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赤魉

第22章 镜花水月

林贵没想到蛇妖会是这样的反应,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越美的女人越是爱美,即使她不是个女人,而是蛇妖。以她至妖至媚的容颜,恨不得全天下的男人都为之倾倒。林贵的一番话确实激怒了她,却也勾起了她征服的欲望。

蛇妖叹口气,似乎十分伤感地说道:“勾起了你的伤心往事,实在对不住了。”

这种话从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妖孽口中说出,林贵更加无话可说,他甚至有点糊涂了,现在眼前这位,倒更像一个知书达理的曼妙少女。

“你的雪儿,她一定很美,我之前倒把你想得浅薄了。”蛇妖更像是自言自语道。

林贵继续无语中,他甚至借着幽暗的绿光,又仔细地看了看蛇妖,不得不说,她确实是世间罕见的绝色女子,实在无法跟刚才嗜血凶暴的样子联系起来。

“听完你的事,我真的不愿再杀你。”见林贵盯着自己,蛇妖似乎有点羞涩,低头轻声说道:“我来给你疗伤吧,治好了身体,你就可以自行离开了。”

“什么?”林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他这辈子听到的最不可思议的话了。

“把这个吃了吧。”又是那片蛇皮。

“这…”林贵这次没有立即回绝。

“信我一次,吃了它能保你不死。”蛇妖恳请道。

刚才的几番争斗,林贵一心求死,全然没有顾忌到身上的伤痛,现在稍稍缓和,马上觉得浑身疼痛无比,若不是靠着水里的浮力,他想站立都很困难。

林贵将信将疑地接过蛇皮,内心略微挣扎,还是咬牙吞了下去。蛇皮入腹,果然感觉一股清凉的气流从丹田处升腾至全身,患处竟然不再疼痛,反而感到一阵酸痒,好像断裂的骨头正在慢慢愈合。

“怎么样?”蛇妖关切地问道。

“想不到你这蛇皮…额…人皮…也不对,你这仙皮,确实是灵丹妙药。”林贵不知该如何形容,既然效果非常,说是仙皮也不为过。

“我就说吧,之前你还不相信人家,冲人家大吼大嚷的,真是讨厌!”蛇妖说着,一脸娇羞地低下了头。

听完这一句,林贵正在愈合的患处险些又要崩断,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眼前这位哪里还有半点蛇妖的模样,分明就是个思春的少女。

片刻的沉默,林贵对着蛇妖施礼道:“多谢…额…多谢上仙搭救,刚才多有冒犯,您多海涵,若能帮我逃离此处,在下今生为您当牛做马,感激不尽。”既然蛇皮有效,说明蛇妖所言非虚,林贵又重新点燃了生还的希望。

蛇妖却忽然哀伤起来,自言自语道:“好一句‘逃离此处’,原来和我在一起,竟然如此的难熬。”说完竟然轻声啜泣起来。

林贵赶紧说道:“上仙误会了,在下只不过随口一说,讲错了话您不要难过,我愿意在这陪您几日,将来出了洞府,也会时时回来看您。”

林贵做买卖出身,这种宽心的假话,每天不知要说多少遍。生死之间,天壤之别,林贵刚才身处绝境,骨子里的刚烈立即展现出来,让一个活死人有了生的希望,那要比普通人的求生欲更加强烈。

若能贪生,谁人求死。

“唉!也别说什么陪我看我的,养伤这几天你能陪陪我,我也心满意足了。”蛇妖道。

“上仙言重了。”

“别上仙上仙的了,人家又不是没有名字!”蛇妖嗔道。

“是在下疏忽,鄙人姓林名贵,敢问上仙大名。”

“恩…太久没有叫过这个名字,倒忘记了,我应该叫…恩…我叫仲夏。”蛇妖随口说道。

雪儿遇到仲夏,结果必然是融化。

“夏姑娘好名字。”林贵毫不察觉,施礼说道:“在下还有一些疑虑,不知该不该说?”

