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赤魉

第21章 大漠穷追

千年之前。

“站住!站住…”带头的彪形大汉高声嚷着,身后跟着两个看起来瘦弱不少的小弟,一行三人在沙漠里狂奔。

前方不远处,一个商人模样的人正在策马奔驰,可是马儿跑的快,三个人的脚力却不弱,双方的距离也一直没有拉开。

“奶奶的!别让我追上了!抓着非把你生吞了不可!”带头大汉狠狠地骂道。虽然在高速奔跑,可声不颤,气不乱,可见是有修为之人,身后两个跟班修为稍弱,只能在后面跟着,不敢搭腔,生怕岔了气息。

骑在马上商人模样的人,名叫林贵,做的是绸缎生意,常年往来于南北之间,这次听说西疆蛮夷之地盛产黄金,但其他资源匮乏,当地多个部落许多人衣不蔽体,就想到去做蛮人的生意。

丝绸换黄金,怎么看这都是笔划算的买卖。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商人最大的毛病就是钱比命贵,自从妻子死后,林贵变得视财如命,似乎将对亡妻的思念都寄托在了生意上,熟人背地里都管他叫“林老贪”,爱财的个性可见一斑。丝绸换黄金固然划算,他却没有想过西疆路途险恶,退一万步讲,纵使部落愿意和你交易,起码也得能到那里才行。

刚进西疆,林贵一行人便遇到了劫匪,而且三个都是修元之人,带来的十几个随从和自己都是普通百姓,自然难以匹敌,一遇险恶大家自然都作鸟兽散。带头大汉一眼就看出林贵的衣着华丽,又是唯一一个骑在马上的人,当下不管众人,带着两个手下直接冲林贵而来。

林贵吓得几车货物不敢再要,抹头就跑,劫匪只道他心虚,身上必定藏着金银珠宝,在后面拼命追,却不知林贵身上只有少数盘缠,真正的钱财,却是他们弃之不顾的丝绸。

“别跑了!我们就要点过路费,又不会杀了你,乖乖下马大家都好商量!”彪形大汉冲林贵喊道。

林贵在马上也不搭腔,被这三个人追了大半天,他也渐渐冷静了下来,心说:“你们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土匪,而且一个个都笨的可以,定是看准我身上有什么宝贝,不然何苦追我这么长时间。我现在要是下马,你们发现我身上啥也没有,还不立马就杀了我吗?说什么好商量,都是些骗鬼的话。”想到这,林贵策马扬鞭,奔的更急,半边马臀被林贵抽的淤紫红肿,跑了大半天,加上之前的路途遥远,林贵这坐骑已经称得上宝马良驹了。

“奶奶的!追了大半天,连句话都不回!再跑下去遇到蛮子的部落可就不好办了。”彪形大汉自言自语道,心中已经萌生退意,追了这么久,到嘴的猎物恐怕要看他飞了,不免有些沮丧。

忽然“嘶咴儿——”一声,林贵胯下之马仰天翻倒,林贵也被重重地甩到了地上。

地上赫然立着一口井,井沿不高,林贵为了不减速,本想策马越过矮井,哪想马儿已经疲软,后腿微僵,登时被矮井绊住,一头扎倒。

如此快的速度,这一下摔得着实不轻,马儿体重力竭当场毙命,林贵则委顿在地,眼冒金星,吐出的鲜血中倒有不少泡沫,想是肋骨断裂扎破了肺泡,浑身的筋骨倒有一半是麻的,想必也是或折或断。

“哈哈,天助我也!小子!看你还往哪跑!”彪形大汉看到林贵摔倒,精神一震,大笑着赶了过来。

“嘿嘿嘿…你倒是跑啊!”大汉奔到近前,见林贵倒地不动,也不着急,笑着慢慢走了过来。

“累死了…大哥可不能轻易放过这小子…这把我累得…”

“就是,就是…我也累够呛”

身后两个小弟不久就赶了过来,喘着粗气说道。

“废话!还用你教我!让你们平时好好练功,就知道吃喝嫖赌,以后怎么跟我混!”彪形大汉接着说道:“喂!赶紧把值钱的东西拿出来,大爷可以让你死的痛快点!”

“众位好汉。”林贵用力支撑,勉强坐了起来,开口说道:“不瞒大家,在下出门做的是买卖,货都还没卖出去,哪来的钱财,你们追我时,那几车东西就是本来要出手的绸缎,是我的全部身家。”

“放屁!没有值钱的东西你跑什么!”彪形大汉嚷道。

“你们三个气势汹汹地冲过来,我哪有不跑的道理,只以为你们抢了我的货就不再追我,哪知道你们不爱钱财却偏偏对我感兴趣。”林贵说道,颇有几分讥讽的意思。

“不怕多猛的强盗,就怕强盗没有脑。”林贵心中想着,觉得自己今天死的太冤,不禁苦笑一声。

“大哥,别跟他废话了!让我先来杀了他,再慢慢搜身!”彪形大汉还在想林贵说的话,身后一个小弟已经听不下去了,急溜溜地就要动手。

“奶奶的!我怎么做要你教!”彪形大汉一巴掌打在小弟的脑袋上,大声喝道:“跟你们说了多少遍,咱们已经是强盗了,不是街上的混混!能不能尊重一下咱们的职业!这叫做盗亦有德!”

