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赤魉

第25章 尽人皆知

石亦寒带着林炎离开沙漠,随处找了个荒山洞穴,将林炎安置在内,自己则静静地守在他身旁。

轻轻拂着儿子的面庞,石亦寒百感交集,诸多往事涌上心头。

“石哥,你说咱孩子叫什么名字好呢?”

“我是个粗人,不懂这些。菀儿,还是你来取吧。”

“那我取了你可不许生气!“

“当然。”

“我觉得你平时对人冷若冰霜的,是不是跟这名字有些关系呢?我可不想咱儿子像你一样的臭脾气。”

“要不是这脾气,恐怕还不能把你弄到手呢,哈哈…”

“石哥你又取笑我。我看就取名叫‘炎’吧,两把火总能把你这块寒石烤化,省的你再欺负我。”

“我怎么舍得欺负你!就依你的意思办,叫他炎儿了。炎儿,炎儿,你看他的小脸红扑扑的多好看…”

想到这,石亦寒突然回过神来,看着地上的儿子。

林炎的脸色苍白,右脸的红记早已消失不见。

“怎么回事?”石亦寒自语道,迅速按住林炎前胸,展开灵识。

“吼——”石亦寒的灵识刚刚触及林炎丹田,脑海中立刻响起一声怒吼,充斥着洪荒猛兽的气息,瞬间将他的灵识弹了回来。

“水月宗!”石亦寒大怒,“你们竟然封住了炎儿的赤魉内元!”

炼狱中,蛇妖仲夏忽然心神一动,喃喃自语道:“是时候了。”

说完,只见仲夏恢复青花巨蟒的形态,浑身上下被青光笼罩,在水中急速旋转起来。所有的井水被她带的也跟着旋转,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

“去!”仲夏一声怒喝,从漩涡中心射出一道夺目青光,穿过水月井,直冲云霄。

向上冲的越高,青光的速度就变得越慢,仿佛遇到一股强大的阻力,渐渐停滞不前,停在了高空。

仲夏不再旋转,变回人形,口中念念有词。

林炎忽然睁开双眼,他的眼睛泛着绿色光芒,四肢也被鳞片覆盖,空中的青光射下,将他笼罩在内。

“水月宗主,幻元林炎,天下门徒,惟命是从!”

南至云府,北到鬼域,威严的声音响彻整片大陆。

这就是蛇妖仲夏的恐怖修为。

仲夏此时却并不好过,短短十六个字,已让她体内气血翻涌,灵气消耗殆尽,连人形也维持不住。将灵气冲破水月井的束缚,对她修为的损耗之大,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要不是借助林炎的身体,恐怕也难以施展。

“就算我以前对不起你,这次也一并还清了!”仲夏喃喃自语道,说完即沉沉睡去。

林万秋在水月井中看到如此奇景,不禁向天空拜倒,大喊道:“祖上神通,我水月一脉定能重振声威!”

“三年内重建水月宗,带他回炼狱找我,替你儿子解除封印,否则幻元自爆,身死魂灭。”这是林炎醒来后说的第一句话,也是仲夏借林炎的身体所说,只有他身旁的石亦寒可以听得到。

凭借如此实力,上古神兽说的话石亦寒自然深信不疑,此刻不禁眉头紧锁,满面愁容。

说完这句,林炎已经恢复了精神。

在林炎醒来的瞬间,石亦寒似乎想起了什么,重新幻化成了骨瘦如柴的枯骨模样。

“师父,我还在梦中么?”林炎看到身旁的“枯骨”,立即问道。

“不在。”石亦寒背对林炎,冷冷地说道,脸上隐约可见痛苦的表情。

“这几天我梦到许多怪事,说起来真是可笑。”林炎笑道。

“那都不是梦!”“枯骨”情绪有些激动,对林炎说道:“从今日起,你就是水月一脉的掌宗,肩负光复宗门的重任!宗主在上,受弟子一拜。”

“枯骨”说完这句,倒地便拜,林炎吓得赶紧起身,扶住“枯骨”,急道:“万万不可!虽然不明白您说的话,但弟子绝不敢受师父一拜,无论我处在什么境地,您都是我的师父。”

“既然你愿意认我这个师父,我也不再啰嗦,”枯骨说道:“现在开始一刻也不能耽误,你的时间就是你的命!”

