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赤魉

第46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

当初林炎于李府养伤,已得知李元身在云府。他也料定其必是继承李高德的土元,所以他所幻化之人,正是李元。

偏偏在水元门遇到了孙雯玉。

各宗门之间明争暗斗,又以水元、土元两宗矛盾最深。墨姬欺负穆顶天年轻,穆顶天则不耻于处处受一个女人压制,黄琛与万浩宇之斗就可看出其中端倪。纵使两宗靠的最近,弟子之间却根本没有来往。林炎不知道的是,他并非偶遇孙雯玉,而是对方常常坐在宗门之外,等待着李元。

“为什么一直躲着我!”见林炎不语,孙雯玉追问道。

“我…我…”林炎实在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你是不是早已忘记自己说过什么了?”孙雯玉说完,羞地低下头去。

“我说什么了?”林炎不禁问道,他似乎也很想知道李元跟孙雯玉说过些什么。

一语出口,林炎忽然发觉不对。他只能幻化李元身形,却无法模仿其声音。

孙雯玉猛地抬起头,丝毫没有注意到声音有异。对林炎怒目而视,说道:“你说过要娶我,难道也忘记了?枉我不顾父亲阻挠,前来云府找你!”

“啊?!”林炎忍不住惊道。他没想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孙大姐”,原来早有婚姻之约。

见对方惊讶的表情,孙雯玉强忍着怒目圆睁,可两行热泪也不受控制地滚落下来。

女孩家不顾身份,向男方提出婚姻之约,已是莫大的勇气。而后又遭到对方漠视,心痛可想而知。饶是孙雯玉这种烈性女子,也难忍泪水。

“好!既然如此,那咱们从此天各一方,永不相见!”孙雯玉哽咽道。

林炎从未见孙雯玉如此伤心之至,心中划过一阵莫名痛楚。恍惚间不知自己到底是林炎还是李元。随即脱口而出道:“不要!”

“你说什么?”孙雯玉脸上露出一丝期盼,“你舍不得我,是吗?”

林炎点了点头。

“元哥!”孙雯玉破涕为笑,刹那间已钻入林炎怀中,与他紧紧相拥,口中喃喃道:“我知道…我知道的…”

拥着孙雯玉温软的身体,看着她娇羞地面庞,林炎也渐渐意乱神迷,宠溺地拂着她的秀发,得偿所愿的唇轻轻印在孙雯玉的额头之上。

孙雯玉脸上无限娇羞,不由得将粉面深埋在林炎的胸膛之中,柔声说道:“元哥,我知道你在为李伯伯的事情烦恼,婚姻之事不便提起。若你不嫌弃,我愿意随你一同离开云府,从此天涯海角,直至找到李伯伯为止。”

“嗯。”林炎囫囵道。

“还记得当年那个‘怪物’林炎吗?他就在幻元门。我猜李伯伯失踪跟他脱不开关系。上次被他施诡计逃脱,没能问出端倪。下次咱俩联手,一定要逼他说出个所以然来。对了,还有他身边的‘妖女’,看上去也很古怪,说不定就是他的同伙…”

不等孙雯玉说完,林炎猛地将她推开,撂下句“我先走了!”,便向前疾跑而去。

“明天此时此地,我还等你!”望着“李元”远去的背影,孙雯玉痴痴地喊道,眼角尤挂泪滴,嘴角却已满是笑容。

直到看不见对方的身影,孙雯玉才慢慢转身,抬头看一眼顶上的“阳光”,轻声说道:“可惜云府没有月亮。”

