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赤魉

第29章 一年之变

雷蒙被少女问的一愣,反倒觉得自己是来应试的。略一沉吟,随即说道:“我们的宗主就是林前辈,这是天下皆知的事情!”

“哈哈…”少女笑道:“看你这岁数也不小了,竟然叫他林前辈,真是好笑!”

雷蒙怒道:“掌宗大人自然要以前辈相称,姑娘要是再出言不逊,就莫怪在下无理了!”

“云府的规矩就是多!烦的很!”少女吐了吐舌头,说道:“那你们的林…林前辈现在在哪呢?我就是来找他的。”

“这个嘛…”雷蒙又被问住了,他要知道掌宗在哪还好了呢!想到这转头看向罗鼎,向他使了个眼色想寻求点帮助,谁知罗鼎把手一摊,那意思是“你是大师兄,你自己看着办吧!”

“干嘛吞吞吐吐的,你们不会是骗子吧?”少女不耐烦道。

“当然不是!”雷蒙赶紧说道:“林前辈现在并不在这里,过几天才来!”

罗鼎在旁边冲雷蒙撇撇嘴,一脸的不屑,那样子好像在说“小姑娘你都骗,简直没有人性!”

雷蒙假装看不见罗鼎,继续说道:“你先入了门,能否见到掌宗大人就要看你的福分了!以林前辈高深莫测的修为,能得到他的亲自指点,那可是莫大的荣幸啊!”

“哦?”少女问道:“这么说你也没见过这个林前辈了。”

“我怎么会没见过!笑话!”雷蒙急道:“我可是林前辈的首席大弟子!”

“是吗?”少女怀疑道。

“那当然了!”雷蒙已经说得唾沫横飞,越编越来劲,“我还见过林前辈和人比试呢!要说我们掌宗,啧啧啧!那真算的上是道骨仙风,光是站在那,雪白的长须无风自动,对方的气势就矮了半截,林前辈只用了一招,对面就…”雷蒙把这一年自己对掌宗的幻想滔滔不绝地说了出来,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却被少女无情地打断。

“停停停!”少女问道:“你说的这是林炎?”

“是啊!哎!不许直呼掌宗名讳!”雷蒙说道。

“你们掌宗多大了?”

“八十…不是…一百多了吧…”雷蒙有点语无伦次。

罗鼎在一旁帮腔道:“掌宗大人的年纪,岂是我们这些小辈可以揣测的。”

“对对对!大腚罗说的对!”雷蒙说道。旁边两个幻元门弟子也纷纷应和。

罗鼎白了雷蒙一眼,心说我帮你解围,你竟然说我的外号!果然是没有人性!

少女眉头紧皱,说道:“照你这么说,看来是我来错地方了!告辞!”雷蒙还不明所以,罗鼎赶紧拦住她,问道:“怎么会来错地方了,你不要找幻元门吗?这里就是!”

少女回身道:“你们口中所说的林炎根本就不是我要找之人,我还留在这做什么?”

说完少女转身便走,罗鼎看了看大师兄,只听雷蒙低声说道:“还不快追!”

“是!”罗鼎应道,立马追了出去。

雷蒙则叹口气,心说“要是其他宗门,弟子都要俯首帖耳,大气都不敢出,自己的宗门倒好,还得倒追!”

“姑娘留步啊!”罗鼎喊道,大屁股一扭一扭地追了上来。

少女闻声停下,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刚才是个误会。”罗鼎赶紧解释:“我们大师兄说话总有些云山雾绕,不知哪一句话惹恼了姑娘,我们向你陪个不是!”

“他没惹恼我,我说过了,你们口中的林炎不是我要找的人!”少女平静地说道。

“嗨!误会啦!”罗鼎笑道:“掌宗是谁我们也不知道,刚刚大师兄只不过是为了留你才胡乱编的瞎话,你千万别当真啊!”

“哦?那你们掌宗什么时候会来?”少女问道。

“说实话,我真不知道。”罗鼎不敢再骗她,只好实话实说:“但我有信念!我相信他一定会来的!”

“那等他来了再说吧!”少女说完又要离开。

“别啊,有事好商量嘛…”罗鼎继续挽留,旁边却响起一个他最讨厌的声音。

“我说姑娘,他们那掌宗生死未卜,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实在不行,来我们杂役处啊!怎么说来我们这儿也算正儿八经地入了云府了。”

说话的人正是杂役处的老王。

罗鼎听他说完,刚要开口解释,却听见那少女冷冷说道:“我要找的人是生是死,关你屁事!”

“你!”刚才还满脸得意的老王,被这一句话呛得十分尴尬,没想到一个半大姑娘说话竟然如此无礼,当下怒道:“小丫头你别不识抬举,看你这模样还不错,我要是你,就乖乖到杂役处报名,兴许还能留下!”