“是!”林炎俯首称是,心中却一片茫然。

他此刻当然不会知道,未来将要面临怎样的生活。他的命运从这一刻起,将彻底改变。

云府之中。

幻元门众弟子沸腾了。

“我们有掌宗了!”

“再也不用受云府的气了!”

“掌宗大人什么时候来接我们回去啊?!”

“呜呜呜…掌宗大人竟然有如此修为!我们终于扬眉吐气了!”一个矮胖少年甚至哭了起来。

若他知道自己的掌宗是个十四岁的孩子时,不知会不会哭的更凶些…

“安静!”

说话的人身高两米,双目,声如洪钟,赤裸的上身全是横练肌肉,说话时青筋暴起,正是幻元门的大弟子雷蒙。

一言既出,四周立即安静下来。

“早跟你们说过,咱们水月一脉绝不会就此衰亡,今日起大家要勤加修行,准备迎接掌宗大人。”

“是!呜呜呜…”众弟子齐声喊道,不过其中却夹杂着点点哭声。那矮胖少年竟然还在哭泣。

“大腚罗!再哭就让掌宗把你逐出师门!”雷蒙厉声恫吓道。

哭泣少年名叫罗鼎,他父亲本来希望他将来成为力能扛鼎的勇士,没想越长越胖,大家都习惯性地喊他“大腚罗”。

被雷蒙一吓,罗鼎立刻憋住哭声,抽噎道:“不…恩…不哭,谨遵大师兄教诲!”

雷蒙满意地点点头,脸色因兴奋而变得赤红。

“水月宗!水月宗!水月宗…”雷蒙振臂一呼,众弟子纷纷响应,喊声震天,十多年来大家的情绪第一次如此高涨。

幻元门不远处有一片湖水,数百弟子正襟危坐,围在一中年女子周围。那女子一身黑衣笼罩,肤色却白的吓人。此时正眉头紧蹙,神情颇有些不满,显然对幻元门的反应十分厌恶。

“不像话!小小幻元门这是要造反啊!真不明白掌府大人怎么能容忍他们这样胡闹!”中年女子自言自语道,没有留意座下弟子中,一个绿衣少女正望着远空呆呆出神。

“水月掌宗?不知道是不是他?”出神的弟子正是孙雯玉,刚刚进入云府水元门。

她毕竟是个女儿家,从前并不想来云府,可现在为了李元,她也没有别的办法,只想找机会和他相处,他们之间的一切变故都源自梦仙楼遇到的林炎,想起和林炎的最后一面,那三米多高的赤魉真身,如恶魔般用利爪穿透李高德的前胸,孙雯玉竟打了个寒颤。

“孙、李两家不再联系,自己和李元也渐行渐远,说起来都是在他来了之后。”想到这,虽然不知道其中蹊跷,孙雯玉也不免对林炎充满了怨恨,阵阵烦闷涌上心头。

此时正值夏末秋初,闷热不减盛夏,纵使修行之人,也不免心浮气躁。可远在万里之外的鬼域万象山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千花丛中千花落,万象山上万象生。

高耸入云的山峰本就巍峨壮丽,加上常年积雪,山体纯白,更增添几分圣洁的味道。站在其中,总让人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似乎烦恼已如落花般飘散,却又在不经意间绕回心尖,勾起阵阵尘缘。

皑皑白雪中,一个红衣少女显得格外惹眼。

少女望着天际发呆,肩上立着麻雀大小的红鸟,不成比例的金色尾羽自然垂下,仔细看去,才会发现少女身旁有一只老猫,通体雪白,几乎与大地融为一体,此刻正懒洋洋地趴在雪中。

“唐虎爷爷,你说那幻元林炎难道真的是林哥哥?”钟离九低头问身边的老猫。

“大概吧,”唐虎伸了伸懒腰,随口说道:“从技术上说,我早就看出这小子出身不凡,将来必能做出一番伟业。”

“那你说他现在会在哪里呢?”

“这个嘛,”唐虎稍作思考,说道:“水月一脉,十五年前惨遭灭门,据说只有云府幻元门还剩下一批水月弟子,恐怕这小子会去云府也说不定。”

“云府?”自言自语后,钟离九陷入深思。

“啾——”烈鸟阿布忽然长鸣,向南飞过一圈,又回到钟离九的肩上。

“我就知道你最懂我!”钟离九开心地拍手笑道:“咱们这就去云府!”

