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傲剑龙途

第46章 暴露

而他观蓝晓青,似乎也没到瓶颈,实无必要以刀证道寻求突破,现在这种时候却提出切磋要求,剑心只能论断其确实是一名斗法狂魔。

“蓝道友的神通同样让在下心下佩服,当日在下已拼尽全力都无法奈何道友,多日过去,在下神通并未有丝毫增长,实无切磋必要。蓝道友,你说魔天崖上为什么要设置这么一座巨大城池,难道这里也会爆发大的战事?”

为免激起这斗法狂魔的热血,剑心认了个低威,并将话题转移。

蓝晓青大为失望,转首看了眼那城池,兴趣奄奄,随口敷衍道:

“谁知道了,也许有什么特别原因吧。对了,西门道友,看你对战经验丰富,想必曾经经历不少实战吧,可曾遇到什么棘手人物?”

“这个嘛,我对战的次数虽然不少,要说棘手的就得数蓝道友了。这可是在下入道以来首次饮败,道友神通真让在下佩服之极。以道友神通背景,黄风谷既然都把你派出来执行此次任务,看来老祖他们对战是志在必得,这一场大战必定激烈非常,到时道友定可大显神通。”

“西门道友说笑了,这种大战岂是可一对一对决的,必是结阵对抗,各人枯燥的重复使用几种法术联合攻击,实在无趣之极。”

蓝晓青摇摇头,撇撇嘴,似乎兴趣不大。

“是谁?喝!”

众人正谈笑正欢间,忽闻一声娇喝,寻声望去,却是聂盈此女瞬发了一发火球击向某棵青松。

一阵狂风自树后刮出,将火球瞬间吹灭,随即伴随一声轻疑,一道人影应声现出身形。

“你这女娃既能发现我的形迹,真让陈某好奇了。陈某这回真是阴沟翻船,居然让一筑基女娃看破了身形,真让各位见笑了。”

人影一身蓝衣,脸显大众,双目含光,尽显不凡之处。众人神念扫过,竟是一名结丹中期修士,再细看衣袖,其上绣着一朵墨色古镜图,纹路奇特,甚是特别。

“哼,想不到我等行踪竟让阁下发现了,阁下不去通知迷幻踪或其它魔道同流,竟还敢在此偷窥,胆子也腻大了,难道你以为我等数十人是豆腐砌的吗?”

聂仙姑身形一闪挡在了聂盈身前,气劲爆发,尽挡来风。冷哼一声直视来人冷冷的道。

“呵,你等也许不是豆腐做的,也许是豆腐渣做的了!”陈姓修士拿出一面古铜镜一声冷笑讥讽道。

“狂妄!”

一声音沉喝,图姓修士一声沉喝,将拿出的金黄色权杖往空中一抛,随即一条十几丈大的土龙呼啸而出,直扑向陈姓魔修。而秦师叔和聂仙姑则飞向两侧想将对方围杀。

陈姓魔修一声冷笑,一抛手中古铜镜,双手不断变幻掐诀打入铜镜中,随即光华绽放,笼罩众修,正在远离战场的剑心等人皆未幸免。

剑心只感到眼前一片玄幻,随即周遭景色剧变,竟是如是坠入地狱般,已被群群鬼怪团团包围。

原本剑心以为此纯属幻象,应该不会威力,却不想被一只恶鬼的爪子划伤了手臂,才一惊避开掏心杀着,急将七柄各色符文剑放出环绕四周,尽挡恶魔。

接着其并未有过多动作,只是激发灵目扫视四周,神念也缩小到百丈大小,加强威能扫视周围。

这些恶鬼看似鬼气罩身,厉害无比,神念感应下却丝毫鬼气也没有,明显虚有其表,而其之所以受伤,在灵目下,也被看的一清二楚,却是这些幻象中弥漫着漫天光线,照射全场。

而其中三处光线最是密集,几乎形成了三个光茧,其中光华乱放,应该是三位前辈在其中释放法器攻击。

再看向原先聂盈所在,却见其合上双目,一手掐诀,眉间灵光闪闪,一根长鞭和数条丝带化为一圈圈将其团团护在其中,安全无虞。

剑心再扫视众修,发现众人虽拿出了针对幻阵的法器,却似乎毫无用处,依旧胡乱指挥法器乱转,丝毫没有办法看破此阵。

除了他和聂盈外,也只有蓝晓青处之泰然,其不知施展的何秘术,竟在眉宇间幻化出一只绿幽幽鬼眼,眼珠盯着某个方向,却是早已锁定远处想要偷袭几位结丹高人的陈姓魔修,不过蓝晓青却未出手,凝神细看周围,似想要找出阵眼所在。

