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天图卷

第63章 鬼冢之地的惊变

佛灵子盘坐在噬魂兽的头骨盖旁边诵念着《心经》将怨灵慢慢超度,化解怨恨,使怨灵得到超脱朝着无穷高处飞去,怨灵解脱后的愿力都飞向了佛灵子也算是对佛灵子的馈赠。

修罗百无聊赖的寻找着那些被他与止杀还有千图道君杀死的邪魔左道的武器,因为佛灵子还要渡化怨灵所以他们也只能将邪魔兵器拿给佛灵子渡化,不然他们也用不着这些邪恶的兵器,当然给他们他们也不会要。因为这种大罪孽的东西,很是邪恶,一般的正道人士媒人愿意使用,当然不排除一些表面以正道人士视人,背地里极端邪恶的家伙使用这些邪灵兵器。

这些邪灵兵器在有些时候还是能够发挥出很是可怕的威力的,当然反噬同样也不小。若是对于怨灵的控制不够厉害,还有可能走火入魔成为怨灵的一员都可能,所以对于正道人士而言邪灵兵完全是一个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因为邪灵兵的前身也是一些神兵,或是完整的神兵,或是残缺的神兵经过邪恶的祭炼才成为邪灵兵的,否则邪灵兵也不会有那般的威力了。

······

就在佛灵子超度怨灵,药灵子在天灵山寻找能够净化天地煞气关键的东西,墨灵子在武王城闭关精修时。远在另一个宇宙的东蛮大陆的木华宗内,一个浑身煞气隐隐身穿血衣,一头仿佛正在滴血的红发,双眼赤红的老者坐在了木华宗主殿的宗主之位上,俯瞰着木华宗大厅内正在跪伏的木华宗众人。

”就是你们跟破灭界的奸细青木子关系密切?我听说你们跟那个奸细青木子还有很深的关系,而且那个叫青木子的还是你们木华宗的上门女婿?“仿佛血人的老者俯瞰着木良泽,让木良泽浑身战栗,不敢有丝毫的异动。

”回禀前辈,晚辈木良泽一直安分守己从来没有跟破灭界的奸细有过来往,这点加元道君可以作证。当初破灭界的奸细事情败露,加元道君就立刻赶来了。而且加元道君最后也查明我木华宗跟蓝波仙子没有半点关系,他们来我木华宗主要是为了找青木子。跟我木华宗没有半点关系啊,还请前辈明鉴啊。“木良泽将头深深地埋在地上,近乎祈求般对着仿佛血人的老者说道。

”哼!加元那个老家伙老眼昏花,他那里能够看出细节性的东西。你说你跟那个奸细青木子没有关系如何来证明,我还听说你跟那个青木子是岳父子的关系,可是真的?“血衣老者双目放出充满煞气的血光,看的木良泽精神一阵恍惚,看到仿佛血人的老者眼睛,木良泽顿时感觉自己仿佛坠入了血色的地狱,让自己的灵魂仿佛承受了无尽的地狱刑罚,使得木良泽顿时脸色瞬间煞白,同时又有一股不正常的绯红涌上脸颊,木良泽再也忍受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瞬间虚脱。

“爹,呜呜···爹···你没事吧?“木倩倩俏脸煞白的跑到了木良泽的身边,将脸色白得吓人,完全虚脱的木良泽扶了起来,抱着木良泽哭了起来。

”哼!那个叫青木子的奸细就是与你结成了道侣是吗?“仿佛血人的老者看着木倩倩沉声说道。木倩倩泪眼朦胧的抬头望着那个血衣老人,丝毫不惧:”没错,我就是青木子公子的未婚妻。青木子公子行侠仗义,乐善好施,绝不会是奸细。当初他初来我木华宗仅仅一个刚刚出道的小小修士,没想到在你的眼里决然还成了影响大势的奸细了。当初真正的奸细蓝波仙子你们不去事后捉拿,解救我相公。现在却是将我相公说成是奸细,还来找我们父女的麻烦,这就是前辈的行事风格吗?“木倩倩毫不示弱的对着血衣老人怒声说道。

”贱婢,你竟然敢对我血魔如此说话,找死不成?看来你是没有尝过炼狱十八刑法的滋味是吗?“血衣老者邪恶疯狂地看着木倩倩厉声呵斥。

木倩倩顿时脸色煞白,还好血衣老人血魔没有对木倩倩使用精神威压,否则木倩倩早就当场身死道消了。木倩倩泪眼朦胧,但是想起青木子那阳光灿烂的笑容,想起火灵猴那虽然猥琐但是却充满正义的样子顿时觉得有些温暖。只是她觉得自己再也不能见到那个让她感到温暖的少年,以及让她感到好笑的火灵猴了。

