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赤魉

第37章 苍山入海

不知过了多久,林炎终于看到了苍山。

苍山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海岛,并不甚高。远远望去,尽是一片片矮丘,隐约可见岛中间一根“黑线”直插云霄。虽然天气晴朗,但苍山之上却有着大团白云,一动不动地浮在那里,“黑线”深入白云之中,仿佛将天与地连接在了一起。

正值盛夏,还没到岸,海风中已夹杂着阵阵花香,借着皎白明月,依稀可见一团团繁花似锦,五彩斑斓,颇有些人间仙境的味道。

“林师弟,我没骗你吧!”讲了一路话,罗鼎的声音已经变得嘶哑,但他还是忍不住说道:“这里算不算人间仙境。”

“确实很美。”林炎终于开口道。

“你说的苍山在哪呢?”钟离九忽然问道。

“前面不就是么?”罗鼎答道。

“这也能叫山?这么矮,最多只能算是个‘坡’。”

“不识苍山真面目,只缘不在此山中。”罗鼎倒摇头晃脑卖起了关子,“待会你们进去就知道啦!”

钟离九撅噘嘴,不再说话。

过不多久,林炎等人纷纷跳下木板,来到岸边。周围异常安静,只能听到归巢鸟儿零星的叫声。

“这里没有侍卫把守么?”林炎不禁问道。

“整个苍山已经被掌府大人用结印封住,没有纹叶谁也进不来,还需要什么侍卫。”罗鼎道:“你们跟我来吧。”

林炎细细看去,果然发现一层细密的薄膜笼罩着整个海岛,穿过它时,林炎食指的纹叶微微亮起。绕着苍山走了不远,他们就来到一个狭窄的洞口前,隐约可以看见山洞尽头的亮光。

罗鼎率先走了进去,林炎钟离九紧随其后。

山洞越走越窄,亮光却越来越大,走到尽头时,亮光越发耀眼,林炎也不得不抬手挡在面前,眯起眼睛来看路。

“恭迎二位!”走出山洞,罗鼎指着前方说道:“这里就是真正的苍山了。”

林炎适应了光亮,放眼望去,不由得倒吸口气。从外面看苍山已经美不胜收,却想不到这里面竟然还别有洞天。

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更像一个山谷,四周被广阔的梯田环绕,螺旋向下铺陈开来,一眼看不见底。四周都经过精心修饰,植被繁茂,花团锦簇。

林炎过去只以为苍山一定高高在上,却没想到完全反了,在他脚下的才是苍山。

果真是苍山入海。

“苍山原来是朝下的。”钟离九恍然道,脸上也流露出惊讶的表情,“那应该叫‘苍谷’嘛!”

罗鼎感叹道:“据传当年苍山本不是如此,是被‘开天老祖’给挪到这里来的,他将山体挖空,倒插在这南海之中。这种鬼斧神工的修为,恐怕也只有他老人家能够做到了。”

“这又是什么?”钟离九指着苍山中心的一根黝黑柱子问道:“好像龟爷爷背上也有也么一根,不过这根怎么还会发光。”

林炎眯着眼睛向光源看去,才发现适才所见的黑线正是这根柱子,经钟离九一说,果真和传灵塔老龟背上的那根十分相似,都给人一种历史悠久的厚重感。柱子当中有一个亮点,发出夺目的光耀,犹如太阳一般,让人根本无法直视。

苍山外夜色已沉,山中却亮如白昼。

“那可是‘开天老祖’留下的神器,掌府大人也得靠它才能布下结印。”罗鼎道:“这根柱子倒不清楚,也没听人提起过。”

“这里共有多少层?”林炎问道。

“共有六层,咱们跟杂役处共住一层,往下依次是水、木、土、火各个宗门。”罗鼎答道:“最低层是‘较武场’,过几天你们选吧掌府弟子时会在那里进行,它旁边是宴厅…”

“等等。”林炎打断道:“五行元怎么只有四个宗门?金元门呢?”

“金元门向来神秘,连大师兄都不知道他们的所在,而且这么多年也从未见过任何金元门的弟子。”罗鼎压低声音说道:“不过我听别人说,金元门早就不复存在,他们的弟子也被杀光了!”

“杀光了?”林炎问道:“云府势力之大,整个大陆没有一个宗派能出其右,怎么出了这种大事,江湖上竟然没有一点风声?”

“因为是金元门的长老所为。”罗鼎的声音更低,语气神秘道:“据说金元门的门主一月之间杀光了所有弟子,自己也逃了出去。这件事有损云府威严,所以消息被极力封锁,以至于外界没有一点风声。”

“极力封锁消息?那你是怎么知道的?”林炎反问。

“我是…我…我听大师兄说的。”罗鼎神色异常,支支吾吾道。

“咱们先回宗门吧,累了一天应该早点休息。”林炎说道。他见罗鼎神色有异,心说这八成又是他胡编乱造出来的消息,何况有无金元门,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区别,当下对此也不在意。

“休息什么,我得赶紧把大家召集起来庆祝一下啊,师兄们都盼着你来呢!”罗鼎兴奋道。

苍山之大,哪怕只有一层,地域也是相当宽阔。三人穿过一片空地,终于来到幻元门的居所。一整片光滑的山壁当中,巨大的石门赫然耸立,上写着“水月洞天”四个字,门扇旁边镶着一面铜镜。

“林师弟,用你的纹叶摸一下就能开门。”罗鼎有些尴尬地说道。

钟离九笑道:“要不是我们在这,你是不是又要舔它了?”

