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傲剑龙途

第52章 激战血魔

二人艺高人胆大,淡定向其飞去,直至三十余丈远时,剑心才身形一顿。这个距离已是他有把握瞒过对方的距离,再向前,被看穿的可能就非常高了。

没有迟疑,剑心抱拳恭敬道:

“徒儿拜见师父,不知师父停留在此有何要事,是否要弟子协助一二?”

“晚辈秦梅拜见主事。”

聂盈轻盈一拜,言简意赅,也是滴水不露。

血袍修士目光轻转,看向二人,脸无表情,完全看不穿其心中所想,目光先是看了一会剑心,又看了一眼聂盈,轻嗯了一声,算是回应了二人。

“此地血池可能被那名蜀山派女修破了,你二人跟我到奴狱去,安排人手,尽快恢复血祭昙。”

环视四周一会,血袍修士淡淡的吩咐道。

剑心眉梢暗皱,目中冷色微闪,人却恭敬道:

“是,谨遵师父吩咐。”

“是,主事!”

聂盈脸无异色,声平音正,也是淡定异常。

血袍修士扫了二人一眼,身形一动似就要起程,忽又停住,道:

“嗯,奴狱近来换了地方吧,我有事在外多日,淌不及前往察看,你二人带一下路吧。”

“师父见谅,弟子为私事疏忽职守,目前也未曾到过新的奴狱。师父神通广大,想必已大致知道奴狱所在,还请师父带领弟子二人前往。”

“弟子近来听候奎师兄吩咐,也未曾到过奴狱。”

见血袍修士看向自己,聂盈反应也很快。

“算了,为师不怪于你们,既然对路途不熟,那就待我先发信叫人过来带路,我等先在此等侯如何?”

血袍修士似笑非笑的看着二人,颇有些调侃道,嘴里说着发信,手上却毫无动作。

“既是如此,我二先去附近将逃走的凡人捉回可好?”

剑心目中清冷,嘴上却轻松自由的道。

“不用如此麻烦了,走了就走了,反正也走不了,留着也可以让其它弟子也玩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不过,我最近忙的很,可没有闲工夫捉老鼠,你二人还是不要乱跑的好。”

血袍修士身上功法流转,一层血雾在体表轻浮。

“传闻世间有一种食金鼠,成群结队下连元婴古兽也得退避三舍,却未曾听闻有何种猫难克之?”

剑心冷冷一笑,怀中七柄符文剑微闪,时刻准备一击伤敌,聂盈目光冷峻,身上丝带已飘出血袍,静待出手时机。

“哼,这是你等孤陋寡闻而已。话已到此,你二人已暴露,束手就擒,说不得本座还可让你二人有轮回之道。否则定要你像此地凡人一般,永世不得超生。”

“前辈觉得我二人要是如此轻易被拿下,恐怕也不会和我二人这般多废话了吧?”

“嘿嘿,这只是本座不想浪费法力而已,故而才顺着你等之意欲擒故纵,你等倒也机警,居然不上套,之前你二人不是对自己幻化之术很有自信的吗?怎么突然就失去了自信?”

“这实在让我二人出乎意料,想不到前辈一开始就识破了我二人幻化之术,而且如此谨慎,自始至终都不曾给我二人一次偷袭的机会。”

剑心冷语方落,七剑齐出,在组成一道五色屏幕将自己护在其中,聂盈六条丝带也飞舞而出,盘旋周身。

这次对战结丹修士不同以往,二人都不敢大意冒然出手,先求自保,静待时机,务必做到配合无间,一击伤敌,方有取胜之机。

“哼,你二人幻化之术确实神妙,我也到此时也看不出丝毫破绽,怪就要怪你居然自作聪明变化成我那不成材徒弟,其魂牌在我手,身死则牌碎,你二人杀了他倒也好的很,如果不是如此,以你二人之狡诈,说不准就此从我前溜走了。”

话至此血袍修士已不想再废话,身上血雾爆发遍布四周,直逼的剑心二人直往后退,丝毫不敢让自己置身其中。

“小心,此血雾古怪,能侵蚀法器。”

刚趁血雾迷漫,射出一把剑器偷袭的剑心看到收回的剑器锈斑满剑,无功而返,提醒了下聂盈。

聂盈细看前方血雾,眉梢一跳,手中掐了个观音手决,口中念念不断,一道月光般莹光自其身上亮起,照射前方逼近的血雾。

结果却似丝毫作用也没产生一般,血雾丝毫动静也没有。剑心眉头一皱,暗感棘手。却见聂盈丝毫不停下手中无用法决,剑心一怔,继续后撤,远离血雾周围。

身前七柄符文剑流转不定,七色灵光耀眼,时刻准备雷霆一击。他可不会认为聂盈此举是无脑举措,其中必有其深意。

“嘿嘿,怎么了二位,刚才不是还很有自信能对抗我的吗?怎么我只放出护身血罩,就让二位如此头痛了?那么接下来这招阴煞血龙就送二位上路吧!”

