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傲剑龙途

第45章 魔天崖

片刻后,秦师叔收功调息,看秦师弟面色已有血色,明显已无大碍。而秦师叔也自行调息恢复元气。

靠着一棵树干养神的剑心见此心中稍安,这倒不是他很关心同门,只是以秦师弟与秦师叔的关系,若秦师弟伤重难行,秦师叔必不会弃之不故,介时他们这整队人将因之受到拖累,轻则只是拖慢行程,重则遇到魔道,必定会为护其周全而不得不拼死一战。

如今经过调息后秦师弟能有所好转,应该恢复了自保之力,总算可以继续行程,也不怕遇到魔道围杀受到拖累。

一盏茶时间后,秦师叔调息完毕,踱步视察众人情况,至剑心附近时,剑心眉梢微动,略一抱拳道:

“秦师叔,上个据点魔道修士明显异常增加近半,似乎魔道已查觉我等目的,接下来,我等如何是好?”

秦师叔看了眼剑心,眉头微皱,不过似乎想到剑心在上一战中援手过秦师弟,终于道:

“西门师侄不用担心,此种情境全在计划之内,师祖早备下应对之策,你等只要听从我的吩咐即可。”

“师叔,那我们下一个进攻的据点是哪里?”

“魔天崖!”

“什么?还是魔天崖?这。。”

秦师叔目光一凝,直视震惊的剑心,片刻才回转目光,微沉吟,才道:

“看来,你已猜到此行的进攻路线,那么魔道应该也猜到了,哼哼。。”

秦师叔冷冷一笑,看了看众人的不明所以,又道:

“事情到了这一步,我也不必再保密。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进攻魔天崖,而且这不是暗攻,是明打,一个必须要让魔道知道我们意图的进攻,却又不能太早知道,此刻,你们既已猜到,想必魔道也已猜到,我们的目的已达到大半。”

“什么?为何定要让魔道知道?这样我们的成功率岂不是越加低了?”

剑心骇然之余,惊声问道。

“这原本就是师祖下的命令,虽太详细的计划我不了解,我猜想这原本就是个计中计,若是魔道不派重兵防守,那我们就顺势攻下魔天崖,这样我们就可将魔风谷截断支援,一举攻下魔风谷;若是魔道重兵防守,那防守的灵宝黄风旌旗的兵力必定大为减少,便于师祖他们顺利夺回。”

“竟是如此,若是夺回黄风旌旗,黄风谷必可重建更加坚不可摧的防护大阵,那如今,魔道已被成功吸引,我等已无须继续进攻魔天崖,为何还要继续前往魔天崖,不选择前往传送点?”

“我们必须进攻魔天崖,让魔道明显看到我们是有能力打下魔天崖的。而且我们都只有这个选择,因为要想开启回程传送阵,就必须集齐此次进攻的半数结丹同伴的传送材料才可开启传送法阵,而我们集合的地点就在魔天崖。所以说,魔天崖我们非去不可!”

剑心无言以对,心中一阵发苦,这些高层还真是个个老奸巨滑,怪不得此次任务也不在他们身上下禁制,原来从一开始他们就无从选择,不去即被滞留魔道最终被杀或被捉,而魔道向来手段残忍,而无论威逼还利诱亦或是搜魂,一旦触动脑中早已下好保密禁制,他们必死无疑。

其余人等原本听闻目的达成本以为不必再去魔天崖大战,却不想最终却不得不去,个个由喜转悲,一时沉默无语。

“好了,大家不要太担心,你等皆为本谷精英,师祖他们绝不会抛弃我等的,想必已有周全计策能保全我等。现在随我启程吧。”

秦师叔见无人调息,说了句安慰话,就带领众人继续前进。

在下一个据点中,剑心等人并未遇到预料般的更加强硬的反抗,其中的修士大多非常擅长遁速,除了秦师叔和剑心击杀数名筑基修士,其余人等尽皆逃脱,据点中的资源也非常普通,明显是对方主动放弃了据点。

此般情况,自不可能是魔道被他们杀的溃不成军,估计人手都集中到最重要的魔天崖,介时的激战无异于生死存亡之战,而且还是地利不利的情况下,更见凶险,剑心心中沉重,丝毫没有保命把握

休养间,秦师叔忽然交给众人一块玉简,吩咐众人记熟其中符文,决战时听候吩咐催动。秦师叔却默然不说明,众人不明所以,只能将其记熟。

剑心虽看不懂其中含义,但默念下却毫无反应,应该只是某个阵法的一部份,需要集众人之力方可发动。

再前行三日,剑心远远便望见一条延绵千里的巨大山脉,而在山脉正中有有一座巨大的五色宏伟城池。这便是魔天崖,是从迷幻踪通往魔风谷的唯一的关口,魔天崖两边是险峻的蛮荒山脉,高达数千米,绝非一般修士能飞越,而传闻有不少寻宝元婴修士损落其中,更多添数分危险气息,绝非他们这些低阶修士能踏足之地。

