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赤魉

第44章 野火烧不尽

整个较武场此刻已经雅雀无声,静静地看着近乎狂暴的钟离九。即使林炎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钟离九仍然没有罢手。

“再打下去要出人命了!”雷蒙一脸焦急地说道:“大腚罗,你不说九师妹要败的吗?”

“什么都别说了。”罗鼎道:“我现在只知道一点,惹谁也不能惹九师妹!”

张青终于也按捺不住,出手阻止了钟离九。

浓重的血腥气弥漫四周,钟离九看着脚下的林炎,不屑地说道:“水月掌宗也不过如此!”

“胜者,幻元门…”

“等等!我认输!”张青刚要宣布结果,却被钟离九出言阻止道。

“认输?”张青也糊涂了。

“唉!”钟离九似有些无奈道:“谁让我不是掌宗呢!”

说完钟离九头也不回地走下场去,她甚至都没有回到幻元门的座位,而是直奔场外而去。

张青看看昏迷的林炎,尴尬道:“胜者,幻元林炎。”

“吁——”瞬间嘘声四起,在他们看来,明明是钟离九赢得了比赛,却苦于没有宗门地位,不得不放弃。

“你看出来了么?”墨姬对坐在身旁的万浩宇说道:“林炎的实力绝不会如此,他就是想让你轻视他。”

“哼!这种伎俩如何骗的过我。”万浩宇冷声道:“您放心,对林炎我绝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林炎这次倒豁得出去,起码他流的这些血是真的。”闻着冲鼻的腥气,墨姬淡淡说道。

林炎的全身几乎被“鲜血”覆盖,腥臭之气弥漫,雷蒙等人赶紧把他抬了起来,向外走去。

林炎被搭在众人肩上,眼睛忽然张开一条细缝,瞄了一下金元门的位置。

尹仇还是一副入定的样子,静静坐在那里,似乎对这边的情况丝毫不感兴趣。枯骨倒是在看着林炎,嘴角竟然带笑。林炎在记忆里似乎从未见枯骨笑过。

“还是瞒不过师父,我的心思一定被他看穿了。”林炎心道,继续闭上眼睛“装死”。

林炎的伎俩当然骗不过枯骨的眼睛,但还是让他有些意想不到。不过在他吐出第一口血的时候,这把戏就被枯骨看穿。因为那“血”是枯骨给的——血蓉。

当初偶遇孙雯玉,林炎为了伪装钟离九,无意中发现了血蓉另一种“妙用”,加上它本身浓重的血腥气,绝对可以以假乱真。

这次林炎将血蓉提前贴身置于衣裤之内,口中也含着两个。钟离九打遍林炎全身就是为了让它爆出浆汁,从衣服里渗出来。在场所有人中,恐怕除了枯骨外,全都相信这些“血”就是从林炎体内流出的。

雷蒙害怕耽搁林炎伤势,不敢在场边停留,带领众弟子回到幻元门,而钟离九早已在大厅内等着他们。

“大腚罗,赶紧去杂役处拿些草药。”雷蒙急道:“九师妹,你们这是搞什么呢?”

“你还是问林哥哥吧,他教我这么做的。”钟离九摊手道。

“林师弟都这样了,还能说话吗?”雷蒙急道。

“谁说我不能说话的。”林炎忽然张口道。说完已从众人肩上跳下,看起来根本没什么伤势。

“这…”雷蒙一时语塞。

“一点小小的障眼法,只不过即不用幻元,也不用灵气,用这!”说着林炎指了指脑袋。

“哦!”罗鼎恍然道:“原来你俩给万浩宇演戏呢!”

“不是演给万浩宇看的,是演给你们看的。”林炎笑道。

较武场上,杨柳与曾小烈。

万浩宇正凝神观瞧。在他看来,击败林炎之后曾小烈将是他最强劲的对手。

曾小烈同样有着一头如火赤发,周身泛着咄咄逼人的红光,正轻蔑地瞧着面前的杨柳。对付一个女弟子,他认定这场比拼已稳操胜券。

新晋弟子中,除了半路冒出来的钟离九,杨柳是唯一的女子。就修为来说,她也是公认的参赛弟子中的最弱者。

杨柳一身青翠劲装,披肩长发轻轻挽在脑后,手腕上系着两根蓝色荆条,看上去晶莹透亮。清风拂过,衣摆轻扬,杨柳站在那里,如一尊安静的雕塑。

安静,这仿佛是木元弟子的共性。整个赛场之上,只有木元门这边无人喧哗,门主树长老坐在前面更是如睡着了一般,两行长眉静静地垂在肩上。

“开始!”张青喝道。

曾小烈显然遗传了父亲的脾气,张青话音刚落,他就急不可耐地冲向杨柳,想要尽快解决战斗。

杨柳不等曾小烈攻近,身形已动,急速向后撤去,似乎不愿跟对方近身缠斗。

一个攻的紧,一个退的急,二人片刻之间已经绕着赛场跑了数圈,却没有任何交手。

曾小烈深得父亲真传,素以霸气凌厉的攻势见长,却并不善于追逐控制,对方一味退避,他也显得没什么办法。当下不由得颇为急躁,提气嚷道:“赶紧跟小爷我打一架,你来回兜圈子算什么!”

