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赤魉

第49章 攻心为上

听到李元这两个字,林炎和穆顶天对视了一秒。

林炎尴尬地笑笑,胸前青光一闪,立即消失在穆顶天的面前。

“哼!”穆顶天长袖急挥,大片黄沙骤然落下,已显出一个人形。林炎跟对方距离太近,穆顶天飞身抓去,灵气压迫下,他已经无路可走。

“往哪跑?”穆顶天揪住林炎脖领说道:“幻元门的小鬼,你胆子倒不小!”

“弟子也是求学心切,无奈出此下策。”林炎也不再伪装,露出本来面目,心里倒不似刚才那样焦急。

“油嘴滑舌!”穆顶天怒道:“你在这等我发落,要是敢跑,我就没这么客气了!”

说着穆顶天松开林炎,转身出了土元门。

林炎和雷蒙的计划中,本想将李元诓出来,雷蒙以各种关于李高德的假消息蒙骗对方,以此来拖延时间。没想到李元似乎早知道他父亲的下落,根本不废话,上来就要将雷蒙置于死地。

雷蒙身为幻元门大师兄,虽然修为不弱,苦于天赋不够,只能修习易容这种毫无攻击力的幻术。若是只有李元自己,他靠灵气“基元式”还能纠缠一阵,再加上土傀儡的话,雷蒙也只有逃跑的分。

起初雷蒙还向远处躲去,想给林炎多争取些时间。但林炎太久没有出来,他的灵气渐渐不支,只能拼命往土元门折回。

李元显然不想让知道李高德消息之人活在世上,是以屡用杀招,可雷蒙灵气不输与他,虽然数次涉险,但也成功逃到土元门的居所之外,大声呼救。

土元弟子见雷蒙伤痕累累满身是血,李元也杀红了眼,谁都不敢贸然劝阻,这才叫出了穆顶天。

雷蒙呼救之时,气息略滞,被土傀儡重重地砸到地上。李元疾冲,手中沙影剑猛扎下去,雷蒙急忙侧身,虽然避开了要害,但右肩也被刺穿,钉在地上动弹不得。

李元将雷蒙踩在脚下,手中再次幻化沙影剑,毫不留情地挥了下去。

“住手!”穆顶天怒喝一声,已闪到李元身前,左手震散了土傀儡,右手抓住李元手腕,稍一用力,沙影剑便落在地上,化作黄沙。

“想在云府杀人!你疯了吗?”穆顶天怒道。

李元见是门主,稍稍冷静下来,瞪了一眼地上的雷蒙,不再言语。

“大师兄!”林炎也赶了过来,搀起雷蒙,眼见他肩上血流如注,林炎悔道:“都怪我!”说着从储物袋中掏出钟离九的“布灵丹”,给雷蒙服下。

“我没事,林师弟…下次你可得抓紧点啦!”雷蒙勉强笑道。

“下次?!没有下次了!”穆顶天厉声喝道:“欺瞒长老,偷梁换柱,私自闯我宗门,还与我门下弟子冲突。你俩现在收拾收拾,滚出云府吧!”

只要证据确凿,云府长老拥有将任一弟子驱逐的权利。

“欺瞒长老,私闯宗门,都是我一手谋划,我愿承担所有罪责。师兄只不过听信我的蛊惑,罪不止逐出云府吧。”林炎昂首道。

“哼!你倒义气!不过这事可不是你说了算的。”穆顶天冷哼道。

林炎心中略一盘算,立即说道:“那我斗胆请穆长老宽限一日,过了明天我就自行离开!”

“你要做什么?”穆顶天不禁问道。

“我明天击败万浩宇,替黄琛报仇,灭水元门气焰,也不枉您刚才的一番教导。等我替土元门出了这口气,到时候要怎么惩罚,全凭您一句话!”林炎坚定道。他偷听穆顶天和树长老的对话,心知他和墨姬不和。事已至此,林炎也只能试着用言语打动对方。

“哼!你小子倒会说!”穆顶天说道。长老中数他脾气最好,又生爱才之心,听完林炎的话心中也怒气渐消。

“您同意了?”

“没这么容易!我现在给你两个条件,其一,明天必须要胜万浩宇。其二,你要加入土元门,做我的弟子!做到这两点,我可以既往不咎!”穆顶天思考片刻说道。

“好!一言为定!”林炎应道。

他知道自己身为土元门弟子战胜万浩宇,才是给穆顶天解气的最好方式,而且大家都知道自己是水月掌宗,做掌宗的师父,确实是件很露脸的事。林炎纵使洞悉了穆顶天的意图,但除了答应,也没有别的办法。

身居长老高位,追逐声名之欲恐怕要比渴求修行之心来的更甚。

“今天你先回去,明天若胜,晚上来宗门见我!”穆顶天说完已转身离去。

林炎目送对方离开,忽然感觉一阵杀意,这才发现旁边的李元一直冷冷地盯着自己。见林炎看了过来,李元也立即扭头走开。

“刚才忙于开脱罪名,倒把他给忘了。”林炎暗道,“他这么看我,难道也以为李府之事是我所为。”

看到李元,林炎又不由得想起了孙雯玉,不过他此刻心里已豁达许多,想着他俩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自己跟他们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林师弟,都怪我没能拖住李元,才…”回去的路上,雷蒙自责道。

“别这么说,这事本就怨我。再说眼下已是最好的结果了。”

“你不会真要加入土元门吧,那穆长老岂不成了水月掌宗的师父?”

“顾不了这么多,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林炎叹道:“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明日之战!”

