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傲剑龙途

第51章 佳人何在

不过,他可没有救世之心,为此只是隐去身形,消然遁过。这些修士既然照常运作,丝毫没有要捕捉奸细的意思,显然还没收到消息,聂盈大概还未至此。

越过半个血祭禁城时,剑心感应到一股强大的神念波动从自己身上扫过,看强度应该是一名结丹修士。

这让剑心一惊的同时也暗自庆幸,看来此人就是那奎姓修士师父了,只是结丹程度的话即使遇到,他也还是有办法能脱身的。

神念一瞬即过,对他并未过度关注,显然因距离远的缘故并没有发现他的伪造身份。否则细加扫视其真元,定可发现他所修并非魔道功法而起疑。

暗忖间,身形下沉到一处圈栏前,内间已空空如也,想必内中的凡人已被送往某个血池血祭。

在一个明显的十字口处,剑心将药王谷一个简单暗号设置在墙角。以他们五宗间的关系,聂盈必能分辨出此为药王谷暗号,介时就能知道有五宗的人在附近,说不准会因此寻来。

思量中,剑心又在暗号前书上西门二个字,希望聂盈能因此联想到他,而知道彼此间关系的人,在此次传送中也只有自己而已。这样一来,聂盈看到后也可减少大部份猜疑,大有可能到暗号地点暗中查看。

之后剑心又飞往几个关键路口设下同样的暗号,才前往暗号约定地点耐心等待。同时神念小心扩散开去,一方面希望有所收获,一方面也查看下血魔崖修士动向,以此推断聂盈所在。

血魔崖方面倒是动作频频,但却像无头苍蝇,时而赶往东边,时而赶往西边,却都毫无所获,似乎被聂盈设下的假信息迷惑了方向。

半日后,剑心所在来了六名血魔崖修士,个个血色斗篷盖身,几乎看不清样貌。

剑心掩身于一处杂草丛中,本意让过这几人继续等待聂盈的出现。不想这几人到了他所在之后却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什么。

剑心心中微疑,将心神收回聚集在他们身上,希望能看出他们的用意,亦或者观察一下是否自己所设暗号被他们所觉。

“怪了,从所留痕迹看,那蜀山女修应该是往这方向而来的,为何到此却失去了线索?”

其中一人四处寻找不得线索后,有些疑惑的开口道。

“也许对方发觉了我等追踪,大家再仔细寻找一下,看看能否找到些线索?”

另一人似乎是领头,开口吩咐道。

六人更仔细察看,剑心草丛所在也拨开看过,却丝毫看不出剑心藏身其中身影。

寻找了好一会,六人依然一无所获,聚在一起一时你看我看你,颇感懊恼。

“看来我等是被对方查觉了,对方已隐去行迹,是难以寻找到去向了。我等发个信号给奎师兄吧,看看奎师兄有何指示再说吧。”

“奎师兄也不知在搞什么,上次我等发的信息一点也没给回音。不会到了师父那想要将责任全推在我等身上吧?”

“自从师父让其跟随到此协助管理血祭禁城后,奎师兄是越来越不把我等放在眼里了,上次居然还像吩咐徒弟一般向我吆喝,真是太嚣张了。莫师兄,这次你可要为我等主持公道啊。”

“唉,谁叫奎师兄近来接连为师父立下数件功劳,被师父器重也是应该的。不过所谓风水轮流转,说不准哪天就会惹下大祸,介时就是你我重振声威之时,现在大家就忍忍吧,他现在如日中天,师父又是出了名的重功绩,莫某实在也不敢多言什么的。”

躲在草丛中的剑心听到此处,心中已有计较。按对方所说,他们估计是被聂盈所诱才来到此处的。

至于为何如此,应该是聂盈谨慎之举,担心掉入陷阱之中,故引此六人前来,想逼自己现出身形,而她自己必在近处观察情况。

既然如此,剑心也不犹豫,七剑齐出,六剑分别袭向六人,一剑留在手中应变。

六人实力比起其上次所杀六人还要有所不及,没一人有法逃过其逼命刺杀,瞬间损落。

解决完对手,剑心将几人储物袋一收,便静立现场,等待聂盈现出身形。

静待期间,剑心神念细扫周边,虽知聂盈就在近处,神念却一无所觉,环目张望,也未发现可疑之处,不禁暗忖聂盈是用何种秘术,竟连他这种江湖老手也寻不得丝毫留迹。

片刻后,百丈开外一处平地上身影一闪,一道靓影现出了身形,绿衣飘发,丝带绕身,清丽脱俗,嘴角含笑,亲切慈祥,令人悦目,风采依旧让人如此着迷。

“聂仙子,我们还真是缘份不浅,竟被传送至如此相近之地。”

剑心暗自打量聂盈身体状况,脸上含笑开口。

“我们确实有缘,初见道友留下暗号实在让妾身难以相信,不得不引诱数名魔修一试虚实,还望道友莫要见怪。”

聂盈脸上同样笑盈盈,能在此地见到故友显示内心也颇为开心。

“几名鼠辈,不足挂齿。不过此地却颇为危险,我还是先带你离开此地,再慢聊吧!”

