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赤魉

第43章 林炎之诡

在林炎看来,万浩宇和自己的实力应该就在伯仲之间,他自信可以硬吃黄琛这一拳,所以林炎对万浩宇能够重新站起来并不感到惊讶。

让他惊讶的是黄琛。

林炎忆起枯骨对自己的一段教导。

“普天之下,凡元修者,无论五行元,幻元,乃至各种特异内元,依靠灵气施技,无外乎三式——基元式、本元式、混元式。基元式为元修基础,亦分为‘破、御、器’,破主攻,御主防,器主外物。本元式需在基元之上,依据自身内元领悟修行而得,其形态变幻莫测,乃是元修之根本。至于混元式,则需要多种属性之内元,由本元式结合而生。”

林炎心里清楚,他虽然身兼四种内元,但除了幻元之外,其他三个都不是自身所有,因此他对于这三种内元的运用,也仅限于“基元式”而已。

然而黄琛刚才幻化出来的黄色巨犬——“大黄”,已是“本元式”的境界,跟林炎过去所见李高德施展的“土傀儡”异曲同工,只是因灵气差异,力量上有所不同。但凭他如此年纪,竟然领悟出元修之道,已经十分难得了。

“这个黄琛的修为非同一般,看来能入云府之人,绝不会是易于之辈。”林炎暗道。

场地中心,黄琛和万浩宇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缠斗。

黄色巨犬,在万浩宇背后左突右冲,配合黄琛的正面攻击,瞬间让对方陷入腹背受敌的境地。

万浩宇也终于不再托大,屏息凝神,周身灵气环绕,将黄琛的攻击一一化解。

又拆了数十招,万浩宇的动作忽然略有停滞,立即露出破绽,黄琛看准时机,控制巨犬不停进击,自己则悄然将灵气汇聚于右拳之上,闪电般跃至对方面前,左拳虚晃一下,右拳接踵而至,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毫不生涩,黄琛对于灵气的运用可见一斑。

反观万浩宇这边,似乎有些捉襟见肘,局促间竟来不及格挡黄琛的全力一击,任由他击中自己前胸。

黄琛得手的瞬间,万浩宇的整个身体突然向前弯曲,如满弦之弓,周身灵气也荡出阵阵扭曲波纹,如静水涟漪,看上去倒更像是万浩宇用身体吸住了黄琛的拳头一般。

“上当了。”看到此处,林炎心中暗道。他并不知道万浩宇在做什么,只是本能的认为他之前极力露出破绽,只是为了引黄琛上钩。要知道这一年之中,林炎每天都要跟师父对战几次,虽然每回都被揍得狼狈不堪,但实战经验却是突飞猛进。

黄琛虽然打中对方,但心中所想竟也和林炎一模一样。他只感觉自己的拳头打在对方身上,如打进泥沼中一般,灵气的冲击瞬间被万浩宇弯曲的身体化解殆尽。

这是万浩宇的“本元式”——“御沼术”。

如果说孙雯玉的“水元壁”是靠刚性硬扛攻击的话,万浩宇的“御沼术”则是靠柔性化解攻击。同属水元,效果却迥异。

这招并不是万浩宇自己的领悟,而是得自墨姬的真传。在南海沙滩上,墨姬曾用这招困住了钟离九。她亲自施展的“御沼术”,不仅可以控制住对方,化解攻击,甚至还能借力打力。

不过万浩宇只做到现在这种程度就已经足够,黄琛集中全力的一击落空,已经方寸大乱,当即腰上发力,想要撤回右手,双脚奋力踢出,期望阻住对方身形,同时控制“大黄”向万浩宇后背扑了过来。

万浩宇绝不会浪费这样的时机,只见他躲开踢过来的双脚,右手忽伸,倏地抓住黄琛小臂,向后猛甩,正好砸向扑来的巨犬。黄琛及时收势,巨犬立即散作黄沙,勉强让他不至于被自己的“大黄”所伤,但也失去了逃出万浩宇控制的时间。

元修比试,攻守俱在电光火石之间,黄琛这边稍一分神,万浩宇双脚已经急速踢出,击中他腋下大穴。黄琛感觉右臂一阵酸麻,已然失去了知觉。万浩宇登时松开黄琛右手,同时一拳向对方面门打去,那是自己刚刚被打的位置,他现在一定要还回来。

势大力沉的一拳,毫不留情地砸中黄琛。

这场比拼至此,已经没有了任何悬念,所有人都看得出来,黄琛已经毫无还手之力。然而万浩宇脸上的表情告诉大家,他并不想就此罢手。

万浩宇一路成长在光环之下,向来都是众人眼中的天之骄子。从小到大,莫说被人所伤,就是敢冲他大声讲话的人也没有几个。

然而他此刻却衣衫褴褛,满脸血污地站在云府众人的面前,从未有过的挫折感不断向他袭来,这都是拜黄琛所赐。纵使最终赢得了对决,也不能解他心头之恨。

从未受过挫折之人,才会在挫折面前如此不堪。

黄琛此时早已晕了过去,万浩宇却仍不肯停手。一拳打完一拳又至,似乎眼前这人是自己的世仇死敌一般。

“他已经晕过去了,你看不到吗?!”张青不知何时已来到场地中央,握住万浩宇即将落下的拳头,怒道:“年纪轻轻,下手竟如此狠毒!”他作为裁判,避免死伤自然是首要任务,张青相信,自己若再迟来片刻,黄琛绝对非死即残。

万浩宇刚要发作,一见是张青,这才稍稍恢复神智,罢手冷声道:“怪我狠毒你就该早点过来!自己没用还要赖我?”

