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傲剑龙途

第44章 进击魔道

其余修士见此心中皆暗自羡慕,都说树大好遮阴,真不是假的,随便几句话就得到一件顶阶防御法器,哪像他们大多数人,每件顶阶法器不是耗尽身家就是拼了老命才好不容易得来的。

“秦师叔,听闻魔道也分多个宗门势力,势力分布比我们五宗八族尤为广阔,不知我等此次的目标是哪方势力的?”

趁着大家一起祝贺奉承秦师弟新得一件法器,气氛活跃,剑心趁机问出了自己想要问的问题。

“呵呵,不用太担心,虽然我们攻击的目标不是邻近的魔风谷,却也只是稍微深入的迷幻踪,任务完成后还可通过一座秘密传送阵直接回到黄风谷。只要大家严格听从我的指令,定保大家平安归来。”

秦师叔看众人眼神皆聚集在其身上,眼神中透着不安,又透露了一些信息,安抚了下众人。

剑心等人心中也确是微安。魔道势力中最强的要属血魔崖,功法特殊,普通法器难伤,特别是他这种剑器类法器。放出的血色火焰非常的厉害,连法器沾上也会久燃不灭,最终将法器烧毁。最难测的是煞戾宗,与其交手的修士总是莫名其妙的发疯而死于对手手中,而对手往往藏身于一片灰雾之中,难觅其踪影。而且这两家魔宗都处魔道势力深处,一旦暴露,要想全身而退绝非易事。

相对而言,迷幻踪实力不但在魔道六踪中实力垫底,低阶幻术就算看不破也可强攻击破,也花不了什么时间,势力与魔风谷相邻,与黄风谷只隔着一条巨大莽荒山脉,相对而言是个比较安全的目标。

众人得知只是去迷幻踪自是轻松不少,比起别的目标这个是较安全的了,当即也是及时的对秦师叔一番吹捧。

休憩一阵,秦师叔将众人笼罩在法宝中带到一处密林中,众人拨开地表表层竟现出一个传送法阵。

秦师叔似乎也是第一次使用此法阵,仔细查看了一会才一道法决激发此法阵将众人传送离开。

白光闪动,众人再现时已出现在一处陌生地方,眼前昏暗异常,一时难以看清周围环境,众人皆一惊急放出护身护罩,同时放出神念扫视周围,并未发现异常。借着身上灵光照亮了周围,众人查看了一番,发现似乎身处一处石洞中。

秦姓修士也小心翼翼查看一番后才带着众人小心离开石洞往某个方向而去。地面也渐渐也出现了人烟,房屋多有犄角,构造上与五宗八族大为迥异,却是已进入了魔道势力范围。

路上众修换上某个不知名门派服饰,似乎是高层早有准备的一手。此后一路上虽有遇上一些魔道高阶修士,却都没被看出什么破绽。

半个多月的某日,急行中的秦师叔挥手让众人落在了地面,随后徒步前行,直至半个小时后剑心感应到远方出现一阵禁制波动才知道他们的目标已近在眼前。

秦师叔并没有让众人马上出击,让众人静等在旁监看。剑心一开始以为要摸清据点的实力,直至三天后的秦师叔下令攻击时,剑心才隐约想到这进攻时间点也许是早已定好的,为的很可能是和其它队伍同时发动攻击,达到最大影响效果,才能达到引开魔道的大部份注意力的目的。

攻击发动,原本剑心还在担心怎么破除据点外围的禁制大阵,却不想秦师叔祭出一不知名圆珠般法器击在护罩上,威力看似不大,但整个法阵在一阵剧烈波动中竟一下就破除了,竟跟传闻中的破禁珠效果极为相似。

大阵破除,以精锐对杂师,以有备对无备,结果已注定。虽此据点也有一名结丹修士,但秦师叔接连祭出数件针对其功法法器,就将对方击杀,而剑心等人应付起来也很轻松,自诛邪之战开启,药谷就有针对各魔道阵法的演练,此时施展开来,你转我变间就破除对方组成阵法,特别是幻术,根本没发挥什么威力就被破除,接着以团队对个人,以精锐对散勇,即使对方多出剑心等人一倍,也几刻间尽歼,而剑心等人毫发无损。

众修搜刮战利品后一齐出力将此处建筑法阵尽皆摧毁,而秦师叔最后以一招重击将此处矿洞击毁即刻带着众人离去。

之后在秦师叔带领下众人找了一秘处修养半柱香时间,随即众人继续朝某个方向而去,数日后剑心等人再次成功摧毁一个据点。

之后剑心等人遇到了一些麻烦,冒牌货遇到正主了!正赶上对方结丹高人带门人出来历练,彼此不熟悉情况下,为免对方展开阵法,也为了速战速决,秦叔师一声令下让众人速度将对方拉入单对单激战中。

