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傲剑龙途

第49章 血祭禁城

在遥远的一个未知之地,血染大地,汇集成河,汇聚成池。城中某个血池,绞肉血磨一圈一圈转动。

血磨上空有一个巨笼,笼中全是全身赤裸的凡人,伴随血磨的转动,巨笼下方一开一合就掉下一堆凡人,有的刚好夹在笼口的,要么夹成肉饼要么断手断脚,残忍异常。

而最让人不忍的,这些凡人对此毫无反应,似乎早已习以为常,既无哀嚎,也无呼喊求救,有的只是绝望的呻吟。

而在血池周围,画着一个大型不知名法阵,散发出浓郁紫红之气,而血池在阵中就像放在柴火中一般蒸腾化为丝丝血气伴随着其中灵魂的哀嚎飘向空中。

空中有六名身着血色长袍神秘人围着法阵,手中各捧着一个黑色瓶子,瓶口血光闪闪,将血气吸入瓶中。

六人对此似乎习以为常,时不时说几句闲话消解机械般工作的无聊。时不时换个黑色瓶子继续吸纳血魂。

正吸纳间,忽然一阵狂风袭来,接着头顶上空如同湖水荡漾,接着白光一闪,一道紫色身影从中跌出,在原地一阵翻滚般打转,似乎无法辨识方向。

六人正惊异间,对方已定住身形,紫发随风飘荡,衣袖飘飘,露出衣袖上红色药草花色。

“药王谷修士?奇怪,一名药王谷的筑基修士怎么会闯入禁城?”

其中一人认出了来人身份,有些惊异的道。

“管他什么人,一并将其献祭了了事!”

另一人看出来人也只是筑基修士,当即不在意的一挥手,一把血红利刃直射来人。

却见对方冷眼扫过,冷哼一声,一挥手,竟同时飞出七把短剑,奇快无比,变化莫测,只一闪间,不但将其射出的血刃击飞,竟已将六围住,接着风刃火焰雷鸣土刺木滚水球瞬间现出轰向六人,其间剑气纵横,直逼要害。

六人一声惊呼,根本来不及做出有效防护,临时支起的护身血罩已破,人也化为灰尽。只有一人神通了得,化为血块,免去大部份伤害。

来人有些意外,手中微一掐决,六剑纷飞,围着血块就是疯狂乱刺个不停,直至对方法力跟不上,维持不了血块形态,恢复肉身瞬间被斩成肉碎。其间对方虽放出数件防御法器,可惜皆未能激发出有效威能就或击落或斩成碎铁。

来人收起剑器,查看周围地狱般境象,脸色一片发白,喉间咕噜声响,似要呕吐一般,片刻后才忍住恢复常态。

一指其中一把剑器将铁笼击破,放出其中之人,伸手一抓,将其中一名少年抓到了手中,却见其双目发呆,愣愣的望着其,似傻子一般。

紫发人怔了怔,试探着问了句:

“喂,不想死的话就告诉我,此地何处?”

可惜那人却只怔怔的看着他,竟似不知其说什么一般。紫发人无奈的摇摇头,挥手将其放回地面,就要离开,忽闻一声惊惧的叫喊声,却是那傻子般少年的。

紫发人看着其眼泪鼻涕直流的死里逃生般惊惧面孔,停住身形等待其恢复平静。

“救我,求你救救我,我不想死,呜呜,求你。。求你。。”

“告诉我这里是何地?”

紫发人并没答应什么,只是淡淡的问道。

“呜~,血祭禁城,求你救我,我不想死。。。呜。。”

紫发人手中一闪,多出一枚竹简,似在细看起来,片刻就后不理不睬的就要离开。

“带上我,求你了,我不想死,求你带我离开。。呜。。。”

“你。。你走不了的,周围设下了禁制,你绝对走不了。”少年见哀求无用,地上急奔要追上来人,却是越离越远,绝望中大喊道。

来人一怔下,停下身形,让其追到面前。

“你对此城有所了解?告诉我你知道的事情。”

“我。。我不清楚,我只是听别人说的,大家都说我们是被圈养的牲口,全被禁制锁在城中,谁也逃不了。不过,我知道有人曾经逃离过,虽然最后还是被抓了回来烧死了,但那人曾经去过外面的世界是真的,他说外面很美很漂亮,没有血手来让捉他们,也没人会杀他们。”

“哦,那倒奇了,这里禁制重重,他是如何离开的?”

