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赤魉

第27章 传灵塔

闲云散鹤日悠悠,孤魂野鬼几度秋,少年不知愁。

金鳞浅池中,一遇风云便化龙。

鄙名门,藐苍穹,笑问天下,谁是正宗?

……

物转星移,春去秋至,转眼一年过去,尊元大陆到了最热闹的时候。

云府辖区内共十八个镇,每三镇为一省,省中心镇坐落修缘殿。此时正值修缘殿殿试之时,凡能通过殿试者,每月发饷,岁岁拿粮,彻底脱离普通百姓劳作经营的生活。

整个过程更像是招纳士兵,只要你体格健壮,会些粗浅武技,基本都可以入选。若为元修,想进修缘殿就更加便利,甚至都不需要通过殿试。既是尊元大陆,元修的待遇自然要好许多。

不过多数元修并不会去修缘殿,而是想方设法地进入云府。

“一入云府,便是两界。”苦心修元之人,谁不想追求高峰?寻常百姓家若能有人进得云府,更是无上的荣耀。

南海镇,位于大陆最南边,正是云府所在之地。每年此时,各地的元修纷拥而至,都想尝试云府。

南海修缘殿与其他各地大同小异,只不过后面有一片巨大的广场,再向后立着一座形状怪异的高塔。高塔底层是一个巨大的圆形塔基,而塔身则缩在底层的中心处,塔身通体金色,直上云霄,和底层相比显得纤细不少,远远望去,倒像蛋糕上插了根蜡烛。

塔名“传灵”——正是云府选拔的唯一场所。

“这次我说什么也要被选上!”

“大爷,您都快七十了,还来凑什么热闹!”

“…”

“爹,你说我能行吗?”

“没问题的,你第一次难免有些紧张,以后就好了!”

“以后…”

此时,传灵塔前的广场上聚满了来自各地的元修,大家七嘴八舌地聊着,简直比集市还要嘈杂。

许多修缘殿武士正从传灵塔底层走出来,武士中间簇拥着一位中年男子,白面无须,一身黑袍,腰间系着彩珠玉带,手中折扇轻摇,看着塔前的万头攒动,满面笑容。

“让各位久等了!”中年男子先是礼貌地拱了拱手,淡淡地说道。

刚才还人声鼎沸的广场瞬间静了下来,说的每一个字都仿佛在你耳边响起,纵使如此喧闹,也丝毫掩盖不了,众人的目光立即聚焦到中年男子的身上。

这是何等的修为。

见人群安静下来,中年男子微笑点头道:“鄙人万泉,乃是南海掌镇,在此恭迎各位高贤。”说完又是一拱手。

“好!好…”有几个喜欢起哄的人竟然大声叫好。

他们虽然来自各地,也有许多人曾见过自己地方的掌镇,可像万泉如此谦恭的权贵却不多见,何况南海镇还称得起是整片大陆的权利中心。

万泉正了正身子,继续说道:“今年受掌府大人重托,由我来主持云府选拔。传灵塔即刻开启,为时三日,各位都是元修之人,自重身份,待会还请不要拥挤喧哗,莫扰了云府清净!”

几句话说的不怒自威,刚才几个叫好的元修,瞬间都缩到了人群之中。

万泉说完,转身回到塔内,身旁武士中走出一个统领模样的人来,朗声说道:“我可没有万大人的好脾气,待会让我抓着恣意生事或是冒充元修之人,休怪我张青无情!”

说着,只见张青右手忽伸,一道金光冲天而去,发出尖锐的呼啸之音,在广场上空炸开,空气中瞬间弥漫起阵阵焦气。

这一下若是打在人的身上…

张青一招打完,立即转身回塔。众人纷纷咋舌,还没开始选拔,已有许多人犹豫了起来。

架不住群情高涨,停了片刻,人群便开始向传灵塔底层涌动。虽然没有一人维持秩序,众人却自动汇成一列,毕竟谁也不想白白挨那么一下。

“哇!”第一个走进传灵塔底层大厅的少年,虽然心里害怕,还是忍不住叫出了声。

传灵塔底层高达十几米,看起来比外面的广场还要宽阔,只怕塔外众人此刻全部进来也不会觉得拥挤。地上是五色石砖,拼成让人眼花缭乱的图案,分别有赤、金、黄、绿、白五种颜色,代表着五行元各系。厅上立着数百根红色石柱,柱上雕着金色花纹,璀璨夺目,当真是雕梁画栋。石柱依照底层轮廓呈弧形分布,底层中心没有石柱的位置是传灵塔的塔身,高耸中空的塔洞,周围层层连廊环绕,一眼看不到尽头。

青年的目光忽然被塔身正下方的水池吸引。只见十米见方青砖池中,落着一块巨大的圆形石头,通体碧绿,石头上落着一根黝黑柱子,比那石头略细,看不出什么材质,只给人一种年代久远的感觉。石柱穿过中空的塔洞,直伸塔顶。

队列最前面的青年站在原地,不知该往哪去。

张青负手而立,朗声道:“先来摸骨,测完骨龄没问题的就到方池那里去。”说完张青伸手,指向放着碧绿石块的方池。

摸骨,是为了测试年龄。云府有规,凡十五岁以上者,皆可参加测试。

为首的青年通过“摸骨”,来到方池旁边。南海掌镇万泉早已站在那里等候了多时。

只见万泉恭敬地弯腰下拜,吓得青年目瞪口呆,紧张地不知如何是好,忽听见万泉说道:“老祖!可以开始了!”

