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赤魉

第45章 命数使然

曾小烈此刻已然绝望,眼见蓝荆越长越密,他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能让自己获得胜利。

一阵扭曲的灵气波动,倏地黑光闪过,牢笼般的蓝荆竟然齐根而断,将里面的杨柳曝露在外。

曾小烈一愣之下,随即高高跃起,全身灵气汇聚拳上,冲杨柳砸去。

杨柳眼神中已满是惶恐,显然她现在的状态无法承受曾小烈的全力一击。

千钧一发之时,地上的蓝荆断枝竟如活物一般,将力竭的杨柳架了起来,猛地一弹,直接甩到树长老的怀里。

“我们输了。”树长老淡淡地说道,旋即将杨柳轻轻放在地上。

杨柳一言不发,垂首而立,眼中泪光闪烁,似在自责辜负了门主期望。

“你已尽力,无需自责,将来还有机会。”树长老轻声安慰道。

“胜者火元曾小烈!”张青用一贯的口吻朗声说道:“今日事毕,各宗门回吧!”

一语说完,各宗门人群向外涌动,人声嘈杂,大家都在讨论着刚才发生的一幕。

这一场比试,胜负几经转折,所有人都看不出来最后时刻曾小烈如何扭转了战局,都以为他还隐藏了厉害的杀招。

众弟子看不出端倪,各位长老却心知肚明。

他们虽然不知道灵气枯竭的杨柳如何让蓝荆重新焕发生机,但却能看得出干预比赛的,正是默默坐在一旁的枯骨。

枯骨利用幻境隐藏身形,又以极快的速度斩断蓝荆,才使曾小烈直接获胜。

只不过幻境只能隐匿身形,除此之外,声音、气味乃至释放的灵气,却都无法隐藏。是以当初林炎使用幻境,稍一出声便被墨姬识破。

斩断蓝荆的那道突兀黑光,自然暴露了枯骨的动向,但各位长老却无人起身抗议。枯骨此举,对他们没有丝毫损失,看起来木元门的杨柳才是唯一受害者,但树长老都没有异议,其他人更是无话可说。

曾烈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转身离去枯骨,他自认与对方没什么交情可言,可毕竟自己才是获益一方,他也实在想不出枯骨此举的用意。

木元门弟子由大师兄带回,树长老则静静地坐在原地,似乎在等什么人。

过不多时,众人纷纷散去,整个较武场恢复了平静,只剩下树长老跟周围的一圈怪石。

“人都走了,你还在这做什么?”树长老眼睛微闭,似在自言自语。

“逆了树伯的好意,弟子特来请罪。”枯骨的声音从树长老面前传来。但也只有声音。

“没想到你修为大进,竟能看出我的手法。”树长老依旧闭着眼睛,只是语气中略有惊讶。

“弟子并未看出端倪,只是胡乱猜测,侥幸言中罢了。”枯骨道:“不过树长老向来淡泊名利,不与小辈相争,这次出手,想必是十分在意这个弟子。”

“谈不上什么在意。”树长老淡淡地说道:“我只是可怜那孩子而已。”

“可怜?”

“蓝荆之术胜在出其不意,一经施展,自身也难免被蓝荆所伤。杨家几代研习,终得克制蓝荆剧毒之解药——噤草。”

“噤草岂非剧毒?”

“噤草虽毒舌,却不置人于死地,可以毒攻毒,克制蓝荆。杨柳天赋极高,苦于家族传统,不得不自幼服用噤草,从此口不能言,成了哑人。进入云府之际,她将心事写与我知。这次选拔,她只想借机成为杨家翘楚,未来改变家族传统,弃用蓝荆术。”

“弟子罪过!”枯骨听后不禁说道。

“此乃杨柳命数,你又何罪之有?我尽微薄之力,唯求心安而已。”树长老说话间已睁开眼睛,似乎能看到枯骨所在,“恐怕你仓促出手,也是为救杨柳性命,我说的没错吧,石亦寒!”

一语说完,一片沉默。

“‘开天老祖’羽化之际,将我立于苍山之巅。他曾对我说过,‘云府之治,不过万年,如遇劫难,命数使然。’我既改不了杨柳命数,又怎么避得过云府浩劫?”树长老静静地说道:“我不过是个看客,你也无须在意。”

较武场经过一天的比试,地面上犹自沾满鲜血。一只雀鹰似乎被血腥之气吸引,见此时无人,慢慢落了下来,立在树长老的身前。

“唰!”黑光忽闪,雀鹰瞬间变为两半,连一声哀嚎都没有发出。

“你说的不错,我即是云府浩劫,挡路者,杀之!”枯骨的声音渐行渐远。

“你不过是那只雀鹰。”树长老抬头看向远处虚空,不禁叹道:“明知必死,何苦来哉!”

幻元门内,林炎与雷蒙对立而坐。

“林师弟,你真的要去见那黄琛?”雷蒙问道。

“嗯。”林炎道:“我之前把万浩宇视为头等劲敌,现在看来未必如此。”

“那还会有谁?”

“尹仇!”林炎道:“陌生的东西才最恐怖,我们对他一无所知,根本不知该如何应对。”

“难道黄琛会知道?”雷蒙不解。

“当然不会。我去土元门不过想寻求破解万浩宇之法,黄琛与他斗过,起码能多些了解。”林炎说道:“既然不能了解尹仇,那就让他对我也感到陌生,到时候才有一战之力。”

“你是想对万浩宇时不出全力,留后手给尹仇!”雷蒙恍然道。

“没错。”

“可咱们幻元门向来不受待见,要进各个宗门更是难上加难。”

“办法我倒是有,不过得靠大师兄帮个小忙。”林炎笑道。

“没问题,你说。”雷蒙爽快应道。

“看看这人你见过吗?”林炎说着身形已变,只见一位明眸皓齿,风度翩翩之人立在雷蒙面前。

“见过,他应该就是土元门的。”雷蒙稍作思索,立即说道。

“那就好,待会你只要…”

林炎将想法娓娓道来,雷蒙一拍胸脯,说道:“放心吧林师弟,我至少给你拖上半个时辰。”

“好!事不宜迟,咱们即刻出发。”

说着,林炎幻化之人与雷蒙并肩走出幻元门,见四面无人,两人一前一后向下走去。

“云府一年四季都没有黑夜吗?”眼见夜幕降临,可黑色石柱中心的光点却将苍山照的如同白昼,林炎不禁问道。

“确实如此。”雷蒙回身应道:“林师弟,马上到水元门了,你还是不要跟我讲话为好,免得惹人怀疑。”

“恩。”林炎说完便不再言语。

云府各宗,除杂役处外,自上而下依次为幻、水、土、木、火各宗,二人走不多时,已来到水元门处,一片湖水映入眼帘,湖旁郁郁葱葱,草木繁盛。

林炎已跟雷蒙远远拉开距离,心中盘算着待会可能发生的情况。

“喂,你等等。”温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林炎听后大惊,急忙加快了脚步。

“你!”身后之人显得有些急躁,疾冲而来,眨眼间已来到林炎身前,阻住他的去路。

林炎心中苦笑,自己千算万算,却没想到在这里遇到她。

孙雯玉。

“李公子,这一年来你都在躲我。我虽不是死缠烂打之人,但是咱俩今天必须把话说清!”

孙雯玉剑眉倒指,眼神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