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赤魉

第30章 刚烈的大师兄

林炎在众人目光中走上二层,与万浩宇擦肩而过。罗鼎和钟离九早已站在楼梯口处等候。

“掌宗大…”

“林哥哥!”钟离九不等罗鼎说完,飞也似地扑向林炎。

一年之间,钟离九时常忆起自己和林炎相逢相伴的时光,那种同甘共苦的经历不经意间,已化作刻骨铭心的思念,在见到林炎的这一刻,彻底爆发出来。

钟离九扑过来的瞬间,林炎身体忽然侧身一躲,让对方猝不及防一个趔趄,林炎伸手一拉,稳住她的身形,欠身道:“姑娘莫非认识我?”,态度十分谦恭。

钟离九也是一愣,在她的认识里,林炎不会跟自己这么说话。再仔细看去,发现面前这人虽然和林炎长的一模一样,但是右脸却没有红记。

“你的红记呢?你到底是谁?!”钟离九感到一阵陌生,不由得怒道。

“我是林炎,可不是你的什么林哥哥。”林炎依旧平静地说道。

“那你为什么跟他长得如此相像?”钟离九道。

“哈哈!”林炎干笑道:“世界之大,样貌相似之人还是有的,想必姑娘认错人了。”

钟离九一时间无言以对,一旁的罗鼎却早已按耐不住,上前拱手道:“拜见掌宗大人!”

林炎见此人体胖腰圆,不由得微微一笑,问道:“这位兄弟是?”

“弟子罗鼎,乃是幻元门下。”罗鼎兴奋地说道:“掌宗大人请随我上去,咱们幻元门在三层。”

“好。”林炎道,显然已经默认了自己就是水月掌宗。

罗鼎说完,躬身在前面引路,林炎紧随其后。

“站住!”钟离九拉住林炎袖口急道:“不对,你就是他!”

不等林炎搭话,罗鼎忙道:“掌宗大人,这是幻元门新收的弟子,不懂规矩,您别生气。“说完罗鼎转身对钟离九说道:”师妹啊!这就是咱们的掌宗,你怎能如此无礼!快把手撒开。”

罗鼎不知道钟离九在胡搅蛮缠些什么,却又害怕掌宗生气,责罚这位师妹,一心只想替她解围。

钟离九却毫不领情,一双大眼睛紧紧盯着林炎,似乎想看出什么端倪。

林炎微微一笑,说道:“原来是新来的弟子,那就随我们一起上去吧。”

说完手臂轻甩,钟离九抓着的衣袖瞬间脱手,林炎抬手对罗鼎道:“带路吧。”

“好嘞。”罗鼎道。

周围人都没有看出端倪,只有钟离九自己知道,林炎刚刚看似轻轻一甩,实则是用灵气将自己的手指震开。她虽然没有刻意抓紧,可凭她的修为,一年前的林炎绝不可能这么轻易地挣脱,心中越发觉得蹊跷。

“快上来啊师妹!”罗鼎见钟离九呆立在那,急忙喊道。

“我倒要看看你在捣什么鬼!”钟离九微一沉吟,立即跟了上去。

走到楼梯处,林炎看到一人正在注视着自己,正是万浩宇。

“你不是我的对手。”见林炎走进,万浩宇轻声说道。他从小就是天之骄子,同龄人中,论能力论才华,无人能出其右,此刻看到同样天赋异禀的林炎,自然而然生出一股争强好胜之心。

“你说的对,我不是。”林炎微笑着说完,跟着罗鼎上楼去了。

万浩宇没想到对方会这么说,望着对方身影自语道:“哼!修元之人无好胜之心,难成大器!”

罗鼎完全没有注意身后发生的事情,此刻他正忙着用力掐自己的胳膊,掌宗归来,这一切对他来说简直如做梦一般。尤其是当他引着林炎走过杂役处时,瞄到老王脸上阴晴不定的表情,一天之内两次让他吃瘪,罗鼎现在的心情已经好到了极点。

“大师兄!快过来拜见掌宗大人!”罗鼎高声喊道,生怕其他层的人听不见似的。

雷蒙早已等在门前,不过从他脸上却看不到丝毫兴奋之情。

“自己苦苦盼来的掌宗竟然是个少年,就凭他如何振兴宗门?!”雷蒙心中颇为失望,可还是一拱到地,闷闷地说道:“幻元弟子雷蒙恭迎掌宗大人!”

林炎赶紧上前一搀,微笑道:“雷师哥多礼了!大家都是同门兄弟…”

话没说完,林炎就感到一股灵气从对方手臂喷涌而来,当下也不说话,双手一沉,将对方的力道尽数卸掉,迅速向后退了半步。

林炎感到对方似乎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在试探自己。不过刚一见面就有如此举动,林炎心里着实有些不满,站在原地冷笑不语。

雷蒙确实存心试探,想看看对方的底细,没想到林炎直接避其锋芒,雷蒙始料未及,虽然没用全力,但发力后重心已偏,一不留神险些栽倒。

雷蒙起身后有些尴尬,看到林炎站在那兀自冷笑,似乎颇有讥讽自己之意,让他更觉得脸上无光,说了个“请”就头也不回地进了房间。

罗鼎站在门口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看出雷蒙脸上阴晴不定,心说整个幻元门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掌宗,为什么大师兄看起来反而闷闷不乐呢?