万泉当然不是对青年下拜,而是对着方池里的绿色巨石。

“噼啪”之声狂作,绿色巨石周围出现丝丝裂缝,竟然从侧面伸出了手脚和脑袋。方池前的青年拼命用手捂住嘴巴,才没让自己叫出声来。

那碧绿的石头,竟然是一只老龟。也不知它活了多少年岁,浑身上下全被绿色绒毛覆盖,隐约可见下面褶皱的皮肤。

老龟懒懒地扭动一下僵硬的四肢,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瓮声瓮气地说道:“吵死了!老夫一年就睡一觉,你们还要来打扰!”

万泉身子弯的更低,笑着说道:“实在不愿打扰老祖,您看,来测试的人都到齐了,弟子才敢把您叫醒。”

嘴上这么说,万泉心里却暗道:“您确实是一年睡一觉,可这一觉睡一年啊!”

池旁的青年更惊,心想这老龟竟然口吐人言,万泉还管他叫“老祖”,它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开天老祖”吧。

“恩——”老龟又伸了个懒腰,爱搭不理地说道:“来吧!”

“是!老祖辛苦!”万泉弯腰退到一旁,同时过来两个殿前武士站在青年两侧。

“报名!”一个武士厉声喝道。

“哦…弟…弟子黄琛。”身为第一个测试者,又是第一次来传灵塔,青年本就紧张,又被武士厉喝吓住,说话不免有些结巴。

报完名,黄琛心中阵阵忐忑,感觉每一秒都是煎熬,目不转睛地看着池中老龟,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而那老龟从始至终都没有抬一下眼皮,又似睡着了一般。

“土元!”老龟连嘴巴都没张,却从池中传出一个声音。

“滴血!”武士递给黄琛一块铜片说道。

黄琛接过铜片,发现上面有一根金色尖刺,依言用手指轻轻一点,鲜血立刻渗出,尖刺一遇到鲜血立即收缩,变成一根金线,在铜片上幻化出奇怪的纹路,乍一看有点像一个动物。铜片也变得柔软,如一片树叶缠绕在黄琛滴血的伤口上,颜色逐渐变淡,慢慢和手指合为一体,不仔细观察根本看不出来。

“这个‘纹叶’,是你的身份凭证,不要弄丢了!“另外一个武士指着上塔的楼梯对黄琛说道:”上去吧!土元门在四层!”

黄琛当下舒了口气,顺利进入云府,他心中已如百花齐放,可周围如此庄严肃穆,他也不敢太过张扬。当下收敛心神,冲老龟深鞠一躬,缓步向楼梯走去。站在楼梯处,忽然几个念头冒了出来。

“这老龟到底有什么神通?它怎么知道自己修的是土元?为什么还要问名字?”

他天生好奇心重,竟然将进入云府的兴奋之情抛诸脑后,索性站在原地看着后面的人群,想瞧出点端倪。

“弟子张**…弟子李**…弟子…”后面的元修也都依样画葫芦,毕恭毕敬地报上姓名。

“滚!”一连几十个,有的甚至连名字还没报完,就被巨龟一个“滚”字打发掉了。

“看来这老龟脾气不大好。”黄琛得出第一个结论。

要知道万年来呆在一个地方,每年重复做同一个事情,任谁的脾气也不会好到哪去。

黄琛越看越奇,心道:“第一次看见报名字测内元的,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老龟莫非对名字有特殊的癖好,看来黄琛这名字起得不错…”想到这,黄琛不免暗笑一声。

测试当然不会靠名字。

若是黄琛修为再深些,就会看到一条细微白线从老龟的头上伸了出来,那便是它的灵识。云府长老几乎人人都能通过灵识测出这些新人的内元是否合格,老龟乃是上古神兽,这些对它来说更是简单不过的。只不过从有云府那天,它便顶着根黑柱子趴在这里,由他来选拔人才是“开天老祖”定下的规矩,如今已经成为了传统,没人敢有异议,包括老龟自己…

接下来的几个依然没人通过,老龟似乎有些生气,连“滚”都不愿再说,只是将头伸到水里不再出来。

两个武士显然已经有所准备,上前的人报完姓名后,只要没有反应,就立刻请他出去。

黄琛此时心中的兴奋之情重新荡漾起来,“这么多人只选中我一个!看来我果然是万中无一的奇才!”

“你也想滚么?!”黄琛这边还在自我陶醉,一个声音就在他身后骤然响起,如冷水浇头,让他满心欢喜瞬间降到了冰点。

张青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黄琛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