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赤魉

第40章 云府夜宴

入席坐定,林炎看向前排的众位长老。除了墨姬、万泉之外,还有一人他也认识,那就是南海修缘殿统领——张青。

“前面坐的这些都是五行元的门主吧?”林炎向雷蒙问道。

“是的,除了南海掌镇,修缘殿统领,其他四位都是,不过没有金元门的门主。”雷蒙道。

“四位?明明只有三位。”钟离九插口道。

“哦,九师妹你仔细看看,墨姬大人身边坐着那位,就是土元门门主,穆顶天。”

钟离九远远看去,只见墨姬身旁“空座上”有一个光点,仔细观瞧,才发现是半个光秃的脑袋。

“闪死我了,还以为是个碗呢!”钟离九笑道:“这么矮竟然叫什么顶天。”

“不要乱说啊。”雷震急道:“穆长老最忌讳别人嘲笑他的身高。”

“长得矮还不让说了。”钟离九撇嘴道:“他旁边那个红头发的长老倒很合我的口味。”

“那是火元门主,曾烈曾长老。他是出了名的暴脾气,你最好不要招惹。据说他发起火来连自己的弟子都不放过。”

林炎向那曾长老看去,只见他拧眉瞪眼,膀阔腰圆。一头赤发格外惹眼,右边耳朵上带着两只硕大金环,赤膊的上身只穿一件坎肩,袒露着前胸,枣红色的肌肉棱角分明,这种人不用雷蒙说,光看外表也知道脾气好不了。

不过所有长老中,让林炎感兴趣的还是坐在最角落的一位。林炎觉得此人才应该叫什么“顶天”之类的名字,因为他实在太高。哪怕此刻坐在椅子上,看上去也有两米左右。如果说他高的特异,那他的瘦,就瘦的惊奇。

林炎从未见过如此之瘦的人,但却不是师父眼窝深陷的那种“枯瘦”。他露出的手掌看上去圆润白净,只是出奇的细长,身披一件绿色长衫,衣服并不肥大,但穿在他身上,两边的衣摆都空荡荡的,远远看去,简直就是一根“衣架”。最奇的还是此人花白的眉毛,从眼角长长得垂下,与他披散的头发混在一起。林炎甚至分不清哪些是眉毛,哪些是头发。

没等林炎开口,雷蒙已经给了他解释。

“这位就是木元门的门主,大家都称他树长老,名字却没人知道。传说树长老跟‘开天老祖’都打过交道,连掌府大人都得尊称他一声‘树伯’。”

“树伯?这名字倒很贴切。”钟离九笑道。

林炎感叹道:“跟‘开天老祖’打过交道,那树长老的年纪恐怕当世无人能及了。”

“这个自然。”雷蒙答道。

林炎忽然一愣,他清晰地看到树长老长眉掩盖下的眼睛,似乎正盯着自己。

“林师弟,你怎么了?”见林炎发愣,雷蒙忙问道。

“没什么。”林炎随意说道,再看过去,树长老已经闭上了双眼,似在养神。

“诸位!”万泉站起身来,微笑着说道:“掌府大人有要事缠身,今天就由我来主持云府夜宴。”

众人瞬间安静了下来,齐齐地看向万泉。

“各位都是不世出的英才,将来的前途必然不可限量,能招收你们,是云府的荣幸。”万泉接着说道。

底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大多数人被万泉说完,都感觉自己就是天之骄子,脸上也流露出自豪的模样。

“他跟谁都是这么一套,也太假了。”钟离九撇嘴说道。

“九儿妹妹说的极是。”林炎笑道。

“哼!你跟他一样,都不是好东西。”

“...”林炎又碰了一鼻子灰,苦笑着不再说话,心中还在想着到底哪里得罪了这位“姑奶奶”。

“好了,废话不多说,云府夜宴正式开席!”万泉朗声道。

一语说罢,万泉拍了两下巴掌,上百杂役处弟子从门外涌入,每人都推着亮银色餐车,周身灵气环绕。他们上餐的手法更是妙到毫巅,拿着盘碟,手腕轻轻一抖,就将各式佳肴甩了出去,餐具在桌上兜转几圈,随即平稳下来,竟没有丝毫汤汁洒出。

