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疯狂的杂货铺

第10章 010 断路苍茫!

眼看众人离开,常风毫不犹豫的掏出一枚大还丹,就这样拿在手里,任凭丹药香气随风远去。

此刻天色更加暗淡,王家众人的身影早已消失在无边巨木之后。身后蛮兽群的脚步声越来越响,或尖锐或沉闷的兽吼越来越接近。

“刚到手的丹药竟然便宜你们这些畜牲了。”常风暗自撇嘴,等确定药香飘远后立刻伏低身体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

野猪发生的变异被常风看在眼里,同时发现那些蛮兽在闻到药香的同时或多或少表现的躁动不安。大还丹药力十足,看来哪怕是蛮兽吃了也能获得好处。相比人肉,大还丹对它们的吸引更大。

山脉中蛮兽横行,人迹罕至,丛生的荆棘灌木严重影响了常风的速度。

“这里应该差不多了。”

大约十分钟后,常风停住脚步。他不敢再带着丹药前行,身后越来越严重的危机感像是无数利剑挂在头顶,冰冷刺骨。

他将大还丹扔到地上,深吸一口气,朝来时的方向跑去。

“轰!”

一声震响传来,地震一般,土石离地,带起无数烟尘。

常风脸色苍白无比,额头豆大汗珠滚落。

他身前十米处盎然立着一头金黄的狮子,哪怕天色昏暗,仍能看出它光亮顺滑的毛发。

黄金狮子身体低伏,脚下是由于剧烈冲击造成的蛛网凹坑。鼻头翕动,眼中闪过一抹亮光,径直朝着常风冲来。

呼啸的风声刚刚响起,黄金狮子就已经出现在常风眼前!

一只越来越大、闪烁着锋利光泽的狮爪倒映在常风瞳孔,震耳欲聋的狮吼掀起一阵狂风!

生死一瞬,常风只觉得浑身滚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陡然出现。身体重归自己支配,发软的身体充斥着力量。千钧一发间,他做出一个侧身飞扑的动作,刚好避过拍击他头颅的巨爪。

狮爪重重拍在常风肩膀,一下将他拍飞出去十几米远,狠狠撞击在一株巨树之上。

巨树震动,枯枝败叶纷纷落下。

常风喷出一口鲜血,挣扎着站起来,发现刚刚重伤自己的黄金狮子已经消失不见。

远处传来一阵剧烈的轰响,不断有巨树倒下,横亘一方。蛮兽的嘶吼响彻天际,隐约间似乎能听出有蛮兽发出虚弱的哀鸣。

那是常风丢弃大还丹的地方。

不敢取出疗伤丹生怕药香引来蛮兽的常风拖着剧痛的身体小心前行,唯恐再遇到蛮兽。索性他运气不错,一路走来有惊无险。

“第一次发觉几里路途有如天堑。”常风苦笑着掏出一枚疗伤丹服下,同时小心包扎好伤口。

距离走出山脉还有两里左右,这让常风生出无限希望。

就在这时,一声尖利的禽鸣像是自九天而来,下一瞬,呼啸的飓风莫名出现,巨树细嫩枝桠瞬间被风压撕裂,地面生长着的草丛灌木被风压扁,常风身体摇晃不休,几乎就要被狂风掀到天上去!

这是什么东西!

遮天蔽日的树冠凋零,一道三丈大小的黑影犹如利剑一般俯冲而下!

不过惊鸿一瞥,常风脸色狂变,尾椎骨一股凉气升腾,无比剧烈的死亡恐惧降临!

不!

看着抓向自己的恍若钢铁的巨爪,常风嘶声裂肺的吼叫。声音恐惧、凄凉同时带着无尽的悲愤,却在下一瞬间戛然而止,就像是从没有出现过一样。

埋头赶路的王家众人忽然止住脚步。他们侧耳倾听,隐约听到一声无比凄惨的临死前的怒吼。王家小姐王语嫣小脸煞白,她红着眼睛询问:“刚刚……刚刚……”

刘武叹息一声没有说话。说心里话,他活了几十年第一次遇到真的可以舍身为人的侠义少年。大难临头时,他可以为亲近的人做任何事,却无法对陌生人付出一切。每个人都有私心,谁也不能例外。

少年凶多吉少,之前那一声惨叫恐怕……刘武再度叹息,看向身边兄弟,却发现他们的脸上同样挂着愧疚。

一阵沉默之后,老管家忽然开口:“我相信那少年绝不会出事。一个身怀大量疗伤丹和大还丹的少年身上必定有护身保命之物。大家振作精神,先设法离开,再想办法搭救他才是正理!”

少女泪眼婆娑,轻咬嘴唇,道:“大哥哥一定不会有事的!”

老管家递给少女一个坚定的笑容,道:“他绝不会有事的。”说完这话,心中却在叹息。他年纪虽大却耳聪目明,刚刚那一声戛然而止的惨叫分明就是在后方断路的少年。

老人神色复杂的瞥了眼昏暗不清的后方,再没有心思开口。

不知道过了多久,常风从昏迷中醒来。睁开眼的瞬间,无尽的痛楚就像是塞满了所有的神经,由于不清楚眼下状况,被他硬生生忍了下来。

常风拼命咬着嘴唇阻止自己发出声响,同时暗暗打量。

此刻天已放亮,头顶上方是碧蓝如洗的洁净天空,他的身下周围是儿臂粗的树枝和柔软的藤条。方圆三丈的空间略显空旷。

常风挣扎起身,伸手掏向怀里。疗伤丹和大还丹还有很多,他只有尽快恢复,才能更好的活下来。

这……

下一刻,常风脸色难看无比。两个装着丹药的葫芦不在怀里,恐怕是昨夜被那巨大凶禽袭击的时候丢失了。想到这里,他忽然有些疑惑,自己是怎么从那凶禽手中逃脱的?

凶禽巨大无比,一爪子下去别说自己这小体格了,就是一头大象也得毙命,难不成自己又穿越了……

就在常风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声熟悉的禽鸣再度响起。

这是昨晚那头凶禽。

看着在空中盘旋鸣叫的巨鸟,常风下意识的做出判断,同时瞬间明悟这里是凶禽巢穴。

凶禽带着呼啸的风声闪电般落在常风身旁,狂风再次将常风瘦弱的身体掀飞。

几乎是瞬间,常风的身体就已经出现在巢穴之外。身在半空的他虽然恐惧却没有哭号,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在闪烁:你把我捉到这里来总不会是想这样把我摔死吧……

他瞥向凶禽,正看到它眼含戏谑的看着自己。

凶禽展翅,对着常风轻轻煽动,本该坠地的常风忽然朝着巢穴飞了过去。

扑通一声,常风落在树藤之上,树藤柔软,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凶禽低声鸣叫,狠厉中夹带着虚弱和迟疑。它看起来像是雄鹰,冰冷眼神冷酷无情,尖利巨喙闪烁寒光,褐色铁羽铮铮作响。它的翅膀巨大而充满力量,它的双爪坚硬而透着锋芒。

它像是在俯瞰虫蚁,冷蔑而又无情,又像是在思考什么,犹豫而又彷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