一交手下剑心等人才觉得此战颇为难缠,对方也许是出来历练的关系,保命手段有好几种相互配合使用。不说剑心等人,秦师叔竟也一时拿不下对方,反不小心被对方剑器在胸口划了个口子,将藏于其中任务竹简给掉了出来。

秦师叔虽极力想快速收回来,却被对方一再阻拦,双方一时间为此争夺不休。剑心见此,心中却有些疑惑。

经过多日接触,剑心知道秦师叔最厉害的秘功土属性秘法,和其手中一件金黄色法杖相配合可放出一条土龙,威力非常惊人。此刻他虽放出了土龙和对方相斗,剑心却感应到土龙中土灵力并不如之前看到般惊人,有些虚有其表。

再看和其对战的那名剑者,感应中对方放出的剑气就像一个磁石,每次放出的剑气虽不多,却将周围的灵力不断吸入剑气中化为剑气一部份从而壮大了剑气让其威力不至于剑气分散而锐减。

这看起来有点像剑器法器,原理上却相反,剑器法器是用修士本身法力注入剑气中,灵力有限,威力也有限,而这些剑气却是通过吸纳天地灵力状大剑气,灵力无限,威力也无穷,这其中完全决定于修士修为或法宝能力。

只是剑者放出的剑气在他们这等阶修士来看,威力确实不凡,每道剑气都比顶阶法器还要强上三分,只是若要放到同阶修士中,以剑心见过的多次结丹修士决争斗,威力只能说普普通通,在这种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时候,却如同较技一般,这可有些说不通。

心中疑惑,原本已将对方保命手段完全了解的准备放出多一把符文剑彻底解决对方的剑心念头一转已放弃击杀对方的打算,只是让剑器将对方追击的不断逃窜。

僵持了片刻,秦师叔又祭出一宝加大了土龙威力,一下将剑者逼的接连败退,最后使用一招保命手段,集全身剑能一把击溃了土龙,趁着秦师叔再次召唤时将众修隔开,带领门人退去,而秦师叔也阻止了众人杀人灭口的心思,另换一身装束继续前往目的地。

之后剑心一群人又摧毁了一个据点,再之后一个据点剑心等人并未发动攻击,按秦师叔说法,对方已有所准备,内中人手众多,非他们能攻克,就带他们继续前进。

随行中的剑心心情渐感沉重,要是他没推测错攻击路线,此行攻击目标应该就是剑指迷幻踪与魔风谷交接的一个重要据口魔天崖,此前一切攻击,全志在吸引对方注意,让对方误认为会攻击迷幻踪总部罢了。

而作为交通要道的据点防守岂会如一般据点般脆弱,其中护法大阵也非一般破法可轻易破除,修士数远超数十人,修为更是精锐,绝非他们这点人手可攻克。

如此推想下去,进攻据点的人手绝不止他们这么一队,恐怕五宗八族派出的全部突击队都朝着据点而去,介时集合五宗八族千多人精锐修士攻击一座非重兵把守的要塞据点,只要成功破除对方的护法大阵,精锐对精锐,又有针对性的法器,成功机率应该不小。

只是让剑心疑惑的是为什么此次攻击要从迷幻踪而非魔风谷这边进攻,虽说迷幻宗实力弱小的多,但支援也会来的更快,拦阻更多,说不定还因此让对方太早查觉目的而提早派出援军坚守或重新夺回。

果然,之后行进路线中,虽说避过不少据点没有攻击,但只要是挡在此条路线上的据点,即使难惹,秦师叔都会发动攻击,甚至同时对上两名同阶,秦师叔也没犹豫,为此剑心等人已不再是完整无缺,已损失三名人手,半数人都身负了不同程度的伤。

众人现在隐秘在一处山崖间,几位师兄弟盘坐调息,秦师叔则在为他那后辈秦师弟亲自疗伤。

那秦师弟情况可不太好,被一名结丹魔头认出其与秦师叔间关系,多次利用其来牵制秦师叔,最后还被结结实实打了一记,要不是秦师叔及时给予援手,恐怕早入轮回之道了。

战争的残酷早已让众人没有初时的轻松,各自盘坐,恢复损耗的法力,即使如剑心般完好的,也无心谈话,专心调整状态,又或是熟悉刚到手的上好法器,好用于即将到来恶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