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傲剑龙途

第50章 薛菩提

“一个回合间就灭了孟血蛇?怪不得燕道友要找在下了,孟血蛇神通虽比不上你我,却也不差,能一个回合就将其灭掉,那女修实力实非一般,单独相斗,你我极有可能不是对手。这样说来,你我联手,确实才能有所作为。不过宝物只有一件,得到之后你我要如何分配?”

“分配?奎道友好大的胃口。若是道友身家丰厚,给予在下该有的报酬,就让与道友又如何。若没有,我等还不如献给门中师祖谋取天大好处,到时再将所得平分,免得怀璧其罪招惹了杀身之祸。”

“嗯,这样确实更为保险,是在下贪心了,这等宝物岂是你我这等筑基弟子能占有的。门中长辈奎道友可有相熟可信的?”

“向长老如何?其虽势力,确也最讲究交易之道,多位同门都找其交易过,都公平的很,没有凭身份欺我等无知。”

“嗯,向长老吧,我也有几位好友与其交易过,确实公平的很,好吧,就选向长老。此事既是道友寻得的线索,若活捉了那女修,就归燕道友吧,嘿嘿。对了,话说回来,道友应该对此女修行踪了如指掌了吧?”

“嘿嘿,那就先多谢道友相送了。有此女修相助,我的血焰迷花功想必就能更进一层了。至于女修行踪,那当然是了如指掌了,道友莫非忘了我在门中担任的可是暗血门,专门负责侦查事宜。我已通过情报操控,让众人将此女赶往附近的血祭禁城。据我所知,此禁城可是令师全权负责的,想必道友在其中也能说些话方便你我行动吧,嘿嘿。”

“原来这才是燕道友找上在下的真正原因,嘿嘿。放心吧,城中众师兄弟中大师兄和二师兄都不在,我作为三师兄,自是最说的上话。只要此女修进入此城,必逃不出我手掌心。”

“这我就安心了,听闻此城若非本派弟子是只许进不许出的,为此城门连守卫也没有,可真够阴毒的,嘿嘿。”

“是吗?我看一般吧,很多人听闻此城恶名就不会再进了,城中虽圈养了一大批凡人,但凡人精血又怎么比的上修士?要我说,就应该多捉些散修或正道修士,这样血祭的精血效果才显著,我等吸收后法力修为进展才快速。”

“嗯?是消息到了,此女已被赶进了禁城,走吧,我们该行动了。”

燕姓修士取出一件法器就想御器而去,忽感脚下一股针刺般感觉传来,不禁一怔低首查看,却毫无异状,正疑惑间,一道寒光亮起,一闪即逝,剧痛传来时他眼角余光却见到一个万般熟悉的身影已被劈成两半,还想看清其面容时神识已消逝在无尽黑暗中。

另一边奎姓修士原本取出一物正要施法激活,忽闻一声惨叫,就看到原本与其站在一起的燕姓修士被劈成两半。大骇中护身血罩支起,手中已多出另一物就要跑抛出,却忽被一股火浪卷入其中,七柄寒光闪闪利剑疯狂猛插,等到火尽时原地也只剩一堆残灰。

而原本燕姓修士所站立处地面一松,两道人影从中飘出,正是紫衣人与少年。

紫衣人稍看了下周围,抻手灵光一闪,将散落在地的两只储物袋抓到了手中,查看了下,眉梢一动,将其中一物取了出来,却是一枚竹简,表面印着噬魂血魔剑法。

紫衣人脸上灵光微闪,半响不语,片刻后眉梢微皱,将竹简收了起来。

右手微动就想将紧捉其手的少年挣脱,却反被捉的更紧。眉头暗皱下,身上灵光闪动,直将少年震的腾空飞起,但其双手依然紧捉其手,目中直痛的泪水直流,紧紧盯着他。

若是继续加大灵力,少年必定双手尽断不可,紫衣人显然并没有打算打伤害少年的意思,灵力轻放将缓缓放于地上。

“放手吧,我已将你救出,会给你一笔灵石,你一生都会在荣华富贵中活下去,不会再有人来杀你的。”

紫衣人口中缓缓道,右手轻动,想趁机挣脱被捉的手。

“我不要,我要跟着你。”

紫衣人脸色暗沉,声音一冷:

“放手,我不可能带着你,我现在麻烦不小,不可能带着你这个累赘。”

“我不要,我就要跟着你。”