“咳咳咳…”唐虎听完后,竟然被凉风呛得咳了起来,赶紧说道:“大小姐,你可知咱们为什么常年栖息在这万象山中?云府世代与咱们为敌,要被他们知道你是鬼王的孙女,这后果不堪设想啊!”

“那就别让他们知道呗!”钟离九笑道:“唐虎爷爷,你就帮帮九儿吧,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爷爷既然说石亦寒不是他杀的,我也没什么顾虑了,要是把林哥哥带回来,说不定爷爷还能收了他,岂不是好事一件。”

“哼!我看不是你爷爷想收他,是你想收他喽。”唐虎喃喃自语道。

钟离九也不知听没听见,只是两鬓生花,俏面嫣红。

万象山主峰之上,此刻正站着两人,默默注视着钟离九。

这二人全都身着白袍,与雪山融为了一体。

其中的老者头发胡须皆为银灰色,没有一丝驳杂,整齐地垂下。面上没有一点皱纹,反倒不像个老人。旁边的中年男子带着兜帽,十分恭敬地站在老者身侧,轻声说道:

“鬼王大人,九儿这次回来,似乎多了不少心事。”老者正是世间盛传的鬼王“钟离无常”——钟离九的爷爷。

“已经不是小姑娘了,也该有点自己的心思。”钟离无常微笑着说道:“昆,你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自己的女儿了?”

中年男子乃是钟离九的父亲——钟离昆。

“虽然她娘走后,九儿对我十分疏远,但毕竟是我的女儿。她刚刚说要去云府,依着她的脾气,只怕会闹出什么岔子来。”钟离昆说道。

“你还不了解自己的女儿吗?”钟离无常笑道:“若是不让她去,难道你关的住她?”

“可咱的计划…”钟离昆急道。

“计划照旧。云府那边你随时关注动向,正好可以保护九儿的安全。”钟离无常忽然收敛笑容,正色道:“你现在更要留心那个水月掌宗!”

“你是说幻元林炎?”

“没错。”

“可是水月宗没落已久,云府的幻元门也没什么气候,区区一个毛头小子能有什么作用?”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永远不要小看了水月宗的底蕴。既然这小子跟九儿有些瓜葛,你就见机行事,尝试拉拢一下。”钟离无常道:“如果不能为我所用,也绝不能落入云府的手里!”

“您的意思是?”

“林万秋就是他的榜样!”

“是!”

瑞台镇,故事开始的地方,平时庄严肃穆的掌镇李府,此时已乱成了一锅粥。

这几日府上的仆从佣人总是接二连三,莫名其妙地死去,而且死状极惨,看起来更像是野兽所为,可又有什么猛兽能够在掌镇府内连续伤人?

李高德此刻坐在书房,看上去十分疲惫。

“这小子怎么攀上了水月宗?没听说过水月宗愿意接纳外族血脉?是了,他娘林菀是水月一脉啊!我怎么竟把这个忘了,大概因为水月宗没落太久了吧。”李高德自言自语道:“为什么这小子竟有这么好的命!生来就拥有两种血脉!我一生追求巅峰,却被禁锢在这个普通的臭皮囊里!”

世人往往如此,只知道贼能吃肉,不知道贼要挨打。

李高德越想越气,双眼血红,竟然拼命挥拳向自己打去,如走火入魔一般。

“老爷,请用茶。啊——”丫鬟走进书房,却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怪人”,想起这几日怪兽杀人的事情,吓得尖叫一声,拼死向外跑去。

她又哪里跑的出去,李高德只一步就跨到她的面前,一双利爪已刺穿对方咽喉,让她最后的呼救也化作喉咙中的嘶吼。

众人循着声音赶了过来,只看到丫鬟倒在血泊之中,而掌镇大人正趴在她身上吸血!

“杀人啦——”

“救命啊——”

大家边喊边四散逃开,李高德目光一寒,似乎恢复了些许理智,冷冷地说道:“土灵现身!”

巨大的土傀儡凭空出现,头上顶角,背生骨矛,竟和赤魉真身有几分相似。

“一个不留!”李高德怒喝一声,双眼血红,满是杀意。

第一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