“掌宗大人请坐!”雷蒙进门后指着正中的椅子说道。

“雷师哥不要客气。”林炎依旧保持着微笑,“林炎年岁尚浅,以后大家就以同门兄弟相称,叫我林师弟就行。”

“掌宗大人既然说了,我们招办就是。”雷蒙冷冷地说道:“林师弟,在下有些事情还需要向您当面问询问清楚,待会若有得罪之处,还请不要介意。毕竟这是咱们水月一脉的大事。”

“你说。”

“敢问林师弟是如何成为的水月掌宗?”

“炼狱。”林炎答道。

雷蒙一愣,水月炼狱是不传之秘,宗门之内,只有长老和资历较深的弟子才会知道这些事情。就凭这两个字,基本已经证明了林炎跟水月宗的关系。

“听说通过炼狱之人定是修为极深,在下斗胆,不过以我看来,林师弟想要通过炼狱恐怕很难。”雷蒙说道。

说完之后,雷蒙也有一丝后悔,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话已经冒犯了对方。

林炎听后却不生气,依旧笑着说道:“我确实没有这个实力,水月宗已经破败至此,早就没有可以通过炼狱之人。我能当上掌宗,也是机缘巧合,如果换做是你,一样可以做水月掌宗。”

雷蒙一时语塞,水月宗的没落世人皆知,可从掌宗的嘴里说出来,确实让他接受不了。何况水月掌宗之位在对方嘴里似乎不值一文,任谁都可以来做。林炎在他心中此刻已经毫无地位可言,感觉自己对宗门的所有希望瞬间化为泡影。

屋内沉寂下来。

“怎么都不说话了,大师兄,你先别泄气嘛!咱们掌宗大人可是四元齐修,拥有如此天赋,咱们幻元门重振声威那是迟早的事情。”罗鼎在一旁说道。

罗鼎最受不了这种冷场面,虽然听完林炎的话,他也非常失落,可还忍不住要缓和一下气氛。

“四元齐修!”雷蒙忽然怒道:“你可知道咱们幻元门最忌讳的就是修习五行元,怎么可以乱了祖上的规矩!”

“哼!”林炎也收起笑容,冷冷地说道:“独修幻元还不是要惨遭灭门!”

“你!…”雷蒙气得一时语塞。

“大家都不要动怒嘛!”罗鼎没想到自己一句话竟然带来这种效果,赶紧找补道:“大师兄,规矩还不是掌宗大人定的,再说咱们想要修习也没这个天赋啊。”转身又对林炎说道:“掌宗大人息怒,大师兄绝不是有心冒犯您的。他这几年为了宗门兢兢业业,受过的苦您是不知道…”

“够了!”雷蒙打断道:“我做的那些全都不值一提!既然掌宗大人已到,看来我也没什么用了。”说着雷蒙向林炎拱手道:“请掌宗大人允许我退出宗门,回故乡了此余生。”

这不是他心目中的掌宗,雷蒙已经心灰意冷。

“大师兄你不能走啊!咱们不是说过要一起振兴幻元门吗?”罗鼎急道。

“要走可以!”林炎并不理会罗鼎,依旧冷声道:“把你的修为留下来!”

“啊?!”罗鼎惊道:“使不得啊掌宗大人,大师兄为了宗门付出这么多…”

“好!我的一身修为都是水月宗给的,我现在还给宗门,也算互不相欠!”雷蒙打断罗鼎,铿锵有力地说道。

雷蒙此刻眼神坚毅中透着决绝,气海丹田赫然打开,体内灵气瞬间释放,胸前隐隐闪着紫芒。

雷蒙虽然是一心为了宗门,但性格上却有些呆板迂腐。他竟为了林炎这个素未谋面的掌宗,就要自废内元。废掉内元对于元修来说,无异于自杀!

迂腐之人往往忠诚,忠诚之人往往刚烈!

“大师兄!”罗鼎大喊着冲向雷蒙,想要阻止他。

“他的灵气外泄,你想找死?!”林炎不知何时已经站在罗鼎身旁,按住他的脖子,罗鼎只感觉一阵酸麻,瞬间动弹不得。

“求掌宗大人开恩!求掌宗大人开恩….”罗鼎已经声泪俱下。此刻的林炎在他眼中,已不是高高在上的掌宗大人,而是一个冷血的杀手!

林炎见罗鼎痛哭,不由得眉头紧蹙。

钟离九站在一旁,若有所思,她的一双眼睛自始至终从未离开过林炎。

“大师兄!你欠我的鸡腿猪蹄还没还!你不能走!”罗鼎见林炎毫无反应,转而向雷蒙喊道。

雷蒙听到后身体顿了顿,眼眶微润。

“早晚还你!就知道吃!”雷蒙哽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