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赤魉

第28章 幻元门

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个人,黄琛一惊之下,瞬间灵气运满全身,险些就要出手,待看到对方是张青时,更吓得魂不附体。他自信自己连张青的一掌都接不住。

张青却微微一笑,说道:“反应还挺快!赶紧去你该去的地方,别东张西望的,这里是云府,不是你家后院!”

“是!弟子知错了!”黄琛赶紧一溜小跑上了楼梯。

传灵塔每层都极高,底层更是高达十几米,楼梯沿着塔身扶摇直上,等黄琛跑上二层,早已看不见张青的影子了。

“哎!吓死了!吓死了…”黄琛拍着胸脯,显得惊魂未定。

“恭喜这位师弟,以后咱们就算是同门了。”另外一个声音又在黄琛身后响起。

“我去!”黄琛轻呼一声,立即转过身来,这才看见跟自己打招呼的是一个身材矮小,骨瘦如柴的中年男子,嘴上一抹八字胡修的油光铮亮,此时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怎么云府的人都喜欢在背后打招呼!太渗人了!”黄琛心里想着,嘴上却说:“敢问这位师…师叔是?”

他见对方年纪不小,却叫自己师弟,他的这声师哥却怎么也叫不出口。

“不敢不敢!”中年男子笑着说道:“我最多就算你的师哥,是这杂役处的管事,可不比你们五行元的正门弟子。以后你叫我老王就行,他们都这么叫我。”

“老王”名叫做王金泽,本也算个响亮的名字,只是他从十五岁进入杂役处,二十多年来,从杂役做到了管事,大家从“小王”叫到了“老王”,反而没有人知道王金泽这个名字了。

“原来是王师哥,以后还请多多照顾。”黄琛拱手道。

“师弟这说的哪里话,要是有什么杂七杂八的事情,你只要开口,我决不推辞。以后还得靠你多多提携才行!”老王笑道:“不耽误你了,快上去吧,土元门在四层。”

“多谢师哥,告辞。”黄琛说完,赶紧转身上楼,老王那假模假式的客气让他起了满身鸡皮疙瘩。

“杂役处”,就是统管云府大小杂事的地方。云府就数这里人多,毕竟小到衣食住行,大到祭祀活动,无一不是由杂役处操持。杂役处最大的好处在于,对于天赋不够的元修来说,工作之余可以修行,身处云府之中,就是最好的资源。他们甚至可以在经过同意的前提下去宗门旁听,将来还是有机会进入五行元正宗的。

所以老王才会对黄琛如此殷勤,不管是杂役也好,管事也罢,正宗的弟子们平时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连跟他们客气的机会都没有,只有黄琛这样的新人他才有机会巴结一下。

半天时间过去了,有几个人陆陆续续来到二层杂役处,都是修为不够但还可塑的元修,见到老王都要恭敬地叫一声“师哥”,此时的老王和刚才已然判若两人。

杂役处摸爬滚打多年,他自然熟知这“人前人后”的道理。

传灵塔四层到七层,分别是土、木、水、火四宗,不知为何,却独缺金元门。二层是杂役处,而水月一脉的幻元门则在三层。

“大师哥,你说今年咱们能收多少弟子?”幻元门弟子罗鼎,正倚在走廊的栏杆上,边向下张望,边问身旁的大师兄雷蒙。

这次来传灵塔,雷蒙只带了罗鼎和另外两个师弟。

“唉,能收到一个也是好的了。”雷蒙叹气道。

“这都一年多了,咱们的宗主怎么还没露面?他不会不要咱们了吧?”罗鼎担忧道。

“胡说!整个大陆只有咱们这的幻元弟子最多,咳咳!”雷蒙大声咳了两下,似乎在给自己信心,“宗主不会不管我们的!”

