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赤魉

第1章 引子

西风萧瑟,黄沙漫天。

荒凉的沙漠,尽头悬着一颗火红的太阳,正慢慢陷入地平线中,发出最后的光晕,似乎挣扎着不想被黑夜吞噬。

一个年轻人,穿着粗布的赤色长衫,静静地站在一小片沙坑里,在夕阳的辉映下显得十分夺目。稀疏的胡渣,加上被风吹乱的中发,让他棱角清晰的脸庞看上去多了几分沧桑与落寞。他凝望着长空,表情看起来有些疑惑,有些痛苦,又有些期盼。

他已经独自站了很久,孤独地像一个幽灵。身影被斜阳拉得很长,就像他的落寞,正在被无限地放大,消失在陷入昏暗的远方。

日落总是很快,转眼已经天黑。这时狂风更盛,卷起的风沙几乎吞噬了整个月亮,四下里漆黑一片。

年轻人看看天色,并不在意封住口鼻的沙子,高声说道:“月黑风高杀人夜,现在还不现身吗?”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遮天蔽月的风沙一瞬间停了下来,阴影里走出来一个手持黝黑镰刀,瘦骨嶙峋的高个子男人,只见他一身深灰色破布衣,鼻梁细挺,双腮微凹,怎么看都像是一具风干的僵尸。他的眼窝深陷,沉在里面的一双眼睛却闪着异样的紫芒,映在幽暗的月光之下,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恐怖。

“阁下想必就是‘干尸’枯骨了,他们派天字第一号杀手,确实看得起我石亦寒。”年轻人笑着说道。

“你早就发现我了?”枯骨问道。

“来到这片沙漠之前我并没有发现是你。”

“接着说。”

“如此漫天风沙,我在坑里站了这么久,竟然连脚踝都没有被沙子埋住,除非这风沙根本就是为了掩人耳目。“石亦寒依然笑着说道:”会些幻术还要杀我的人,我想不到第二个。”

“如果不能被识破,我可能还要失望了。“枯骨冷冷地说道,声音冷得让石亦寒也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不过我杀人并不靠幻术,今天能杀你是我的荣幸。”

“如果你杀不了我呢?毕竟之前已经来过那么多人,你看我不是还好好的站在你面前。”石亦寒说道。

“我知道他们杀不了你,因为杀你的人只能是我!”枯骨话一说完,抢先冲向石亦寒。

又是狂风大作,石亦寒凝神去看,只见四面八方全是手持镰刀的枯骨向自己冲来,当下身子不动,口中喝一句:“破!”,一道红光从体内迸发出来,化成冲天的火焰,瞬间所有枯骨的幻象全都灰飞烟灭。

火焰熄灭的瞬间,枯骨的真身凭空出现在石亦寒身后,一把黝黑镰刀无比迅捷地斩了下来,隐约还能听到一阵阵凄惨的哀嚎,仿佛天地间的煞气在那一刻全部聚集。

石亦寒只觉得后背发凉,来不及细想,转身的同时,双手夹住镰刀。

银光一闪,镰刀在被夹住时忽然变得虚无,穿过石亦寒的双手后又变得真实起来,结结实实斩在他的胸前,石亦寒体内瞬间爆发出刺目的护体红光。即便如此,那镰刀依然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鲜血瞬间喷涌而出,染红了他面前的黄沙。

时间好像静止了一样,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一动不动。

石亦寒却突然笑了,似乎险些被开膛破肚的不是自己,而是面前的这位“干尸”枯骨。

“你笑什么?”枯骨实在想不通,对方为什么还笑的出来。

“死神黑镰确实厉害,人刀一体,虚实相生,跟幻术更是绝配。”石亦寒并不回答,只是微笑着说道:“如此诡异的神器,江湖上却没有一点风声,看来见过它的人都已经死了吧。”

“我在问你笑什么!”枯骨突然暴躁地喊道。被对手看穿的感觉很不好,冥冥之中一股危机感涌上心头。

“我笑你不该一上来就拿出你的杀手锏,如果趁我疏忽的时候,你或许会有机会。现在嘛…“石亦寒淡淡地说道:“能坐到现在的位置,相信你应该很清楚,什么人你是杀不了的。你走吧!”

听完这些话,枯骨已经面如死灰,虽然他的脸色本来就是死灰色的…死神黑镰确实是他的杀手锏,然而他却只有这一招。他过去的际遇可以说是不凡了,幼年得到神器,后来又有了学习幻术的机会,这在别人眼里都是可望而不可求的。幻术他却仅仅学了一点皮毛,只是为了配合”死神黑镰”能够在最适合的时机下一击即中。如果不是幻术造诣尚浅,也不会被石亦寒戳穿了自己。

枯骨一直觉得,只有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才能有毁天灭地的威力,他要做的就是以攻为守,管你的招式千变万化,接不住死神黑镰,就只有身死魂灭。

这么多年来他也明白,只有神秘的东西才是恐怖的,所以他杀人总要等到空无一人的时候,用幻术掩盖四周,一击必杀!