“我要是你,就先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少女一脸嫌弃地说道。

“哈哈哈…”

周围人群发出一阵哄笑,老王脸上青一阵紫一阵,要不是身在传灵塔内,他早就动手教训对方了。可现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却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正不知如何自处,楼下却传来老龟懒洋洋的声音。

“水、木、土,三元齐修,不错。”老龟竟然夸了一句,听起来心情不错。

一句话,却将传灵塔内的目光全部集中起来,少女也忍不住好奇,从走廊探出身体向下看去。

众人的目光焦点,是一个面若冠玉,相貌清秀的白衣少年,只见他站在池边,环视四周,眼神孤傲中透着一丝不屑,身旁武士竟也对他毕恭毕敬。

白衣少年名叫万浩宇,而不远处坐着的南海掌镇万泉,正是他的父亲。

“大人,早知道贵公子要来,您跟我说声就行,何必让他在后面苦苦等了这半天。”张青低声说道。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啊,咱们身在云府,就不能贻人口实。”万泉说道。

“大人说的是!“张青点头道:”竟然三元齐修,万公子这次未入云府,已是天之骄子了啊!”

“哪里哪里,犬子不过运气比别人略好一点罢了。”万泉谦虚道,脸上却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

“大人您过谦了!恕在下斗胆,恐怕您当年也没有如此天赋吧!依我看,今年的掌府弟子已经非万公子莫属。”

“天外有天,人上有人,浩儿能否成为掌府弟子,目前来看还未可知。”万泉笑着说道,心中却一片泰然。

云府惯例,每年掌府大人会收挑选一名元修,作为自己的座下记名弟子。万泉嘴上虽然谦虚,心中对万浩宇已有十足的把握,毕竟这几年的心血付出,他心里最清楚。

万浩宇缓步走上二层,忽然瞥见一丝异样,抬眼看去,只见二层栏杆处倚着一位红衣少女,两人目光相接,万浩宇随即对她报以微笑。

他对女人向来十分儒雅,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在他的想象中,对方应该对自己回以微笑,并娇羞地低下头去,毕竟这种场景他已经司空见惯。红衣少女的目光却只在万浩宇身上一扫而过,转而紧紧盯着方池,压根没有理会他。

万浩宇被对方晾在一旁,不免心中微怒,却也不自觉向下看去,想知道是什么东西吸引了这位少女。

少女目光所及,正是此刻方池边上少年,只见他一身破烂灰袍,头上戴着兜帽,看不清面容。

“脱帽!报名!”少年身旁武士喝道。

少年依言拨下兜帽,“弟子林炎。”少年淡淡说道。

二层同时传来两声惊呼,一男一女。

男声是罗鼎,女声自然就是红衣少女钟离九。

万泉将一切看在眼里,心说这少女和他果然认识。可这林炎看起来年纪不大,难道竟是水月掌宗?

老龟良久没有说话,似陷入了沉睡之中,正当殿前武士想将林炎赶出去时,老龟却忽然开口道:“一年前那个把我吵醒的人就是你吧!”

“弟子罪过!”林炎并不否定,脸上依然毫无表情。

“全天下都知道你是水月掌宗,倒不用我来看了。”老龟懒洋洋说道:“幻元!”

“您还是仔细看看的好!”林炎眼中闪过一丝妖异,依旧淡淡地说道。

“恩?”老龟疑虑了一下,还是展开了灵识。

不光是老龟,角落里的万泉同样展开灵识,他对这个林炎也很好奇。

“有点意思!”老龟说道:“幻、土、水、木,四元齐修。”

“我的妈呀,刚刚那个三元齐修,这个四元齐修!他们还是人吗?”

“这可是人尽皆知的‘水月宗主’,人家生下来就不是咱们能比的。”

“水月宗不就是幻元门的本宗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年轻人别瞎说!当年水月宗可是仅次于云府的地方,只不过出了些变故而已…”

接连两个天才少年已经让大家忘记了云府的威慑,身后人群开始嘈杂起来。

“教你的人很不错,你没必要来云府的。”老龟继续说道。

“有放不下的人,自然有必要来!”说话间,林炎似不经意地抬头向楼上瞟了一眼。

“真的是林哥哥,他说放不下我?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钟离九心道,脸上一阵微红。

“这就是我们的掌宗大人?竟然这么年轻?竟然是四元齐修?竟然说放不下我们?我就知道他放不下我们!”身边的罗鼎也在混乱想着,激动地眼眶泛红,泪水已经流了下来。

“那你去吧!替我向小蛇带个好!”老龟说完,又把头埋进了水中。

林炎心中也是一惊,脸上却无表情,深鞠一躬,向楼梯走去。

“这小子实力并不在浩儿之下,水月宗底蕴果然不容小觑,竟能培养出如此少年英才。”万泉收回灵识,站在角落里说道。

“大人,贵公子乃是正宗修为,根基深厚。依我看这林炎基础不实,而且处处透着邪气,这种邪魔外道怎能与万公子相提并论。”张青说道。

“浩儿涉世不深,对他来说,恐怕邪魔外道才更危险。”万泉负手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