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赤魉

第38章 师?父?杀手?

“你认识枯骨?”唐虎问道。

“怎么会,不会的。”林炎似乎没听见唐虎的问话,自顾自喃喃道。

“喂。”唐虎在林炎面前晃了晃爪子,不满道:“你怎么了?”

“哦,没事。”林炎回神道:“唐虎爷爷,时候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说完,林炎将唐虎送回钟离九的内室,自己则回到大厅之中,坐在石凳上陷入深思。

“这个石亦寒到底是谁?难道真是师父杀了他?”

林炎胡乱想着,无数思绪在林炎脑中纠缠起来,杂乱无章,他拼命想理出一点线索,却发现根本无从入手。

母亲、李高德、糖老头、唐虎、枯骨…甚至自己从未谋面的石亦寒,林炎仿佛看到无数的形象在面前闪过,又围绕自己旋转起来,绕的他头晕目眩,直想呕吐。林炎赶紧闭上眼睛,晃了晃脑袋,却没什么作用。他索性盘膝坐到地上,调整下呼吸吐纳,慢慢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不知过了多久,林炎略感舒坦,长松口气,重新坐回石凳。一阵倦意袭来,林炎的眼皮越来越沉,伏在桌上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得很深,林炎已经不记得自己上次如此熟睡是在什么时候了。

“又偷懒!”冰冷的声音将林炎从睡梦中激醒:“下次练功再睡着,我就把你眼皮割了!”枯骨如鬼魅般立在他的面前。

“我去!”原本倒挂在树枝上的林炎,睁眼一看,吓得立时摔了下来,心中纳闷“我怎么睡到树上了?”

“把这个吞了。”枯骨冰冷的声音响起,“赶紧!”

林炎不敢多想,立马从地上站了起来,伸手接过枯骨递来的一团雾气缭绕的东西,触手温热,光滑湿润,林炎不禁端详起来。

雾气中心隐隐闪烁着白光,仔细一看,竟是个半透明的白色圆球。圆球似乎有些灵性,林炎刚接过来,立即爆发出耀眼光芒,周围雾气更盛,林炎掌心瞬间传来一阵灼烧的痛感。

“啊!”林炎吃疼,白球立即脱手。

“还抵抗!”枯骨冷哼一声,右手忽伸从半空中抄起圆球,手上灵气一吐,圆球的光芒立即暗淡,环绕的雾气也散的寥寥无几。

“赶紧吞了它!”枯骨厉声说道:“记住我教的,气归丹田,用你全部灵气来压制它,直到它和你的幻元融为一体!”

“是!”林炎依言将白球吞下。

放入口中,白球却没有经过喉咙,似乎被什么东西吸引,直接钻进了林炎的胸腔,刚刚暗淡的白光又重新亮了起来,光芒艰难地透过林炎前胸照了出来。

“快!”枯骨急道:“压制它!”

林炎来不及多想,立即盘膝坐下,调动体内灵气齐汇丹田,爆发出一阵青光,慢慢将白光压了下去。

枯骨冷若冰霜的脸上,紧张的表情一闪而过,暗暗长出口气。

林炎双眼紧闭,又坐了一个时辰,胸前青光越来越亮,已然看不到丁点白色。

“呼——”林炎忽然睁眼,呼一口气,忐忑道:“成了?”

“恩。”枯骨点点头,脸上露出少有的微笑。

林炎也笑笑,刚要开口,忽然脑海中响起一个凄惨的声音。

“为什么要杀我!你这个恶鬼!恶鬼…”

“啊——”林炎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刺的头疼欲裂,紧忙捂住耳朵,可这声音似乎来自他的内心,堵住耳朵根本不起作用。

“一点残识不要担心,守住心神,继续吐纳!”枯骨厉声喝道。

“不…不行,头疼,师父救我!”从未遇到这种情况,林炎显然有些承受不住。

枯骨见状,立即扶正林炎身体,掌心对准林炎额头轻轻按了下去。

一团白雾随即从林炎体内窜出,被枯骨稳稳握在手中。

“作死!”枯骨冷声道,手上加力,白雾瞬间消散,化作点点白光。

林炎瘫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衣服已被汗水湿透。

“没事了。”枯骨安慰道。

“你把他杀了?”林炎不敢相信眼前所见,这一幕他似曾相识——当初李高德就用同样的方法害死了糖画爷爷。

“他是恶人!”枯骨的声音又恢复冰冷。

“你刚刚给我吃的什么?”林炎继续问道,眼神中已满是愤怒,“你给我吞了别人的内元?!”