“我真是贱!贱!贱…”林炎边跑边猛抽自己嘴巴,大声咒骂道,引得路过的弟子不禁驻足观瞧。

“林炎啊林炎,你在她心中不过是个怪物,还整天做着你的白日梦!你这样怎么对的起九儿妹妹!”想起钟离九,林炎忍不住又狠狠抽了自己两下。

林炎并不知道,他心中“积蓄已久”的女神形象,此时此刻,彻底崩塌。

就在“林炎”与孙雯玉缠绵之际,雷蒙已来到土元门的居所。

苍山之大,一层一世界。

土元这层跟水元门景象完全不同,大小沙丘层峦起伏,遍布红柳沙芦,金琥胡杨,就如置身于西疆沙漠一般。

“这位兄弟,可否帮我叫一下李元,我有要事相商。”雷蒙向身旁一位土元弟子问道。

“你谁啊!”土元弟子瞥了一眼雷蒙,满不在乎地说道。

“我乃幻元门雷蒙。”

“幻元?哈!”那土元弟子嗤道:“幻元门就好好在自己窝里待着,瞎出来晃悠什么!起开!”

雷蒙压了压心头怒火,想起林炎嘱托,配上笑脸道:“兄弟,你还是行个方便。”说话间,雷蒙已取出一枚金币塞进对方手中。

“哟呵!幻元门出手挺大方嘛!”土元弟子看见金币,脸色陡然一变道:“我可以给你带个话,出不出来我可管不着!”

“你就说此事关乎他的父亲。”雷蒙笑道:“若能叫出李元,这块金币也是你的。”说着雷蒙手里又多了一枚金币。

“好好!”土元弟子忙不迭答应道,已跟刚才判若两人,“雷蒙是吧!我想起你了,你就是幻元门的大师兄对不对?哈哈,你放心在这等着,我保准给你把人叫出来!以后再叫什么人,就找我王邑哈!”说着,王邑赶紧往宗门住所跑去。

“呸!”雷蒙在王邑身后啐道:“叫个人用了幻元门半个月的花销。王邑,我记着你了,早晚让你把这钱吐出来!”

雷蒙身为大师兄,一切财物均由他来负责,加之幻元门弟子逐年流失,补贴越来越少,早就养成了一分钱掰成两瓣花的习惯。虽然林炎嘱托过他,遇到这种事情直接高价收买,不要过多纠缠,免生事端,可一次花这么多钱,雷蒙着实有些肉疼。

不多时李元从土元门中走了出来,后面跟着王邑。

“你找我?”李元板着脸向雷蒙说道。

不等雷蒙回答,王邑在后面笑道:“哈哈哈,雷蒙兄弟,人我给你带到了,这个这个…”说着比了比钱的手势。

雷蒙一脸不舍地将金币扔给了王邑,低声对李元说道:“这里人多眼杂,咱们找个僻静之处再说。”

雷蒙说完已转身离去,李元皱了下眉头,也紧紧跟上。身后还传来王邑的声音,“兄弟,下次叫人还找我啊,我给你便宜…”

雷蒙克制住回身要钱的冲动,继续走着。远离土元门的居所之后,雷蒙却越走越慢,也不和身后的李元搭话,故意消磨着时间。

“站住!你到底是谁?”李元不知对方什么目的,厉声喝道。

“我就是幻元雷蒙。”

“你真的知道我父亲的事情?”

“正是,保险起见,咱们还是走远些好。”雷蒙敷衍道。

李元回头看了看,远处的土元门已被沙丘掩住,当下深吸口气,胸前黄光一闪,周身灵气环绕,默默念道:“土灵现身。”

雷蒙忽然看到一个巨大阴影覆盖过来,匆忙回头,只见两米多高的土傀儡赫然立在身后,硕大的拳头已经打到面前。

眼看躲避已来不及,雷蒙以最快速度将灵气汇聚于双臂之上,打算硬抗这一拳。

“砰!”

电光火石间,雷蒙凝聚的灵气尚未成型,已被打的倒飞数米,砸在沙丘之上,掀起一片尘土。

好在沙丘偏软,又向后卸去部分力道,雷蒙受伤不重。眼见尘土未散,土傀儡巨拳又至,雷蒙脚上发力,向上一弹,高高跃起同时喝道:“你难道不想知道你爹的事吗?他还活着!”

李元不等雷蒙落地,跟着也跃到半空,眼中满是杀意。“我当然知道他还活着,不过你就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