剑心看了看远处的陈姓魔修,距离还是比较安全的,不过聂盈却有些危险,眉头暗皱,微迟疑,还是向聂盈靠近了些,好有个照应。

远处的陈姓魔道将心神都放在三位结丹高人身上,似乎并未注意三人异状,剑心见此,将那新打造好的顶阶法宝火煅神峰拿了出来,背在背上,控制好灵力输送速度,慢慢向其中注入灵力,以防万一。

以他现在的修为自不是轻易可激发此法宝,但要是有足够的时间,让其施展聚灵秘术,将聚集的灵力注入其中的话,却还是可以做到的,只是时间比较漫长,稍有干扰就会前功尽弃。

彼此僵持一盏茶功夫,陈姓修士一直没有找到出手的机会,脸色因维持法宝威能已变得有些发白,明显法力耗损不轻,其目光一转竟是盯向了聂盈,身形微动就化作一股轻烟般飞向聂盈,同是手中灵光一闪,化作一条匹练卷向聂盈,却是想要活捉了聂盈。

聂盈脸色一凝,直视来人,娇喝一声,爆发全身灵力,顿时环绕在周身的丝带灵光大放中在其身前组成一个大轮,上面灵文闪动,中间灵光闪闪,似成了一面巨大镜子一般,那道匹练灵光击在其上竟莫明倒飞而回直往那陈姓魔修击去。

而聂盈手未停,左手一指那根长鞭,长鞭一个急转直射入身前丝带组成的圈,竟似一下消失不见了般,再现时已化作一股十余丈般高的旋风直转向那陈姓魔修。

陈姓对此是完全出乎意料,不得不停下身形,反击而回的灵光匹练他随手就化解了,但对之后来临的旋风,他也不得放出一个绿色印章放出一个护罩而不敢冒然用护身护罩硬抗。

旋风将其卷入其中,最终却未能让其护罩有丝毫晃动,其后其用一根手指一弹,将隐于其中一柄剑器直震的倒飞回向其主人,却是剑心所在。

确实这一剑是剑心第一时间配合聂盈放出去的,虽未曾想过二人联手真能奈何一名结丹中期修士,却也想不到对会如此轻易就化解了其二人联手之招。

面对倒射而回的符文剑,剑心不敢大意,将一股剑气注入其中加强控制,随即大喝一声,单手一引,小剑绕其身后一转再射向陈姓魔修,随后,周身灵力爆发注入身周七柄符文剑,七彩光华大放,五行之力再出,直射而出。

刚召回长鞭的聂盈感应到剑心援手威能,心中一动,娇喝一声,右手一指身前大轮,挡在了剑心五行之力之前,将五行之力吸入其中,再出之时,原本只有数丈大小的五行之力,顿时化成了十几丈大,威能竟一下翻一倍有余。

原本对剑心此击并不太在意的陈姓魔修,脸色一变,全身灵光大放,随即一道法决打入空中某处,随即那面古铜镜一闪再现形而出,镜面白光耀眼,喷出一道碗口粗光柱直射向五行之力,“轰”的一声巨响后,五行之力已消失无踪。

陈姓魔修见此,脸现一丝冷笑,就想遁身将聂盈掳走,却见一道数丈般大的一把巨刀直劈向空中某处,当即脸色大变发出一道灵刃想要将其挡住,可惜还是慢了一步。

“砰”的一声响,古镜已被击飞出来,虽来没对此宝造成损伤,但幻阵却因阵眼被破一时晃动,时幻时真。

陈姓魔修脸色大变,将古镜一收,身形一闪就想全身退,同时瞥了一眼远处脸色苍白的蓝晓青,冷哼一声就想飞离。

“哼,好一面迷月幻镜,竟然带来了就将其留下给我等留个纪念吧!“

话音落,一柄比蓝晓青刀光还要大上数倍的刀光从天而降,直劈向陈姓魔修,却是因幻阵被破脱困而出的图姓修士。

陈姓魔修身形不停,只是一举手中铜镜,此次铜镜并未放出光柱,却是放出一个圆形护罩将其护在其中,刀气击在其上,竟光华一闪被反弹而出,化成万千刀气射向众修,将原本想出手围攻的众修击的手忙脚乱,停下手中术法。

陈姓魔修身形一动就想继续离开,身形忽然急速往边一闪,随即冷哼一声,一丝鲜血从其肩上流了出来染红了衣衫,明显不知被什么攻击击伤了,不过其也知此刻是生死关头,一刻也不能也不能被拖住,一咬牙下忍痛疾走,终于摆脱了紧随其的那巨大的土龙巨爪。

“此人也算个的人物,竟能使用迷幻踪镇宗之宝迷月幻镜,恐怕在之非一般人,不过中了我的黄峰尾后针,够他难受一阵子的了,也算出此口恶气。“

聂仙姑停下身形看着对方远去,声音微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