罗鼎白了钟离九一眼,没有说话。

林炎并不理会,依言伸出食指在铜镜上按了下去。

“嘎吱嘎吱…”门分左右而开,迎面是一个宽阔的大厅,里面灯火通明。所有幻元门弟子全部聚集在一起,似乎都在等着林炎的到来。

“掌宗大人!”数十个幻元弟子齐齐下拜,喊声震天。显然雷蒙已经提前把这个消息传了回来。

林炎不知所措道:“额…众位师兄…我…我入门晚,大家叫我林师弟就好…不要这么客气,天色不早了,大家还是赶紧休息吧。”

众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没一人敢动。

接下来林炎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服众位幻元弟子不要举行什么“欢庆仪式”,各自回去休息。

幻元门弟子较少,内室富裕很多。罗鼎为钟离九挑了一个比较干净的房间。

“九师妹睡这吧,毛毛还小,可以跟我睡一间。”罗鼎收拾停当后说道。

林炎忽然一拍脑袋说道:“糟了!把毛毛给忘了,他在里面不会有事吧?”

钟离九也恍然道:“不光是毛毛,还有…”话没说完,只见她迅速打开了乾坤袋。

“大鸟着火啦!还有老虎啊!救命啊!救…”毛毛刚一出来,就没命似的向外狂奔,竟然慌不择路地一头撞到石壁,瞬间晕了过去。

林炎正在纳闷,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这么大的人,胆子这么小,真是没出息!”一只白猫从乾坤袋中出来,懒洋洋地说道。

“唐虎爷爷!你也来啦!”林炎显得有些激动。这一年来,他最思念的人除了母亲之外,无疑就是糖画爷爷,而唐虎毕竟算是他的一部分。

“要不是这个小祖宗非要找你,我才懒得来呢!”唐虎说着,看一眼旁边的钟离九,似乎对林炎的热情不怎么感冒。

“这…这是猫?能…说话?”罗鼎一脸蒙圈道。

“从技术上说,我是白虎!”唐虎不耐烦道:“没一个有眼力价的,每次都得说一遍。”

“大腚罗。今天的事情…”林炎还没说完,罗鼎抢先道:“保密嘛!泄露了拿我试问嘛!我懂!”

林炎笑着点头道:“所以说知道多了不是什么好事,好奇害死猫啊!”

“咳咳!”唐虎有意无意地干咳了两声。

“你把毛毛带回去休息吧,我在这待会。”林炎对罗鼎说道。

“恩。”罗鼎答道,扶起地上的毛毛,临走时还忍不住多看了唐虎几眼。

“这人可靠吗?”待罗鼎走后,唐虎目露凶光警觉道。

“放心吧!毕竟我现在是他们的掌宗。”

唐虎的神色稍微缓和下来,对林炎说道:“那咱们什么时候启程?”

“去哪?”

“回鬼域啊!在这待着太危险!”唐虎低声道。

“我现在还不能走。”

“什么时候能走?”唐虎显得有些焦急。

“最晚两年。”

“什么!两年?!知不知道你爷爷我什么身份,你让我在这里待两年?”

“我没这个意思,我也想让你们回去…”

钟离九忽然站起身来,有些激动地说道:“他不走,我也不走,唐虎爷爷,你要是待不住就先回去吧!”

“你!”唐虎看着钟离九坚决地表情,摇了摇头无奈道:“罢了,我这条老命早晚搭在这里。”

“爷爷都说我们不会有事的。”钟离九嘟嘴不满道。

“唉,我早知道拿你没有办法!”唐虎叹气道:“小红脸,你跟我来。”

说着转身走了出去,林炎紧随其后。

来到大厅,唐虎警惕地四处张望,不时用鼻子嗅了嗅,确定没人后,才对林炎说道:“你为什么要来云府?”表情凝重。(猫的表情也会很凝重…)

“我不能说。”

“你这一年干什么了?”

“我不能说。”

“你能说什么?”

“我也希望你能带九儿妹妹离开这。”

“她的个性你还不了解吗?她既然要来,谁也拦不住。即使我们给她送回去,她还会回来的。”

“小红脸!”唐虎不等林炎说话又正色道:“既然九儿心意已决,我也没有办法。但你要给我起誓,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她!”

“好!我起誓,哪怕我林炎豁着性命不要,也一定保护九儿妹妹周全。”林炎不假思索地说道。

“嗯。”唐虎微微点头,接着说道:“对了,你的事我们也已经问过鬼王大人了。”

“你是说我爹?石亦寒?”林炎喜道。

“他是不是你爹我倒不清楚,不过他确实已经死了。凶手很可能是一个叫做‘枯骨’的元修。哦,对了,他应该就是你们水月宗的人。”唐虎道。

“枯骨?!”林炎一脸讶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