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傲剑龙途

第47章 第四十七魔天激战

“这次我等三宗算丢尽了脸面,数十号人号居然被对方一人攻的手忙脚乱,还让其全身而退,传出去,我等三人脸面算是全丢没了。”

秦师叔脸色阴沉,看着远去的身影,郁闷的道。

“这是没办法的事。谁想所准备的破除幻术的法器竟失去了效用,而当时和我等困在一起的还有众多核心弟子,我等实在不便于全力破阵,以免伤及众弟子,否则损失太大,我等罪责同样不小的。”

图姓修士看了眼自家弟子蓝晓青,颇有些无奈的道。

“唉,算了,说起来我等三人还是最早到达集合地的,其它人哪有资格笑我等。此地已暴露,我等还是速离,前往另一地点另设感应信号吧。”

秦师叔闻言看了看秦师弟,最终也是无奈,自家这位弟子他实是重视之极,此次要不是为其争取一件大有用处物品,按联盟规定必须参与,他还真舍不得让其参加如此危险任务。

聂仙姑和图修士对此也没意见,当即各组队伍,清点人员离开。

此次突发状况虽看似凶险,实则并未造成伤亡,此中弟子皆是派中精英,加之那陈姓魔修重点也不是这些弟子,只是应付防御阵法的余威,这些弟子还是绰绰有余的。

只是数十人居然被对方一人就撒得团团转,众人心里皆很不是滋味,特别是三位结丹高人。路上众人皆无聊天心情,闷闷而行。

剑心则在思量那迷月幻镜到底是何宝物,居然能将数十号人撒的团团转!看起来又不像黄风旌旗那种等阶宝物,却已有此等威力。不知黄风旌旗那种通天灵宝威能又会大到何种程度,而自己的剑道介时又要如何破解如此恐怖的威能?

数十人在三名结丹修士特殊宝物掩形下一路小心前行,半日后便到达了另一个聚集地。这次众人不敢再大意,剑心、聂盈、蓝晓青因有特殊神通,皆被派往警示。

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五宗八族队伍聚集起来,但没有一队有他们前三队发那么完好的人员编制,特别是其中钱家,只有聊聊五人到达,其领头结丹修士还受了重伤。

剑心暗自摇头,这队钱家修士修为实在偏低了,其中只有一名筑基后期修士,其余人等皆为初期修士,领头的结丹修士也不过中期修士。看起来不得不让人猜想此队修士是不是钱家弃子。

二日后,将心神半收暗自研习修道的剑心忽感一阵轻风佛面,竟隐有芳香之感,心中警惕之心大起,心神一凝,一层护罩笼罩全身,七剑齐飞环绕身前,灵目紫光流转,环视四周,却见身前似有一团黑影,一惊之下,一柄三才剑已握在手中,就待激发射出。

“想不到药王谷中竟有你这等人物,竟能发现我的身形,看来程兄所说贵谷人才济济倒也不假,这番卖弄玄虚倒显得解某井底观天,过于自大了,以后恐怕又要多一个笑点了,唉,真是倒霉啊,平时在老友面前出些丑就算了,想不到此次会栽在一名小小筑基期弟子手中。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有此等本事,倒值得解某记住你了。”

话音落,一名紫衣人影现出了身形,高高的个子,童颜鹤发,面容平易近人,稍感应下竟是一名元婴老怪,细看袖下,发现一朵淡红桃花,却是桃花谷中长辈。

怀中法盘无异动,表明来人身份没问题。剑心急施一礼,恭敬道:

“在下药王谷西门剑心,参见解前辈。祝贺前辈顺利到达,众多同道已在林中等候多时,请前辈移驾。”

“西门剑心,嗯,很好,解某记住你了。可有其它元婴道友抵达?”

“多谢前辈厚爱,前辈是第一个抵达的元婴前辈,目前别的元婴前辈尚未抵达。“

“嗯,很好。总算找回点面子。嘿嘿,有此虚荣,程老儿别想找茬取笑了,哈哈。”

笑声中此位桃花谷解前辈已消失无形,随声远去。

此后多队修士先后抵达聚集地,精略估计有上百队之多,元婴修士来了十多名,实力空前强大,加上各位老祖还带来一些特殊法器分发众人,让众人实力大涨一截,似乎已有震撼魔天崖据点的实力。

