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赤魉

第34章 百口莫辩

绿衣少女正是孙雯玉。

苍山位于南海之上,云府弟子需要渡船才能到达。行舟之事都是由水元门负责,孙雯玉是新晋弟子,正好就是今天最后一个渡船的人。

听到“孙大姐”这三个字,孙雯玉心中也是一颤,满怀期待抬眼看去,却不是心中所想之人。

“你是…林炎?!”孙雯玉由喜转怒,说道:“你这个畜生竟敢来云府!”

“我…”林炎一时无言以对,虽然在记忆深处他记得孙雯玉对着自己痛骂,但却丝毫想不起原因。

“原来你是女的!”钟离九忽然说道。她在巷子赌场见过孙雯玉,当时孙雯玉女扮男装,她只当是个娘娘腔,今天才知道对方竟然是个女子。

林炎想起了什么,赶紧一个跨步站到钟离九身前,挡住孙雯玉的视线说道:“孙大姐,我想咱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难道我亲眼所见也能是误会吗?”孙雯玉没有在意钟离九,一双妙目紧紧盯着面前的林炎,眼神中似乎要喷出火来,“我问你,是不是你血洗了李伯伯的府邸?”

“李府出事了?所以李高德才会失踪?”林炎惊道。

“哼!你别在这惺惺作态!我平生只见过你有那么残忍的手段!你就是个怪物,没有人情味的畜生!”孙雯玉越说越气,身体不住抖了起来。

“怎么会是我?我绝不会…绝不…”林炎想要解释,又不知该如何说起,身后钟离九抢到前面说道:“你这人怎么跟疯狗似的,见人就咬。李高德失踪只能怪他作恶太多,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我只恨他没有死在我的手上,让我亲手替‘唐龙’爷爷报仇!”

孙雯玉循着声音,向钟离九怒目而视,却发现林炎伏在对方身前,又挡住了自己的视线。

“她见过你!”林炎在钟离九耳边急道。

钟离九这才恍然,那夜在巷子赌场,见过自己的人除了李高德还有孙雯玉。当下正不知如何是好,只见林炎忽然伸手在储物袋上一拂,掌心多了一个通体透明的红色肉角,顺手扔进嘴里,咀嚼两下,瞬间向钟离九靠了过去。

钟离九平生第一次被同龄男子这样抱住,不由羞得满脸通红,眼见对方马上就要亲到自己,想要立即挣脱似乎又有一点不舍。

微妙的感觉在心底滋生蔓延,不过瞬间过后却只剩惊讶和无奈。

一股红色汁液带着浓重的血腥之气从林炎的口中喷出,钟离九的脸上如沾满鲜血般红艳,几乎看不出本来的模样。

“得罪了!”看到钟离九这个样子,林炎低声抱歉道。

林炎用的是储物袋里的血蓉,他这么做也是情急所迫,没有办法。

钟离九赶紧后退一步,从林炎怀里出来,忽然想起了在青莲镇城门处遇到李元时,林炎向自己吐口水的情景,不禁哑然失笑。

“你是谁?!竟敢如此辱没李伯伯!”孙雯玉冲钟离九喝道。

“什么李伯伯!他根本才是怪物,没有人情味的畜生!”钟离九回道。有了脸上的伪装,她再也没有顾忌,直接跳了出来,把孙雯玉骂林炎的话骂了回去。

“你敢辱骂云府高圣!”孙雯玉被彻底激怒了,“今天就让你长长记性!”

