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赤魉

第32章 毛毛

林炎轻声笑道:“我知道一定瞒不过你。”

“你确实瞒不过我,但你为什么不愿意认我?”钟离九嗔道。

“因为你不该来这,这里对你来说太危险了。”

“危不危险我不在乎,我只知道曾经答应过一个人,要带他去见我的爷爷。本姑娘向来说话算数!”钟离九笑道:“可有些人就是这样,说过要保护我,不让我受委屈,谁知道一年不见,说过的话就全不算数了!”

林炎听后不禁动容,想起他们之间许多往事,忙说道:“林炎从没有一天忘记说过的话,不认你也是为了保护你!”

“来这是我自己的意思,跟你无关。我还不用你来保护。”钟离九说道:“我已经探知李高德失踪一年之久,除了他这里根本没人认识我。再说我要不来,你怎么把那个毛孩子领进云府?”

林炎拱手道:“九儿妹妹,那就麻烦了。”

钟离九会心一笑,转身下楼。

看着钟离九远去,林炎叹口气看向塔外。

“这是爷爷给我的,叫乾坤袋,能装天地万物。你要是愿意,连你也能放进去哦。”

一年前钟离九对林炎说过这样的话,刚才他想到的办法就是乾坤袋,钟离九能够识破林炎也是因为这个。除此之外,实在没有其他的办法。

知道这件事情的只有他们俩,大家自然心照。

让林炎想不到的是李高德竟然已经失踪一年了。他在荒郊野外潜心修行,两耳不闻天下事,自然不知道这个消息。

“喂,小孩,你过来!”钟离九找到“胡子大叔”,在角落里对他招了招手喊道。

“这位姐…姑娘,你怎么对老夫如此不敬?”“胡子大叔”依旧装作一副长者模样。

“难怪林哥哥要找你,你俩一样都会装蒜!”钟离九笑道:“想进云府就赶紧过来,过期不候喽!”

“胡子大叔”一听,赶紧跑了过来,瞪着大眼睛说道:“你可不许骗人!”声音也变得细了许多。

“你要是听话我就不骗你。”钟离九笑道。

“我可听话了!”“胡子大叔”赶紧说道。

“那先叫我一声好姐姐!”

“你不是在耍我吧?”

“不叫算了!”

“别别别,好姐姐,你可答应了要带我进云府的。”

“那当然了,姐姐向来说话算话,不像某些人!”说话间钟离九解下腰间布袋,撑开袋口说道:“你先进来吧!”

“还说不是耍我!”“胡子大叔”似乎有些生气,“这么小的袋子我怎么进得去,你们云府的人都欺负我!都不是好人!哎哎哎,你干什么…”

说话间,钟离九已轻伸猿臂将“胡子大叔”拎了起来,随手一塞,竟然直接装进了布袋之中。

钟离九对着袋子笑道:“委屈你一下啦,胡子弟弟。”说完将布袋挂在腰间,重新回到传灵塔内。

“你们要干什么?!”钟离九刚把“胡子大叔”放出来,他就迅速靠住墙角,惊恐地望着屋里的众人,显然受到了惊吓。

“胡子弟弟,我不是说过要带你进云府的吗?”钟离九笑道。

“这就是云府?!”“胡子大叔”环顾四周,不敢置信。

“这是传灵塔,就是你刚刚被赶出去的地方。”林炎慢慢走了过来说道。

“你是谁?”“胡子大叔”警觉地问道。

“你要是愿意跟我走,我就算你的师兄。”林炎微笑道。

“你们那管饭么?”

“当然。想吃什么都管!”林炎道。

一旁的罗鼎哑然失笑,看来这个掌宗跟大师兄以前的套路一模一样,都是连蒙带骗。

“那我跟你们走。”

“不急。”林炎道:“我得先问你几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没有名字,也不知道爹妈是谁,大家都叫我毛…毛蛋,说我生下来就跟别的蛋不一样,是个怪物…”毛蛋低头说着,心中一阵苦涩,从小因为形态特异,大家都把他视作怪物,经常受到大家的戏弄嘲笑,也没有人家愿意收留他。听说进了云府就能吃饱喝足,他就想来碰碰运气。

林炎似乎很能体会他的心境,毕竟自己以前在别人眼中也是个怪物。微一沉吟,随即说道:“以后跟着我们,幻元门就是你家。”

“家?”毛毛楞了一下,声音有些哽咽,毕竟家这个字对他来说太陌生了。

“你也别叫毛蛋了,多难听!”钟离九笑道:“叫毛毛好不好?”

罗鼎插话道:“毛毛这个名字好,听上去就暖和。”

“哈哈…”众人轻声笑着,毛毛抬头看去,发现大家笑的开心却没有讥讽之意,心中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温暖。

“我有名字了!我也有家了!再也不怕被欺负了!哈哈…”毛毛也跟着众人傻傻地笑了起来。

罗鼎走过来一把搂住毛毛,笑着说:“毛毛师弟,以后我就是你的师兄,我叫罗鼎,快来见过师姐,大师兄,还有掌宗大人…”罗鼎将众人介绍出来。

“毛毛给大家行礼啦!”说着毛毛跪在地上对着众人磕起头来。

“哎呀,不用这么隆重,来你跟我学着…”罗鼎在一旁纠正道。

林炎点点头道:“大腚罗,你把毛毛的胡子头发清理干净,免得被人发现了。”

“是!掌宗…咦?不对啊!”罗鼎忽然意识到什么,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外号是大腚罗?”

