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废柴梦醒

第84章 危机

伸出手来,将书籍从盒子中取出,梦醒细细的翻看了一下,最后目光停留在了卷轴侧面地小字之上:“高级飞行法术:鹰之翼?”

“飞行法术?”嘴中喃喃着这听上去有些陌生地词语,梦醒眼瞳缓缓睁大,惊愕的失声道:“竟然有飞行法术,修仙者到了至尊级别只要学会御物术,不是都可以御物飞行的吗?这…”

“飞行法术?什么东西啊?”同样是第一次听见这名字。衡仙子顿时疑惑的眨了眨眼,她听说过攻击攻击,防御法术,身法法术等等,可却是头一次听见飞行法术。

“顾名思义,这斗技。能够让人在天空飞行。”惊叹的咂了咂嘴,梦醒解释道。

而这所谓的飞行法术。便是一种颇为诡异的秘法,这种秘法能够让得修炼之人在背后的脉络中,延伸出两条小小的支脉,只要这两条支脉延伸而出,那么就算其本人实力达不到传奇级别,也能够凝化出双翼,进而破空飞行,不然就只有御物飞行一法。

自由飞行,是足以让很多人砰然心动的诱惑,为了这个追逐这个诱惑。很多强者,前仆后继的对着那高不可攀的传奇级别努力冲击着,而在这种情况之下,能够走捷径地飞行斗技,其珍贵程度,自然不低。

握着手中这卷有些沉重的书籍,梦醒缓缓的吐了一口气,强行将心中地喜悦压迫而下,对着衡仙子扬了扬手。

“我知道。这归你是吧?”瞧着梦醒的举动,衡仙子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当下无奈的点了点头。

“嘿嘿,各持所需。”咧嘴笑了笑,今天夜里的收获,几乎让梦醒脸都笑烂了。

“还有最后一个,赶紧吧,弄完我们就回去。”目光移向最后一个石盒,衡仙子催促道。

“嗯。”有了前两次的收获。梦醒浑身充满着活力。握着最后一枚未曾动用的钥匙,准备开启仅余的石盒。

空荡的石室。再次平静,梦醒微微弯下身子,刚欲开盒,忽然身体一僵,旋即迅转过身,望着石门处,脸色骤然变得阴沉。

“有人来了?!”梦醒低沉的说道。

“什么?”闻言,衡仙子同样是一惊,旋即摇头道:“不可能,这里就我们两人知道!”

“我不会听错,来地人人数还不少!”梦醒脸色难看的盯着衡仙子,目光中寒芒闪过。

“你怀疑是我叫来的?”瞧着梦醒的表情,女孩俏脸顿时一怒:“我若要害你,你早死好几次了!”

望着她那不似作假的愤怒,梦醒眉头紧皱,迅转过身,手中钥匙不断的对着锁孔伸去,可在心情紧张的情况下,却始终插不进去。

“靠啊,真是见鬼了,妈的,算了!”愤然的骂了一声,梦醒双掌抱着石盒,想要将之抱起,却是现石盒竟然是被粘在石台之上。

“草。”脸色铁青地再次骂了一声,梦醒缓缓的吐了一口气,阴冷的道:“他们进来了!”

听着梦醒的话,衡仙子急忙将目光投向石门处,果然是听见脚步声越来越响亮。

“呵呵,衡仙子,多谢你们带路了,看来我得到的这消息,果然不假啊!”十几道人影,缓缓的从门外的黑暗中行进,熟悉的淡淡笑声,在石室内,得意的响了起来。“血煞!”听着这声音,衡仙子顿时银牙紧咬。

漆黑的石门处,十几道影子,缓缓从门外的黑暗中行出,最后将石门堵得死死的。

一道人影从后面走出,最后在月光石的照耀下,露出了其面目,正是那啼血佣兵团的少团长,血煞!

目光先是在石室内部的几堆金光闪闪的金子上扫过,血煞眼中掠过一抹贪婪,舔了舔嘴,视线瞟了瞟那已经被梦醒两人打开的石盒,不由微笑道:“抱歉,打扰两位了。”

缓缓的握紧手中的钥匙,梦醒脸色有些阴沉,心里暗骂自己低估了这二货,瞥了一眼身旁柳眉倒竖的衡仙子,对着血煞冷冷的道:“你跟踪我们?”