说话间孙雯玉胸前白光一闪,手中多了把透明长剑,双脚一踏,速度奇快,看起来修为较一年前已经大为精进。

“今天也让你长长记性!”钟离九笑着说道,她最喜欢的就是把别人说的话原封不动的还给对方。

一语未完,钟离九眼中红光大盛,掌心似有火焰燃烧起来。

“噗!”的一声闷响,孙雯玉还没来到来到钟离九身前,手中长剑已被林炎徒手握住,鲜血从他掌心缓缓流下,慢慢染红剑身。

“孙大姐,好多事情我给你解释不清,但请你相信,我林炎绝不是你想的那样。”林炎显得有些焦急。过去的一年中,他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和孙雯玉重逢的场景,却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兵戎相见。

“好!你们两个一起上吧!我今天就要替李伯伯报仇!”孙雯玉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完全听不进林炎的话。过去的一年中,她把和李元间的所有纠葛全都怪到了林炎头上。

孙雯玉灵气一吐,手中长剑泛起剧烈白光,林炎赶紧松开双手,掌心还是被白光撩到,伤口深可见骨。

“林哥哥!”眼见林炎被伤,钟离九大怒,手中火光更盛。只见她双手一挥,两团红光冲钟离九直射过去。

“砰!”的一声,林炎瞬间格开白色长剑的同时用后背挡在孙雯玉身前,又将红光尽数挡下,身后的衣服已经碎成粉末,后背也是一片血肉模糊。

“你这是干嘛?”钟离九急道。她刚才那一下毫不留情,全没想到林炎会替对方挡住。放在一年前,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这一下也大大出乎孙雯玉的意料,心中的愤怒顿时消了不少,再仔细看看林炎,才发现他脸上的红记竟然没了。

“难道他已经脱胎换骨,不再是以前那个怪物了?”孙雯玉心道,脸上依旧是冷若冰霜,怒视林炎。

“我们之间有误会,请你相信我。”林炎奋力平复着体内翻涌的气血,对孙雯玉说道。

三个人陷入一个微妙的僵局之中,不过在场的还有第四人——罗鼎。

“孙雯玉是谁啊!那可是众多云府弟子心中的“女神”,竟然跟掌宗大人有仇?!掌宗大人为何叫她孙大姐?!去年震动大陆的“李府灭门”事件,竟然也和掌宗大人有关系?!掌宗大人到底是个什么的人物啊?!”罗鼎站在一旁,看着电光火石的一切,心里早就乱成了一锅粥。三人刚停止缠斗,罗鼎才从呆傻的状态惊醒过来。

“误会!误会!绝对是误会!”罗鼎赶紧走过来站在林炎和钟离九中间说道:“孙师姐息怒,有什么事大家好商量嘛!”

“哼!”孙雯玉冷哼一声,“就算是误会,李伯伯失踪跟你也脱不开干系。快说!你到底把他怎么样了?”

“我…我对此事确实并不知情…”林炎始终不明白孙雯玉为什么总把这件事联系到自己的头上。

一年前,除了身在云府的李元幸免于难,瑞台镇掌镇府上下四十多口人,无一幸免,大多数是透胸而死,死状极惨,李高德也从此失踪。盛传又是鬼域所为,而孙雯玉却曾经亲眼见过,变成“怪物”的林炎就是这样险些杀了李高德。她心中已经笃定,这一切都跟林炎有莫大的关系。

“那就休怪我无情。”孙雯玉说着重新抖擞精神,长剑当头向林炎劈来,“我问不出来,就把你交给长老们定夺!”

“当心!”钟离九惊呼,林炎和孙雯玉距离极近,她已经来不及援手。

罗鼎站在两人中间,但修为和孙雯玉相差太多,长剑未到,他已经被剑气荡到一旁,重重撞在船壁之上。

眼见一剑就要斩到林炎身上,他却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林炎心中只闪过一个念头“你若不信我,交给长老们也好,起码可以还我清白。”

孙雯玉性情泼辣冲动,见林炎修为大进,只想全力制住对方,没想到对方不闪不避,任由自己砍下。她虽然恼恨林炎,却不想杀了他,但她全部灵气集中起来,此时想要收势却已来不及,只能勉强将锋刃一侧,躲开林炎头部,向肩膀砍去。

眼见林炎就要受到断臂之伤,只听“砰!”的一声,船底被孙雯玉一剑斩裂,断木碎屑纷飞,却已没了林炎的身影。

“玉儿!对同门也要下死手么?”

半空中,一个中年女子淡淡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