山中走兽云中燕,陆地牛羊海底鲜,猴头燕窝鲨鱼翅,熊掌干贝鹿尾尖,各色山珍海味瞬间摆在众人面前。

“杂役处的人看起来修为也不弱啊。”林炎叹道。

“这些算是杂役处的精英了,他们都有机会晋升各个宗门,所以还是有很多刻苦修行之人。”雷蒙答道。

林炎点点头,顺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肉角,在唇上扎了一下,扔到嘴里大嚼起来。

“林师弟,你这吃的什么?”雷蒙不解道。

“啊,我吃不惯这些菜,只能吃点家乡的东西。”林炎敷衍道。

“这么多菜都吃不惯?这可是云府的最高规格了,以后在幻元门别说这些了,顿顿有肉都困难啊。”雷蒙不可思议地看着林炎说道。

“我习惯了,你吃吧。”林炎苦笑道,不自觉咽了下口水。自从吃了血蓉,他再没吃过半点食物,虽说血蓉功效奇特,但如此美食当前,他还是难免食指大动。

钟离九却没在乎这么多,抓起几尾海鱼就塞到了乾坤袋中,低声说着:“吃吧,阿布。”

“你把阿布也带来了?”林炎不禁问道。

“要你管?!”钟离九仍然对林炎爱答不理。

“你在生我的气吗?”林炎不解道。

“你才知道吗?”钟离九撇嘴道:“林谢谢!”

林炎苦笑道:“原来是因为这个,那天晚上我睡糊涂了,现在跟你道歉可好。”

“道歉管什么用,揍你一顿我才解气呢!”钟离九赌气道。

“好啊。”林炎笑道:“只要能让你解气,你揍我一百顿为也愿意,绝不还手!”

“哼!油嘴滑舌”钟离九转过头去,不再搭理林炎,嘴角却不经意间扬了起来。

“唔…林师弟,待会报名的时候,你就能看到咱们的对手了。”雷蒙嘴里塞满食物,囫囵着说道。

“恩。”

“待会各宗门会自行喊名。分组会按照你们喊名字的顺序,也就是说,你第一个喊的话,第二个人就是你的对手。”

“这么随意?”

“老规矩了,说是让每个新晋弟子都能自由参赛,其实都是各门主在背后商量好的。”雷蒙道:“所以咱们一定要先避开那个万浩宇,这样就能去看他的第一场比赛,借机观察他。”

“大师兄所言极是。”林炎赞道。忽然想起万浩宇针对自己的眼神中充斥的战意,心说也不知能不能避得开他。

“诸位!”见众人基本酒足饭饱,万泉再次站起身来,微笑道:“两日后即是掌府弟子选拔之日,若哪位弟子有此雄心壮志,随时可喊出你的姓名,不限人数,勿论宗门。”万泉说完,重又坐了下来。

嘈杂的大厅瞬间安静了下来,这是新晋弟子最重要的时刻,凡是来到云府之人,谁不盼望可以崭露头角?苦于选拔之人已有门主内定,万泉虽然说可以随意报名,可大家心里明白这只不过是些冠冕堂皇的话罢了。

云府贵为大陆统治,说话自然要场面一些。

半天没有声音,许多新晋弟子脸上露出期盼的颜色。

“说不定被选中那人怂了,不敢参赛,那时我是不是也有机会?”好多人都抱着这样的想法观望着。

“土元,黄琛!”土元门的一位少年,鼓起勇气站起来说道。

门主穆顶天勉强从桌子里探出半个脑袋,向黄琛投来赞许的目光。

“好——唉——”土元门众弟子中也是欢呼、嗟叹声不断。

“水元,万浩宇!”土元门的声潮还没有平息,万浩宇就起身急道,似乎十分迫切。

二人指间纹叶轻闪,金色石壁上显出两个名字——黄琛、万浩宇。

“很好,按照惯例,第一场就由土元门对水元门。”万泉朗声道。

“他为何如此着急?”林炎心道,“骄傲如彼,也没有信心与我一战吗?”

想到这,再看看钟离九,林炎心生一计,伏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九儿妹妹,记得你刚说的话么?”

“什么?”

“揍我一顿啊。”

“我说说而已,你还当真了?你以后要是再惹我,我可就不客气了。”钟离九笑道。

“不行!我冒犯了你,理应受到惩罚,待会你照我的意思去办,我让你当着整个云府的面揍我!保准让你解气。”林炎笑道。

“好啦,我现在不生气了,你…”不等钟离九说完,林炎忙伏在她身边一阵耳语。

雷蒙在旁一脸茫然,心说林师弟又想搞什么鬼?

“坏人!”钟离九听完后,轻声笑道:“你哪来的这么多古怪心思?”

“什么啊林师弟,说给我听听。”雷蒙好奇道。

“咳咳,天机不可泄露…”林炎笑道。

“…”饶是雷蒙这般稳重之人,看着林炎得意的样子,也不禁白了他一眼,不再说话。

“准备了。”林炎轻声说道。

“幻元门,林炎!”

“幻元门,九儿!”

两个声音一前一后说道,纹叶一闪,石壁上慢慢显出两个名字,林炎和九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