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赤魉

第23章 赤魉大蛇

水月井外,枯骨用灵识搜索着林炎的气息,仍然一无所获。

灵识每次稍微向井下伸展,立即就会遇到一股强大阻力,便再难向前半分,如果勉强试探,枯骨感觉自己随时会被其反噬。

“这到底是什么力量,竟然如此强大,我和它比,简直就如萤虫之火与皓月争辉。”枯骨心中暗叹,想起了故人交给自己的一本“水月宗秘”。

水月宗,创始掌门——林贵老祖。千年前落于古井之中,偶遇上古神兽,借助神兽血脉炼出内元。此内元不在五行之中,却可施展幻化身形、摄人心魄之术,故为幻元。老祖于井水映月之夜获此奇遇,宗门故名水月。老祖出世之后,倚古井创宗门,古井亦名水月。

老祖重修水月井,以自身血脉滋养井水,后世子孙门徒,凡有本宗天赋者,可从中获取幻元之力。水月井下暗藏玄机,唯有历代掌宗才能开启,名曰“炼狱”,封有上古神兽。每月十五,掌宗需将一名十恶不赦之人,投入炼狱,祭祀神兽。继任掌宗,亦需历经神兽考验,方可成功。

而水月宗秘的最后记录着一段话,出自老祖的亲笔。

修五行元者——死!

心智不坚者——死!

血脉不纯者——死!

三者缺一不可,切记切忌!

想到这,枯骨内心又是一阵凄凉。

水月炼狱中。

一个人身蛇尾的妖艳女子正打量着慢慢下降的林炎,不由得眉头紧皱。

正是蛇妖仲夏——水月炼狱的上古神兽。

“现在的孩子们越来越不像话了,这么久不来祭祀,竟然送进来一个这么瘦的人。”仲夏不满道。

而刚刚被林万秋激怒的林炎,此时已经失去心智,完全听不到外界的声音,心中只有杀戮的执念。

“唉!总比什么都没有强。”仲夏舔了舔嘴唇,自言自语道。

随着仲夏的走近,林炎的血色红记加速蔓延,体内血脉似乎对仲夏有着天生的抵触。黑色犄角伸展出来,四根红色骨矛从背后支出,体型迅速变换着。

“这是?”仲夏感觉似曾相识。

“杀!”化作赤魉真身的林炎大喊一声,炼狱池水也跟着沸腾起来。

“赤魉?!”仲夏惊道。

“杀!”林炎一个健步朝蛇妖仲夏冲了过去。

“呵呵!”仲夏轻声冷笑道:“小鬼头也敢在姑奶奶面前放肆!教你个乖,给我跪下!”

说话间,仲夏巨尾猛甩,卷住林炎的四根红骨,用力下按,三米多高的赤魉真身轰然跪地,激起一片水浪。

“磕头!”说着,蛇尾突然变长,伸出的尾尖似乎黏住了林炎头上的黑角,上下狂摆,林炎便跪在地上不住磕头。

“哦吼吼吼吼——”仲夏开心地笑道:“这才像话嘛!”

仲夏从制服林炎到自说自话,无不轻松惬意,巨大的赤魉真身在她面前简直如玩偶一般。

“吼——”赤魉真身大吼一声,双手抓住仲夏巨尾,死命摇晃,想要挣脱她的摆布,巨尾却纹丝未动。

“我劝你还是乖乖的好!听话待会让你死的痛快些…你…干什么!”仲夏忽然惊呼道。

只见林炎放开仲夏的巨尾,双手抓住自己后背骨矛,用力一拔,被仲夏控制的四根骨矛瞬间被拔出,鲜血狂飙,染红井水。

“啧啧啧…”仲夏皱眉道:“真是野性难移!”

