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疯狂的杂货铺

第7章 007 落日山脉!

且不说王家内部的勾心斗角,常风此时正一脸感慨。

大还丹药力十足,虽险些将他纤细的经脉撑爆,却也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

“这就是一级武者的感觉吗?”常风手掌握拳,一股从未有过的力量感在澎湃。

“丹田、经脉被药力扩张强化,身体素质在各方面都有不同提升。”常风此时冷静而充满睿智,并没有陷入突破的喜悦。

“初入一级武者境界就能有这么大的不同,能战胜刘大刀看来也是运气使然。”常风呢喃:“大还丹药力还有差不多一个月才能吸收干净,按照这样的速度,一年之后能难冲到二级。”

看着摆放在眼前的三个葫芦,思考良久,常风终于下了决定:去落日山脉历练,寻求突破!

落日山脉广袤无边。相城中盛传山脉深处有吞星拿月的可怖蛮兽,有死而复生行走世间的骷髅,还有一株青草便自成禁地的死亡山谷。无数人前赴后继想要探索深处的秘密,却连通过山脉外围都极其困难。

王二二级巅峰修为,号称相城第二高手,也不过是在山脉外围打转而已。

既然做了决定,常风便不再迟疑。重回市场采购杂货,同时雇佣一名长相敦厚的老人替自己看管杂货铺,安心修炼两天,在约定的时间将《百战诀》和一枚根骨丹交给刘大刀后便趁着月色离开。

日出西山,金光遍洒。

风急天高,兽吼不绝。

巨树林立,阳光被遮挡个干净,本应充满朝气的清晨如同傍晚一般阴暗。远处不时传来裂石穿云的恐怖叫声,似乎是从天边传来,又像是近在耳畔。

伸手抚摸坚硬而充满刀伤剑痕的巨树,血腥气息扑面。

此时一行五人忽然出现。他们步履蹒跚,鲜血沾襟。两人已经陷入昏迷,被同伴架着快速奔跑。他们的脸上写满了惊恐,哪怕已经陷入昏迷,表情依旧恐惧而狰狞。

他们本该从另一个方向离开,却在看到常风的同时不约而同转向冲了过来。

常风安静地站在原地,看着他们跑到自己身边,又看着他们踉跄远去。

人性啊……

常风心中叹息。在这无法无天、无人管治的山脉中,人性的阴暗面被无穷放大。这一刻,他极为庆幸,至少知道山脉中除了自己,无人可以相信。

安静等待片刻,常风并没有发现任何蛮兽靠近,于是不再犹豫,径直朝着山脉走去。

树木参天,荆棘遍地,随着逐渐深入,路也越来越难走。

“吼!”

远处,一头狰狞的剑齿虎跃上一株巨树,张开血盆大口,咬向一只瘦弱的猴子。那猴子一脸惊恐地倚靠着树干,就在剑齿虎接近的刹那,忽地狂啸一声,陡然变成身高一丈、无比狰狞的巨型猩猩!

大猩猩瞳孔闪烁阴险笑意,面盆大的手掌径直抡过去,下一刻,西瓜炸裂的声音传来,剑齿虎的无头尸体重重落地。

大猩猩兴奋无比,拍着胸脯连声嚎叫。粗大的树枝因无法承受而断裂,落地的大猩猩似乎有些恼怒,一拳将巨树轰成两段,随后拖着剑齿虎的尾巴离去。

更远处,一群半米长的乌鸦呱呱叫着从巨树之上飞过,一条无比粗大的蟒蛇猛地伸出半截身体,闪电般吞掉一头。

蟒蛇大约一米粗,长度未知,颜色与树木相似。蛇信在空中飞舞,嘶吼声惊天。

乌鸦群惊怒,叫声震耳。巨蟒闪电出击,再次吞下几头,意犹未尽地盯着头顶盘旋的乌鸦群,就像是雄壮的狼在注视温顺绵羊。

一头巨大的乌鸦越众而出,直击高天,待到几乎看不到身影之后迅疾俯冲。双翅收拢的乌鸦王如同利剑一般狠狠刺向巨蟒。

呼啸的风声尖利刺耳,急速冲击的乌鸦王浑身燃起黑色的火焰!

巨蟒眼中闪过一丝惊恐,闪避不及,坚硬的蛇身出现一个黝黑的大洞,鲜血汨汨。乌鸦王化作一道黑色暗影,再次急速飞起,乌鸦群兴奋大叫,一个个学着乌鸦王的样子冲天而起。

巨蟒色变,冰冷的眸子里写满了惊恐。

成群的乌鸦就是无数的利剑,不过片刻就在巨蟒身上留下无数大小不一的孔洞。巨蟒哀嚎,巨大的身体扭曲翻滚,无尽的参天古树支离破碎。

常风快速远离战场,心脏剧烈跳动。他不清楚巨蟒是什么实力,但看得出来即便是乌鸦群里最弱小的都有一级实力。

常风舔舔嘴角,明知此地无比危险,血液却在滚滚燃烧。他的动作更加迅捷,注意力也更加集中。

绕过一棵巨树,眼前出现一株长相奇特的植物,向日葵模样,血红色,枝叶稀少,一部分根须裸露在地表。红色向日葵方圆十米内寸草不生,土地湿润。空气中飘着一缕淡淡的香气,让人迷醉。

无意识地,常风一步迈出,却在下一刻警觉,脸色突变,急速远离。

深入山脉五里,常风便不再深入,转而横向转移。五里路途虽短,却让他见识了很多从未见识过的画面,会变身的猴子、无比巨大的蟒蛇、古怪的乌鸦、诡异的血色向日葵,除此之外,也遭遇了很多危险性并不算大的动物,这些动物实力不到一级,无法对常风造成太大的伤害,出于谨慎,常风并没有对它们下手,担心战斗的声音或是血气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他还在小心寻找着适合的地点,希望找到一个区域内实力最高是一级蛮兽的地方。只可惜,一天时间过去,仍旧一无所获。

天色转暗,喧嚣的山脉逐渐变得安静。硕大的圆月当空泼洒银白色的光辉,无数喜好月华的蛮兽对月吞吐。

远处传来水流的声音,叮咚作响,清泉石上流。

这是一道并不算大的山间溪流,自山中而来,汇卧龙而出。溪水清澈,闪耀着月的光华。

常风谨慎前行,将水壶灌满本想离开,却发现溪水开始变红。清透的溪水被血液沾染,前一刻还是丝丝缕缕,转瞬间溪水已成血河。

血腥之气弥漫,溪水变得湍急。无数衣甲碎屑随浪用来。显然,上游正在进行着极为惨烈的战斗。

常风收起水壶,想都没想就要远离。他没有力挽狂澜的实力,一头扎进去也不过是把自己的命搭进去。

“吼!”前方一声蛮兽低吼传来,声音低沉,威势不凡。

“该死!”常风脸色一变,正想换个方向离开,却陡然止步,返身朝着上游冲过去。

血水腥气太重,吸引周围蛮兽,如今溪水附近都是闻腥而来的蛮兽,数量只会越来越多。一级武者还不够给他们塞牙缝的。

“第一天就遇到这种无妄之灾,真是够晦气的,希望上游那些家伙能多撑一段时间。”常风伸手摸向怀中丹药,心说希望能破财消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