林炎笑而不语,一旁的雷蒙赶紧转头看向别处。

“好啊,大师兄!亏得我还苦苦哀求掌宗放过你,竟然揭我的短!早知道刚才就不该救你。”罗鼎怒道。

“又不是你救的我,再说你哭得也太假了,而且还很难听。”雷蒙笑道。

“你…你还我鸡腿!”说着揉身冲向雷蒙。

“你就知道吃!哎,别咬人啊…”

雷蒙罗鼎在屋里瞬间闹做一团,毛毛在一旁看得也是大笑不止,毕竟是个孩子,总喜欢热闹。

毛毛的到来似乎真的让屋里的气氛暖了起来,完全没有了刚才争执时的冰冷。

“我想起咱们在山上的日子,有时候真想永远呆在那里。”钟离九在林炎身旁轻声说道。

林炎苦笑着没有言语。

“从今天起,你就是水月掌宗!三年之内让幻元门从云府脱离,重新回归水月宗。否则你的内元将会自行爆掉,身死魂灭!”

“睡什么觉!想活命就起来给我修行!”

“今天练不成,就去瀑布那倒挂一夜!”

“再敢逃跑一次,我立马就要了你的命!”

想起一年来充斥在自己身边的师父的声音,林炎不自觉打了个冷战。

如果当初我没跟着枯骨师父,现在会是怎样呢?林炎想道。

可惜没有如果。

“林师弟你看!”罗鼎高兴的声音把林炎从回忆中拽了出来,“咱们的毛毛师弟多精神。”

林炎扭头看去,不禁大吃一惊。眼前的毛毛,没了胡须和散乱的头发,确实和之前大相径庭,但眉宇间已经是大人模样,甚至眼角处还有细细的皱纹,只不过身材矮小,看起来更像是侏儒。

“你只有八岁?你的胡子留了多久了?”林炎问道。

“我不知道自己几岁,刚才下面那人是说我八岁。”毛毛答道:“不过从我记事起就有胡子,我也不知道留了多久。”

“哈哈!”林炎忽然大笑一声,把屋内众人吓了一跳,“我倒想错了,很好很好…”林炎高兴地走到毛毛身边,抓住他仔细地看着。

“想错了还笑什么?掌宗大人真是让人捉摸不透。”罗鼎心道。

“你有师父吗?”林炎问道。

“没有,有师父我也不用来云府了。”毛毛被林炎看得发毛,赶紧问道:“掌宗师哥,你在看什么?”

林炎没有回答他,而是对身旁的雷蒙说道:“雷师兄,你跟我来一下。”说完松开毛毛,转身来到屋外走廊。

“是!”雷蒙紧随其后。

“他怎么老盯着我看?还总神神秘秘的。”毛毛心有余悸地对罗鼎说道。

“没事,习惯就好了。”罗鼎无奈道。

走廊上,林炎对雷蒙正色道:“大师兄,你可知道咱们幻元共有几重?”

“幻元三重,分别是易容,易身和易境,代表着三个不同的方向。我修的就是易容。”雷蒙认真答道。

“不错!易容幻颜,易身幻相,易境幻自然。你们知道的应该就是这三重。”林炎道“我之前只以为他的幻元属于易容一类,现在看来,他的幻元绝不属于这三重之一。”

“难道还有其他的幻元?”雷蒙问道。

“正是。”林炎道。

“你这么一说倒提醒我了。幼年初入水月宗时,好像听说过有一种幻元,由于异常难以修行而失传已久,好像叫什么‘易岁’。”

“没错,正是易岁。而且毛毛很可能不需修行,天赋易岁幻元!”

“什么?!林师弟,你看的准么?”雷蒙问道。

“还无法肯定。”林炎说道:“我看他下巴嘴唇上有许多疤痕,那是他撕扯刮除自己胡须留下的。雷师兄,既然你是易容幻元,你要变成毛毛那样可维持多长时间?”

“大概可以坚持半天时间,不过现在受了点伤…”说到这,雷蒙想起刚才和林炎冲突一幕,惭愧道:“现在大概只能坚持一个时辰。”

林炎淡淡一笑道:“毛毛脸上的疤痕很淡,想必是很久之前留下的,他的骨龄也不会有假。从记事起就有胡子,还能保持到现在,就绝对不是易容幻元。因为他无法恢复常态。”

“若不是易容幻元,那一个八岁小孩怎么会有一副大人的面孔?”雷蒙问道。

“宗秘上提到过,易岁幻元可幻化岁月。”林炎道。

“你是说,他不小心把自己变老了?”雷蒙问道,一脸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