“吼!”林炎脱离了限制,不顾身后的伤口,瞬间冲到仲夏面前,两只半米长的利爪刺出,眼看就要将对方插穿。

巨爪即将刺到仲夏的瞬间,她的身体忽然变得模糊起来,一阵虚影闪过,整个水月炼狱充斥着蛇妖的身影,千百个仲夏微笑着看向林炎,似乎对方越是发狂她越是开心。

见到这么多蛇妖,林炎愣了一下,又迅速冲了上去。

“姑奶奶陪你玩会!哦吼吼吼吼——”千百个蛇妖同时笑着,倒也十分壮观。

林炎只在乎面前的蛇妖,眼中充满杀意,双爪齐出,瞬间将对方刺倒。

“啵!”的一声,倒下的蛇妖如泡沫般溃散,溅起几朵水花。

一个两个三个,无数蛇妖倒在赤魉真身的利爪之下,水面如下雨般噼啪乱响,却见水下一道黑影慢慢接近林炎背后。

黑影忽然高高跃起,露出仲夏真容——青花巨蟒,如闪似电,向林炎背后激射而去。

林炎并不回头,四只红色骨矛,从背后的伤口里刺出,竟比那巨蟒还快。这一下大大出乎仲夏意料,骨矛不偏不倚刺中蟒头。

所有幻象消失,只剩插在骨矛上的巨蟒,林炎后背一抖,巨蟒翻身落到水中。赤魉真身大吼一声,伸出双爪,高高跃起,立刻要将对方置于死地。

跳起的一瞬间,时间似乎凝固了一般,一道微不可见的水膜将林炎紧紧包裹起来,他竟然就这么在半空中静止了。

被刺穿的巨蟒“啵”地一声,和之前的蛇妖幻象一样溃散开来。恢复人面蛇身的仲夏从水中慢慢站了起来。

“跟你玩玩,竟敢伤我!真是给脸不要!”仲夏似乎动了真怒,额头上一道极细的伤痕流出一丝鲜血。

“吼——”赤魉真身被困,大声嚎叫起来。

“吵死了!”仲夏随手一挥,林炎背后的骨矛再次被折了下来,同时一团水膜结结实实塞住他的嘴巴。

“你很喜欢自虐是吗?我倒忘了赤魉血还有点作用!”仲夏不屑地说道。一丝妖异从她眼中闪过,一股莫名力量将林炎四肢全部折断,齐齐地卸了下来。

“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多久!”仲夏狠狠地说着,仿佛回到千年前的那个夜晚,眼神中已经满是兽性。

四肢齐断这种伤势,哪怕是赤魉一时间也难以承受,一阵闷在水中的痛苦嚎叫后,林炎渐渐昏迷过去,身体回到了正常的模样,手脚的伤口血如泉涌。

“不过如此嘛!还是个小雏。”仲夏说着,不紧不慢地走向林炎,顺手拿起折断的手臂,笑着说道:“可别死了!你的能力还算有点意思!哦吼吼吼吼——”

看着奄奄一息的林炎,仲夏从尾尖揭下一块鳞片,塞进他的嘴里。伤口瞬间止血,白森森的骨叉似乎又开始生长。

“这样就对喽。”仲夏笑道,看林炎就像看一个牲口。

她想利用赤魉血脉的恢复能力,将林炎圈养起来。

似乎是鳞片起到了作用,林炎丹田处突然亮起一个光点,忽明忽暗地闪烁起来。

“怎么可能?!”蛇妖仲夏自语道,一手还拿着林炎的断肢,一手扶住林炎胸口,瞬间展开灵识。

“他怎么会有幻元?”仲夏喃喃自语道:“难道说!”说着,她拿起残肢,仔细嗅了嗅。

“呸呸呸!”仲夏迅速扔下手中的断肢,恶心地说道:“我的血脉?!刚刚明明还是赤魉!简直是恶心!血脉不纯者——死!这个杂种我留着何用!”说完,仲夏重新变成巨蟒的模样,准备彻底结束林炎的生命。

服下蛇鳞之后,林炎恢复了少许精神,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却看到一只巨大的青蛇。

半昏半醒间,林炎喃喃道:“我这是在做梦吗?”

仲夏说道:“你把这当做一场梦就好,不会有痛苦的。”说着仲夏用蛇尾将林炎团团围住,动手前又有点不舍。自己虽然毕竟是自己的血脉后代。

“小蛇!你又要吃我?”见自己被团团围住,林炎看着仲夏,眼神中满是惊愕。

仲夏被说的一愣神,林炎忽然喊道:“我又梦到你了么?那我娘一定就旁边!娘!我是小林子啊!娘!你在哪啊!”

林炎此刻已经意识模糊,只道依然身处梦境,眼前的仲夏就是当年的小蛇。

仲夏皱皱眉头,不明所以。

“小蛇!你都变这么大了!”林炎的精神似乎恢复了许多,异样地看着仲夏说道。“你好好看看,我是什么小蛇?!”说话间,仲夏恢复人形。

林炎此刻眼中满是泪水,情绪激动地大喊道:“娘!小林子好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