“说吧。”

“敢问夏姑娘为何苦苦守在这古井之中,以您的本事,我想这区区水井怎能困住蛟龙。”林贵又回到平时商人的状态,将马屁拍于无形之中。

“呵呵,你倒会说话,”蛇妖仲夏笑道:“你可知我已经活了多久?”

“不知。”

“你可知我不是人。”

“您当然不是人,世人怎能有姑娘这般神通。”

“你也别这么说,不妨告诉你,我是条青花蟒蛇,生在极北万象山中。凡天下飞禽走兽,一千年可修人语,三千年可修人心,九千年才能修得人颜,我在这世上活的年岁,没有一万也有九千了吧。”

林贵一脸惊愕,一块蛇皮就能治疗自己濒死之伤,他就料定仲夏必定不凡,没想到竟然是一条上古的蛇妖。

蛇妖仲夏接着说道:“刚刚修成之时,我意气风发,别说这小小的水井,整个极北之地也全是我的领域。而我能有今日,全是拜一人所赐。”

“何人?”林贵问道。

“苍云!”仲夏咬牙说道。

“在下孤陋寡闻,不曾听说过如此高圣。”

“苍云的名讳你们当然不会知道,不过你们口中他有另外一个名字——开天老祖!”

“啊?!”这下林贵更惊,不仅因为开天老祖名叫苍云,更因为蛇妖仲夏竟然要开天老祖亲自降服,要知道那可是五行元的始祖,尊元大陆的神明。可见仲夏的修为确实已经高深莫测,难怪一片蛇皮就能如此神奇。

“我与那苍云大战一个日夜,最后还是抵不过他的五行元,他忽然发起慈悲,不愿杀我,就将我困在这古井之中,说我圆满之日,脱胎换骨,就能自行出井。可修行圆满岂是一朝一夕,早知道日子如此寂寞难捱,还不如被他杀了干净。”

说完仲夏掩面而泣,林贵也不免被她感染,嗟叹起来。

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

“将来你终归会有重见天日之时,现在也不需太过伤心。”林贵安慰道。

仲夏听完林贵的话,哭声更大,不知有意无意地靠在林贵身上哭了起来。

林贵虽然尴尬,却也不好阻止,只能任由仲夏靠着,可看见对方几乎赤身裸体的模样,不免心神荡漾,不由得闭上眼睛,可耳朵听着娇声啼哭,鼻子闻着呵气如兰,各种刺激无孔不入,隐约间对蛇妖仲夏的印象已经完全不同。

男人对哭泣的女人总是毫无办法,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天色已晚。

此时正值月中,晴空万里,古井中的水面上,清晰地倒映着一轮皎洁明月。

仲夏似乎也哭得累了,只是静静地靠着林贵。

“我这一生只顾得修行,心无旁骛,却不知道原来水中明月,竟然如此美丽。”仲夏望着水月,在林贵耳边幽幽地说道。

“镜花水月,总是美丽的。”林贵说道。

“唉!我枉自在井下虚度无数光阴,直到今天才见着这番景致。”仲夏叹气道。

“景致虽美,却不真实,等到夏姑娘修为圆满,脱困之时,自然仙福永享寿与天齐,天下美景尽可收于眼底。”林贵身为商人,最讲究实在的东西,对于水月虚影,确实没什么兴致。

“说什么寿与天齐。”仲夏慢慢站直了身子,一双清澈明眸看着林贵,轻声说道:“遇到你之后才知道,我宁可拥有一段快活的日子,哪怕短暂也强过一心修行,万年如一日的痛苦,我…我…我好羡慕你的雪儿…”仲夏娇羞地低下了头,最后几个字说的几不可闻。

林贵正不知如何言语,忽然感到井中水位下降,只浅浅地没过脚踝,仲夏下身的巨尾却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一双茭白玉腿。

仲夏俏臂轻揽,和不知所措的林贵紧紧相拥,美目紧闭,红唇似火。

任何正常人都明白仲夏的意思。

林贵很正常。

一片云彩慢慢飘了过来,悄悄地遮住明月,似乎它也羞于看到如此画面。

人在做,天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