紫衣人一声冷哼,似要有所动作,吸了一口气后却又平静下来,沉吟片刻,似有了决策。

右手灵光闪动,一道灵力窜入少年内游走一圈,喑自点头。此少年果然如接触时感应到的些微感应一般有灵根属性,如今细探之下居然还是雷火双属性灵根,算得上天资卓越。

可惜了,长年生活的血祭禁城中,身上已被怨气所染,而且据他观察,其心理上阴影极重,修炼到一定境界必受心魔所困,若无法突破,轻则修为难以寸进,重则走火入魔,永坠魔途。

不过这一切都只能看他的机缘,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想个法子让其放自己离去。

“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你给我取一个吧,我想要你取的名字。”

“嗯,你出身血祭禁城,就姓薛吧,你身上怨气极重,心存魔障,我希望你将来不因恨而活,不因障而迷,而以已身之难历练心意,浴火重生,成就无上之境。传言佛家菩提子有代表重生之意,你就叫薛菩提吧,希望你能克服过去,重启新生。我既赐你名,就收你为徒,但我本身学剑,身上并无适合你之功法。这本刚得的噬魂血魔剑法,倒可因你身上怨气及附近血雾,助你快速提升修为,得心自保。不过到高层后会产生极重心魔,而你本身心存魔障,极为凶险。因此你稍修习后或另寻一适合功法或前往佛门寻找一门名为须菩提慈悲剑辅助修习。须菩提慈悲剑是佛门一门修心之剑,非常有助于克服心魔,炼化怨气,知道了吗?”

“只要让菩提跟着师父,师父说什么徒儿就做什么。”

少年丝毫口风不动,对名字也没什么感觉,只想跟着紫衣人。

“菩提,听为师的话。为师现在有很大麻烦,不可能带着你修行。我先自行修行,到功法有成后再来找为师。为师名叫西门剑心,必在修行道上等待你的到来,因此你要用心修行,修炼有成要来找为师,帮助为师,明白了吗?”

紫衣人正是剑心,当日传送阵异常,发生混乱,结果将其传送至此,能幸存也算不幸中大幸。如今招惹上此难缠少年,只得温言哄骗。

“那师父你一定要等我。徒儿一定用心修炼,将来来帮助你。”

菩提犹豫片刻后,终于被剑心说动,答应不再跟着剑心。

“嗯,徒儿也要记住为师的话,用心修炼。这个储物袋你拿去,等修炼一段时日后你就可将其打开,里面有些丹药,对你的修炼很有帮助。这是噬魂血魔剑法,这一瓶是服用丹药,你一并拿去吧。现在你就到那座血雾迷漫的山顶去修炼,将来有成时再来找我。”

剑心将噬魂血魔剑法复制一份作为参考后就交给菩提一些物品,将其打发走。

其后身形一动再次潜入地道,反身向血色禁城而去。若他没猜错,刚才二名心存不轨所说的女修应该就是聂盈。

聂盈和其一般是最后才传送走的,当时传送阵已出现了问题,她传送失败和他一般被传往他处是极有可能的事。

而当时所留女修中蜀山就只有聂盈一人,此二人既发现了蜀山误传的女修,那就十有八九是聂盈了。

别的人就算同门,剑心都不会放在心上,但他对此女心仪已久,自是不可能让其陷入危机中而不管不顾。

庆幸的是,大概管理的皆是凡人,城中修士大都和其一般只是筑基期修士,唯一有危险的也就是遇到那位奎姓魔道修士的师父。

不过依他之前在城中所为,却未曾惊动此位,想来可能有事外出并未在城中。他只要在其回城前将聂盈带出应该都不会有太大危险。

回至血祭禁城,稍感应下并无异常,似乎并无人发觉有同门被灭之事。可惜也并未感应到聂盈灵力波动,想必也是使用秘法隐去了身形缘故。

这可麻烦了,要想在一座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禁城找到一个刻意隐藏的人,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剑心沉吟着,从缴获的储物袋中取出一套魔道六宗之一的血魔崖修士服饰穿上。

这里是血魔崖控制下的一座血城,城中修士即血手皆为血魔崖弟子,变换成他们模样,只要不细心探查其功法的话,应该能混淆一下耳目,减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前行中很快就见到一处血池,其中布置和其之前所见一般,只是地上多了一辆兽车,车中装载着一群裸身凡人,似从他处运至此处。也不知血魔崖为何不在血池边圈养凡人,要如此大费周章运来。

剑心微沉吟下,已想明白为何如此。目前所设血池都有一个特点,皆为极阴之地,想必如此有助于法术施行吧。相对的凡人却不适合居住在阴地,否则病亡难免,白白浪费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