“别问那么多!赶紧修行!”枯骨厉声道,眼睛却刻意避开林炎,看向一旁。

“你是杀人凶手!”林炎狠狠地说道:“我绝不跟你修行!”林炎说完就要转身离去。

枯骨一把按住林炎肩头,喝道:“不修行你就得死!凭你的修为三年内如何重振宗门!”

林炎想用力挣脱,却发现浑身灵气被压制的无法运用,枯骨按在肩头的手掌如牢笼般将自己紧紧锁住,让他动弹不得。

“为了我活命,为了重振宗门,就可以随意杀人么?”林炎背对着枯骨怒道:“如果是那样,我宁可去死!”

“你!…”枯骨一时语塞,控制林炎的手也松了下来。

摆脱了束缚,林炎立马转身跪倒在地,对着枯骨磕了三个响头,毅然决然道:“师父在上,弟子林炎今天恳求您收回我的修为,让我自生自灭!”

“我不能收回你的修为,你也不能死!”枯骨叹道:“想想你母亲。”

“…”

林炎彻底沉默。

几个月前,他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乞丐,日子清苦却快活。他对母亲的承诺随着时间的推移,已变得虚无缥缈起来,似乎他这一生已经注定如此,直到梦仙楼那一场变故…

林炎感觉现在的自己就像一头蒙着双眼的牲口,冥冥之中有一个人,不停地在他背上强加各种货物,还要行进在别人规划好的路上。他无法控制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

对于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来说,要死,容易,活着,太难!

两人相顾无言,对立良久,枯骨一摆手将林炎夹在腋下,向山谷奔去。

“记得这吗?”枯骨指着一个山洞说道。

“这是…你怎么知道这里的?”林炎惊道。眼前这个山洞,正是当年林菀和他栖息的地方。山洞像是经常被人打扫,显得十分干净。林炎甚至看到当年被自己拿来做枕头的石块,整齐的码在角落。

枯骨没有回答他,只是黯然看向洞旁的一个土包。上面立着两块牌子,一块是粗糙的山木,上面歪七扭八地刻着一个女子的头像,另一块明显要精致的多,上面写着“亡妻林菀之墓。”

林菀的坟旁同样十分干净,周围还设了一圈结印,为了阻挡附近的飞禽走兽。

林炎呆立在林菀坟前,泪水无声落下,看着眼前的山洞,仿佛母子二人相依为命的日子就在眼前。

那画像自然是林炎刻上去的,当时他还不识字。林炎看向旁边那块新碑,愕然道:“这是我爹立的!我爹还没死?!”

枯骨扬了一下脖子,手指似不经意间从眼角划过,没有说话。

林炎疾跑过来,扯着枯骨的衣袖问道:“你怎么知道这里?你认识我爹对不对?难不成你就是…”

“我不是!”枯骨将身子转过去,沉声说道:“是他托我照顾的你。”

“那他在哪?为什么不来见我?”林炎嘶吼道。

“只要你照我说的做,三年内带领幻元门,从云府全身而退,重建水月宗,我就能带你见他。”枯骨冷声道:“他会在水月宗等你!”

“水月宗?”林炎将信将疑。

“林炎,你已经不再是个孩子!很多事需要你自己顶起来!”枯骨有些激动道:“好男儿立于天地间,别再说出什么自生自灭的话来!三年一到,我必然兑现诺言!”

“是。”林炎低头黯然道。他感觉,冥冥之中左右自己前进的那个人就是师父枯骨,他似乎对自己隐藏了太多秘密,可偏偏内心深处总有种莫名的信任感不断涌现,让他情愿相信枯骨没有骗他。

天色忽然暗了下来,四周漆黑一片,不远处飘来三团白雾,来到近前,每一团白雾都幻化成一个人脸,龇牙咧嘴地冲林炎扑了过来,口中大喊着“还我内元!还我性命!还我…”

“我没杀人!不是我!不是我…”林炎大叫着从石凳上惊醒。

一场梦。

“没事吧?”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

林炎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钟离九已经坐在了自己身旁。

“你还没睡?”

“睡不着,出来散散心,正好碰到你。”钟离九关切道:“做噩梦了么?”

“没。”林炎敷衍道。

钟离九莞尔笑道:“你刚才一直在大喊,好像很害怕似的。在梦里你可没有现在这么镇定。”

见林炎不语,钟离九接着说道:“林哥哥,我不知道这一年你经历了什么,你的心事不愿对说我起,我也不会强求,我只是…只是…”钟离九顿了一下,接着道:“不想看你把所有事情都闷在心里,独自难受。”

“谢谢。”林炎说完后,立即转身离去,似乎有些惊魂未定。

钟离九望着林炎背影叹了口气,“谢谢”显然不是她想要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