讥讽之声方落,在剑心二人左近血雾一阵翻滚,一条血龙现形而出,狂吼一声直扑向二人。

剑心不敢大意,就要以五行之力破之,却听聂盈轻语:

“西门道友,不用理会血龙,妾身自会应对,此血雾的腐蚀功效已被我所破。道友只要找出那老魔所在,全力出击即可。”

剑心一怔,他并未看到有何异象,怎么就破了?神念细扫血雾,发现原本以为变得越加血红威力大增的血雾却是煞气尽去,已只是徒具声势,而那条凶猛的阴煞血龙身上煞气也在急俱消减,待飞近二人,已虚有其表,连二人身上护体灵光都憾动不了分毫。

见到此幕,剑心不再犹豫,一声大喝,全身灵源真气连同剑气源源不断注入七柄符剑中,七剑顿时紫气升腾,七彩光芒闪动,剑锋寒光逼人。

随即电光一闪即逝射向血雾中某处,无风翻腾的血雾中血袍修士一惊现出身形,接着二话周身血雾翻滚,一闪消失在血雾中,电光火石间躲过此次突击。

接着血海某处,血雾再次翻滚,一条血龙又现身而出,狰狞扑向剑心。见识过聂盈诡异神通,剑心对此视若无睹,灵目瞬扫四周,找到血袍修士所在。

七剑电光再闪,却是飞向不同方向封堵血袍修士退路,将其逼至中间,接着七彩光芒闪动,就要再次发动五行之力,却不想血袍修士趁此一瞬之机,身形血色一闪,再次遁走。

接着血雾翻腾,两条血龙狰狞而出,直袭向剑心。交手至今,聂盈一直毫无威胁,而剑心数次将其逼入生死一瞬,已吸引了血袍修士大量仇恨,决心先将其除去。

剑心灵目扫过,瞬间看穿二条形成普通血雾中的血龙虚有其表,捉准时机沉喝一声,七股紫色灵力射出将回至身前的七柄符文剑包裹住,随即灵力一收,七柄符剑上各色灵力随即被抽走一部分,化为七色光球围绕剑心周围。

接近剑心双手紫色灵力凝聚成双球,将七色灵力依五行相生相克之顺序纳入掌中,随即双掌一合一搓,右手化掌为指,一把七彩小灵剑即出现在指尖。

这一招他参悟了许久才掌握其法,不但将五行之力收纳其中,同时凝聚自身灵力与剑气,威力比七剑合击时还要强上一筹。

灵剑成,两条血龙也扑到了剑心护体灵光上,却被聂盈两条丝带一击就击溃重新化为血雾。

“疑?怎么回事?我的阴煞血龙怎么会变得如此不堪?不对,阴煞之气全消,这是怎么回事?”

血袍修士终于发现血龙异变,大惊中现出身形仔细查看血雾。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血罩煞气全无?你二人到底做了什么?难道施展了某种佛家秘术?不可能,就算佛家功法专克阴煞之气,以你二人修为也不可能如此轻易就破除?”

惊疑中,血袍修士不再放了血雾,以免继续损失煞气。这些煞气每一分都得来不易,通过血池提炼也得数十年之功,莫名其妙损失数层,自是让他又惊又怒。

这种诡异之事的发生,让其一时不敢轻举妄动,远远的用神念扫视二人细细观察,终于注意到聂盈的异常之举。

其原本看聂盈用丝带攻击血龙,单纯以为二人一攻一守。能一击击溃血龙,自是正使用某种秘术方有可能。却并未注意聂盈事实上击溃血龙实则轻松无比,根本没有使用什么秘术。真正的秘术却是用于化解了整片血雾的阴煞之气。

直到此次两条血龙同时攻击依旧被聂盈轻松挡下,他终于注意到其中不正常之处。

“原来是你这女娃在暗中做手脚,想不到你此种秘术竟如此厉害,竟能轻易化解我苦修多年的煞气。待乐某将你击毙,定要将你搜魂炼魄,细究此究竟为何种秘术!”

血袍修士冷哼一声,身形一闪再次消逝在血雾中,料想是准备攻击聂盈了。

为此剑心右手凝五彩剑静立不动,准备接下对方接下来雷霆一击。

聂盈对此也有所预料,轻喝一声,法力流转注入周边彩带,顿时彩带纷飞,凝练成数根细带盘旋在二人周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