”我说的是实话,就算你杀了我我也要说。我父女俩一向本分守纪,宗门也是从不与人为恶。战争需要的物资我木华宗从来没有少过份额,而且每次还有宗门内出色的弟子前去支援前线,没想到今日却遇到前辈这样毫不讲理的人,无缘无故伤我父亲,更是对一个弱女子毫不留情,前辈的强者风范何在?“

木倩倩好不犀利的话对着血魔一一说出,让血魔顿时有些惊讶,他还真的不敢相信,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女子还有如此骨气。当然血魔不知道的是,木倩倩的这些话都是当初她在养伤的时候,跟青木子在一起学来的。对于青木子来说,这些话那是张口就来,根本就不需要过大脑的。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女子,还真是不可小看。那个青木子小家伙倒是让我越来越感兴趣了,他看上的女人都如此特别,那他本人是什么样?“血魔很是感兴趣的看着木倩倩,看的木倩倩一阵胆寒。她虽然说了几句硬气话,但是说完硬气话看到血魔该害怕还是害怕。

”既然你想要见到我的强者风范,那么我就让你看一下我的强者风范。“说完血魔一伸手,只见无说的血滴朝着木华宗的众人飞去,除了没有飞向昏迷的木良泽跟木倩倩,其他人全部都被血滴粘上了身体。顿时木华宗仿佛成为了修罗地狱,那些被血滴沾身的下人,还有门内弟子顿时开始血肉化为脓血,同时也让那些弟子下人哀嚎声传遍整个木华宗。

”子烟!···“木倩倩看到自己的贴身丫鬟子烟慢慢化为污血,顿时再也忍不住恐惧放声哭了起来。子烟的哀嚎声,一次次的冲击着木倩倩的内心,让她永远也忘不了子烟在她面前哀嚎着慢慢化为污血的画面。目倩倩的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汹涌了起来,同时那种深深地恐惧感充斥了她的整个心头,让她在悲痛与恐惧中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

佛灵子正在慢慢地诵读着经文,突然一阵心悸的感觉充斥在他的心头让佛灵子一直平静的心境瞬间被打断了。佛灵子睁开眼看到了正在他旁边守护的众人,有些疑惑不知道出了何事让他突然有种隐隐的不安感。同时在武王城密室内静修的墨灵子也是生出了一阵心悸感,还有正在天灵山刚刚寻找到一种很是特殊灵药的药灵子,还来不及高兴就被那种无形的心悸感充斥了心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我会感觉到心悸?“佛灵子有些自言自语道。就在佛灵子疑惑自己的两个分身包括本尊为何会有心悸感时,不远处鬼冢的诞生地突然升起强烈的怨气波动,同时那让人瞬间就能疯狂的邪恶气息更是火山爆发似的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佛灵子,止杀道人,千图道人,修罗,以及后来跟佛灵子汇合的羚羊道人,玄英道人都是惊恐地看着鬼冢的诞生地。那恐怖的威势让他们几个瞬间如坠冰窖。他们毫不怀疑,只要那狂猛的威势有一丝波动席卷了他们,他们瞬间就会身死道消。于是佛灵子众人二话不说,立刻飞身前往武王城的方向逃遁,只见佛灵子,修罗众人在此时毫无保留都各施绝招拼命地往武王城的方向逃遁。

佛灵子原力疯狂的注入龙杀刀内,想要驾驭者龙杀刀逃走。修罗却是将自己的鬼头刀催发到极致想要借力往武王城的方向逃遁。羚羊道人拿出了一个羚羊角的事物一下子抛到空中,然后身躯缩小飞入了那个羚羊角状的宝物里面,然后瞬间速度飙升朝着武王城的方向逃遁,止杀道人还有玄英道人也毫不示弱此时也都纷纷祭出保命的宝物想搏那一线生机。

就在佛灵子等人拼命朝着武王城的方向逃跑,个个红着眼努力催发保命之物时。只见一道流光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着他们飞来,这让佛灵子他们几个大惊失色,还以为是什么邪物前来追杀他们呢。

正打算分头跑路的佛灵子与修罗顿时听到了羚羊道人的呼喊:”诸位道友不要怕,后面是速灵舟是我们破灭战场上的强大道修使用的神奇宝物,他们定时看到我们前来救我们了,各位不要跑散了,都快速与老道汇合。“羚羊道人对着佛灵子众人说完话后,顿时将身上的一个形状奇怪的东西捏碎,顿时一道刺眼的光芒冲天而起。

正在朝着另一个方向飞行的流光,瞬间朝着佛灵子他们的方向飞来。显然是被羚羊道人使用的东西所吸引,这让羚羊道人顿时大喜:”诸位准备好,刚刚老道用的是破灭战场上的求救信号。各位都在老道的身边,不要走远了一会跟老道一起进入速灵舟。“羚羊道人颇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同时也是有些庆幸居然遇到了速灵舟。不然的话他们几个恐怕还真的说不好会交代几个人,不过有了速灵舟情况就是另一个演化了。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