“但愿吧!大师哥,我去二层瞅瞅,看能不能像去年那样,拉个人上来,万一今年宗主来了,可不能让他觉得咱们办事不利啊!”说着,罗鼎一步三颤,晃着大屁股就向二楼跑去。

雷蒙想要阻止,抬抬手却没有说话,只是叹了口气。

幻元门自从水月宗没落之后,确实十分冷清。世面上流传着一句话,“宁做殿前卫,不入幻元门。”幻元门的地位特殊,它本不隶属于云府,只是水月宗与云府合作以来,为表诚意而开设的。

水月宗兴盛之时,幻元与五行元平起平坐,因为它的特殊性,甚至好多条件上要超过五行元的各个宗门。十五年前的灭宗惨案之后,幻元门的待遇就一天不如一天,最初门下三百余人,现今只剩不到一百,每年还会有不少门徒偷偷出逃,要么入了杂役处,要么直接退出云府。

去年幻元门只收了一个弟子——罗鼎,测试时老龟看到罗鼎说了这样一句话——“五行无根,不入幻元,就去杂役。”受流言的影响,罗鼎也打算去杂役处。

能让老龟说这么多话的人可不多见,雷蒙碰巧在三层听到,于是抛下脸面从杂役处生生将罗鼎拉了过来,从此还和老王结下了梁子。所以罗鼎虽然入门最晚,却深得雷蒙欣赏,毕竟是自己亲自招来的弟子,而且这人别看体形肥胖,却处处透着小聪明。当时雷蒙为了将罗鼎拉过来,给他开出的条件是,每天的伙食最低保证十个鸡腿十个猪蹄,还有一桶米饭。

雷蒙掏出随身带的账本翻看,最后一页赫然写着——“欠大腚罗鸡腿两千,猪蹄一千七,米饭一百八十桶。”

看到这,雷蒙惨然一笑,心中暗想“自己现在哪里还有大师兄的样子,根本就是个管家。倒和杂役处的人没什么分别了。”

罗鼎此刻站在杂役处的门口,满脸堆笑,对身旁的中年男子说道:“王师哥,今年咱们这有没有招到幻元天赋的弟子啊?”

一看是罗鼎,老王不禁戏谑道:“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大腚罗啊!我可不敢当你的师哥!去年你师兄答应你的鸡腿猪蹄,兑现了没有啊?”

“当然了,我们幻元门向来说到做到!”罗鼎挺了挺胸脯说道。

“真当我傻啊?”老王笑道:“整个云府上下的伙食都是我们管的,每天十个鸡腿十个猪蹄外加一桶米饭,就凭你们幻元门?哈哈…”

“您真是明察秋毫啊,去年我那是跟我们大师兄开玩笑的。我现在减肥,哪能吃那么多。”罗鼎脸上的不喜一闪而过,依旧笑着说道:“今年咱们这收的弟子,有没有多余的啊?天赋差也没关系,我们愿意慢慢培养。”说着,罗鼎走到老王身旁,殷勤地给他揉肩捶腿。

“你少来这套!”老王一把推开罗鼎,讽刺道:“跟你大师兄学点什么不好,净学些鸡鸣狗盗的玩意!去年他把你从我们这撬走,今年你还想来?杂役处虽说不是什么宗门,那也是隶属于云府,你们幻元门算是什么东西?不怕实话告诉你,今年来杂役处的人多着呢!可你问问去,他们宁可不进云府,也绝不会去你们那!掌府大人现在还愿意养着你们,哪天要是一不高兴,撤了这宗门,你们都喝西北风去吧!”

“老王,你这么说话就没意思了!”罗鼎怒道:“我们现在可是有宗主的!你别狗眼看人低!”

“嚯嚯!还跟我这横是吗?”老王白了一眼罗鼎,阴阳怪气道:“是!全天下都知道你们有宗主了!可他人在哪呢?这都一年多了吧,连个响屁也没见他放过!要我说啊,他现在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呢,你在这做什么白日梦!”

“你!你…混蛋!”说着,罗鼎胸前紫光一闪,揉身冲向老王。

这一年多来,水月宗主就是罗鼎乃至整个幻元门的信仰,老王这几句话算把他彻底激怒了。

“你找死!”见罗鼎冲过来,老王不屑道。他的修为远在罗鼎之上,毕竟在云府待过这么多年。

“大胆!”旁边有人怒喝一声,挡在老王身前,一把抓住了罗鼎,“传灵塔内你敢放肆!”

