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赤魉

第35章 墨姬

“大人!”孙雯玉看见中年女子,赶紧收了手中长剑,低头拱手道。

中年女子正是水元门的门主——墨姬。只见她穿一袭黑色长裙,皮肤却是病态的惨白,长发挽髻,高高盘了起来。看上去虽然面容姣好,但两行剑眉倒指眉心,跟清秀的脸庞格格不入,看上去不怒自威。

墨姬身旁立着一根水柱,上面站着林炎,显然是被救了过去,却没人看到她是怎么做到的,包括林炎自己。

“你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太冲动。”墨姬说着将林炎放回岸上,自己也落了下来,“说说吧,怎么回事?”

孙雯玉跟着墨姬来到岸边,低头道:“我只是想替我李伯伯报仇,一时冲动,还请门主责罚!”

黑船被孙雯玉劈烂,钟离九和罗鼎也回到岸上,赶紧过来看看林炎的伤势如何。

钟离九眼见林炎手掌血流如注,后背也伤的不轻,虽然后背是自己打的,也是由孙雯玉而起,不由得怒道:“林哥哥已经三番两次让着你了,你还不肯罢休,一时冲动就要置人于死地吗?简直就是…”

林炎摆摆手,止住了钟离九的话,对墨姬说道:“弟子和孙师姐之间有些误会,她才会失手伤我,这也怪不得她。”

“哼!谁说我要怪她了!”墨姬冷声道:“我只不过是不想让玉儿无缘无故背上残杀同门的罪名,将来受到掌府大人责罚罢了。”说完转向孙雯玉道:“你的李伯伯被这小子杀了?若真是如此,为师今天就帮你报仇!”

林炎心中也不由得叫苦不迭,心说这个墨姬大人看起来比孙雯玉还要冲动,再加上钟离九,这三个人要打起来凭自己绝对拦不住。

只有罗鼎心知肚明,墨姬极其护短,在外绝不允许门下弟子吃亏。这是云府上下皆知的事情。

“回门主,”孙雯玉道:“在我看来,瑞台镇掌镇府惨遭灭门,跟这人脱不了关系!”

“哦?!”墨姬眼中寒光一现,似乎马上就要出手。

“在你看来?”钟离九赶紧说道:“你有什么证据吗?”眼见墨姬刚才救走林炎时的身法,钟离九心说自己就算跟林炎联手,也斗不过这个云府长老,此时决不能让孙雯玉把这罪名做实。

墨姬一听,也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孙雯玉。

“这个…弟子并没有证据。”孙雯玉低头道。

“没有证据还要血口喷人!还不快罚她!”钟离九对墨姬喊道。

“我怎么管教弟子还轮不到你来插嘴!”墨姬怒道,长袖一挥,平静的海面上忽然拔起一朵巨浪,排山倒海之势席卷而来,速度奇快。

钟离九刚要躲闪,却发现脚下沙滩忽然变得泥泞起来,自己如深陷沼泽一般,双脚越是发力越难以自拔。身体稍一停滞,巨浪已经拍到眼前,眼看避无可避。

墨姬冷笑道:“丫头,看你下次还敢在我面前聒噪。”

“砰!哗——”

巨浪在沙滩上砸出巨坑,溅起漫天水花,却已经不见了钟离九的身影。

墨姬一惊之下,环顾四周,不仅仅是钟离九,林炎、罗鼎、孙雯玉,甚至两个云府侍卫都已没了踪影。

茫茫海天之间,就只剩下墨姬一人。

“哼!”墨姬冷哼道:“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卖弄?!”

“事发突然,弟子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何况…”林炎的声音凭空响起,话音未落,墨姬身形已动,冲着声音位置凌空抓去,快如闪电。她手上灵气环绕,手掌到处,幻境自破,已显出一人身体。

被林炎在眼皮底下救出钟离九,墨姬已觉脸上无光,这一抓之下更是毫不留情,直奔对方面门而去。

“玉儿?!”墨姬忽然眼前一花,只见孙雯玉立在自己爪下,不由得大惊,慌忙收势,腰上发力已向后跃出数米。抬眼再看,哪里还有孙雯玉,刚刚的位置上只有林炎独自一人站在那里。

“你敢戏弄我?!”墨姬怒道。

“不敢!”林炎俯首恭敬道:“弟子只是为了墨姬长老的声誉考虑。”

“哦?”墨姬听后,不禁问道:“此话怎讲?”

见墨姬不再进攻,林炎心底长舒口气,后背早已被冷汗湿透。短短一瞬间,他已经将易境、易容之术用到极致。他先是在幻化环境的瞬间推开钟离九,让她免收攻击,同时墨姬也失去自己的位置,不至于再次发难,然后又在对方发现自己之时幻化为孙雯玉的模样,这次林炎在赌,他赌墨姬不会对弟子下手,若是料错了对方心理,或是墨姬收势不及,自己现在早已身受重伤。

想到这,林炎赶紧散了幻境,拱手说道:“墨姬长老修为深厚,名震大陆。刚才若不是您手下留情,恐怕我现在已经横尸于此了。弟子先谢过长老不杀之恩。”林炎话语间,已将墨姬置于了慈悲为怀的长者地位。

“这与我的声誉何干?”墨姬冷声道,不过看起来怒气稍减,似乎对林炎所言比较受用。

“您贵为云府高圣,必然气度不凡,若不是受人蛊惑,怎会与我们这样的新晋弟子争斗,自堕身份。”林炎恭谦道:“弟子正是念及此处,才冒死救下师妹。否则将来传出墨姬大人以大欺小之事,岂不有损您的声誉?”

林炎说话间,偷眼撇见孙雯玉怨毒的眼神,心中不禁叫苦。他眼下实在没有别的说法,既可以保护钟离九,又让墨姬不至于恼羞成怒,只能将责任推到孙雯玉的身上,将墨姬的出手说成受了她的蛊惑。

“哼!”墨姬心知孙雯玉无凭无据跟对方动手,已然有些无理。林炎说这些话,把自己架到高位,若再不肯罢休,确实有些自折身份。念及于此,墨姬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门主大人,这人就会花言巧语,您可不能…”孙雯玉早就见识过林炎胡说八道的能力,不由得急道。

“放肆!”墨姬竟对孙雯玉厉声说道:“我怎么做也要你来指点?”

“弟子不敢!”孙雯玉忙低头说道。

“你是幻元门的新晋弟子?”墨姬问林炎道:“叫什么名字?”

“弟子林炎。”

“原来你就是那个水月掌宗。”墨姬道:“去年我还在想,从未听说过水月宗有个叫林炎的成名人物,没想到却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您见笑。”

“你很好!我会记着你的!”墨姬冷声道:“玉儿,我们走!”

一语说毕,墨姬挟起孙雯玉,踏着浪朵飘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