杨柳依旧不语。

“咳咳!”曾烈在场下已经看出其中蹊跷,但当着众人他又不能出言相助,不由得心急如焚,只能大声咳嗽两下。

曾小烈听到后也是一愣,自知必有蹊跷,于是停下脚步不再追赶。

杨柳却没有丝毫停留,即使曾小烈不再移动,她还是绕着对方兀自转圈,似乎无形中另外有人在追逐她一般。

曾小烈此时才瞧见杨柳手腕的蓝色荆条上,不时有细微的粉末落下。若不是自己停步观察,当真难以发现。

杨柳终于停了下来,站在曾小烈的对面,胸口上下起伏,眼中却满是自信。

“你在捣什么鬼?”曾小烈喝道。

杨柳忽然深吸口气,全身灵气没有丝毫保留,骤然释放,目标却不是曾小烈,而是他脚下的地面。

无数带刺荆条瞬间从地上冒出,每一根都有手腕粗细,一米多高,锋利的尖刺在阳光的辉映下,闪着诡异的蓝光。

“这刺有毒?”曾小烈心中暗道不妙,如弹簧般腾地跃起,身在半空,却发现整个较武场已被荆条覆盖,没有任何落脚之地。

蓝色荆条自然并非装饰,那是杨柳的祖传法器——蓝荆母。

蓝荆本是西疆沙漠的剧毒植物,杨柳祖上无意中发现一株灵性蓝荆,在木元滋养下可孕育种子,散播之时用灵气激发,瞬间便可长成蓝荆。后经几代研习,才制成了蓝荆母。

杨柳不停兜圈就是为了播种,将场地铺满。占尽地利之势,才有可乘之机。

曾小烈眼见就要落下,竟然浑身燃烧起来,双手握拳下砸,一团烈焰飞向蓝荆丛中。他也借势重新上跃数米。

蓝荆遇火之后,虽然茎身被燎,但除了变得有些焦黑外,却并未被烧毁,仍然屹立不倒。

“这什么鬼东西!”曾小烈心中咒骂道,又无计可施,只能继续借力反弹,才不至于落入蓝荆丛中。

所幸杨柳似乎灵气耗尽,并没有追击,毕竟让整个场地长出蓝荆确非易事。曾小烈生生下砸五次,才烧出一片空地,勉强回到了地面。

战局陷入了微妙的僵持之中,一面灵气耗尽,一面举步维艰。

“杨柳为什么没事?”曾小烈远远看着杨柳站在蓝荆丛中,闭目蓄力,胸前的绿色光芒微微发亮。

“难道说这蓝色尖刺并没有毒?她不过在虚张声势?”曾小烈想到这,伸手轻触蓝刺,指尖瞬间刺破,而他的食指也感到一阵微麻。

“剧毒!”曾小烈赶紧用灵气将毒液逼出,心中暗道:“我现在行动受阻,要是等她灵气稍稍恢复,只能更加麻烦。看来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倒便宜了万浩宇那小子!”

想到这,曾小烈双眼微眯,胸前赫然亮起一道黄光。

土、火双修。

新晋弟子中,内元多修的只有三人——林炎、万浩宇、曾小烈。

曾小烈周身火焰上泛起一阵黄色光晕,较武场上方凭空幻化出大量火球,急速下落。

火陨天降!

整个较武场都被炙热的烈焰笼罩,空气已变得扭曲波动。已然入定的尹仇,此刻也睁开了双眼,望着这漫天火雨。

这是曾小烈的混元式,由于消耗巨大,他本期望用这招来对付万浩宇,无奈形势所迫,只能提前使用。

“烧不光你,我就砸光你!”曾小烈狠狠说道。

他受灵气所困,虽说是火陨天降,每一颗也只有西瓜大小,充其量只能算作火球。不过这种程度已经足够,火球在曾小烈周围炸开,地面刹那间已被砸出大大小小数百个坑洞,溅起一阵犹自燃烧的沙土。大片的蓝荆就算没有烧毁,也被砸的失去了根基,歪散一地。

几位长老不得不在前排立起数米的灵气屏障,才能让后面的弟子免受波及。

万浩宇也是一阵心惊,暗道若曾小烈与自己对战之时,突然使出这一招,自己也不知该如何防范。

火陨密度太高,杨柳一时间躲闪不及,被硬生生砸倒在地,看上去受伤不轻。

曾小烈虽然消耗巨大,但绝不会错失如此良机,脚下发力,急速向杨柳冲来。

眼见胜负将分,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木元门前排的树长老,此刻已慢慢睁开了眼睛。

“呼——”树长老似不经意间轻呼一口气,嘴里喃喃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一丛蓝荆忽然冒出,如一座坚实的“牢笼”,将杨柳围在中间。两团赤色火焰轰在牢笼之上,却没有丝毫反应。这重新焕发的蓝荆,强度竟然比之前要高出许多。

凹凸不齐的地面,有些位置甚至还燃着火焰,竟然也有一根根蓝荆开始重新生长。

“什么鬼!”曾小烈不由得咒骂道,他的灵气已经不足以再施展一次火陨天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