“师哥?”罗鼎满脸疑惑,“你不是回老家了吗?”

抓住罗鼎之人,正是他的师哥谢宝。准确来说,幻元门内的所有人都是罗鼎的师哥。

一年前,谢宝说是家中出事,需要回去料理,从此就再也没有回来,原来是去了杂役处。

“为什么?你宁可来杂役处也不回宗门!”罗鼎不解道。

“宗门?咱们的宗门还有什么希望!我在杂役处还能修习五行元,说不定还有机会!在咱们那只有混吃等死!”

“可咱们现在有宗主了啊!”罗鼎说道,声音已明显小了许多,似乎他的内心也微微动摇起来。

谢宝拦住罗鼎只是想救他,心知他不是老王对手,何况在传灵塔内闹出什么乱子来,这个曾经的师弟也担不起罪责。可罗鼎一席话,却也勾起他心中苦楚。他刚离开幻元门不久,就听到水月一脉宗主回归的事情,当时确实有些后悔,于是请求做些不露脸的差事,本想等待时机重回幻元门,可这一等就是一年。

在他看来,这一年他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机会。

“宗主?”谢宝冷笑道:“你还指望这个宗主么?求神不如求己,我劝你还是想清楚吧。不过这里可是传灵塔,我劝你不要闹事!”

说完,谢宝松开了罗鼎,转身走开。

罗鼎呆在当场,老王在一旁添油加醋道:“你的这些师哥们,十有八九都到了我们杂役处,你要是给我认个错,我一高兴说不定能收了你!”

“扯淡!”罗鼎转身就走。

“哼!年轻人不明事理,做人留一线,人后好相见。等你再来找我可就不是这么简单喽!”

“你放心!”罗鼎走到门口,停下来说道:“我就是回家种地,也绝不进你们杂役处!”

罗鼎本就是个玻璃心,说完后眼眶微红,情绪激动,险些流下泪来。当下赶紧加快脚步,害怕别人看见后嘲笑自己。

“喂!你是幻元门的吗?”一个红衣少女拦住罗鼎问道。

“是又怎么了!你现在最好别惹我,烦着呢!你要去的杂役处在里面!”罗鼎向身后一指,不耐烦地说道。

“你这人怎么脾气比我还大!谁要去杂役处了?我要去幻元门!”少女嗔道。

“跟你说了,杂役处就在里面!你怎么还…恩?你说你要去…你要去幻元门?”罗鼎这才反应过来,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是耳朵不好还是脑子不好!说了多少遍了,我——要——去——幻——元——门!”少女一字一句地喊道。

底层的张青听到后不禁眉头一皱,想起了刚才的一幕。

就在刚才,少女站在方池边上,和众人一样接受老龟的测试。

“报名!”见少女看着老龟默不作声,旁边的武士催促道。

少女吐了吐舌头,轻声说道:“我叫九儿。龟爷爷,你有没有名字啊?”

这一句说完,不仅少女身后的众人全部悚然,连南海掌镇万泉都差点从座位上掉下来。

“火元!”老龟没有搭理少女,淡淡地说道。

这是今天继黄琛之后,第二个可以进入五行元正宗的人。

可少女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却跳进了水池,用手拂着老龟的贝壳轻声说道:“龟爷爷,你在这很久了吧!闷不闷啊!”

少女在老龟面前显然太小了,她的身高还不及老龟的背厚,可举手投足间,竟如在长辈怀里撒娇一般。

如果说此时有人还不惊讶的话,只能说明他是个瞎子。

“放肆!”远处的张青看到后低喝一声,就要上前,却被身后的万泉一把拉住。

张青刚要发问,却听见万泉惊讶地说道:“睁眼了!”。

“什么?”张青不明所以,可再次看向少女时,他也呆住了。

老龟竟然睁眼了。

来参加测试的人只是因为少女的行为而惊愕,只有万泉和张青才深知眼前此景的震撼。据说哪怕是当今的掌府大人,凭他的天赋,当年测试时也没有让老龟的眼皮抬起一丝一毫。

从没有人见它睁开过眼睛。

老龟抬眼看了看身旁的少女,问道:“你刚刚说你叫什么?”

