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赤魉

第47章 夜探土元门

林炎匆匆赶到土元门处,已不见雷蒙身影,心知他已成功,当下放慢脚步向土元门走去。

“李师弟,这么快就回来啦!”一个声音从林炎身旁响起。

林炎忙向来者看去,此人身材消瘦,眼小鼻尖,满脸精明相,正是刚刚大赚一笔的王邑。

林炎虽不识此人,不过与雷蒙计划在先,此时已知其中蹊跷,忙躬身道:“师兄。”

“哎,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王邑眉眼带笑道:“你那个幻元门的朋友出手还真阔绰,你俩捣鼓什么好买卖呢?也带上师兄我跟着喝口汤啊!”

王邑见雷蒙出手就是两个金币,笃定他和李元之间定有盈利颇丰的交易,才会如此大方。至于什么“此事关乎他父亲”的说辞,王邑料定是他们之间的暗语。

“哈哈!”林炎想不到遇上这么一位,干笑两声敷衍道:“卖他一些消息罢了。”

“消息有赚头么?从哪弄的消息啊?一条消息…”王邑连珠炮地发问道。

林炎见王邑眼中精光闪烁,贪财本性暴露无遗。心道:“这人如此看重此事,想必雷蒙在他身上花了不少钱。大师兄恪守勤俭之道,确实难为他了。”

微一沉吟,林炎计上心头,将王邑拉到角落,正色道:“这事你可不能告诉别人!”

“师弟你放心!我王邑对着苍山起誓,绝不说与外人知道。”王邑信誓旦旦道。他当然不会把这“赚钱的买卖”说给别人知道。

“好!”林炎警惕地看看来往之人,故意压低声音说道:“我确实有不少消息,只不过价钱不一。比方说刚刚卖给那个幻元弟子的消息,就值五十个金币!”

“五…五十个金币!”王邑失声道。

“嘘!小点声!”林炎怒道。

“是是是。”王邑低声道:“什么消息值这么多钱?”

“就是明天幻元门的林炎跟万浩宇一战的消息,关乎掌府弟子归属,你说值不值钱?”

“哦——”王邑恍然道:“难怪那雷蒙出手这么大方。李师弟,你那还有没有什么消息了,也卖给我一个。”

“不行不行,我这消息太贵了,你买不起。再说我留着自己卖的,给你干嘛!”林炎忽然摆手道,转身欲走。

“别啊,李师弟,你看咱俩今天聊得这么投缘,你权当卖给师哥一个人情。”

“说了你买不起。”林炎不耐烦道。

“先说说多少钱嘛!你怎知我买不起?”王邑急道。

“唉,一百金币,买得起么。”

“一百!”王邑的五官已经扭曲变形。

尊元大陆金矿稀少,是以流通金币极缺。一枚金币能换千枚银币,可供三口之家一年花销。

这么多钱王邑别说付了,他连见都没见过。

林炎时间紧迫,信口开价,见王邑已被震住,随即笑道:“师兄,这么多钱你就算拿得出也未必肯信我,对吧?”

王邑不语,林炎已猜中他心事。

“你说明日幻元水元一战,谁会胜?”林炎忽道。

“一定是水元万浩宇了,林炎今天被打得多惨!”王邑惊道:“难道说你的消息能让他反败为胜?”

“不错,我卖的消息就是万浩宇的弱点。林炎若赢了明日一战,可否证明我的消息不假?”

“这个自然。”王邑应道。

“好!”林炎笑道:“这里人多眼杂。明天此时,幻元门外,咱们再见!”林炎说完转身便走,留王邑在原地独自沉思。

“李师弟真是不会做买卖。林炎那么弱,要能赢得过万浩宇,这消息可不止五十金币啊!”王邑想道,一切只等明天结果。

林炎跟着师兄弟步入土元门,看到里面陈设,顿时傻眼。

土元门弟子最多,居所空间也极大。光是大厅已比幻元门大了数倍,更别说细分的功能区域。茶室、酒肆、书库、功房等等,所有功能一应俱全。幻元门一共就只有两间,一个大厅,一个内室。

林炎随即瞧见黄琛,他正躺在医室中,看上去已陷入沉睡。身旁坐着的穆长老和树长老正在聊着些什么。

土元门大厅角落里,一阵灵气波动,林炎环顾左右无人,已然施展幻境,悄悄来到医室外,站在门口侧耳倾听。

“他服了我的药,三日之内就可醒转,应无大碍。”树长老静静地说道。

“多谢树伯。”穆顶天说道:“唉!没想到万浩宇出手如此狠毒,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

“这也怪不得墨姬,你若没有让黄琛激怒万浩宇,恐怕他也不会下此重手。”

“树伯说的极是。是弟子做的不妥。”穆顶天恭敬道。云府之中,树长老的身份恐怕比掌府风鸿都要高。

“万浩宇是墨姬的儿子?!”门外的林炎心道:“原来万泉和墨姬竟是夫妻。平时看他俩貌似不和,难道是在演戏?”

树长老慢慢站起身来,对穆顶天说道:“云府各宗门之间互相争斗已久,非你我能左右之事,你也无需自责。”树长老忽然顿了顿,叹口气道:“你要记着,凡事还是要以云府为重。不用送了。”说完,树长老缓步走出医室。

“弟子谨遵树伯教诲。”穆顶天站在原地躬身说道。

“恩?”走出房间,树长老忽然看向角落。

“糟了!”躲回角落的林炎不由得大惊,“被发现了?!”

林炎正想着如何应对,只见树长老已迈开脚步,缓缓地向门口走去。

“谁言蚍蜉难撼树,历来英雄少年出…”树长老似喃喃自语道,眨眼间,身形已出了土元门。

林炎趁无人注意,现出身形,坐在地上暗自心惊,后背已被冷汗湿透。

“连墨姬都骗的过,这树长老难道真看得到我?”林炎心疑道。他明明看见树长老临走时,在冲自己的位置微笑。

“李元,你坐在地上干嘛?”穆顶天从医室出来,看到地上的“李元”,不禁问道。

“哦。”林炎这才回过神来,赶忙起身,试着模仿李元的声音恭敬道:“门主大人,弟子有一事不明,特请赐教。”

“何事?”穆顶天并未怀疑。

“弟子只是对今日之战感到气愤难平,那万浩宇出手实在太毒,我想找他理论,又怕不是他对手。尤其他破解黄师弟那招,弟子实在不知如何应对。”林炎轻声说道。他对于能否蒙混过关,心里着实没底。

“这个嘛。”穆顶天略一迟疑,似忆起树长老刚才之言,叹道:“你愿意为师弟出头,我也深感欣慰。不过咱们同在云府,还是要以大局为重,切不可同门相残。”

“是!弟子明白了。”林炎失望道,心说鉴于刚才树长老的一番话,今日此行恐怕难有收获了。

“不过!”穆顶天忽然笑道:“我倒可以给你说说五行生克之理!可不是让你针对什么万浩宇哈!”

“弟子谨听教诲!”林炎瞬间已明白穆顶天的意思,不由得喜出望外。

穆顶天的光头被灯火照的铮亮,林炎第一次觉得眼前这矮个长老绝对配得上“顶天”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