从来没有人能够挡住自己的死神黑镰,除了石亦寒!如果不是那道神秘的红光护体,他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可惜没有如果。

“啰嗦那么多干什么?!为什么还不动手!”枯骨怒道。他盼这一战已经盼了太久,虽然心知不是石亦寒的对手,可内心告诉他,决不能在这种时候退缩。

“说了让你走,听不明白么?”石亦寒依旧笑道。

“即使你今天放了我,总有一天我还是要回来杀你,因为你是——赤魉!从你离开的那天起我就默默告诉自己,杀你的人,只能是我!”

石亦寒苦笑一声:“以后再不会有赤魉这个名字,有的只是石亦寒。”

“你曾经是我心中的神,是我前进的动力,我一直都不明白,你为什么不顾追杀也要脱离‘组织’,现在连和我一战的勇气都没有。曾经的第一杀手现在怎么唯唯诺诺,变成了一个小妇人!”枯骨说道。

“我做什么不是为了要让你们明白!”石亦寒一改刚才的冷静,情绪激动了起来,“第一能怎么样,还不是要做狗?赤魉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要惟命是从?过去我的心是死的,杀人只是为了麻醉自己,可现在我的心活了,就不能再造杀虐!”

枯骨正要开口,忽然感觉身后异动,急忙回头,只见一团身影流星般闪到面前,直冲自己而来。来不及招出幻象,枯骨只能举起死神镰刀格挡,却被打得倒飞出去,重重地摔出十米开外,死神镰刀掉在旁边。这一下变故太快,他虽然是第一杀手,但从来都是敌人在明处,自己在暗处,何况他的武道就是以攻为守,这次被偷袭却大大的出乎意料。眼见死神镰刀脱手,敌人瞬间又已经来到眼前,枯骨心中暗叹口气,闭目等死。

红光白光碰撞,瞬间爆发了剧烈的震荡,枯骨又倒飞数米,“哇!”地呕出一大口血,脸色惨白,显然已经受伤不浅,但性命却保住了。

原来是同样有所察觉的石亦寒,迅速挡住了对枯骨的致命一击。

看清楚袭击的人,石亦寒却高兴地大喊道:“二弟!你怎么来了?”

“大哥,你为什么要救他,让我替你宰了这个骷髅鬼!”“二弟”急切地说道。

枯骨也看清了这位”不速之客”,身材瘦高,面容清秀,长发轻盈飘逸,一袭雪白锦衣配上青丝玉带,脚踩八宝龙虎靴。淡淡的月光映照下,分明就是一个白面书生,谁能想到出手竟然如此雷霆万钧。

“我如果要杀他,何必二弟出手。”石亦寒说道:“你也不要为难他,你是名门正宗,不要整天干些打打杀杀的事情。”

“可是他要杀你啊,大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菩萨心肠了?”“二弟”不满地说道。

“二弟,人是会变的。”石亦寒说道:“我不希望你今天为我开了杀戒,将来在杀戮这条路上越走越远。我现在多希望自己这双手不是沾满鲜血,好让我能平平静静的和家人在一起。”石亦寒说完转身向枯骨笑道:“还不走是要等我们请你喝酒么?”

枯骨勉强站了起来,拿起死神黑镰,冷冷地说道:“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你今天要能死在我的手里或许是好事,我起码可以好好安葬你。你救了我一命,我能报答你的就是让你有朝一日倒在我的刀下。你…你可别死太早!”

石亦寒笑道:“我会尽量活到你来杀我的那天,不会…”突然,他脸上的笑容凝固。

无声的剑从石亦寒背后透胸而出,带起一道血柱,插进远处的黄沙。

那是一柄骨玉剑,他永远不会防备的剑。

那是“二弟”的剑。

一个身影冲着沙漠轰然倒下,砸起一片黄沙。倒下的一瞬,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疑惑,有些痛苦,又有些期盼。

“这是我们之间的事,你硬要搅和进来,那也怪不得我!”“二弟”的声音忽然变得异常冷漠,对着不远处的枯骨说道,同时双手灵气环绕,对着石亦寒的额头按了下去。

“你有没有听我说过,”枯骨的声音里竟然透着一丝忧伤,“杀赤魉的人,只能是我!”

漫天黄沙再次遮住了明月。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