接下来几天,剑心等人被老祖分队派出去执行任务,建立小型据点,期间虽有魔道修士过来探查,却并未派人来攻,似乎并无出城歼灭他们的打算。

剑心被派往守在一个重要的据点,从地形上虽看不出来有多重要,但从派往的人来看,应该的是很重要的。

此据点单是结丹修士就有五人,基本是前五名抵达的修士,筑基弟子中也全是实力派,除剑心外,聂盈、蓝晓青皆在列中,其余人等也个个煞气深沉,所杀修士绝不在少数,显得实力不凡。

三日后,剑心等五宗八族所在一道千余丈宽广的巨大屏壁凭空而现,将剑心等众人皆笼罩其下,与魔天崖城堡隔空对视,俨然一幅来势凶凶誓要破城的样子。

随着护罩的立起,众修士开始分别结队气势汹汹压向魔天崖。如此明显的进攻,魔天崖自是一清二楚,护城大阵早已开启,众多魔修也早已聚于城上,分类联合下形成众多黑红双色法阵。

剑心等守在重要据点的修士并未派往攻城,他们的任务就是誓死守住据点。看起来此据点似乎相当重要,剑心却完全看不出其重要性,整个护罩的激发似乎和此据点所设阵法毫无关系,此据点的作用目前只是在疯狂只纳灵力,却未激发任何法阵。

处在战场外,剑等人倒也有闲情观看这场超级大战。一开始众人还觉得惊心动魄,观看了一会剑心不得不承认蓝晓青的观点,此种大战确实相当无趣。

五宗八族这边,各自联结的五行法阵发出一个个巨大的五行基础法术击向魔天堡护城法罩上,激起一阵阵巨大波动,发出一声声巨响。

魔道这边,一方面有修士结阵发出的黑红双**弹击向五宗八族这边设立的护罩上,一方面是城堡上空金属圆球发出一个个巨大火球直砸向护罩,双重攻击下似乎占到了上风。

而身处其中的剑心等受护罩冲击影响,每次巨击造成的灵压变化都让他感到灵力流转受到一丝影响。巨大的声响也让其感到莫大压力,生怕临时设置的护罩支撑不住。

不过战争看似激烈,但要分出胜负,恐怕也非一时半刻间的事,起码得斗上数日,等到双方修士法力枯竭,法阵灵石供应不足才是分胜负的时候。

而双方的元婴修士皆尚未参入战场,药王谷到场的是程老祖,此刻身处一处高崖上远眺,须发衣物随风飘荡,远远看去倒也显得仙风侠骨,自有一番仙影。

远观中的剑心忽见程老祖嘴唇微动,似在和他人传音一般。

心中一动,细看其中嘴形,深识唇语的他很快就将程老祖的言语解读出来。

“尽灭于此?哼哼,阁下以为我等五宗八族的精锐这么不堪一击吗?在程某看来,若是魔天堡就你等几位元婴修士存在,此战过后,魔天堡可就要易主了。魔风谷势力也会在不久尽归入我五宗八族版图。”

“想崩了我五宗八族的牙?嘿,你魔天堡恐怕不够坚固!你以为攻击此堡的就我们几位元婴修士吗?到了此刻,我就实话告诉你,此战将是我五宗八族侵尽全部元婴修士的一击,力求一举破城,现在你等归降,我或许还可放你等一条生路!”

此话过后,也不知对方说了什么,程师祖脸色变得有点难看,片刻后却忽显诡异笑容。

“嘿嘿,看来你等魔道也不蠢,居然猜到我等谋划。不过,就算你等猜到了也无防,我们原本就是在明攻,相信这段时间你们也截获了不少我们的攻击计划。不过,有一点,你们依旧猜错了。没错,我们这次的主要目标原本就是护卫五宗八族千余年的黄风旌旗,攻击魔风堡主要作为引离你等元婴修士的手段,但要是你等真愿为守护黄风旌旗而放魔风堡于不顾,那我们不介意用整座魔风堡和魔风谷势力与你等换,介时我们有了魔天堡这座天险之城,再全力强化一番,就算少了黄风旌旗的守护,我五宗八族也可高枕无忧了。”

“嘿嘿,固若金汤?你以为我等这段时间攻击的据点都是毫无意义的吗?魔天堡中用于维持法阵运转和修复法阵的材料不知还剩多少?又还能支撑到什么时候?说了这么久,不知阁下有没注意在下身下这座尚未激发的法阵是什么法阵?嘿嘿,这可是超级传送法阵,是我等从万法门中换来的秘术,瞬间足可将我五宗八族守宗人员全数传送过来,到时以数十万之众,魔天堡能支撑一刻钟,程某就甘拜下风。”

之后程师祖未继续传话,却是发出一阵狂笑震荡四野,想来是在唇枪舌剑交锋中,占据了上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