向来以火爆脾气著称的张青,听完后竟然面无表情,似乎已经习惯了他这么对自己讲话。

张青身为南海修缘殿的统领,乃是万泉的下属,万浩宇看他就像看自家的狗一般,凭他的孤傲性格,说出这样的话来倒也不奇怪。

“快点宣布吧,我赢了!”万浩宇催促道。

“胜者——水元万浩宇。”张青道。

一语说完,万浩宇漠然走向水元门。

土元门爆发出阵阵咒骂之声,大家纷纷指责万浩宇下手毒辣,甚至其他宗门也能听到稀疏的不满言论传了过来。

黄琛此时已被土元弟子抬了下去,穆顶天赶紧抵住他的后心,用灵气帮他疗伤。

林炎正仔细回想着刚才的细节,万浩宇施展出的“御沼术”,似乎能轻易化解黄琛的攻击,其中的道理,若非亲身体会实在难以想象。他知道自己全力一击或许会比黄琛来的更强,但他仍然没有信心突破万浩宇的防守。

“幻元对幻元,赶紧!”张青见杂役处已将场地清理干净,随即喊道。

林炎被张青一嗓子从沉思中唤醒。

“林哥哥,准备好挨揍了吗?”钟离九笑道。

“你可千万别留情。”

林炎、钟离九二人一前一后走进较武场。

“作弊!”

“内幕!”

“凭什么我们不行!”

“吁——”

各宗门弟子瞬间同仇敌忾,报以山呼海啸般的嘘声。似乎只有在面对幻元门时,云府上下才显得那么团结…

“大师兄,你知道林师弟为什么要和九师妹对决吗?”罗鼎笑眯眯地问道,似乎已经成竹在胸。

“不知道,我问他也不说。”雷蒙说道:“我更不理解的是,既然林师弟想要二人同时报名,为何不把他俩分开,而要同门相残。”

“嘿嘿…”罗鼎笑得更欢,“我知道是为什么!”

“为什么?”

“你想啊,他俩若是分到两组,虽然看似多了一丝机会。可这是掌府弟子选拔,你看看都是些什么人?全是各宗门新晋弟子中的精英!九师妹要是去和别人对决,那必然只有一个结果——输!而林师兄这边,即使赢了对手,也必然不会轻松。往坏了说,甚至可能两人全都败下来。”罗鼎耐心解释道:“可如果他俩在一起,首先,可保证一人能够晋级,其次,林师兄少打一场,也节省了不少体力。”

“为什么林师弟少打一场?”雷蒙不禁问道。

“先不说同门这层关系,你就看他俩平时一口一个‘林哥哥’,‘九儿妹妹’的叫着,怎么可能真动手!”

“我看未必。”雷蒙怀疑道。

“我真…”罗鼎气道:“我敢打赌,九师妹待会上场随便比划两下就要被林师兄打败,敢不敢赌!”

“赌什么?”

“赌十个金币!”

“没钱!”

“那你说赌什么!”

“洗衣服!谁输了给对方洗一年的衣服!”

“好!”罗鼎爽快答应,信心满满,“一年都不用洗衣服了!爽!”

张青一声令下,对决开始。

林炎和钟离九对立而战,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同时亮出内元。

一青一红。

台下又是一片哗然,大家都知道幻元紫色,可眼下的幻元内战,竟好似没一人施展幻元。

钟离九本是火元。至于林炎的幻元,则是经仲夏洗礼后呈现的青色。

钟离九率先发难,周身灵气变得赤红,似一团火焰冲向林炎。

林炎脚下发力,迎着对方冲去,红光青光瞬间撞在一起。

“砰!”

红光刹那间爆发,将青光完全吞噬,林炎从耀眼的红光中激射而出,重重地摔在地上。刚一落地,钟离九的双脚已至,狠狠地踏在他的胸前,林炎仰天喷出一口鲜血。

下一秒发生的事情让所有人都忘记了刚才万浩宇的狠毒行径。

这已经不能算作一场比试,完全是惨无人道的虐待!

钟离九不给林炎任何喘息机会,从头到脚只要打的到的部位,她一个都没有放过。林炎也似乎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只有全程的惨叫和不断喷出的鲜血。

“我看九师妹跟别的宗门打,也未必会输吧。”雷蒙惊道。

罗鼎的嘴巴已经张到了极限,颤声说道:“九师妹这哪是在比试,分明是在剁肉馅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