“是是是!大哥说的对!”挨了大哥一巴掌,小弟唯唯诺诺地退到了后面。

“盗亦有道。”林贵忍不住插口道,刚才那一番话已经让人哭笑不得,他觉得眼前这三个就是纯种的弱智,尤其是带头的大哥。

(可见不管什么职业,跟对领导很重要…)

“道、德都是一回事!”彪形大汉不耐烦地说道:“你也看到了,我们是不想动粗的,你也别编些鬼话来骗我,赶紧把值钱的东西拿出来,省的我们麻烦。”

“赶紧的…”

“就是就是…”

身后两个小弟附和道。

“哈哈哈…在下胡乱说的谎话,果然还是骗不过大哥,您真是心细似虫,慧眼如猪啊,哈哈哈…”

明知要死,林贵反而内心安定了下来,临死前也要骂两句这些恶人,逞一逞口舌之快。

“大哥,他是不是在骂你?”一个小弟低声问道。

“你懂什么!我揭穿他的谎言,他是被我的智慧折服,那是夸我呢!唉!你们俩真是笨的可以,好赖话都听不出来!”彪形大汉得意洋洋,对林贵说道:“奶奶的!害我们跑了这么久,别以为夸我两句就能饶过你!不过你说的我很高兴,我决定给你留个全尸。哈哈…”

“多谢…大哥…”林贵已经上气不接下气,艰难地向三个强盗爬了过去,“不劳您的大驾,我自己过...过去…”

“看看!看看!这就是读书人!再瞅瞅你们,怎么比!”彪形大汉更加得意,站在原地等着林贵过来。

“讲好了,要给我留…留个全尸!”林贵爬到绊倒马儿的井边,扶住井沿,已经气若游丝。

“你放心,只要你乖乖地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不仅留你全尸,我们还给你好好安葬。”彪形大汉朗声道。

“好…好的很!”话音刚落,林贵将手中攥着的黄沙一扬,强盗们登时被黄沙迷了眼睛,林贵使出最后的力气高声说道:“我林贵虽然贱命一条,也由不得你们几个混蛋来摆布我的生死!”

一句说完,只听“噗通”一声,林贵翻身滚到井中,自行了断。

“呸呸!奶奶的!敢耍老子!”彪形大汉吐了吐口中的黄沙,揉着眼睛骂道。

“大哥这可怎么办!”

两个小弟齐声问道。

“哼!以为跳下去就没事了?凭我们的修为,小小的水井能耐我何!我不仅要下去把你捞上来,还要把你凌迟分尸,让你碎成一块块,永世不得超生!”彪形大汉气急败坏地嚷道。

刚刚被打的小弟弱弱地说道:“大哥,盗亦有道…”

“奶奶的!有个屁道!用你教我怎么做!”彪形大汉又给了他一巴掌,怒道:“你先给老子下去探探路!”说完抓起小弟就往井里扔。

“大哥!大哥!盗亦有道!盗亦有…啊——”小弟拼命挣扎,还是被扔了下去。

又听到“噗通”一声,彪形大汉赶紧冲井中喊道:“怎么样了兄弟?”

过了片刻,只听见井中回答:“没事大哥,里面水不深,不过找不到那个家伙了。”

“放屁!这么大点的井怎么会找不到个人,你潜下去找找看。”彪形大汉嚷道。

“大哥,这井口很小,可里面大得很,像水池一样。”

“你敢耍老子!活腻歪了!”

“真的!我哪敢骗你啊!不信我游给你听听!”井下的小弟说完,在水里游了起来。

彪形大汉附耳倾听,果然听到里面游水的声音,听起来空旷无比,确实有很大的空间。

“那你快找找看,那个混蛋肯定在里面。”彪形大汉喊道。

“大哥!里面太黑了,什么也看不见啊。”

“你等着,我扔个火把下去。”

虽然是一片荒漠,可水井旁边还是有些植物,彪形大汉说完就撅了一根枯木,迎着烈日释放灵气,尝试了几次,勉强点起了火。

“我扔了啊!”彪形大汉喊道。

“不行啊大哥,下面都是水,扔下来也灭了。”井中回答。

“奶奶的!”彪形大汉骂了一句,回身说道:“你给他送下去!”话音刚落,才发现另外一个小弟早已不见了踪影。其实在他扔人下井的时候,那个小弟就已经偷偷跑了,萍水结义,本来就没有交情,犯不着为他死在这沙漠里。

“奶奶的!我来送!”彪形大汉咬咬牙,纵身一跃,自己跳了下去。

跳下去的瞬间他忽然想到,“奶奶的!我待会怎么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