“九儿!”少女微笑着说道。

“很好!”老龟又把眼睛闭了起来,懒洋洋地说道:“去火元门吧。”

“龟爷爷,我不想去火元门啊!”少女撒娇道。

“你想去哪?”老龟语调温柔,竟然和对方商量了起来。

“我想去幻元门!”

“想去就去吧,有空常来看我。”说完老龟又把头伸进了水里,似乎不想让旁人看到它脸上的表情。

“谢谢龟爷爷!”少女说完,从池中跳出来,一蹦三跳地向楼梯走去,剩下身后傻眼的众人。传灵塔底层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所有人都看着少女离去的身影发呆。

此时从二层隐隐传来罗鼎和老王争吵的声音,不过已经没人在意这些了。

万泉急忙朗声说道:“测试继续!”众人这才回过神来,依次来到池前。

“这女孩你可曾见过?”一切恢复如常,万泉低声对身旁的张青说道。

“大人,如果我记得不错,瑞台镇去年曾在各地贴过她的画像,好像是个逃犯。”张青说道。

“哦?犯了什么事?”

“说是冒犯掌镇大人。”

“哼!”万泉冷笑一声道:“在老祖面前都这么肆无忌惮,小小的掌镇她怎会放在眼里!冒犯了哪个掌镇?我们倒想去问问他。”

“瑞台掌镇李高德。”

“李高德?”万泉沉吟片刻,叹口气道:“此人现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倒无从查起了。”

“大人。”张青忽然想起什么,说道:“我记得这女孩有个从犯,名叫林炎。”

“就是那个新的水月宗主?”万泉问道。

“这个属下不敢确定。”

“我说这女孩放着火元正宗不去,非要去什么幻元门,这下倒能说的通了。”万泉忽然脸色一沉,对张青正色道:“我看她修为不错,却也不算天赋异禀,能让老龟睁眼这事太过诡异,你这几天着手查查这女孩的底细。”

“是!”张青答道。说话间,二层隐隐传来喊声“我——要——去——幻——元——门!”,张青不由得眉头紧皱。

这时几个应选杂役处的人,纷纷将目光聚集在红衣少女身上。而离得最近的罗鼎,竟然有点呆了。

罗鼎刚刚和老王争吵,并没有看见少女和老龟那一幕,否则不知他现在又该是怎样的表情。

只见这少女弯眉如柳,俏颜似花,肌肤雪白,吹弹可破,轻挽一握长发流至腰间,大眼如星隐隐泛着红光。

罗鼎回过神来,兴奋地说道:“我带你去幻元门!我就是那的弟子!”罗鼎在众人的羡慕眼光中,拉起少女的手向三楼走去,临走前还不忘撇一眼杂役处门口目瞪口呆的老王,心中的郁闷一扫而光。

“大师兄,我带人来啦!”罗鼎拉着少女,隔了老远就开始喊道。

雷蒙一听,赶紧正了正坐姿,清咳两声。

罗鼎拉着少女进来的一刻,雷蒙也定住了。

修行必定要忍受清苦,所以云府的女子较少,除非是元修世家,或是天赋异禀。幻元门内更是一个女弟子都没有,正可谓是阳盛阴衰,狼多肉少!去年水元门来了个孙雯玉,已经引起不小的轰动。雷蒙想不到竟然有女孩愿意来他们这,还长得这么漂亮。

“咳咳…”雷蒙又咳了两下,正声说道:“罗鼎,拉着人家干什么!没有规矩!”

“哦!”罗鼎恋恋不舍地松开手,低头喃喃道:“一看见美女就装正经,人可是我拉过来的。”他已经把这件事的功劳算在了自己头上。

“我问你…”雷蒙话没说完,那少女却抢先开口道:

“我先问你!你们的掌宗是不是叫林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