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疯狂的杂货铺

第8章 008 赶紧吃药!

溪水河畔,十几名手持刀剑浑身染血的汉子挺立,他们神情坚毅却又透着无尽的悲伤。他们身后是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老人身侧是一个瑟瑟发抖却坚强的没有哭泣的少女。少女脸上沾着血迹,一双明亮眼眸灿若星辰。

与他们相对的是一群狰狞丑陋的蛮兽。有的长像如狼生有蝎尾,有的蛇身之上长着狗头。它们望着人群、嗅着血气,躁动不安。蛮兽后方树下阴影中站着一个身穿黑衣、脸上描着诡异青纹的少年。少年手持一柄墨色玉笛,神色冷漠。

有忍受不住美味血气的蛮兽想要上前冲杀,前进几步却又退回来,时不时扭头看向黑衣男人,口中低吼不绝,像是在请示。

黑衣少年淡淡扫视蛮兽一眼,蛮兽像是受到极大的惊恐,哀嚎一声四肢伏地,颤抖不已。

老人神情哀伤,爱怜地伸手抚摸少女头顶,语气苍凉悲壮:“诸位是我王家肱骨,我王家遭逢大难,得遇诸位实在是上天护佑。如今世道艰难,我王家更是遭逢大难,生死转瞬之间,诸位高义,不必将身家性命交付此地,还是速速离去吧。”

一名持刀大汉咧嘴狂笑,只见他胸口数道蛮兽爪痕,深可见骨。他轻甩刀上血迹,沉声道:“老管家怎么也糊涂了,暗影阁出手从来不留活口,你以为这家伙能放过我们?”

“管家不必多说。我们也不是没有机会,暗影阁托大,竟然派出这么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我看他操纵蛮兽吃力,境界不高,不是没机会突围!”

其他人纷纷应是,原本绝望的脸上露出些许希望。

暗影阁少年冷笑一声,玉笛横陈,明明鼓足了力气吹奏,却听不到一丝一毫的声音。

一阵夜风吹过,枝叶发出沙沙的摩挲声。众人与蛮兽流淌在地的血腥之气顺着风飘向远方。

就在这时,原本暴躁的蛮兽群像是得到信号一样,嘶吼着冲向众人。

“小心!”

刘武爆喝一声,就见一头狼兽嚎叫着跃起。他脸露狰狞,双臂肌肉愤张,带着血迹的大刀犹如一道红色闪电,转瞬间劈砍到狼兽脖颈。

狼兽哀嚎着掉落在地,血水碰洒,却不见后退,身体低伏,四肢用力,再度猛冲而起!

狼兽血口大张,血色的眸子带着令人畏惧的色泽。

“刘武大哥小心!”

刘武身侧一人刚想要上前救援,一股腥风已然扑面,他来不及闪躲,只得将手中长剑横在胸前。

“咚!”

一声闷响传来,一只头生双角的狮子正顶在这人身上,两只犄角深深插入他的胸口,鲜血立时汹涌而出。

这人也是勇猛,长剑夹在中间无法取出,他一手抓住狮子头部,一手自腰后取出一柄闪着寒光的匕首,一下又一下的狠狠戳着。狮子吃痛,低吼着想要将他甩开,却动弹不得。

“小四!”

刘武目眦欲裂,陡然生出一股巨力,一脚将狼兽踹飞。

小四喷出一口鲜血,瞳孔渐渐扩散。他看向举刀砍狮子的刘武,勉强咧开嘴,却有更多的血液流出。

“大哥……看来我……没福分娶你家二丫了……”

“你闭嘴!”刘武眼睛有晶莹闪现,刀如闪电,一刀又一刀狠狠砍向狮子脖颈。“你他吗的给老子活下来,听到没有!否则老子扒了你的皮!”

狮子拥有二级实力,一身皮毛坚硬如铁,但也架不住刘武这个二级武者连连劈砍。它有心闪躲,却被小四禁锢,千斤坠使出更是动弹不得。此时它的身下已经满是鲜血——有小四的,更多的却是它自己的。

狮子吃痛低吼,头部微拧,张开血盆大口咬向小四腰腹!

犄角转动,扩大了小四伤口,血液立时喷薄而出!

“小四!”

刘武再度怒吼,用出全身力气砍击。风的啸音变得低沉,刀光如电。他知道这一刀下去狮子必定尸首两分。

老人神情哀伤的看着眼前的战斗。所有人都在拼命,他们用刀剑抵抗嗜血狰狞的蛮兽,他们用生命守护王家最后的尊严。少女泣不成声,柔弱的身体瑟瑟发抖。

他看向远处有些模糊的黑色身影,愤怒而又悲伤,吼道:“为什么!我王家已经决定退出,为什么还要赶尽杀绝!”

暗影阁少年吹奏的动作停顿,想了想,说道:“你知道的太多了。”说完这句,他似乎也有了多说几句的兴致,一挥手止住蛮兽攻击,接着说道:“你知道组织里太多的秘密,王家知道组织里太多的秘密。从王家选择退出的那一刻,你们就注定是死人了。”

少年语气平淡,定人生死像是谈论猪狗。事实上对于暗影阁来说,黄图大世界绝大多数人都是猪狗一样的存在,杀也就杀了,丝毫没有心理负担。

“你怎么知道我们踪迹的?”老管家至今不能相信暗影阁的人会追上自己这一路,要知道这条路线是临时决定,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更何况他们是在组织会议之前离开的!

黑衣少年摇头。他的面容朦胧不清,像是有一层薄雾蒙面。“你还是太小瞧组织了。不说了,送你们上路!”

少年再度将玉笛放在唇边,忽然扭头,喝道:“谁!”

护卫们惊喜地看过去,心想只要能有两个人,他们就可以活下来!老人嘴唇嗫嚅,眼中绽放生的希望!

匍匐在地的常风很尴尬的站起来,他向众人挥挥手:“嗨,你们好。你们忙,我还有事,先走了。”

他是在双方战斗的时候过来的,那时候他们精神集中,没能发现自己,谁想到如今却暴露了。

看着瘦弱不堪的常风,王家众人难掩失望。

刘武重重叹口气,伸手抚过小四犹不瞑目的双眼,骂道:“该死的混小子,到了地府我是让你喊我大哥还是岳父?二丫对你也有情谊,可惜了……”

蛮兽群嘶吼声冲天,血腥之气扑面。黑衣少年眼眸冰冷,玉笛横在唇边。

眼看这邪恶少年要对付自己,常风哪里还肯含糊,脚下生风,三下两下就冲到王家几人跟前。

经过之前的战斗,王家再次减员,除了老人和少女依旧站立当场了不过五人。值得庆幸的是对方蛮兽同样所剩无几。

“小兄弟,你怎会来此……唉……”老人眼皮跳了两下,没想到他们临死还会搭上一个陌生人。

哭泣中的少女不知何时不再哭泣。此刻她似乎已经将生死看开,不再惧怕。她看着常风,认真道:“对不起小哥哥,我们连累你了。”

常风眼看黑衣少年又要吹笛子,来不及多说什么,从怀中掏出一葫芦疗伤丹甩给刘武,同时喊道:“不想死就赶紧吃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