不济无法完全发挥威能,但依靠数量,应该能抵挡一会的,介时他就可引爆法器,伺机逃生。

一个呼吸间,紫黑旋涡飞至其头顶,就向其当头罩下。其中暗藏威能,就连剑心都能感受到其恐怖。

血袍修士脸色凝重,已顾不上继续往血色小剑输送法力,被剑心七彩小剑寸寸逼近。而他却视若无睹,紧盯紫黑旋涡,直待僵持一刻。

谁想紫黑旋涡竟视重重防护为无物,丝毫阻碍没有直穿而过,罩住血袍修士。血袍修士只来及发出一声惨叫,体内一道血光毫无抵抗之力般就被吸入漩涡中。

随即眼神呆滞,手中血色小剑急速暗淡,似灵力涣散,再难抵挡剑心的七彩灵剑,被剑插入胸膛,随即七彩光芒自其体内爆射而出,将其肉身化为粉尘。

剑心身形急退,远离紫黑旋涡。却见旋涡丝毫异状没有,悬浮于空,一丝莫明气息自其中传出,让剑心心生畏惧,又暗含几分向往,感觉诡异之极。

再看聂盈,却见其法决变化,似要收回旋涡,却是体现黑白双色灵光转换不定,明显是功法反噬,陷入危机关头。

剑心二话不说,身形瞬间遁到其身侧,右掌紫光闪闪,将体内仅剩灵力输入其体内,想要帮助其控制住法力反噬。

不想灵气刚进入聂盈体内,忽感一股异力顺着灵力反窜来而来,瞬间至气海后直达灵种真灵之血。

剑心为了帮聂盈稳住灵力反噬,虽知不妙,但见并没感到体内有何异变,一时犹豫下也顾不得理会,一咬牙继续传送灵力。

片刻后突感灵种位置一阵发热,温度骤生,随之躁动般急速转动,灵源真气源源而生,只一会就化成一股洪流通过剑心经脉流向聂盈。

原本忧心匆匆的剑心惊疑中大喜,原本他大战后灵力大耗,已无多少灵力可用,对压制聂盈功法反噬也是死马当活马硬上而已,如今有此灵力资助,也许就可压制住了。

再观聂盈,脸上黑白之气不再轮换现出,连同一股紫气一同回流气海汇聚成一股银色漩涡,片刻后似充盈般,又分百流入经脉,部份通过聂盈双手流向空中漩涡。

紫黑旋涡受此银流影响,忽然一震,稍一停顿后竟反向转动,随之幻影一般一分为六,化成黑白红黄蓝绿六个不同漩涡。

一股神秘气息如轻风般飘向四方,迎面吹过剑心时,剑心全身如沐春风,又如沐浴般,神清气爽,精神一震,仿佛原本身上一股污垢被清除了一般。

如果不是因灵血受激,爆发出不受自己控制的灵源真气,导致全身火热,剑心真想狂啸一声以抒心中激情,此刻却只能摒弃杂念凝神入心,坚苦忍耐。

“怎么回事?六道居然开启了?这怎么可能?”

却是原本因灵力反噬心神合一全力抵抗的聂盈因灵力反噬化解,缓缓睁开了双目,见到空中六色漩涡,大惊道。

“疑?这难道不是仙子开启的吗?这可是从仙子放出的漩涡细分而来?”

剑心呆住了,明明听其念动“六道开封”口决的,这是怎么回事?

“我修为太浅,只能打开轮回劫道,根本无法化分为六道。要分六道少说也得大乘之境方有可能。我也不是怎么回事?但六道既开,天下冤魂恶鬼必蜂拥而来寻求投胎之机。不好,此地既为血魔崖血祭禁城,必定冤魂遍地,若蜂拥而来,我二人必难承受阴风鬼气,必会被阴气冻结身亡。”

聂盈边说边念动口决,却毫无反应,脸色大变,当即意欲强行抽手,却如沾上浆糊,动弹不得。

“西门道友,我无法控制法阵,已脱离不得,你快抽手远走,否则我二人皆难逃劫难!”

剑心脸色一变,随即满脸苦笑,他何曾又能动弹得了。灵源真气如同锁链一般已将其双掌与聂盈粘结在一起,根本不受他控制,原本他还以为聂盈恢复时应该会能截断灵力输送,结果却是二人同显尴尬,皆无法控制自身。

“我被你身上的异力所控,此刻也已无法操控自身,仙子可有法子消除这股异力?”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嗯,这是轮回之力?怎么会被你所吸?难道你已修炼出仙灵之力?”

聂盈一怔,急细察自身,随即发现什么似的大惊道。

“这和仙灵之力有何关系?”

剑心一怔,早有的疑虑浮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