……

第二日。

离选拔开始还有一段时间,林炎就早早来到了较武场。

他静静地坐在地上,微风吹过,身体如风中枝叶般,随着轻轻律动起来,形成一种特有的节奏。慢慢地,他周围的一草一木,一石一尘,似乎都跟着这种节奏动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随着周围的人渐渐增多,林炎的呼吸也跟着慢慢变化,将身体的律动始终维持在固有的节奏之上。

“你看幻元门那个小子在搞什么名堂?”

“搞什么也没用,今天他对上万浩宇,恐怕要比昨天还惨。”

“要我说啊,今天十个回合就能分出胜负了!”

“我看未必,一个回合就够了!”

“昨天那个幻元门的小师妹倒不错,可惜了…”

有些提前到来的弟子看到林炎,纷纷议论着。

时辰已到,各宗弟子尽皆入座。

林炎依然静静地坐在那里,仿佛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幻元,水元,入场!”张青朗声道。

这时林炎才慢慢起身,步入场地,与万浩宇对面而立。

“开始!”

张青一声令下,林炎和万浩宇谁都没有动。

“知道你昨天的比赛很蠢么?”万浩宇不屑道。

“蠢吗?我不觉得。”林炎笑道。

“我了解你的实力,你觉得我还会上当?”

“我觉得你会。”

话音刚落,林炎竟然转过身去,背对着万浩宇旁若无人地坐在地上,双眼微闭,与入场前的姿势一模一样。

这种姿势在元修对决中,看起来跟自杀没什么区别。

万浩宇却并没有进攻。

墨姬曾告诫过他,幻元多变,林炎又诡计多端,千万不能像对付黄琛那样轻敌。

淡淡的灵气波动浮在林炎周围,他依旧按照自己的节奏慢慢呼吸吐纳,似乎对周围的一切全然不理。

在万浩宇看来,背对着自己的林炎,从头到脚没有一处不是破绽,然而就因为全是破绽,他心中反倒迟疑起来。

“他为什么要这样?难道是什么怪招?”万浩宇想不出所以然。墨姬虽给他讲过与林炎短暂交手的经历,但也仅限于此,幻元对他来说依然神秘。

时间慢慢流逝。

各宗门的弟子开始起哄。

“上去揍他啊!”

“他都背对你了,你还在想什么?”

“亏你还自称天之骄子,简直就是怂货!”

“还不如昨天那个小师妹,你还是不是男人!”

这就是群众的力量。

如果让他们单独面对万浩宇,恐怕没人敢这么说。裹在茫茫人群之中,那就无所谓了。

“我终于知道了!”罗鼎兴奋道。

“又知道了,别忘了要给我洗一年的衣服!”雷蒙不屑道。

“这次是真的。就像林师弟昨天所说,他做的那些不是给万浩宇看,而是给我们看的。”

“什么意思?”

“林师弟就是要让别人亲眼看到他的‘弱’,而万浩宇是公认的‘强’。你听听周围的声音,林师弟要让所有人都做他的武器。”

“武器?”雷蒙不明所以。

“还记得当时修习幻境时你讲过的吗?”罗鼎说道:“幻术之境,攻身为下,攻心为上!越是守不住心神,越容易被幻境迷惑。万浩宇自负高傲,怎么受得了众人这样嘲讽。”

“哦!”雷蒙恍然道:“只要他心神一乱,林师弟就省事多了。还可以留手对付那个尹仇。”

“没错!”罗鼎得意道。

“少在那装神弄鬼!”听着周围的噪音,万浩宇终于按捺不住,向林炎疾冲过去。

林炎嘴角微微上扬,胸前地青光瞬间蔓延,将周身笼罩在内。

“砰!”

万浩宇一拳砸下,地面微微龟裂,而林炎还好端端地坐在他的身前。

“不可能打歪啊!”万浩宇心中纳罕,跟上又是一拳。

这次无论速度还是力量,万浩宇已经提升了一个档次,他相信林炎如果依旧背对自己,绝对难以躲开。

“砰!”

还是地面。

万浩宇不明所以,动作微一停滞,林炎已经站起身来,朗声说道:“我站在原地不动,十招之内,你若能碰到我,哪怕是衣角,我也立即认输!”

他通过灵气将声音传了出去,响彻较武场。

人群瞬间安静下来,几乎所有人都觉得林炎疯了。

万浩宇脸色铁青,这番话是对他赤裸裸的羞辱!

林炎依旧淡定地站在那里,面无表情,他的身体似乎以一种特殊的节奏律动着,幅度微小到令人难以察觉。他可以感受到周围环境的任何细微变化,包括万浩宇渐渐急促的呼吸。

林炎此刻已经完全掌握了万浩宇的心态。众人的嘘声,让他变得急躁,自己背对对手,让他感到怀疑,刚才的挑衅,又让他愈加愤怒。

正如罗鼎所说,林炎要做的就是尽一切手段扰乱对方心神,堕入自己的幻境而不自知。

万浩宇已经将状态提升到了巅峰,隐隐可见白色灵气在他身旁急速环绕。

“你要为所说的话付出代价。”万浩宇冷声道。

“十!”林炎微笑着说道。

“砰!”

万浩宇脚下发力,地面竟然开裂,他的身体已如流星般射了出去,直奔林炎而来。

“轰——”

林炎身前被砸出一个凹坑,而他还是好端端的站在那里。面带微笑,伸出右手向天,做了一个手势。

零星几个弟子被煽动起来,高声喊道:“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