剑心身形再起,脸上一阵模糊,变化成那奎姓修士,直向秘道而去。若是奎姓修士真如刚才几人所说般权力如此大,之后若遇到什么意外,借其身份应该会方便许多。

聂盈见此目光微闪,似想起了什么,却没多说什么,身形微变却变成了一名陌生女修,再将血色长袍一罩,宛如一名血魔崖魔修再现。

剑心神念一扫却丝毫破绽看不出,只有在灵目下,才看出其原身端倪,此秘术也是非凡,丝毫不比他结合暗影千杀决及易骨神典所用秘术差。

“西门道友,听你所言,似乎对此禁城有所了解,不知可否告知一二?”

前行中,聂盈问出了心中疑惑。

“其实我所知也不多,只知此城为血魔崖一处血祭禁城,周边都有上空这种禁制,进时轻易,出时难,以我等修为若强行破除,恐怕会引起不小麻烦。此城中应该有一名结丹修士看守,就是我化身这名奎姓修士师父,我们还是轻易不要招惹的好。不久前,我被传送至此,救了一名少年,幸运得知一条秘道可轻易离开此城,离开时得知仙子被奸人算计逼入此危城,故前来相助。”

“原来此城还有此等阶修士,妾身如此轻易进入,我还以为此城只是一般小城,并无高人的。道友侠义,否则妾身可有大麻烦了。说起来,妾身恐怕得对当日传送失败向道友致歉的。”

“这是为何?”

“说来实在是妾身大意所致。事实上自从妾身修炼那六道轮回决后,法力属性已超出五行之外。当日传送法阵五行失衡,恐怕多数与妾身有些关系的,最终连累了众同门,也连累了道友,为此自然得为道友致歉的。”

“咳,此事吧,事实上在下也难辞其咎的,在下所修功法也非五行功法,方才还在细思该如何向仙子致歉,想不到反被仙子抢先一步了,在下实在有些惭愧。”

聂仙子一怔,随即掩嘴轻笑,忽又想起什么似的问道:

“对了,西门道友,妾身记得第一次与道友相见时道友可不是这般模样,之前道友坦言是功法引起,妾身还以为是道友走火入魔所致,如今想来,莫非和此功法有所关系?”

“这在下也难以理解,功法上并无此方面说明。在下是进阶筑基期时发生的变化,进阶时曾遇到厉害心魔侵心,所幸心志甚坚才勉为其难进阶成功的。故猜测是功法方面问题引起的。”

剑心没有太多隐瞒,稍说了下外形剧变原由。

正谈话间,忽感一股强大神念瞬间扫至,锁定二人。二人脸色同时一变,如此强度的神念,似乎正是此城中那奎姓修士的结丹期师父。

二人对视一眼,各自凝神,身形不停,继续前行,并不想因成惊弓之鸟而暴露行踪。

只是这股神念并未因此而放过二人,持续保持关注,让二人脸色皆变得有些难看。对视一眼,二人方向微变,居然艺高人胆大反朝着神念来源处飞去。

这股神念果然大为放松,已不再关注二人,扫向了他处。剑心二人见此,并未因此改变方向。以结丹修士的神念广度,此等距离,就算不刻意扫视,也能对其二人行动有个大概了解。

二人淡定飞行片刻,就见前方血池上方矗立着一名血色长袍人影,其下方的血池,剑心看的熟悉,正是之前剑心救薛菩提那处血池。

眉头微皱下,剑心暗自有些郁闷,对方在此,恐怕是查觉此处异常,特地前来一查究竟,不想误打误撞下,反而遇上追寻不得踪影的聂盈。

自己这次还真是应了那句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刚将对方弟子灭了,转眼自己就遇上他们师父,还连累了聂盈。

聂盈本来躲藏的挺好的,说不准还有机会逃脱,如今却不得不和自己一齐面对这位强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