走近些,众人才发现五色城池的非同一般,整座城池如同精铁铸造一般,表面遍布五颜六色条纹,而在城池顶部有一个金色圆球悬浮其上,隐隐散发出阵阵红光,影映着整个天空如同晚晚霞一般艳丽。

看到如此景象,剑心没感到丝毫美感,和众人一样,脸如死色。虽知此据点非同小可,却绝没想到会如此恐怖。

观城墙的厚度足有六米多,就算是岩石,要想将其击破也非他们轻易能为的,而其上条纹明显是阵法,远远看去竟如同风花雪月般美景,如此精密复杂,药王谷护派大阵根本不能比。

而最恐怖的莫过其顶部的金属圆球,表面黑红条纹遍布,尚未启动,其上储存的火灵力就已无法抑制的照亮天地,一旦发动,恐怕天地也将为之毁灭,真想不到魔天崖是什么物质构成,居然能长存这么多年。

只是让众人不解的是,这里不过是魔道六宗内部一个关口,却不知为何要设置如此雄关?未曾听闻迷幻宗和魔风谷有发生过大规模战役,应该不是防备彼此的。

在一隐秘处秦师叔停了下来,拿出一块玉简查看一番,又施展秘术感应,一会后就带着众人朝着某个方向而去。

在一处密林中,剑心等见到了两队五宗八族修士,一队是蜀山派,由一名结丹妇人领队,人数比自己这队还要多出数人,其中聂盈就跟在其身边,双方对视,含笑致意。

另一队是黄风谷修士,领头的是一名中年男子,要佩一把金刀,颇像江湖刀客,刀身上纹路清晰,表面金属性灵力浮游,尽显不凡之处。

而在其身后跟着一名俊朗青年,竟是灵渺仙境中遇到的那名叫蓝晓青的刀修,其也看到了剑心,彼此对望下,对方却对其微笑致意,剑心微怔下也点头回礼。

“想不到下一个到来的竟是秦道友,图某原本以为会是八族中幽林山庄柳无枝柳道友的。”

图姓中年人笑一笑,向秦师叔抱抱拳,主动开口打了声招呼。

“呵呵,柳道友神通确实非凡,可惜其族中弟子实力相对五宗来说却显普通,此次偷袭魔道据点,其中法阵不差,可不是单靠个人实力能快速解决。不过,柳道友也参加此次偷袭,却着实让在下大为意外,其可是幽林山庄五百年来最有希望进阶元婴的嫡系子弟,已进入假丹境界,若有不测,恐怕幽林山庄要悔恨千年了。”

“呵呵,就是为了结丹,柳道友恐怕非得参加此次偷袭不可了。莫忘了师祖给出的奖励中原本是有一粒提升结丹机率的水葡萄,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忽然从奖励中被剔除了。如今看来,多数是柳家老祖为其争取去了。”

蜀山结丹妇人一声轻笑,接口做出推测。

“聂仙姑此话当真?唉,早知如此,说不得我也得托师祖为我争取一番,如今却选了一样无用法器,真够郁闷的。”

秦师叔闻言一惊,又有些可惜的叹息一声,脸现郁闷之事。

“哦,秦道友才连结丹后期都未达到就有此野心,看来对进阶后期是准备充分,十拿九稳了。”

图姓中年人看了秦师叔一眼,眼露惊疑,暗含试探道。

“图道友说笑了,修仙之道荆棘遍布,谁又有十足把握。不过能增加进阶机率的丹药自是有备无患,谁又会轻言放弃,说不得错过此次,以后就没此机缘了。”

秦师叔仍在为错过此次机缘而感郁闷,一脸的不甘。

三位结丹修士聊的起劲,下面众人也都开始聚圈。剑心原本想去找聂盈增进感情的,却不想蜀山中一名女修不知为何一直对其怒目而视,似乎与其有莫大冤仇。一时犹豫间,黄风谷的蓝晓青却走了上来。

“西门道友,真是有缘,我们又见面了。当日灵渺仙境一战,道友神通深不可测,实在让蓝某好生怀念激战当时的快感。若是有机会,不如我两另约时间再切磋切磋如何?”

剑心看了他一眼,心下无语,以剑证道虽是一条不错的修道之路,不过却还不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