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欲仙令

第29章 底牌出现

“虎哥...你叫个啥嘛?”我见它心烦气躁起来,只怕它狗急跳墙,赶忙放缓了语气。

“我的名字?!我的名字也是你这等蝼蚁能够知道的?!”妖虎恶狠狠的回答。

“哼!我看你是不敢告诉我罢了。瞧你那点儿出息,有胆子做了坏事,没胆子承认是怎么滴?”我嘴上说的热闹,心里却越来越凉。看来这头妖兽是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那我这种完全没有筹码的谈判看起来就显得毫无意义。正因为如此,我的大脑飞快的运作着,分析着每一种可能让我脱身的方法。

“我没胆子!?”妖虎被我气的原地打了一个转,“我就让你看看我有没有胆子!”说着便撑起了护盾,想要和我的指法弹再做一次正面对抗。

“塞尔坦!我看你是活腻了!”

正在调息举手,准备拼死发射最后一颗法弹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清厉的嗓音---我的大保镖终于从昏迷中苏醒了过来!

天啊!我终于有救了!

“额...吕忘忧!你怎么在这里?”妖虎听到这女子的嗓音,立刻就认出了是谁在说话,停止了进攻的步伐。有点不知所措的愣在外面。

由于我们一直都带着敛息符,女蜘蛛精从御网飞行,直到她意外被法剑击中坠落昏迷都保持着只流露出先天期修为的状态。所以,山脉里的这些妖兽一直都只是侦测到一个筑基期和三个先天期修为的目标。在他们眼里,吕忘忧肯定不在这一行人中。如此肥美的猎物当然就迎来了铺天盖地的“欢迎”!要是这些妖兽知道荒麓山脉中四个元婴期妖兽之一的吕忘忧也在这里,它们哪里敢如此作为。

“忘忧!你醒了就好!我们赶快冲出去吧?”我欣喜的传音说到。

“哥哥!我这次伤得不轻...修为已经跌落到了结丹后期。虽然气势和元神还是元婴期,但战斗力已然大不如前了。如果外面有两三个结丹期以上的妖兽,真的械斗起来,我的修为会跌得更快,很有可能斗不过它们啊!”蜘蛛精也是传音过来和我悄悄说话,手上则是打出了法决将自己的敛息符效果完全去除,暴露出自己元婴期的威势。

我由喜转忧,忘忧分析的很对,既然刚才拦截我们的阵仗如此之大,那么惊动的妖兽群必然很多,面前这个虎妖一定就是我们之地所处山区的主人。其他不是这片山区主人的高阶妖兽和赶到的比较晚的高阶妖兽,此时此刻必定潜伏在不远处观望。

既然敌人多如牛毛!何不利用一下敌人的敌人呢!想到这里,我立刻有了主意。

“妖虎!你既然知道了我的护卫吕忘忧就在这里,还敢进来作死吗?”我现在终于有了底牌,还不止一张!何不先亮一张出来给自己壮壮声威!?

“我...我不信吕忘忧在里面!要是她在里面,以她的脾气,早就动手了!之前为什么一直没有动作!?”这妖虎毕竟活了几百年,也不是没有脑子的蛮货,立刻想到了事有蹊跷“吕忘忧!如果真的是你,便出来和我一叙!”

哦?从刚才的玩命架势,已经变成了出来一叙...看来光摆出忘忧的名号,就足以压制住虎妖的杀气。

“出来就出来!我怕你不成!”吕忘忧理了理因为坠落而吹散几缕秀发,才摆出了元婴期大修士的架势,缓缓踱了出去。这架势,完全可以比拟人类世界的高级官员,这走路的姿势至少也是部级干部下乡考察的架势了吧?我心中偷偷笑了笑:只怕在这世上也只有我和姥姥二人知道这丫头的真面目吧?当然,那些把她当做低阶修士的人除外!

“吕...吕忘忧!你真的在这里!”那妖虎看到洞口出现的元婴期女妖,眼神就是一缩!身体自然得弓了起来,尾巴都高高的翘起,一副被吓坏了的家猫样,“既然你在这里,干嘛不早点现身!你...你这不是坑人么!”

听到这里,我不由得噗嗤一笑。没想到现在这妖虎的语气竟然成了如同小孩抱怨戏弄自己的成年人般的腔调。和刚才那副山大王的样子简直判若两虎!

忘忧没有理会它,依旧慢慢踱步,直到洞口外面的一块已经被大火烧整出来的平地。这地方,除了身后是一个几丈高的小崖遮挡视线以外,其他三个方向倒也视野不错。蜘蛛精的威势便向着那三个方向打了出去...

没过几息的时间,只见那蜘蛛精范儿十足的转身,对着身旁的虎妖冷笑道:“方圆三十里内,我就探到了两个其他结丹期的妖兽,你们来的好快啊!”

直线距离三十里,这对结丹期的妖兽或修士来说不过是瞬息便到的距离。平日里,领地意识极重的高阶妖兽们是决不可能如此集中在一块这么小的地面儿上。因此,可以断定,周围其他两个结丹期的妖兽,不是这塞尔坦的同谋,就是想来趁乱捞的好处的。

而吕忘忧探明之后第一时间用传音告诉了我,我心念一动,就令她照实说了出来,目的就是刺激一下妖虎,看看他的反应如何。以判断形势上是我们更危险,还是对双方都不利。

果然,这叫做塞尔坦的虎妖听到这句话,先是一惊,之后脸色立刻阴沉下来,流露出嫉恨的表情。

看来,这附近的两个高阶妖兽中,至少有一个不是它的同伙!既然如此,那就好办了!

想到这里,我顿时觉得自信起来,也是迈着方步大大方方的走出了山洞,才和那虎妖说道:“塞尔坦!看来,这其中至少有一个不是你的同伴吧?”

“哼!”这时的猛虎,气势又泄了一半,只剩下哼哼的力气,没有了还嘴的决心。

它不是傻瓜---当它看到吕忘忧从洞里出来的时候,的确有些心虚,但是据它观察,这原本是元婴期的蜘蛛精明显已经受伤,虽然气势没有受影响,但是修为已经跌到了结丹后期,真要是恶斗起来胜负难料。加上原本仗着自己还有个外围援兵的情况下,胜利还是有把握的。但是,如今竟然还有一个居心叵测的结丹期妖兽潜伏在附近,那么它的目的肯定不只是看看热闹这么简单。估计它绝对不会看着自己独占那姑姑关门弟子身上的宝藏和秘密,这个潜伏的危险绝对会影响到它自己和整个族群的安危。

如此看来,目前的双方或者说三方,其实是半斤对着八两。在谁也没有把握毫无战损,并且速战速决的情况下,估摸着谁也不会第一个动手。

实力均等的双方,在理智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发生战争的!这是战争中的其中一条真理。

现在,这个结由谁来解,怎么解,实际上替代了胜负,成了最大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