“算不上跟踪吧,早在几日前,我便得到了衡仙子寻找到宝洞的情报,不过因为不知道确切位置,所以…”耸了耸肩,血煞含笑道。

“你是如何得知的情报?这件事我只与我的助手提过,你…你收买了她?”衡仙子俏脸上先是闪过一抹疑惑,紧接着迅愤怒了起来。

“呵呵,那女人挺傻,不过是随便一点花言巧语,便是乖乖的把什么东西都说了出来。”血煞微微一笑,却并未否认她的猜测。

“你这个混蛋!”柳眉倒竖,衡仙子叱骂道。

“抱歉,这些东西对我们啼血佣兵团太过重要,只要拥有了它们,我们便能轻易吞并子龙镇的所有势力,到时候,才能有资格与实力向外展,我的目光,可不想仅仅局限在这小小的镇子之中。”血煞淡淡的道。

“把东西交给我吧,衡舞蝶,我对你的感情,你应该很清楚,只要你跟着我,日后等我掌管了啼血佣兵团,绝对不会亏待你!”目光泛着深情的盯着女孩。血煞声音缓缓的变柔了下来。而此刻的梦醒却是暗道这衡仙子的名字还真不错,原来她叫衡舞蝶,和舞蝶姐的名字一样呢。

“跟着你?我现在和你说话,都觉得恶心!”红润的小嘴挑起嘲讽,衡舞蝶的声音,颇为刻薄,看来,血煞收买她身边人的举动。实在是让得她极为地愤怒。

笑了笑。血煞眼中掠过丝丝阴冷。轻声道:“没关系。我会把你强行留在身边地。”说完。血煞将目光转移向了一旁沉默地梦醒。含笑道:早说了让你加入啼血佣兵团。可你却偏偏不听。现在。就算你想加入。那也是晚了。”

“一个连五气都没有地佣兵团。也能如此嚣张?”摸了摸鼻子。梦醒讥讽着摇了摇头。

“至少杀你。非常简单。”微微一笑。血煞地笑容中。杀意凛然,这个样子的他,还真和血煞这个名字有些搭配。

“把东西交出来吧。留你个全尸。”双臂抱着胸口。血煞阴冷地瞥向梦醒。

梦醒阴沉地扯了扯嘴。目光在那将石门完全堵死地十多名佣兵胸口处地等级徽章上扫过。这十多名佣兵。实力都在至尊初期以及至尊中期左右。而且血煞地实力。更是在至尊巅峰级别。

心中盘算了一下对方地阵容。梦醒地心微微沉了沉。他自己现在最多仅能对付名至尊巅峰,上次在剑宗杀死那至尊巅峰时,他可是受了伤的,而现在,身边还有个武力值基本为零的女孩需要保护,这更增加了他的难度。

可此这时的石门处,足足有十多名实力不俗的佣兵,以梦醒此时的实力,若被他们围攻地话,正常情况下。十有八九会被斩杀当场。

发现自己不是对手,梦醒只得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想要战胜对方,是有些不可能了,只能逃了,他心里感觉无比的憋屈,本来以为自己实力大增之后,逃跑这种事情不应该再出现在自己的身上的了,没有想到,算了,先逃了,然后,哼哼,这仇一定会报回来的。

血煞抱着膀子站在石门中央处,满脸戏谑的望着场中脸色急变化的梦醒,心头忽然有种猫戏老鼠地快感。

“虽然你天赋不错,不过翅膀却还未长硬,嗯。说真的。我很怕你日后的报复,所以。为了杜绝这种会让我寝食难安的情况生,你今天,必须死在这里!”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手臂,血煞微笑道,他从小便被他的父亲告诫,不管日后招惹到什么人,若是有机会,一定要赶尽杀绝,绝对不能给对方留下任何一丝死灰复燃的报复机会!

森然的瞥了一眼笑容满面的血煞,梦醒眼眸微眯,这半年来,可一直都是他在欺负人,可还真没遇见过这种被人即将围杀地状况。

“你说得很对,若是有机会出去,我会把啼血佣兵团搞得鸡犬不宁,最后灭了。”嘴角泛起阴冷,梦醒阴声道,语气轻松,似乎现在的局面完全没有把他逼到绝路。

“很佩服你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向我露出敌意的勇气,不过,这也同时更加深了我要永久把你留在这里的决定。”血煞笑道,眼瞳中,充斥着杀意,煞气纵横。

梦醒抬了抬眼皮,漆黑的眼眸中,背上的长剑拔出,同样是杀气凛然。

就在梦醒心中思量着如何突困时,那背在身后的一只手掌忽然一动,似乎有着什么东西,被悄悄的塞了进来。

眼眸微眯,梦醒不着痕迹的握了握手掌,眼角随意的瞥向紧贴着身旁的衡舞蝶。

“这是先前地催眠药粉。”衡舞蝶红唇微微蠕动,细微的声音,传进了梦醒耳中。

轻点了点头,梦醒目光迅在石室内部的墙壁上扫过,望着那三枚散着淡淡光芒的月光石,心头微微一动。

“待会紧跟着我!”梦醒脸色凝重的低声吩咐了一句。

“嗯。”乖巧的点了点头,这时候,衡舞蝶也只得把所有的脱困希望,放在梦醒身上了。

“动手,杀了那小子,注意别给我伤着衡仙子了,那可是我内定的女人!”望着两人,血煞森然的一挥手,冷喝道。

下一章连载中