“以前这里不是这样的,地面没有设置禁制,只有坚硬的岩石,他和一群人就挖地道逃了出去。不过自从那次后,地面就设下了禁制,再也挖不动了。但你一定可以打通的,那里的地面和这里一般,你既然可以打烂这里的地面,也一定可以打烂那里的。”

少年眼放奇光,满脸希望的大声叫道。

紫发人看了下天空中那层不凡禁制,眉头微皱,忽然一伸手将其摄到空中剑形飞行法器上,看了他一眼,眉头一皱,又取出一套衣服让其换上,让其指明方向后,脚下剑一震,忽地向前急飞,让其感到要飞出去一般,却感觉肩上按的手如同山岳一般,让其身形稳稳的站在剑上。

正飞行间,少年忽然感到体表似覆盖了什么东西似的却又看不到摸不着,正感怪怪的,忽闻紫发人话语:

“一会无论见到什么都不要出声,也不要做任何事明白吗?”

少年你愕然点点头,心中不明所以,不过所很快他就明白是什么事了。在他的前面又出现了一个血池,同样巨磨,同样有六名血手。

一瞬间少年只想尽快逃离,脚下却丝毫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越来越接近,只感如坠深渊一般慢慢坠落却毫无办法,一种无声的绝望感再次笼罩住他的心头,如坠黑洞,心神皆空,双目呆死。

“就是这里吗?嗯?”

紫发人看了看少年呆木的双目,眉头微皱,又问道:

“喂,听得到吗?是这里吗?”

意识处于绝望黑暗中的少年忽闻一气庄严话语,仿佛来自心底般响起,回荡整个脑海,浑身一震下,茫然四顾,索命血手已不见踪影,脚下是一片杂草乱石。

少年怔了怔,看到紫衣人正淡淡地看着他,一瞬间仿佛才回过神来一般,惶恐道:

“是的,就是这里,入口就在那乱石下,原本这出口有块巨石压着遮掩,被发现时巨石被血手击碎了,入口也被埋在了下面。”

紫衣人双目紫光微闪,一挥手,一股劲风凭空出现,将碎石吹散,露出了下面一个坑槽,表面遍布一层禁制,与一路寻来所见地面布设一般。

紫衣人细看了片刻,似乎并未看出有何异常之外,一挥手一柄青光莹莹,闪耀着电光,表面环绕着股火焰的短剑直射向凹槽,轰的一声,碎石纷飞,不但将表面禁制击破,也将凹槽轰出一个大坑,露出地下一条黑漆漆的地道。

紫衣人双目紫光微闪,带头往里面走去,少年紧跟其后,紧拉着其衣袖,似怕被丢下一般。紫衣人也不在乎,任其拉着,往地道深处缓步走去。

地道弯弯曲曲,偶有岔道,但紫衣人似有地图一般,脚下不停就走向其中一个通道,时上时下,少年时而在怀疑他们是否走错了道,却感到紫衣人脚步的沉稳,让其不安的内心似乎也随着步伐稳定下来。

静是种什么的感觉,原本少年只知道绝望的无力,绝望的坠落,现在,却没有这种感觉,只有踏实感,眼前虽黑暗一片,脚下却如踏着平坦石块,平稳又踏实。

少年抓着紫衣人衣服的手有些胆怯抓向手部,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感到更加的安全。紫衣人并未理会,脚下不停,只是体表紫光微闪,漫延至少年身上。

正行进间,紫衣人脚下忽然一停,少年有些措手不及的撞在了其身上,一时有些惊惧抬首看向黑暗中的紫衣人脸孔。

“燕道友,你确定没看错?那女子真是一名筑基女修?她怎么会有能力穿越空间?”

一道声音凭空出现,似就在其头顶上方近在咫尺之处,少年脸色大变,惊惧中就想大声呼喊,却感到胸前被紫衣人手指一点,随即身形一僵,竟已动弹不得,连声音也无法发出。

少年惊惧的浑身颤抖,仿佛又感受了那股绝望的无力感,抓着紫衣人的手颤抖着似要抓住什么。

忽感一只温柔的手在其头顶轻拂,让其不安的内心渐感平静,浑身也慢慢的不再颤抖。

“燕某不会看错的,奎道友,而且在下还看出她是五宗八族中蜀山派的人。能穿越空间,身上必定藏有重宝,你我若能将之擒住,可谓财色双收,万不可错过啊。”

“哼,有此等好事,燕兄不独享而叫上奎某人,其中恐怕有些隐情吧?!”

“嘿嘿,奎道友果然谨慎。确实有一些麻烦,原本之后再告诉道友的,不过既然道友有所猜疑,燕某就实话实说吧。事实上当时见到此女从空间出来的并不止在下一人,孟血蛇当时也在场,原本想捷足先登先擒住对方,却不想对方神通惊人,一个回合间就被灭了,幸好在下当时离的远些才避过此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